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奇谈]恢复历史上真正的法海:历史上真的有青蛇法海吗?

  法海禅师是唐朝知名得道高僧,俗姓裴,字文德,镇江金山寺的第二代祖师爷。法海禅师是唐朝丞相裴休的儿子,因他出家以后,严持戒条,行头陀行(佛家修行),因此被称作“裴头陀”。法海禅师不但以修行而出名,并且他还建寺度众,不求名利,变成禅学有史以来受人崇敬的一代得道高僧。与一般得道高僧的出家历经不一样,法海禅师是在爸爸裴休命令下出家的。裴休是恭敬的佛家教徒,得道高僧黄檗希运禅师的徒弟。他在亲密接触得道高僧,细读教典全过程中,对佛家教理教规深有感悟。裴休任丞相以后,孩子裴文德,小小年纪就中了狀元,被皇上封为学府。

  裴休不期望孩子太早进军官运,想根据一种适合的方法来磨炼裴文德的心态涵养,以磨去他的娇贵与高傲。一个不经意的师门,裴休决策将孩子裴文德送至沩山密印寺,追随那时候知名禅门得道高僧,沩仰宗的创办人灵祐禅师出家。因为裴休丞相在任湖南省知州时,常亲密接触灵祐禅师,并长期性护持密印法事。因此,当裴休将孩子送至沩山密印寺后,灵祐禅师大方同意将裴文德接过,没多久为他起法号“法海”。裴文德出家之初,灵祐禅师分配他做接水搬柴这类的苦差,以磨炼他的高傲。这名出家前为学府的丞相的儿子,在最初为众僧抬水担柴时,由于记着爸爸送他出家时的教导,尽管辛勤劳动艰辛,还能承受。可是,灵祐禅师使他长期累月地抬水劈柴,他慢慢地便升起了苦恼,逐渐对这类艰难的劳役造成了埋怨心态。每每干活儿时,他心里都充满了怨恨。可是,他又无法违反爸爸的指令,仅有临时承受这一份心身的痛楚。

  一次,裴文德像平常一样为大家担水,以供饭堂煮饭用。他往返几班担水,累到满身是汗,这时候他不满意地喃喃自语道:“学府担水汗淋腰,僧人吃完怎能消?”这时候灵祐禅师恰好从他背后历经,听见裴文德的埋怨之声,便微微一笑,也念了这两首偈语回应说:“老者一炷香,能消百劫粮。”裴文德那时候沒有见到灵祐禅师在自已背后,他听见灵祐禅师充斥着禅机的偈语后,大幅愧疚,此后收摄心身,心甘情愿为大家做各种各样劳役。在沩山密印寺,法海禅师并不因自身是丞相的儿子而骄傲自大,反过来,他严苛按照出家的规范来需要自身。他不但严持戒条,坚持不懈坐禅念经,还秉持不吃晚饭的佛制饮食搭配规章制度。在辛勤劳动和修行的与此同时,法海禅师还谦虚追随灵祐禅师习禅。灵祐禅师常以禅学师门之语打开法海禅师的聪慧。在灵祐禅师的不足为训下,法海禅师学修并举,深悟禅法精粹。

  在寺庙历经数年的劳役修行日常生活以后,为了更好地可以深层次经藏,细读三藏教典,法海禅师决策,学会放下万缘,闭关修行三年,专心致志悟佛阅藏。在三年的闭关修行日常生活,法海禅师心无杂念地读诵藏经,坐禅习定,撰写佛经,每日沉浸在禅悦当中。三年闭关修行完毕,法海禅师不但彻底顺通三藏教理,并且修证水准也获得全方位的提高。在追随灵祐禅师修行很多年以后,在灵祐禅师的推荐下,法海禅师决策出门参学,寻找禅法的最高境界。

  离去沩山密印寺以后,法海禅师赶到晋代得道高僧慧远大师住锡过的庐山法事参学修行。在庐山,法海禅师仿效老前辈得道高僧的修行方法,日中一食,夜不倒单,每以禅观度日。法海禅师常以修行做为修行日课,同参佛门弟子因此称他为“裴头陀”。在庐山修行很多年以后,法海禅师赶到镇江市氏俘山的泽心寺修禅。法海禅师看到泽心寺殿阁倾颓,破旧不堪,断壁残垣的景色,禁不住唏嘘不已。法海禅师发愿修补这一古寺,为众僧给予舒心办道的修习法事。为了更好地表示对修补古寺的信心,法海禅师还于佛前燃指供佛。

  自此,法海禅师住在泽心寺旁的岩洞中静下心修禅,在禅坐念经之外劈山种地,修补殿阁,与此同时还多方面筹集建寺资产。针对法海禅师在天津的修行修寺个人事迹,《金山寺志·裴头陀》云:“唐裴头陀,生而颖异,胎素不群,乃河东裴国相休公之子也,因写作送出家,行头陀行,精练形与神,清斋一食,六时危坐。之后天津塔旁山洞中,每入禅观,降龙断手,重兴殿阁,功成而不知所之。宋相张商英题云:‘半间石室安禅地,盖代名利不容易磨,白蟒化龙归海去,山间留有老头陀。’”从寺志记述得知,日中一食,禅坐度日等修行是法海禅师出家至今长期性保持的修炼方法。在金山寺,禅师在山洞中修行,还白手起家创业,重兴古寺。在修补古寺之时,法海禅师归还后代留下来了“降龙断手”的传说故事:法海禅师到泽心寺以后,在山间常常有一条乳白色巨莽到新路中咬到路人。山脚下善信谈蟒害怕,没有人敢进山上香拜佛。为了更好地清除巨莽给众多善信产生的安全风险,法海禅师没什么惧怕地与巨莽互斗,并在降服巨莽的环节中被巨莽咬掉手臂。尽管负伤,法海禅师也毫不畏惧,凭借自身的法术,降服白蟒,最后将巨莽赶入江中,完全取消了巨莽之患。

  在修补泽心寺的环节中,一次,法海禅师在土方开挖修寺时,挖出数镒金子。虽然修补殿阁急用钱,但禅师却根本沒有使用这种金子,遂将要金子上缴那时候镇江市刺史李琦。李琦将这事上奏唐宣宗,宣宗打动之外,一声令下将金子赏赐法海禅师修补殿阁,并赦令泽心寺改名为金山寺。

  法海禅师重兴梵刹的愿心获得了周边善信的大力支持,她们根据献爱心负荷率等各种方法,积极主动为禅师修补寺庙尽职尽责。历经数年的勤苦运营,法海禅师总算建好了经营规模恢弘,殿阁庄重,别具一格的金山寺。法海禅师也因对修补古寺的独特奉献,被众多善信尊为金山寺的“劈山裴祖”,变成重兴金山寺的第二代开山始祖。法海禅师建造寺庙并没有因为自身的舒适安逸,只是为安僧度众。在金山寺完工以后,他并沒有不劳而获,只是急流勇退,悄悄的离开自身消耗很多年精力完工的金山寺。寺志中的“重兴殿阁,功成而不知所至”之语,在交给大家各种各样猜测的与此同时,也让大家为一代得道高僧法海禅师“不给自己求安宁,只愿苍生得离苦”的观音菩萨行愿极其崇仰。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奇闻异事

【奇闻奇事】解密:孙策为什么选择把最高权力交给弟弟孙权?

2021-9-13 12:14:05

奇闻异事

【奇闻逸事】洪秀全曾建吹鼓亭每日不分昼夜吹奏天朝圣乐。

2021-9-13 12:14: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