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怪事]自古红颜多痴情:中国古代的名妓哪位最痴情?

  卞玉京是地地道道的南京人,出生很非常好。爸爸是官僚资本主义,悲剧早亡,家中也就破旧。卞赛只能携亲妹妹卞敏一起到南京秦淮河上出售色艺。终究有从小的涵养,除开美术绘画,字也写的好,一手小楷书法秀气如其人,并且学过歌曲,会弹琴,可能比白居易金庸小说的琵琶女差不了哪儿。她那文艺青年的气场,迷住了很多到秦淮区作乐的公子哥儿。卞玉京却体现得很腼腆、淡泊,一副姐妹当初比你还是阔的平台式。唯有遇上文人墨客与艺术大师,她才寻找共同话题,无话不谈,眉飞色舞,像春季一样溫暖。

  之后,她果真追寻到心爱的目标,殊不知另一方可依却不靠谱。崇祯皇帝十六年(1643年),卞玉京赴一个级别颇高的酒局陪唱演唱,对曾任南京市国子监司业的杰出人才吴梅村一见钟情。客人座无虚席喝酒作诗,卞玉京越听越喜爱,趁着酒兴,站立起来畏缩不前也需要吟一首,宣称赠送邻桌的吴梅村:“剪烛巴山别思遥,送君兰楫渡海皋。愿将一幅萧湘种,寄与清风问薛涛。”获得满堂红喝彩。许多人皆笑称吴梅村有艳福。吴梅村很春风得意,一边不断与卞玉京共饮,一边拿暖心情话撩拨。醉美人卞玉京揭穿其真伪:“亦有心乎?”吴梅村笑而不答。他自然搞清楚卞玉京的含意,并且的确迷恋其清新脱俗的风韵,却不愿意服务承诺,更害怕肩负义务。即便 在之后的经常约会中,他数次为玉京作诗,却便是没同意娶她。他只想要跟卞玉京做巫山云雨的浪漫情人,不愿意精准定位为凡俗中的实际爱人,怕美人羁绊住自身追求完美名利的脚步。

  他在《梅村诗话》中认可:“余有《听女道弹琴歌》及《西江月》、《醉春风》写词,皆为玉京作。”那首《西江月·春思》,表露出他与卞玉京的枕边缠绵悱恻:“娇眼斜回帐底,娇乳紧靠灯前。匆匆忙忙秋来五更天,小怯懦谁瞧见?臂枕飘香犹腻,口脂微印度军队鲜,云踪雨迹故仍然,掉下一床拼花。”女性坠落情海,都在意最后的,吴梅村却只想要盛开,期待一直是豆蔻年华。这一段沒有寄希望于、不太可能成功的情艳,使本想信赖终身的卞玉京深感迷茫。她怕用情太深更加深入,无法自拔,因此挑选了躲避。即便 那样,也有点儿晚了,她的心早已受伤了。她不易迷上谁的,一旦遇上能打开自己内心的特殊目标,这个人如果不一样沉迷,就有可能变成她感情上的天敌。爱便会变为损害。也只有爱才可以损害她。她想要爱,又怕爱。她一定是憋住痛、硬起心地善良,从吴梅村的全球中消散的。一消退便是整整的七年。

  顺治七年(1650年),吴梅村去老前辈作家钱谦益的常熟家乡拜访,钱谦益摆酒席相招,谈起卞玉京恰巧也在周边的亲威家休闲度假,前几日还来探望过柳如是,何不让柳如是招乎她回来一起聚一聚,终究我们全是老相识,坐着一起不易。卞玉京倒是来啦,可假称要画妆,让柳如是领她立即来到楼顶卧房,又推诿人体有点儿难受,便是不肯下楼梯相遇。整整的七年了,她内心受的伤还没有好呢,既相见,又怕见。在见与不见中间犹豫不定。来看,那一段情了犹未竟,已组成心理问题,隔绝着相逢的详细完成。卞玉京来啦,却未让吴梅村看到。卞玉京未与吴梅村碰面,却告诉自身来啦。

  吴梅村在《琴河感旧》组诗的前言中,纪录了此次沒有相遇的相聚:“枫林霜信,放棹琴河。忽闻秦淮区卞生赛赛,到自叙下。正逢枫叶,余因讲座,偶话旧游,主人家命犊车以迈入,持羽觞而待至。停骖初报,传语换衣,已托病,转变出不来。知其苍老自残,亦将委身于人矣。予本恨人,爱情的滋味。江头小燕子,旧垒都非;山顶蘼芜,故友安在?久绝铅华之路,况当摇落之辰。相逢则惟看垂柳,我亦何堪;为别已常见大樱桃,君还没嫁。听琵笆而不响,隔圆扇以犹怜,能无杜秋之感,江州之泣也……”

  诗写的更强,摘抄第一首:“白门垂柳好藏鸦,谁道扁舟荡桨斜。金屋云深吾谷树,玉杯春暖花开尚湖花。见来学习避低圆扇,近点疑嗔响钿车。却悔石城吹笙夜,青骢非常容易别卢家。”那一瞬间,他又回想到南京秦淮河的桨声灯影,及其在石块城内欢度的甜蜜时光,对悲伤的美人充斥着悔恨。不知道卞玉京是不是读到这一组诗?做何感受?是不是宽容了作家年青时的不可靠?第二年,顺治八年(1651年),春光明媚季节,卞玉京特意来吴梅村的上海家乡看望,好像为了更好地填补上次遇而末见之不够。可此刻,提前准备了结尘缘的她已换掉一身红衣,道姑穿着打扮。很有可能正因而,她才拥有再见了 吴梅村的胆量。她告知吴梅村,自身是来打招呼的,日后也许难能可贵相遇的。这也是一次为了更好地道别的聚会活动。在灯光若隐若现的夜宴上,卞玉京为吴梅村及赶到做伴的几个老友弹琴,依靠忧愁的箫声,叙述了这么多年自身在乱世三国中的挣脱。是的,她与吴梅村分手时,恰好是国破之时,做为匪军下的女歌手,毫无疑问尝尽了凡间的心酸。她恰好是为此才看透人生的。

  在杨文洛的《清诗之旅》中,寻找卞玉京的降落:“遁入空门为道士职业,为一位年已古稀之年的心地善良的良医郑保御所收容,他为她另筑别室并细心照拂。卞玉京在吴梅村这儿找不着性命的归处,经历湖清凉海风涛,勘破红尘世俗,便以修行做为避开时期的急风烈雨的庇护所,以急门做为自身遍体鳞伤的内心的栖息的地方。她持戒极严,钱谦益与邓汉仪闻之,前去求一面而不能得。卞玉京尽管归依空寂,但她心地善良而重情义,为了更好地感谢佛家俗家弟子郑保御的悉心照料,让她有一个焚香念经的平静晚年时期,她曾刺舌血以三年時间为其抄录了一部《法华经》。假如这一部特别的经卷能传入今日,一切铁石心肠的观众也许都是会恻然心碎吧?”

  与李香君血溅桃花扇对比,卞玉京刺舌血抄录的经卷,一样令人痛心。他们全是想要投入的女性,乃至想要为了爱,为情,投入血的代价。谁会敢说自个比她俩更了解爱,更爱惜情呢?

  “他们又极喜与文人墨客相往来,那时候的乡绅仿佛也并不因狎妓为不负责任,看一下一般明溪如吴梅村、冒辟疆、侯方域都是在作品集中畅谈人生与卖淫女的相处得知。这也是很可留意的一点,能够看得出晚明的社会风尚,那时候好像早已并不是一入娼门即不能吃冷生猪肉的情况。复社诸君子大骂阮大铖,主持公道,她们的服务处就恰好是这种奇女子的妆阁。”(出自黄裳《金陵五记》)由此可见南明小朝廷的才俊们,不但有柳永之遗韵,并且一边爱美人,一边热爱祖国,把友情与爱情政冶掺合到一起,怀里美人,放眼天下,两边也没有耽搁。集情种与政治家于一身。很有可能这也就是她们令秦淮区女伶痴迷之处。感觉这才算男人中的男人。爱江山的男人更非常容易得到美人之爱。爱的那么深终究含有钦佩。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奇闻异事

【趣闻趣闻】风俗贵茶是什么?揭秘唐代时代风俗贵茶的成因。

2021-9-8 12:14:23

奇闻异事

[奇闻奇谈]揭露:宋朝历史上最文彩的妓女如何吸引男人。

2021-9-8 12:14: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