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揭露:秦淮八艳之一的名妓董小宛爱一生的花花公子。

  秦淮八艳之董小宛,嫁与江苏省如皋市才俊冒辟疆为妾,既并不像柳如是嫁了长她三十六岁的中年男人钱谦益让人痛惜,都不像李香君血溅桃花扇那般死于非命。世人都道他们为男才女貌、心心相惜的一对。

  近日研读冒辟疆在小宛过世后写的忆董小宛的万言长书《影梅庵忆语》,倍感二人的影响并不是大家了解的文学作品中描绘的那般鹣鲽情深、佳人才子,倒有一些说不清楚、道不明的难堪和无可奈何。冒、董二人中间爱的不公平随处见之于文本,让人对这一对婚缘心长出无尽的感叹。

  冒大少爷当时去苏州,原是奔着陈园园而去。情投意合下,本已约下盟期,无可奈何冒家有急事,冒辟疆迫不得已先回家安装妈妈。待安装结束再返,陈园园已被豪家掠去。冒辟疆自曰:“闻之惨然”,一股失望之情不言而喻。这正好与下面董小宛信心跟他时的心态产生迥然不同,一方面是董小宛毫不犹豫的“妾此生如水流东下,断不一去不返吴门。”另一方面是冒辟疆找寻各种各样借口推卸责任——“余掉色回绝。告以求逼科试,年以来以成年人滞危疆,家务事委弃,老母定省俱违,今始归主管一切。”后小宛尽管饱经波折总算入得冒家,可是全篇未见到冒辟疆对她的热忱和关爱,倒随处看起来是董小宛的坚持前去和一厢情愿了。

  董小宛入得冒家,足不出门,铅华洗尽,精学女红,服侍公公婆婆和大妇(冒称之为“荆人”)。其谦逊谨让的姿势,说明了她事事处处害怕忘掉自身妾的真实身份:“当大暑寒,折胶铄金时,必拱立座隅。强之坐饮食搭配,旋坐旋饮食搭配旋起。执役拱立如初见。”这哪儿是那一个百媚千娇、令人爱怜的秦淮区女人?反像是达官贵人的丫鬟,每时每刻提示自身:害怕多走一步路,不必多说一句话。构想一下,假如冒辟疆事事处处都宠着她,任凭她君子六艺相随,她又何苦要这般放宽容大度?冒辟疆对无法娶回的陈园园的感覺是“闻之惨然”,而针对一心送货上门来的董小宛,则远沒有世人想像的那样激情了。

  竖子成名,苏州同里家庭甚至邻人俱作鸟兽散,“老母荆人惧,暂避郭外,留姬侍余。”老母荆人惧,小宛难道不畏么?跟所最爱的人在一起的能量显而易见击败了战役产生的害怕,她此刻的镇静让人赞叹不已,为人处事的周全令人钦佩:“夜深,家君向余曰:‘途行需碎金难以办。’余向姬(小宛)索之,姬出一布囊,自分许至钱许,每十两,可百余。”临走的盘缠,一家左右2个男人都束手无策,只有小宛提早备好啦银子。尽管冒辟疆沒有说这钱是冒家的或是小宛的私房钱,若是前面一种,也由此可见董小宛平常生活之细腻和认真;若是后面一种,则更见其大灾当空无私奉献的出污泥而不染。殊不知换得的则是逃荒之时“余即因此夜,一手扶拖拉机老母,一手曳荆人”。对于小宛,则“姬一人颠连趋蹶,仆行里许,始乃得昨所雇舆辆。”这幅景象能够看得出,董小宛自始至终都不是他心中上的肉!

  逃荒中途,冒辟疆生病了,很重,历经近几个月,“阅春冬百五十日,病方稍痊。此百五十日,姬仅卷一破席,横陈榻旁,寒则相拥,热则披拂,痛则抚摸。或枕自身,或卫其足,或欠伸波动,为此左右翼。凡痛骨之所适,皆舍身就之。鹿鹿永夜,无形中无音,皆存视觉。汤剂手口活进,下到粪秽,皆接以目鼻,细察色味,认为忧喜。”大概恰好是这一份体贴入微,才让冒辟疆死里逃生,在那类兵慌马乱的年月居然可以活过8两岁的大龄后老去。

  而她,也在这里日复一日的辛劳当中如灯油耗光,走上了生活的终点站:恰逢27岁的美好年华。一朵花朵正绽放的季节,她却那样凋谢了。这短短的的2八年,尤其是跟冒辟疆一同生活的9年,是不是有很多的憋屈和不甘心?将自个放卑微到尘埃里,总算也将自身化为了一片浮尘……董、冒中间究竟爱不爱?或是换句话说来问:冒辟疆是不是真得爱董小宛?从《影梅庵忆语》里来推论,或许那广为流传了数百年的旷世之爱仅仅一个传说而已。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奇闻异事

[奇闻异事]中国古人曾用砷制作春药:吃过很多帝王名士死亡。

2021-9-6 12:14:15

奇闻异事

[奇闻异事]古代女性恐怖忠贞观:即使猪羊被杀也不会和两夫结婚。

2021-9-6 12:14:1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