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怪事]性情中人黄庭坚独爱水仙花 认为其为性情中花。

  作家花美,由于花凝结着美,而不一样的作家倾心于差异的花,这需要与作家自身的气场、历经拥有 极大的关联,而在北宋诗人黄庭坚的心里,绽开着芳香高尚的水仙花,他是中国古代文学家之中咏颂水仙较为顺利的一位。

  在黄庭坚的书中,水仙花好像不食烟火人间,连皮肤都拥有 仙女的资质证书,《次韵中玉水仙花二首》中那样勾勒:“借水开花自一奇,水沉为骨玉为肌”,生长发育在水中,借水开花,何其淡泊;沉香木一般的人体骨骼,玉一般的皮肤,何其迥异。它的香气比酴醾花还浓厚,“暗香已压酴醾倒”,它的冷傲气场和红梅花一样,仅仅形状略微不一样, “只比寒梅无好枝”。

  黄庭坚针对水仙的钟爱,实际上是对自身淡泊人格特质的一种坚持不懈,他不愿惯着,不愿颔首,仅有水仙的高傲才可以比较,在黄庭坚的心里,顽强地绽开着一株水仙花。由花到人,黄庭坚也感慨水仙一般的人所遭受的高低不平,他在荆州市的情况下,见一位漂亮的民俗女人嫁给了一位与她不相配的相公,其运势又甚为艰辛,易伤感的诗人免不了以花喻人,或是在《次韵中玉水仙花二首》中这样叙述:“可伶国香天无论,一切随缘沦落王小家”,颇为哀叹,又蕴涵高低不平之气。

  或是在同一年,荆州市,黄庭坚又禁不住下笔写到水仙花,这首歌名叫《王充道送水仙花五十枝,大方爆伤,为此作咏》对水仙作了更加严谨的描绘,更加细致的感情表达。在他眼中,水仙便是曹值书中的洛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在湖面上、月光下轻柔散散步,“凌波仙子生尘袜,海上轻柔步微月”,把花写出了人,不管怎样都适宜。

  殊不知,水仙的漂亮勾起了作家的忧愁,“到底是谁招此肝肠寸断魂,种作寒花寄愁绝”,水仙好像成为了他忧愁的具像。这也是位人体含香,风华绝代的佳人,“含香体素欲倾国倾城”,在黄庭坚心中中的部位,应该是高过山礬,而小于红梅花,因此“山礬是弟梅是兄”。山礬是什么东西?是一种木本植物花,很普普通通,当然在水仙下,而红梅花的雅韵宽广又在水仙以上。在黄庭坚眼里,红梅花或者花之圣者,而山礬是下愚,水仙则是“性格中”花,黄庭坚就是真性情,也许以水仙自许来源于此吧。

  以真性情观性格蓝花草,免不了苦恼,“坐对真成被花恼”,怎样摆脱?何不到外边走一走,开阔眼界和胸襟,因此“外出一笑大河横”。由此可见黄庭坚以水仙自况,又不甘心于无法自拔,因此以大河涤荡胸襟,摆脱低谷期。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奇闻异事

[奇闻怪事]纪晓岚记录奇闻轶事:雪莲见人会躲 壁虎一丈高。

2021-9-15 12:14:18

奇闻异事

【奇闻异事】史可法孙子在南京被破格录取为秀才,获得政府补助。

2021-9-15 12:14: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