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奇事】唐末人食人的恐怖事件:把活人粉碎成军粮!

在初始蒙昧时代,或中国封建社会的初期,及其如今还处在粗暴情况的未开化部族里,用美女尸体做为祭拜品,随后分而食之;或将抢掠虏获的对手,杀来吞掉的风俗习惯,是司空见惯的。

这类食人低俗,迄今还时兴于非洲和中非,及苏门答腊岛海岛。听说,苏门答腊的巴塔克人,在由荷兰人良好控制之前,仍在市面上售卖人肉。而打过大仗的毛利人,将作战中死去的人的遗体剁碎,摆出人肉酒席,也是常用的。可是,社会发展进到文明行为情况之后,这类骇人听闻行为,已广泛被视作灭绝人性的罪孽。

我国虽称之为四大文明古国,但在难熬的中国封建社会里,却一直有连续不停的不文明的食人纪录:

《管子·小称》载:“夫易牙以调合事[齐桓]公,公曰:‘惟蒸宝宝之未曾。’因此,蒸其首子而献之公。”为了更好地讨君主的欢喜,这名极善烹饪,之后被视作中国厨师劈山之祖的易牙,竟把自己的孩子整死。用心干了一道菜,端到城堡上来。

残暴的商纣王,便是挖赵公明的心的这个混蛋,以前将姬昌[西伯侯]关押在羑里,为了更好地检测其满意度,将他的一个孩子宰了,剁碎特细的醢(也就是肉沫),包到饼里,而姬昌竟然一点不露声色地,将这人肉馅儿饼,所有吃完下来。

三国时刘皇叔落魄,逃到小山村,一位同乡听闻他是王爷,沒有哪些好接待的,赶忙把媳妇杀了,割掉肉来炒了一盘菜,让刘皇叔果腹。第二天离去时,才发觉那一个可怜的女人,像屠宰的猪那般,还在厨房里挂着呢!

意想不到进到九世纪之后的唐朝,白居易《秦中吟》,在其中之七《轻肥》,竟出現了“是岁江南地区旱,上饶人食人”句。我们中国人愈见文明行为比较发达的与此同时,将人食人的丑陋状况写到诗里,那真的是够可怕一跳的。

《新唐书》卷192,写黄巢起义时,睢阳被围:“[张]巡士多饿死了,存者皆痍伤气乏。巡出爱妾曰:‘诸位此去经年乏食,而忠肝义胆许多衰,吾恨不割肌以啖众,宁惜一妾而坐视士饥?’乃杀以大饷,坐者皆泣。巡疆(强)令食之。[许]远亦杀奴僮以哺卒,至罗雀掘鼠,煮铠弩以食。”“被围久,初杀马食,既尽,而及妇女老弱,凡食三万口。人知将死,而莫有畔者。城破,流民止四百罢了。”

不管有多么的书面通知,一座三万人口数量的睢阳城,吃到最终,只剩余四百来人。读到这儿,那昏天暗地之感,挤压得连毛细血管里的血夜,都是会郁滞住的。可在史官书中,一声“止四百罢了”,就这事了。文大家能以这般宁静的笔风,写下这一段灭绝人性的不幸,真令人为此气殪。张巡恪守睢阳,直到城破被俘虏,顽强而死,其英名千载常存,其骨气青史流芳,那就是不容置疑的。可是,针对卡夫卡城堡的最终环节,这类大量的互相残杀,以人充饥的状况,一切一个有良心的人,决不能视作那就是理所应当的作法。

由于具备“公平正义”的富丽堂皇原因,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做出灭绝人性的罪刑吗?《资治通鉴》卷220载:“议者或罪张巡以守睢阳没去,与其说食人,曷若全人。”表明那时候,也是有些人持差异观点的。清朝的王夫之说:张巡“捐生殉节,决战以确保江、淮”的贡献,“出颜杲卿、李澄以上”。可是,他更觉得,“守孤城,绝外籍球员,粮尽而馁,谦谦君子在此,唯一死而志事毕矣”,“过此者,则愆尤之府矣,适以贼仁戕义罢了矣,不管城之生死存亡也,不管身之存亡也,所必不能者,人相食也”。

因此,他的结果:“其食人也,不此谓不仁也不能。”(《读通鑑论》卷23)王夫之传出那样公平正义的呼吁,对这名远遁湖南湘西四十年,筑石室著书而不仕清的明流民,大量了一份尊崇。忠贞不屈的他,好像应当称赞这类为了更好地一个高尚的目的而提出的放弃。但他却斥责了这类贼仁戕义的食人状况。假如连最基本的人道精神也不会有得话,人性泯灭,欲望展现自我,这个世界有没有什么期待呢?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可是,回首过去,唐之后的宋,宋之后的元……人食人的恐怖事情,仍是五花八门,这着实是华夏文明中极不光采的一页。

宋朝末,“靖康丙午岁,金狄乱华,六七年间,山东省、京西、淮南市等路,荆榛万里,斗米至数十千,且不能得。术士、士兵以致住户,更相互之间食。人肉之价,贱于犬豕,肥硕者一枚但是十五千,全躯暴认为腊。老瘦小伙之‘饶把火’,妇女少艾者,名叫‘不羡羊’,小孩呼为‘和骨烂’,又通目为‘两脚羊’……屠戮焚溺挨饿疾疫陷堕,其死已众,又加上以相食,杜少陵谓‘丧乱死多门冰箱’,信矣,不意老眼亲见这时,呜呼痛哉!”(宋?庄绰《鸡肋编》卷中)

元末,“天地兵招标方殷,而淮右之军嗜食人,以小孩为上,女性其次,小伙又其次。或使坐双缸间,外逼以火。或于铁架子上生炙。或缚其手脚,先用沸汤浇泼,却以竹帚刷掉苦皮。或盛夹袋里,入巨锅活煮。或刲作事情而淹之。或小伙则止断其两腿,女性则特剜其胸部。酷毒万状,不能具言。总名曰想肉。”(元?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九)

明朝末年,“蜀大饥,人相食。起先丙戌、丁亥,连岁干枯,至是弥甚。赤地千里,粝米一斗价二十金,乌麦一斗价七八金,时间一长亦无卖者。蒿芹木叶村,摄食消失殆尽。时有裹天然珍珠二升,易一面不可而殆;有持百余金,买一饱不可而死。因此人皆相食,路面饥殍,剥取消失殆尽。无所得的,父子俩、弟兄、夫妇,转相贼杀。”(清?彭遵泗《蜀碧》卷四)

一直到清朝末年,食人族风仍不绝如缕,20新世纪初叶,武昌起义前夜,与秋瑾与此同时农民起义的改革团队光复会人徐锡麟,刺杀满清廷安徽省督抚恩铭,带领学员军,占领黄金部队局,弹尽被抓,最终,被害案。心肝竟被恩铭卫队的鹰犬们,挖到炒食,不忍直视。

从上面的例子看来,禁不住得到那样一个结果:在封建社会的所有时间中,但凡标出为“末”的阶段,都具有着农民战争和执政者不甘撤出演出舞台而瘋狂前去镇压的僵持局势。无穷无尽战争,无穷的自然灾害,和许许多多屠户的破坏性瘋狂,就组成了我们中国人痛苦的岁月。

尽管,总体来说,人们发展文明行为,社会经济发展完善,是历史文化的新趋势,是不可能后退的。可是,在前行的历程当中,并不代表着不会再发生后退和反转的很有可能。非常值得大家幸运的是,食人族部落在我国这一块土壤上,终归是少得无法再少了。不然就果如李世民时魏征反驳封德彝所言:“若谓古代人朴实,渐至浇薄,则对于今日,当悉化作妖魅矣。”

因此,长达四千多年的专制制度,这类人食人的恶实质,早已阴魂不散地躲藏在我们中国人基因遗传当中。一有得到释放出的机遇,余毒犹存,又会形成更新的食人族部落。20新世纪六七十年代,“文化大革命”狂飚弄得九州即将陆沉之时,被迷惑起來的恶,碾过良心,碾过理性,碾过起码的善之后,不也产生过“人之异于野兽者几希”累累的恶事吗?

在我们中国人所经历过的许多痛苦当中,较大的痛苦,莫过人食人,而全部出现在皇朝未代的这种世间惨案,莫过后唐。而在后唐,全部食人者,又都不如以黄巢为代表的农户农民起义。

他在不成功前夜包围着陈州近一年的时间里,选用过的机械自动化方法,将美女尸体破碎,以人肉作军用口粮,供货他卡夫卡城堡军队,以确保他农民起义的战斗能力,造就了空前绝后,无出其右的人食人记录。

这一份耸人听闻的食人族记录,既是中国之最,大约也是世界奇观。

依照历史教科书,黄巢是农户革命志士,黄巢领导干部的农民战争,是打倒专制制度的行为,那就是具备改革的提高的实际意义,是不容置疑的。但若是以毛主席倡导的两分法的看法看,不那麼断章取义,不那麼一白遮百丑,而取求真务实精神实质,这名革命志士在毒伤非执政阶级的一般群众的方式上,在历史上这些恶名昭彰的屠户,比对于他,都自愧不如,甘败下风。在一部《二十四史》中,仅有他可以用“敲骨吸髓”四字,描述他的食人族的残害方法。

据唐朝张鷟的(朝野佥载):“隋末荒乱,狂贼朱粲源于襄、邓间,岁饥,米斛万钱,亦无得处,老百姓相食。粲乃驱男孩和女孩小大仰一大铜钟,可二百石,煮人肉以餧贼。苍生歼在此矣。”

据《旧唐书》:“贼首(秦宗权部),皆慓锐惨毒,所至屠残角色,燔烧郡邑。西至关内,东极青、齐,南出江准,北至卫滑,鱼烂鸟散,人迹断决,荆榛蔽野。贼既乏食,啖人为因素储,士兵四出,则盐尸而从。”

不论是黄巢之前的朱粲,用二百石铜钟煮人肉,或是黄巢之后的秦宗权,腌人尸作随军用口粮糗,都不如黄巢。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奇闻异事

[奇闻逸事]古今第一奇闻:前所未有的销售会卖皇位。

2021-9-30 12:13:58

奇闻异事

[奇闻怪谈]揭秘:唐朝皇帝李温竟然是被宦官推上皇位宝座?

2021-9-30 12:14: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