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逸事]揭秘:张骞通西域的目地竟与汉武帝的求仙动机

  张骞通西域是中西方交通史上的里程碑式,太史公用“凿空”以表马援发展之功,自此“大西北国始通于汉矣”。汉武运营西域毫无疑问有“广地千万里,重九译,致殊俗,威德遍于四海”的政冶目地,也是有“断匈奴人手臂,阻隔南羌、月氏”的国防作用,通西域的这种动机已是史家结论,但这并不抵触存有别的动机的概率。由于人的行为动机自身就具备多元性,有的明确,有的潜隐。而君王的动机因为随时随地能够 升高为国家力量、反映在经国战略方针上,欲念迫不得已被缘饰得堂而皇之而显得更加繁杂,但经过对历史资料的剖析,大家依然可以推测这类潜在性动机。汉武帝通西域不仅有政冶、国防的考虑到,也是有其欲念——求仙的考虑到。

  最先,汉武帝出世在一个神仙信念弥漫着朝野的条件中,这也是他一生热衷于求仙的时代基本。神仙之谈起于齐燕,“自(齐)威、(齐)宣、燕昭使每个人海,求蓬莱手游是、老和尚、赢洲。”自此神仙一说在西汉之时发生了一丝转变 ,彼世的蹈虚色彩渐变为出世的延年期望。始皇帝即位后,曾“遣徐市发童男女千余人,茫茫人海求仙人”,产生“燕齐之士释锄耒,争言神仙方士,因此趣西安者以千数”的红火场景。历经齐威、齐宣、燕昭、始皇帝等君主的展现自我和中国东方齐燕神仙家的宣扬,神仙理论扩散起来。“自齐威、宣之时,邹子之辈,专著终始五德之运,……邹衍以阳阴主运显于诸侯国,而燕齐水上之方士传其术不可以通,但是怪迂阿谀苟合之辈此后兴,不可胜计也。”神仙信念的吸引能令人“苦身劳形……弃二亲,捐骨血,绝五谷,废书香”,由此可见其对汉初社会发展的危害之大。汉初风靡的黄老思想也与神仙理论拥有扯不清的关系,“黄老源于齐,神仙一说与黄老通”。汉景帝刘启阶段,黄老之学宛然变成皇室子女的必修课程,“窦太后好轩辕皇帝、孔子言,帝及皇太子诸窦迫不得已读《黄帝》、《老子》,尊其术。”而此时此刻的汉武帝正处在青年阶段。

  次之,汉武帝做事尚功利性,观念近齐学。而齐学的根基为邹衍之学,“衍之学盖阴阳五行家言,齐之儒士多承其绪余。”汉武帝之世,嘉奖五经,外攘四夷,内改纲纪,集中化展现了汉武帝“内多欲到外施仁义”的性情。根据这类性情汉武帝一直对瑞祥、符验、占卦、苗疆特别感兴趣,这在《孝武帝本纪》《封禅书》《龟策列传》中有很多记述。看待存亡,汉武帝一直缺乏峰创的心态,期盼延年的动机伴其一生。因此汉武帝曾展现自我祭拜,据《汉书·郊祀志》载,汉武帝祭拜的频次和范围远远地高于别的一切一代汉帝。少翁、栾大、公孙卿等方士依次都曾用差不多的方法获得汉武帝的宠爱。谷永存《谏成帝微行》中有这种的叙述:“汉兴,新垣平、齐人少翁、公孙卿、栾大等,皆以神仙、黄冶、祭祠、事鬼使物、茫茫人海求仙挖药贵幸,赐予累千金小姐。大尤尊盛,至妻小公主,官爵重累,振动国内。元鼎、元封之时。燕、齐中间,方士嗔目扼腕,言有神仙祭拜致福之数者以万数。”

  汉武帝期盼延年,企慕神仙的动机乃至危害到那时的很多重特大重大事件。其一是封禅。钱穆先生觉得:“武帝封禅较大动机,实由歆于方士神仙之说而起也。”其二是国号的开设。国号创办于“获麟”,“元狩年间(公元122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畴。获白麟,作《白麟之歌》。”之后定这一年为“元狩”年间,从而倒拉上去,把以往的18年区划为三等份,各自名曰“建元”、“元光”、“元朔”。“获麟”以后的第七个年分,在汾阴又掘得一个大鼎,遂改元为“元鼎”。获麟、得鼎,汉武帝都当作是神仙的光临,故有改元之举。其三是纠正朔,易服色。汉初一直沿用秦之《颛项历》,元封七年(前104),公孙卿、壶遂、司马迁等奏疏纠正朔,汉武帝企慕“轩辕皇帝合而没死”的传言,改元“鸿蒙”,以建寅月为岁首,服色黄,《太初历》从而造成。如吕思勉所言:“武帝之崇儒,在其继位之初,而封泰山乃在之后三十年,纠正朔,易服色则又在之后,其非用儒家思想言得知。武帝盖全惑于方士之言,其封泰山,亦欲而求没死罢了。终武帝世,方士之所费,盖十倍于始皇帝。”在这种重特大重大事件的后面都潜藏着汉武帝的求仙动机,沟通交流西域亦不排出有此类概率。

  在汉武帝之前,求仙的场地多出现在水上,目地是南海的仙景,齐君、燕主、秦王无不这般。汉武帝又把求仙行业拓展到内陆地区的名胜风景,祭拜踪迹“遍于五岳、四渎矣。”殊不知“方士之候祠圣人,茫茫人海求蓬莱手游是,终无有验。而公孙卿之候神者,犹以成年人之跻为解,无合理。君王益怠厌方士之怪迂语矣,然羁縻绵绵不绝,冀遇其真。”找寻新的求仙方法,扩展新的求仙行业越来越愈发急迫,而相关昆仑山的信念正好能够保证新的试着。昆仑山信念在东汉之时早已同南海仙景信念相融在一起。据闻一多、顾颉刚俩位老先生的考资格证书,天山神仙信念乃至早于东海齐燕神仙信念。昆仑山上的轩辕皇帝、西王母、禹、羿、天兽等神仙往往能长生久视,“是因为食玉膏,饮沆瀣,漱正阳,含夜露”。但汉族人对西方国家昆仑山的具体情况孰知很少。《庄子·天地篇》有“轩辕皇帝游乎赤水之东,登乎昆仑之丘”的零星记述;贾谊在《新书,修政》中也曾谈及尧帝身涉流砂,经昆仑山到葱岭往西见面西王母;《山海经》中的《西山经》《海内西经》《大荒西经》中也有一些昆仑山的叙述,但也只是止在此罢了。张骞通西域为汉武帝产生了新的期待。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奇闻异事

【奇闻奇事】孟姜女哭长城的身后隐情 :根源纵然其反抗精神

2021-9-4 16:36:22

奇闻异事

【奇闻轶事】国军王牌军长战败后跳河 河水太冰凉又爬了起來

2021-9-4 16:36:2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