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民国时铁路中途停靠不报站 冯玉祥曾下错车。

  冯玉祥乘坐火车从北京市前去新乡市,火车沒有报站,深更半夜蒙眬间匆匆忙忙下车,看到了岳王庙,这才发觉提早下车到河南省汤阴县,间距新乡市也有很多站地。

  1953年,文学家张恨水乘火车从北京到上海旅游。张恨水常常坐火车环游国内各地。这也是他第一次搭乘新中国成立的列车远途交通出行,针对列车里的一切,他都奇怪地扫视着。新中国成立的列车上服务项目优质、自然环境干净整洁、管理方法得法都使他惊叹不已。除此之外,他还提及一个很非常的关键点:“大家乘火车,常不知道前边一个地铁站叫什么名字站。如今不仅在座椅内壁,张挂三四份日历大的一张地名牌手表,逐地拆换。也有服务生常见无线通信持续汇报前边那一个站名。对于半途到站的旅客,不论是哪种情况下,服务生都需要很尽心竭力通告旅客,以防旅客过去了站。这全部都是以史无前例的事呀。”(张恨水《京沪旅行杂志》)

  张恨水说得没有错,民国阶段的铁路线的确沒有半途报站的有关要求。提前准备在半途下车的旅客,要想要知道什么时候下车,只有自己看外边的公交车站牌,或是四处探听。如果是晚间驾驶看不清楚外边的公交车站牌,或是探听不出来,就会有很有可能下错地铁站。

  1913年,冯玉祥有一次带上一名护兵提前准备从北京市坐京汉铁路列车到新乡。列车中午从前门火车站考虑,到高碑店市,暮色早已来临,窗前景色恍惚间难分。火车轰隆隆行车在夜幕里,冯玉祥也不知道到哪一个地铁站,因此向茶房探听:“离新乡市也有几公里?”茶房回应:“也有四站。”冯玉祥嘱咐护兵:“记牢,也有四站,我们就下车,不必坐过去了。”护兵也十分用心,口中嘟囔着:“还有四站就下车。”

  嘱咐结束,冯玉祥蒙眬入眠,但又似睡非睡。列车历经一站又一站,他一直在心中默记着。眼见着第四站过去了,他忽然听到护兵说:“到站了,下车。”因此急匆匆下车。下车一看,两个人猛然愣住了,但见一座岳王庙尽收眼底,原先她们下车的站是河南省汤阴县,离新乡市也有很多站呢。(冯玉祥《我的生活》)

  如今大家早已难以考资格证书是“茶房”弄错了地铁站,或是冯玉祥数错了站数,这个故事充分说明,民国列车沒有健全的半途报站体制,给旅客产生了非常大的不方便与不便。老舍的小说《番表》就描述了一位提心吊胆的旅客,他从北京市上列车,车开没多久就向“茶房”打好招乎:“到天津市跟我说一声。”一路上,只听他不断地为“茶房”和其他旅客了解:“到天津市了没有?”“快到天津市了吧?”茶房不辞劳苦,面色特别不好看。民国火车上的工作员一般分成几类:车大队长、查票员、驾驶员、司火、轫夫、行李箱员等。除此之外也有一些杂役,如茶房、车僮、清扫工等。这些人各尽其责,“报站”都没有她们分类别的事。

  尽管说民国列车沒有要求报站规章制度,并不代表着旅客下错地铁站的情况会不断产生。最先,民国列车验票极其经常,一般是每到一个大站、乃至历经一切一个地铁站都需要验票,查票员能够提示旅客留意下车;次之,民国列车的停靠時间也特别长,动则十几分钟。即使有旅客到站而沒有立即发现,也是有充裕的反应速度。

  民国铁路线尽管从國家方面并没有明文规定务必报站,可是有的路局为了更好地便捷旅客也自主要求了报站规章制度。如1935年北宁铁路局要求,火车快到站时,由车僮“高喊站名”。但是令人唏嘘的是,许多车僮对这一要求十分松懈,“并不整体实力秉持”。除此之外,车僮归属于高級服务项目工作人员,一般仅有头等舱、二等车里才配置,而最必须此项业务的则是三等车的旅客。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奇闻异事

[奇闻逸事]献宝奇人楚国卞和:我要将和氏璧上交国家!

2021-9-8 12:14:15

奇闻异事

[奇闻怪事]民国广州婚俗:新人需要结婚检查证明书。

2021-9-8 12:14:1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