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轶事】古代不是每个人都能做隐士:依靠官二代的家底。

  “两年没事傍武林,酒醉黄公旧酒垆。觉后不知道明月上,全身花影倩人扶。”这也是陆龟蒙《和袭美春夕酒醒》的古诗绝句,袭美是其朋友皮日休,史诗上“皮陆”合称,开唐代开武林隐逸一派诗文,诗风清雅平平淡淡。但是皮是朝中官员,陆龟蒙除开做了短暂性的智囊,终其一生仅仅步衣处士。

  陆龟蒙往往步衣告老,实际上也是情有可原。其祖上各代做官,且六世祖、五世祖都官至丞相,这不太可能不干扰他,仅仅他因考举人不第,因此没谁了执念。再再加上为人正直淡泊,不与流俗为伴,在饶州期内,三日看不到所有人,而饶州刺史积极带属下前去相遇,反倒造成他的不爽快,竟自拂袖而去,性子之大,由此可见其个性的傲气不屑一顾。令人想到倪云林,因朝中大员喝茶低俗,也是愤而而去。

  一般高手的性子,是多少与许多人的家世相关。陆龟蒙是世世代代官员出生,倪云林则是富甲一方的豪富,自小就形成了荣华富贵大少爷傲视的性情,既可亲可敬,也有一些难能可贵的自豪感。诗人罗隐《寄陆龟蒙》诗中说:“却恐浮尘里,浮名点污君。”由此可见对陆龟蒙的尊敬了,她们即便 不被大家理喻,也绝对不会憋屈阿谀奉承。

  陆龟蒙是真名流。举人落第后,归隐故乡甫里,自称为“甫里老先生”、“武林散人玩家”、“天随子”等称号,以诗词、喝酒、钓鱼为乐。《唐才子传》陆龟蒙条说他:“不喜与流俗交,虽造门,亦罕纳。不乘马,每暑寒得中,体没事时,放扁舟,挂篷席,贲束书,茶灶、笔床、渔具,鼓棹鸣榔。”日子过得洒脱散淡,犹如充符的逍遥游。而他的“天随子”即源自充符的:“神动而天随。”也就是听随自然的意思。

  但是,真的做名流,沒有一定的资金确保或是步履维艰的。尽管祖上世世代代做官财产毫无疑问许多,但到陆龟蒙这代,早已有一些落破了,但依然有房子三十间,农田四半亩,耕牛十头,帮佣十余人。日子好像都不差,但他仿佛过得依然不富有。在其《甫里老先生传》中说:“老先生此其苦饥,囷仓无升斗堆积。”在孙光宪的《北梦琐言》中,也说他:“性高尚,家贫,思养亲之禄。”可能也是受了陆龟蒙叹穷的危害。

  这就有一些惊讶了,尽管他说道是因为家中的农田地形低,降水多的情况下便会与水流连接,危害收获,但不太可能一切照旧吧!即便 常常那样,他四半亩的土地资源,有一年收获好啦,也非常他消遥好一阵了。文人墨客爱浮夸,这也是一种常见问题。唐伯虎在科举考试舞弊案后,日常生活也一度窘迫,留有过十朝风吹雨打若晕厥,八口妻孥并告饥的诗词,穷困潦倒是确实,但不一定贫苦这般吧!据清朝姚承绪的《吴趋访古录》中记述,陆龟蒙住所一共有三处。甫里家乡的天随独栋别墅中有清风亭、杞菊蹊、垂上海虹桥站、鸭螣等诸胜。由此可见是一所豪宅别墅。另他在苏州市周边的临顿桥有住所,在震泽有一天随别业,陆龟蒙着震泽钓鱼时,就住在这儿。也许陆龟蒙的叹穷是和祖上对比吧!那他确实是个“穷光蛋”。

  和归隐的高士一样,陆龟蒙也嗜茶。这也许受了老前辈茶圣陆羽的危害,陆羽曾定居湖州市,而陆龟蒙追随张搏为智囊时,也住过湖州市。且在湖州市的顾渚山脚下购买一茶树,效仿陆羽的《茶经》读过饮茶的书,遗憾早已消亡。

  陆龟蒙在那时便是吴地名重一时的隐逸高士,和有一些文人墨客,如孟浩然不一样的是,孟浩然当初在北京长安求官,因一句:“不才明主弃,多病故人疏”惹得唐高宗不开心,消磨其回家了做隐者去吧!而从诗里看,孟浩然是多少有一些叽叽歪歪的憋屈感。从这些方面而言,陆龟蒙可以说真隐者,和张志和一样,脾气的高傲,促进了她们散淡武林的驱动力。他与秋春的范蠡,汉朝的张翰一起并列入“千载三高”在其故乡有甫里老先生祠,让后代崇拜。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奇闻异事

【奇闻轶事】女儿不换是什么?揭露故宫铺的金砖价值多少。

2021-9-12 12:14:22

奇闻异事

[奇闻奇谈]秦淮八艳:明代妓女为什么受欢迎明代妓女吸引男人?

2021-9-12 12:14: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