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轶事】雍正对书官下最严格的整备令:禁止欺诈、反馈。

  说白了书吏,是中间与地区衙门中,专业承担文书处理与档案资料保管工作人员的统称。她们多是科举考试落第的读书人,虽无官的名份,却执行着高官的部份权力。康熙皇帝晚年时期,“政宽事省”“无为之治”。众多官僚资本主义作威作福、腐烂愚昧无知、不视政务,只借助幕友和书吏做事,以至吏治废弛低劣,各衙门书吏“人比较多庸猥,例罕健全,乃至夹私诬罔,行贿写作”(章学诚《文史通义》)。对书吏团队中的这类腐坏情弊,雍正帝曾锐利地强调,官署书吏“一尘不染者仅一、二人罢了”(《清世宗实录》),已比较严重低劣和防碍我国的行政部门。因而,在他登基后,对于部院衙门的书吏开展全方位清除整顿。

  谕令摒弃“部费”

  “部费”,是中间部院的书吏向地区公布索取各种各样台费的别名,左右周知,当众行之。以兵部为例子,据档案资料载,仅陕西省兴汉镇(今归属于安康市)的兵丁,每一年就需要摊派凑银300两,做为到部做事的用处,在其中祝贺表笺万事每一年送部费40两,呈送册籍万事每一年送银24两,这种已是定例。

  雍正帝掌握到这一状况后,于雍正八年(1730)三月颁谕强调:兴汉一处这般,则各省市与这里相以者亦必许多;兵部书吏这般,则别的部院衙门扣除部费者亦定是比比皆是。“此皆內外胥吏等彼此之间勾结,巧立名色,借端科派,以饱私囊。”“着通知各省市营伍,若有似此陋规,即严行禁革。如部科书吏人等仍前需索,或于文移册籍中有意搜求,着该管重臣等具折参奏。”(《雍正朝汉语圣旨选编》)

  禁止需索勒索

  刑部衙门兼管刑名,性命关乎,“部中奸滑胥役,得到控制其事,暗地里路招摇”。接到辛苦费的,则引证轻例,有的乃至将地区督抚的补参咨文沉压下去,暗地里潜消其案,求取小事化了,大事化小;沒有接到辛苦费的,尽管督抚申明事出有因,应予以宽免,其胥役仍欺隐蒙混,禁止邀免。那样,刑部胥役基本上掌权了这种补参案子,其规范便是以是不是接到辛苦费而定能不能宽免。为彻底消除这一腐坏缺点,雍正帝颁谕:嗣后三法司大会案子,凡有行令补参者,督抚咨文到部,其或处或免做何完成以后,令刑部告之画题衙门,公同刷卷,“这般,则胥役不可萌逞故智乘虚而入矣”。(《雍正朝汉语圣旨选编》)

  就刑部书吏的敲诈勒索徇私舞弊难题,监察御史耿大烈在雍正十一年三月十七日具呈的一道奏章中提到:发配放逐人犯,例可忏悔者,由刑部查清所犯情由奏闻,请旨决定。殊不知,刑部“非法书吏胆敢随意作奸,或称具呈有费,批呈有费,及其核对废案具奏依次迟速中间,百计敲诈勒索勒索”(《雍正朝汉语朱批奏章选编》)。雍正帝据耿大烈所奏,命令刑部各官“禁止书吏,不可借端需索”。

  书吏不可主稿

  书吏舞弊,还通常在引证实例上下功夫。清代酷刑,律无明文的多对比积案。因为例案变化多端,审理案件工作人员还可以随便比附,并且借此还能够逃避责任,因此书吏便通常从个人利益考虑,以偏概全。蒋良骐《东华录》载,雍正朝刑部书吏在查看档案文件给予例案时,“通常删除前后文词只摘正中间数语,就是以所断罪承之。甚有求其好像对比定议者,或避轻就重,或敷衍了事,高下其手,率从而起”。

  对于这类情弊,雍正十一年三月,刑部右侍郎觉河图具折强调,刑部衙门任务艰巨,一切“稿案”自应由司员主稿,不可假手书吏,致滋缺点。在具体执法流程中,经常是司员先行判决想法,而叙稿成小短文却出自于书吏之手,导致书吏得到舞文弄弊,作奸犯科。因此,觉河图奏请:“嗣后各司一应档案资料,仍令各司主事监管”,满汉各官“亲自主稿”。(《宫里档雍正朝奏章》)雍正帝对于此事表述赞成,谕令照其所请推行。

  坚决杜绝删改案件材料

  明末清初旧例,各处院衙门司官升职调整,其所执掌的案件材料新旧交接时,一般是在案件材料的封皮上标明司官名字,接口处或标“封”字,或用司印,沒有统一的要求。规章制度上的系统漏洞,给执掌案件材料的书吏开展营私舞弊给予了机遇,经常出现删改案件材料的事儿产生。

  雍正帝从此于年间三月颁谕各处院衙门:“收贮案件材料,禁封虽严,而阅览核对,不可以脱书吏之手,窃取文移,改易笔迹,百弊丛生,莫可究诘。嗣后司官迁转,将所掌卷案新旧交盘,各具甘结,说堂备案。”一个月后,雍正帝又进一步命令:各衙门案件材料,“有添写处,亦用堂印。并开设印簿,贤明年月、用章数量、用章司官名字。这般,则无腾挪之弊,卷案亦按簿能查。传谕各衙门一体遵照”。(《雍正朝汉语圣旨选编》)此谕令从规章制度方面上严苛管束了管理方法个人档案的吏员。

  严禁书吏馈送

  雍正帝觉得书吏“狡猾性成,或者以小忠小信趋奉本官,得其欢喜”。因此,他禁止各处院司官书吏向堂官赠予送礼物。

  雍正十年九月二十六日,雍正接见各处尚书、侍郎,当众强调:“部院事务管理,每有本衙门堂官为司官书吏所迷惑,不可以尽知。”与此同时更提到,各处院的司官书吏为往上升,通常向堂官送礼物,他说道:“即便 所馈无多,而一经私收,则举劾之时,不乏瞻徇制约。如其人果属可举,而以前私收馈遗,则虽公亦私,转滋物议;如系不堪的人,因平日受馈,情面难却,或姑为容留,或滥行引荐,必致耽搁公干,有悖我国回应吏治之盛典。”(《雍正朝汉语圣旨选编》)因而,雍正帝全面禁止部院堂官私收司官书吏的馈送。

  严禁长期性就职

  雍正帝注意到,在各处院任职的书吏,時间一长,便会在衙门内、在京都结上人脉关系,非常容易徇私作弊。因此,他要求,部院衙门的书吏务必五年一换,满期不可再留。

  上面有限令,上有政策。书吏们无法在本衙门再次留职,“役满以后,每复更换名字,窜进别部,舞文舞弊”。有的则“栖身都中,呼朋引类,遇事生风,映射撞骗,靡所不以”。有鉴于此,雍正帝又数次授予圣旨,查拿这种书吏。他指令“都察院饬五城坊官严察访缉,其有潜匿京中及附京州县者,该官吏定以失查处罚。有能拿获者,以名数多少,各自议叙”,“禁止缺主、挂靠、冒籍、代替”之辈混充官署书吏。(《雍正朝汉语圣旨选编》)因为雍正帝对中央机关书吏的着力整治,“奸徒渐知敛迹,部务得到齐整”。乾隆皇帝帝登基后,还特意严格执行,沿用父亲这套管教书吏的方法。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奇闻异事

[世界奇闻]《清明上河图》隐藏宫女杀害皇帝的大事件?

2021-9-10 12:13:57

奇闻异事

【奇闻趣事】蟠龙菜明代着名,来源于保嘉靖皇帝的登基。

2021-9-10 12:14: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