【奇闻趣事】中国最早的姬妾制度:嫁女儿必须陪嫁家中女性。

  古代中国的姬妾制度,称得上世界奇观。此一制度,打从母系社会消退那一天起,便逐渐萌芽期,随后健康成长、来势汹汹。用当代人的目光看来,中式的“姬妾制度”,是一种极其沒有人的本性、极其残酷绝情的制度。因为它将“阶层”带进了家中、带进了共处一室的姑娘、带进了兄弟之情正中间,强制把手足之情的一家人分为了挤压和压迫的两大类。这着实是对人的本性非常大的讽刺。光从制度含意而言,姬妾制度连中东地区的“四妻制”都比不上。不得不说,这也是“仁恕”之道身后的荒诞派。实际上 我国古代人很早已对姬妾制度明确提出了质疑。《易经》言:“二女同居生活,其志不相为,曰革。”

  殊不知,真知灼见和人性平等,强但是奢靡之风和专权独裁,姬妾制度依然存有,而且发展趋势出了一套详细的规定。如今很多人都说,古代中国是“一夫多妻制”。这句话不对,假如你真的生古时候而说这句话,一定会被别人目为不遵守礼法之辈。古代中国,依然是一夫一妻制,姬妾是不可以算做合理合法另一半的,假如一定说起,那么就只有是“一夫一妻多姬妾制”。氏族公社阶段,国中有“媵制”,这也是一种宗族头领才有资格推行的婚姻生活制度。即嫁女时,翟家务必以同宗表侄女辈嫁妆。嫁妆以往的姐妹或女仆,当然归属于媵妾,而姐妹媵妾的真实身份比女仆要高,那么就无须多讲了。

  再往后面,便宣布产生了“妾”。妾在家庭生活中,尽管担负着传宗接代的责任,却享有不上“妻”的工资待遇。为什么呢?最开始的缘由非常简单——为妻的女人,家庭出身都需要高过妾。妾一般都来源于低贱不高的家中,乃至是兵败方无私奉献的礼物。因而,妻为“娶”,而妾为“纳”,娶媳妇时送至翟家的钱财被称作“彩礼”,而小妾时给与的钱财,则被称作“买妾之资”。

  《谷梁传》:“毋为妾为妻”。就是,妾沒有资格牵正为妻,有妾无妻的男生,仍是单身的“钻石王老五”。而嫡妻去世了,丈夫就算姬妾满屋子,也是无妻的鳏夫,要另择良家聘娶嫡妻。妾的真实身份,到此早已成为了定局,到南朝,也是变成法则。《唐律疏议》明文规定:“妾乃贱流”、“妾通交易”、“以妾及客女为妻,徒一年半。”倘若将妾升级成妻,便是违犯了刑律,一但案发,是要夫妻俩一齐拘役一年半的,并且完后仍然得离婚。那样的法律法规下,做姬妾的女性便早已不是了,丈夫或嫡妻虐待姬妾,也就变成家常饭。

  《汇苑》:“妾,接也,言得会见谦谦君子而不可恩爱夫妻也。”原先妾不过是男孩和女孩工作交接的用处,他们只有与丈夫亲密,却沒有资格称夫妇。《礼记》:“妾合购买者,因其贱同公物也。”一样是与丈夫共枕、为丈夫生孕子女,妾的地位却只不过买回来的物件。此外,古代中国或是一个肯定的阶级社会、家长制社会发展,子女婚姻生活都需要由爸爸妈妈决策。或许是为了更好地从源头上避免青年人男孩和女孩、尤其是不一样阶级间的恋爱自由,法律规定就更要严苛要求妻室之分。《礼记》:“奔者为妾,爸爸妈妈中国人皆贱之”、“良贱不结婚”。那就是说,倘若小子女们恋爱自由遇阻,相聚远走他乡得话,则女性沒有资格为妻,彼此大家族都只觉得她不过是一个妾罢了。

  唐代时白居易便就这类“奔者为妾”的社会环境读过一首长诗《井底引银瓶》:井底引银瓶,银瓶欲上丝绳绝。石边磨玉簪,玉簪欲成中间折。瓶沉簪折知怎奈?似妾今时与君别。忆昔在家里为女时,贪而行为有殊姿。月明两鬓秋蝉翼,婉转双蛾群山色。笑随戏伴后园里,这时与君未相遇。妾弄青梅果凭短墙,君骑白马傍垂杨。墙头马上遥相顾,一见知君即肝肠寸断。知君肝肠寸断共君语,君手册山松柏树。感君松柏树化作心,地支相害双鬟逐君去。到君家舍五六年,君家成年人频有言。聘则为妻奔是妾,不堪主祀奉苹蘩。终知君家不能住,其奈外出无好去处。岂无家长在高堂?亦有真情满家乡。潜来更堵塞信息,今日悲羞归不可。为君一日恩,误妾百年身。寄言痴小别人女,慎勿将身轻许人!

  一个好好地的良家女子,只由于随恋人远走他乡,便此后失去为人妇的资格,“到君家舍五六年,君家成年人频有言。聘则为妻奔是妾,不堪主祀奉苹蘩。”服侍公公婆婆丈夫五六年之久,都换不到男方的认同,她沒有资格参加大家族祭拜,她生的孩子算不上婆家优选 的继承者。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奇闻异事

[奇闻异事]揭秘:神秘的白莲教用什么吸引老百姓为其卖命?

2021-9-9 12:14:05

奇闻异事

【奇闻奇事】外遇心理暴露:古代从宫廷到民间为什么不中毒呢?

2021-9-9 12:14: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