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奇闻】秋风秋雨愁人为什么金秋口供物证被焚烧?

  据《旧梦重温———民国先知的道路探寻》公布,对秋瑾的审讯有2次。

  第一次是被抓的当日夜里,绍兴市县令贵福、山阴县官李钟岳、乌程县官李瑞年一起审讯秋瑾等。秋瑾并没有沒有口供,只是沒有官衙所须要的口供。她认可稿子、日记等全是她的,却声称“革命党之事,无须多问”。她坦白自身与徐锡麟相遇,但被问起还与哪些人来往时,她最先说的是贵福。贵福确实来过大通汽车师范学校学馆,并且为学馆写了春联。因此贵福不会再审讯,把审讯交到了李钟岳。

  第二天,也就是7月14日,贵福索性令李钟岳将秋瑾押往山阴县审讯。听说李钟岳是在花厅审讯的,并且例外为秋瑾设座,真是便是与朋友们沟通交流。李钟岳一再了解,秋瑾则一缕阐述,遗憾仅有两个人会话,沒有询问笔录。李钟岳顺手拿给秋瑾一支笔,让她写下来。秋瑾提到笔,却只写了一个“秋”字,就停止了。李钟岳让她再次写,秋瑾乃顺笔写出“秋风秋雨愁煞人”。

  两个人交谈达两个小时,静寂出现异常,“不知者疑似接待客人”,最终居然沒有口供。

  有一种观点是:李钟岳在与秋瑾沟通交流的环节中,请秋瑾题词。“秋风秋雨愁煞人”并不是口供,只是秋瑾题赠李钟岳的。此说显而易见并不大可靠,不管李钟岳怎样怜悯和敬慕秋瑾,也不太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请她题词。

  陶成章在《浙案纪略》上说:“‘秋风秋雨愁煞人’七字不知道系谁人做作,登之补报。”他不认可这也是秋瑾所做。但据秋宗章《大通学堂党案》所引,浙江巡抚张曾女致贵福电了解:“又报刊中载‘匪’随堂书‘秋风秋雨愁煞人’。有没有其事?有即送核。”贵福当日来电说:“七字在山阴李令(即李钟岳)手,已晋省。”

  由此可见秋瑾手书“秋风秋雨愁煞人”是确有其事的。仅仅杭州市收复时浙江巡抚署被焚,证据就难再发生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奇闻异事

[奇闻异事]清朝王致和进京赶考名落孙山 创业发现豆腐秘诀。

2021-9-7 12:14:08

奇闻异事

【天下奇闻】郑和七下西方五次驻节马六甲在当地筑起古城墙。

2021-9-7 12:14: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