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轶事】古今奇事:隋唐时代白脸男性最喜欢化妆。

  隋唐五代阶段的男孩和女孩衣着佩饰有一些“阳阴错乱”。女人常着男人装,而男子则“为妇女之饰”,尤其是上流社会的一些名仕,太过重视其仪容仪表的装饰与画妆,用面脂、口红、簪花等女用护肤品粉发饰面,一度变成一种时尚潮流。作为男子却爱化女士妆、佩女士饰,小编权且称其为“伪娘妆”。“伪娘妆”毫无疑问是隋唐五代的一种畸型审美情趣。

  从历史书上大家容易发觉,隋唐五代阶段的男子中有“小白脸儿”。武侧天的男妃张易之、张昌宗弟兄就是典型性的“小白脸儿”。《旧唐书》上说张氏兄弟是“傅粉施朱,衣锦秀服”,那张昌宗也是被赞誉为“贪而六郎(张昌宗排名老六)面似桃花运,再思认为荷花似六郎,非六郎似荷花也。”

  男子弄得油头粉面,妆扮得像一个当代“伪娘”,大约跟武侧天、太平公主等大唐官府权贵妇爱好“小白脸儿”有挺大关联。武侧天选择陪侍美少男的规范便是“雪白美皓首”。 “傅粉施朱”的张昌宗即然顶层权贵妇喜爱“小白脸儿”,朝野上下就争相效仿之,男子做美容、化女妆,装饰设计穿着打扮独树一帜,日渐变成一大时尚。

  《新唐书》记述唐朝末年的山南东道节度使赵匡凝“矜严盛饰”,不但长相雄伟、性格认真细致,还喜爱装饰表面,每每他梳妆时,便命侍从前后左右放置双面大浴室镜子自照。唐懿宗时期的作家李山甫姿容秀美,头发达五尺余,每一次淋浴后便让二丫鬟把长头发“捧金盘承而梳之”,碰到有顾客拜访时,经常会将其错认作女人。

  唐朝小说作家沈既济最开始借“九尾狐”拟人化的《任氏传》一书里,描绘了一个风流才子韦崟,这韦崟打听到盆友新近物色到一位绝世美女(实则九尾狐),“遽命汲水澡颈,巾首膏唇而往。” 从这当中得知在那时候男子应用口红是件很日常的事情。自然,韦崟这类的风流韵事男子也习以为常“傅粉施朱”,打线粉底液再抹面脂,在武侧天年代的男子中早已流行。

  曾任唐朝宰相的路岩擅于装饰,以前变成时尚潮流男子效仿的目标。路岩裹的幞头(呼和浩特的软巾)款式很漂亮,迅速就风靡一时。为独树一帜,路岩就剪去了幞头纱巾的脚。因此知情人在小巷遇上效仿路岩原幞头四处显摆的,便会嘲讽道:“路侍中(路岩曾任侍中,即丞相)早就不戴这款式了。”

  隋唐五代阶段的时尚潮流男子还流行“以香熏衣”。用香熏衣之俗,大多起源于汉朝,至唐代早已十分风靡。《旧唐书》上说曾任安宁节度使的柳仲郢“以礼法自矜”,“厩無名马,衣不薰香”。官员不“以香熏衣”被史籍上做为“以礼法自矜”的例子之一,由此可见那时候男子薰香作风的风靡。

  这一时期的男子还流行戴簪花。簪花原是古代女人将花瓣插戴在发鬓或冠帽上的一种装饰设计清理,其花或花束,或罗帛等所制作。在唐朝的绘画作品中有很多女性戴簪花的品牌形象,如《簪花古代仕女图》等。但最迟在唐玄宗时便有男子簪花的记述。

  玄宗阶段的汝阳王乳名花奴,他曾为玄宗敲打羯鼓,玄宗听的英文喜悦便亲摘红槿花一朵放置帽上。又一次玄宗与曾任中书舍人的唐朝作家苏颋等出游,苏颋即兴表演写诗,玄宗觉得是美文美句,就将“御花”(玄宗自身头顶所戴)插在苏颋的方巾以上。由此可见,那时候最少在皇宫中早已流行男子簪花。

  男子簪花风俗习惯,还能从这一时期的许多诗词作品中获得证实。杜牧便有诗曰“世间难适开笑口,黄菊花须插全头归。”这黄菊花是插在男子头顶的。大概自五代起,男子簪花早已逐渐流行,至五代中后期也是蔚然成风,甚至变成官方网礼仪知识规章制度的一部分。后梁开平年里,有一个叫李梦符男子,“雪白美秀明如镜人”,四常常艺术插花解析xml城中心酒肆,鸡声狂饮,还写诗称“艺术插花喝酒可以事,樵唱渔歌不碍时”。

  后唐人霍定每到郊游武汉时,即花巨资员工偷采皇室庭院中的名贵兰花“插帽”。闽主王延羲在遇难的当日,仍在头顶插了几支花,从城堡出去时,门帘子三次拂落簪花,他“整花越马”,却遭护卫残害。自然,这种全是这些士人和所说的风流才子能够几件事了。隋朝男子的品位很有可能非同一般。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奇闻异事

[奇闻奇谈]暴露:中国历史上四大美女让多少男人嫉妒?

2021-9-27 12:13:56

奇闻异事

【天下奇闻】唐朝人吃梨不是拿着就啃,而是喜欢蒸着吃。

2021-9-27 12:14: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