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中国古人曾用砷制作春药:吃过很多帝王名士死亡。

  梅疮之疾,危害深沉,让人“形陨骨枯”、“丧生绝育手术”。陈司成颇为同情,遂细察运气、天和、病源感染及病人爱好,刻苦钻研该病医治,变成 中医学霉毒学者,并写出《霉疮秘录》一书。

  陈司成的《霉疮秘录》共搜集病历29则,均为经典案例,包含各期霉毒。有关梅疮医治,均服用陈司成亲自配置的生生乳而痊愈。为之生乳即由砒霜等原材料,经高溫烧炼而成。陈司成抵制立即用生砒霜,防止中毒了,锻练后的砒霜能够毒攻邪(即通常常说的以毒攻毒)。陈司成《霉疮秘录》中记述的29例病历,被他痊愈的有28例,仅有一例,因病人吝费罢药无法治愈,治疗率竟达99.9%,由此可见砒霜、液态水银应用恰当,对霉毒有独特的功效。

  清代祁坤于1665年编写的《外科大成》,也记述了用砒霜和液态水银生产加工液态水银膏医治霉毒的事儿。

  治蛊鼓病

  条光初期的一天中午,江苏盐城名中医吴鞠通正与朋友围棋对战,忽有些人来报,有一临危患者抬在门口,请老先生就医。

  吴鞠通认真观察患者,但见他脸色苍黄,气息奄奄,肚胀大如鼓,腹筋爆起。他对来人说,这也是蛊鼓病,肚子里要不有虫,要不带血。病家说,患者生该病早已有好多年了,常常说肚子疼,如今痛得更了不起,以前使用过楝草根创业皮打了虫,也吃过乌梅丸,经历一定实际效果,但未彻底消除,或是常常病发。前一天,其家乡一位陪王也说这也是蛊鼓病,让患者吃完三分白信(白砒霜),腹疼好一些了,可如今更了不起,因此来胡先生这儿求助。

  吴鞠通说:“该病虫蛊非常好,用信石也非常好,仅仅慎重过于。使用量过小,药不压敌,我今用信石一钱磨粉,回来后用冷水服用,可将虫毙,接着由排便排出来,该病可愈。”病家立在一旁,说:“胡先生,砒霜但是慢性毒药啊,使用量是我们在家庭用的三倍还多,不容易出啥事吧?”吴鞠通说:“病我已看过,终能由我开,医师者,性命尽己,我岂可拿人生玩笑。方已给出,我当承担,你照用是了,若有状况马上找我聊。”

  病家拿药以后,便将患者抬回,进家吃药后,果如吴鞠通所言,泻下许多生虫,最多者二尺多,泻后肚胀松垮,腹疼也止,腹也缩小如初见,知饥索食。全家人为此开心,信息遍及村里,都说:“吴鞠通真医仙也!”

  流行先秦上层社会的五石散

  砒霜古时候,也被别人用于美容护肤或制催情药。如含砒霜的五石散有补肾壮阳、强精力、治疗阳痿等作用,也可以让人肌肤白里透红。但对其使用量与使用方法却规定极严苛。

  服五石散是先秦上层社会的时髦时尚,特别是在到汉朝之后,服散之风顶峰。晋哀帝司马丕、书法家赵孟頫、张孝秀、房伯玉、皇甫谧等那时候名仕,都嗜服五石散。服用后随着药效发病,人感受造成很大的内火,因此,穿太厚衣服裤子的人逐渐少了,穿宽敞衣服裤子乃至赤身裸体的人多了起來。

  五石散到底是一种哪些神密药品,竟使魏晋至唐中期的名流们爱不释手,从魏晋至唐,经历整整的600多年而没有中断?五石散,也称“寒食散”。称其“五石散”是就其五味主药:白石英、紫石英、石钟乳、赤石脂、石硫磺来讲。称其“寒食散”是就其服用方法来讲。据皇甫谧的《寒食散论》,服用五石散必须 一整套程序流程:吃药后,最先必须 将药的毒素和供热散发掉,即说白了散发。假如散发恰当,身体病症会随毒热一起传出;假如散发不合理,则五毒攻心战,不良影响无法预料。而散发的关键一点是,务必在吃药后多吃冷饭,故名“寒食散”。除开吃冷饮以外,还需要留意多出门徒步健身运动,称之为“散动”或“行散”。还需要留意多喝热酒、美酒,每日饮多次,使人体醺醺有酒势,即处在微醺情况。假如饮冷酒或伪劣酒就很有可能会丧命,汉朝的裴秀便是因吃药后食用冷酒而送命。此外,吃药后还需要用冷水澡(就算在寒冬)来将药的毒素和供热散发掉。

  自然,五石散终究是慢性中毒,服此药而逝者,有裴秀、晋哀帝司马丕、西汉道武帝拓跋珪、西汉献文帝拓跋弘等,专家学者皇甫谧则因服散而成残废。

  总而言之,砒霜能祛毒看病这类情况叫抑制作用,也就是古代人常说的“以毒攻毒”、“一物降一物”。药之过于就变成了毒,操纵感病相反又变为药,自古以来无不这般。(全文来源于羊城晚报)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奇闻异事

【奇闻趣事】茶圣陆羽轶事:曾为喜欢喝茶的唐代宗煎茶。

2021-9-6 12:14:12

奇闻异事

[奇闻异事]揭露:秦淮八艳之一的名妓董小宛爱一生的花花公子。

2021-9-6 12:14:1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