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异事】史可法孙子在南京被破格录取为秀才,获得政府补助。

  闲读草窗阮葵生《茶余客话》,内有一文《史可法后人》,纪录明朝末年抗清英雄人物史可法的小孙子南京被尤其照料入录县学,变成 秀才,享有国家补贴、家世脱贫致富一事。这事看不到别的书所述,读后心有些动,遂选取草窗手记,撰成该文。

  史可法死亡之谜有各种观点

  史可法(1601—1645),字宪之,号道邻,河南省祥符(今开封)人。明朝末年,闯王李自成兵破北京市,崇祯帝自缢煤山。福王朱由崧(1602—1646)南京创立南明弘光小朝廷,任史可法为东阁大学士兼刑部尚书,故历史资料多称其为“史阁部”。清顺治二年(1645年) 四月,清线围住扬州市,在城中心督师的史可法拒降坚守, 城破被俘虏,顽强放弃。

  有关史可法死亡之谜,观点甚多。有自尽而死说,有跳河自尽而溺说,有所为清线所杀说。王俊凯《史阁部遗文序》:“扬州市破,公自尽未殊(死),乱兵拥至西城上,见大帅(清豫亲王多铎),问之,曰:‘我史阁部也。’”“大帅劝之降,公大骂”。“骂愈厉,大帅拔刀起砍之,公弓步首迎其刃。帅退而止,叹曰:‘好小伙’。上下杀之。”除此之外,《顺治朝实录》亦云斩张金生前,当为此说为信。

  有关史可法衣冠冢也是有二说。一是,在他被杀十多天后,偏将史德威也是他的嗣子被释放,“寻公尸,腐不能识。奉公袍笏,葬于岭焉。”(单渠《两淮盐法志杂记》)另一说成,扬州城破后,史可法与清线决战,最终“力竭自经死。巨魔杂沓,踏公尸为泥。扬州人悲痛之,捡取衣冠葬一江秋。”(《衎石斋纪事稿》)

  乾隆皇帝对史可法的褒奖

  清乾隆是位有所作为的君王,出自于拉拢汉族人读书人,推进满族人执政的必须 ,他于乾隆皇帝四十二年(1777)旌表明朝末年殉节的贤臣,为史可法赐谥“忠正”,并一声令下在扬州市红梅花岭建史公祠。接着又为重臣彭元瑞个人收藏的史可法官袍坐像和其“绝命书”手迹,书写“褒慰忠魂”四个字,并赋诗一首,还叫重臣们和诗,随后裱成一卷。下旨“即为此卷邮发两淮盐政,置红梅花岭可法祠中,并听镌石,以垂悠久。”(出自《乾隆诗选》)

  史可法的“绝命书”不长,具体内容为:“妻子万安。北兵(指清线)于十八日围扬城,迄今并未进攻。然人的内心已去,整理不到。法早睌必死无疑,不知道妻子肯随我要去否?这般全球,生亦无利,比不上很早绝(决)断也。”

  信中最终写到:“炤儿好赖随他去而已。书到此,悲从中来矣。四月二十一日法寄”。此信作于扬州城破前—日,由此可见他已信心以死殉节。

  史可法南京市住所称“史墩”

  史可法曾写有一首广为流传的《燕子矶口占》诗:“来家不面母,迟尺犹万里。矶头洒情泪,滴滴打车沉江里。”这也是他在君昏臣奸、内讧猛烈的南明小朝廷险象环生时委曲求全、怀着忧愤情绪的表露;也是他为抵御异族侵入,保卫祖国、舍却真情高尚人格特质的反映。

  从诗的第一句得知,史可法那时候家南京,但实际在哪儿,已不可考。草窗诗词中称作“史墩”。南京金陵作家王友亮(1742—1797)《金陵杂咏》 中有《史墩》一诗,诗题押注:“明史阁部别业,今为酒肆”。诗云:“青帘揽客去,竟造史公墩。故物余双柏,每日闲情寄一尊。马盘芳草路,蝶乱花菜村。不知不觉中凭阑久,钟来野色昏。”

  比王友亮稍候的陈锐述(1771—1844)《秣陵集》卷六有名为《史墩是史阁部别业今为酒肆》诗三首,诗序上说:“墩,今不知道其处。”第一首诗云:“秣陵花月总诱人,剩有当初独栋别墅存。留与南北朝说纪事,谢公墩后史公墩。”

  小孙子南京考秀才受照料

  有一些历史资料记述,史可法沒有子孙,被俘虏前收史德威为嗣子。可史可法在“绝命书”一书中提及“炤儿”。表明他有一个孩子叫“炤”。明朝末年作家、山阳(今淮安市)人靳应升(字璧星,号茶坡),写有《送史愚庵梅花岭展墓》一诗,阮葵生说:“愚庵,道邻子,鼎革后流寓山阳。”不知道这“愚庵”与“炤儿”是不是为同—人?

  据史可法后人所记,史可法督师北进时,寄家于南京市,“有妾孕,于苍桑后生一子,延史氏之脉,因家焉。”最后一句是说,史可法的侍妾和她所养的孩子就在南京市安居了。

  到清雍正四年(1726),康熙皇帝朝举人邓仲岳(字东长,今聊城人)来江南省任提督学政(等同于管文化教育的广东省副省长),在一次主持人上元节县录用“生员”的测试中,有—个童生姓史,年已四十余岁,他在填好报考册这类的资料时,在爷爷一栏写了史可法的名称。

  邓仲岳心存猜疑,除向史生核查,又问遍上元节县学里的诸位老爷子,都说史生是史可法的小孙子。后看到史生的试卷,则“疵颣(问题、不正确)层出不穷。”邓仲岳对许多人说,对史生“是不能文论”。就是对史可法的后代,不可以只看文章内容。因此他录用史生为县学的学员。并把这事刻石嵌在县学的墙体上,便于继任遵照。“故史生得到青衿终,而家亦稍裕焉。”

  “青衿”指古时候莘莘学子穿的有青绿色衣领的袍服,是秀才的别称。明朝清代时,由一省学政主持人录用的“生员”(别名秀才)机会难得,要报考绝非易事。报考就变成秀才,算得上拥有名利,能够到县学、府学念书,能够领到由官衙按月发送给的粮食作物,能够不服气差役,看到县官能够免跪。

  史可法的小孙子被照料录用为秀才,吃到政府部门的公粮,家世渐好。这也是邓仲岳体恤贤臣孤孙的一片苦心。对于史生的老爸是史炤或是史愚庵,就不知道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奇闻异事

[奇闻怪事]性情中人黄庭坚独爱水仙花 认为其为性情中花。

2021-9-15 12:14:20

奇闻异事

【奇闻趣事】史上最荒唐的豆腐渣工程破坏了数十万人的家庭。

2021-9-15 12:14:2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