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故意吓唬你的!

你坚信梦游吗?你看了梦游的人是怎样梦游的吗?你了解有一个方式会令人梦游吗?我坚信梦游,因为我看了梦游的人,我都了解怎样很有可能会令人梦游!

梦游是十分令人恐怖的一件事,它恐怖便是取决于梦游的人压根就不知自已在梦游。

这是一个真实故事!

在我大学一年级时,我便看了寝室里一位寝室友梦游,那时候恐怖的场景,现在我还心存恐怖。

我想我或是从头说起吧!

一天中午,我和这位寝友陈伟一起去打蓝球。到了篮球场地时,早已沒有位置了。大家就想溜到院校附近医院的分院篮球场地玩儿。那边是个旧分院,有一个荒芜的篮球场地,四周都起满了数不清的野草。到了那边,但见早已有几个人在那里玩了,大家都没有方式,只能增加她们的团队中。那时候真的是拍皮球的天气晴朗,沒有炙热太阳,天有点儿阴郁。但是好景不常,就玩了一会,天就忽然飘起了雨来,一开始大家还能坚持不懈雨中玩,但是雨逐渐就变大,大家只能解散回家了。我和陈伟也只能悻悻地回去走,还未走有多远,天如同破了一个洞一样,飘起了瓢泼大雨。我和陈伟就抱头鼠闯跑到了医院门诊的一个房子的屋檐躲雨。雨越下越大,天也慢慢地黑了出来,大家内心逐渐心烦起來,我便想冒着雨跑回学校,但是陈伟不愿意。那时候,陈伟忽然奇怪地往门框里瞄了一下,就在我的耳朵里面悄悄地怪声怪气地说:“刘部分,你了解这是什么地方吗?”。

“哪些地方啊?”我询问道。

“你自己不容易看啊?”我抬头看了一下,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房子,有点儿陈旧了。我又往门框瞄了一下,猛然全身上下体毛坚立,这也是大医院的停尸房,置放死尸的地区。听说一些临时没法处置的死尸,都是会置放在那里。大家或是回去吧!我越感觉此处不能多做停留!但是陈伟不愿走,还对我说,想走就自身回去吧!我一时就窝了一肚子气。

“刘部分,大家进来看一下。”陈伟说。

“不会吧!我不敢!大家或是回去吧!”我有点儿乞求他了。

“你没进来即使了!我进来!”陈伟讲完,就缓缓的推了一下门,门居然无音地开过。

陈伟身体一闪就进去。

我只能很无奈地立在屋檐等他,雨夹在风中不断卷起着四周的野草,野草中的一些昆虫处乱窜,也有一只青蛙豉着极大地颈部,吐着郁气,一蹦一跳地往那门框里钻去。我忽然觉得这个地方可真荒芜的。

忽然,陈伟在里面可怕地叫了起來,我脸面猛然起了一阵鸡皮。我猫下身体,踌躇不前的轻手轻脚地踏了进来,我一直感觉有一股阴风往颈部后钻。我刚一进来,看过一下沒有陈伟的身影,就壮着胆量压着喉咙喊了一下,忽然背后的门“咔”的一声关掉,我瘋狂地回过头,但见陈伟在哪弓着腰开怀大笑起來,我肝火一下就冒了出去,高声对他喊:“很有什么好玩!你知道不知道!人吓人,会吓人的!”陈伟看我生气了,也愣了一下说:“哪好吧!不玩了,但是外边的雨还没有停!大家在这里避一下,我觉得也不会有什么事吧!”我那时候也只有静一静那狂跳不己的心!我和陈伟就立在那好房子的厅面,里边零七八乱堆着好多个铁架子,有股很湿味儿,如同泥泞不堪的草地上那酸溜溜味道。直往里也有一间间屋子,都闭紧着门。大家百无趣懒地立在那,彼此之间对视。过去了一会,陈伟就抑制不己,我挎着心胆,看见陈伟一步一步就走到了第一个房屋大门口,他用劲推了一下,门沒有开,他又来到第二个屋子大门口,推了一下,门开过,他侧卧看过我一眼,我眼直挺挺望着他,我这一次是好歹也不想再过去,他侧了下身体进去。

半天,看见了他面色变紫,眼皮抽搐笑了起来出去,我询问他见到什么了,他目光害怕地望着我,一声不哼,就离开了,我只能赶快跟了上来。

回校第二天,陈伟就生病了。过去了几日后,我又询问他那一天见到什么了,他总是目光害怕地望着我,无言以对。我觉得一定是发生什么事比较严重的事儿了!

又过去了几日,我和寝室里此外好多个寝友在食堂吃饭,有时候谈起陈伟了,在其中有一个寝友说,有一天晚上好奇怪,在深夜时,他醒来尿尿,回家刚躺下来时,就看见陈伟从上宿舍床上出来,在寝室里黑乎乎地在探索哪些一样!他感觉怪异就悄悄地喊了陈伟一声,陈伟仿佛沒有听到一样,在哪再次干着哪些一样。这位寝友就眼巴巴盯住陈伟大半天,陈伟过去了大概有半小时,才又上宿舍床入睡。

那一个寝友刚讲完,又有一个寝友说,他也看到陈伟深夜起來,仿佛在干嘛一样!大家几个人忽然想起陈伟不容易是在梦游吧!但是他仿佛之前没有!

在晚上自修回家后,我遇见了陈伟,我询问他那一天看到什么了,他就和我坐着长椅上,我看到他发抖地址了根烟,随后半天才对我说,他那时候进来时的状况:–我还在走入去时,就看见里边有多张空床,但是在角落却有一张医院病床并不是空的,上边好像平躺着一个人,盖着纯白色的订单,我那时也不知道自身怎么啦,就离开了以往,我便把那一个订单缓缓的扯了一下,你猜猜我看到哪些了没有?我觉得到了一个死尸,面色苍白,张开着黑漆漆的嘴唇,有一股恶臭味让人无法忍受!凶神恶煞,眼球睁得极大地望着我,我觉得到了自身的身影就在他的眼睛里,我一下子诧异得想喊你,而我发现,喉咙像有痰卡住了一样,仅仅“吱”了一声就从此发不起声来啦!我趔趄考虑走出去,殊不知腿一发软就瘫倒在了地面上,我大半天回不上神来,我只能努力地爬到门口,抓着门沿才站了起來–陈伟一边说一边发抖不己,因为我觉得可怕十分。

令大家意想不到的是,更加惴惴不安的事仍在后边。

我将陈伟的事告知了寝室别人。

就在当日夜里,到了深夜,除开陈伟入睡以外,大家都眼巴巴地盯住吊顶天花板,忽然只听见宿舍床“吱”的一响声了一下,但见陈伟一骨碌地从宿舍床往上爬了起來,大家几个人都是有眼直挺挺看见陈伟醒来,穿着打扮,下床,穿鞋子,在寝室里跑来跑去,又冷森森地在对话框站了一会,大家各个都恐惧害怕下床,仅仅缓缓的喊了陈伟一声,他都没有反映,我们知道陈伟又梦游了,陈伟忽然就开门离开了出来,大家一下就慌了,赶快醒来,想看看陈伟到哪去了。

在大家走出去时,校园内鸦雀无声的,陈伟早已不见了。大家不清楚该怎么办?我忽然想起陈伟很有可能到诊所的旧分院来到,大家一路跑了以往,那时候医院里空落落沒有身影,月光通过那繁茂的落叶斑驳陆离地投在地面上,道路上空落落回荡着大家几个人的声音与那短粗的喘气声。离那一个停尸房还很远时,大家看到了有一个影子闪了一下进去,大家好多个或是害怕走以往,在附近慢慢吞吞的,几个人想立在绿荫的阴暗处又担心,立在路中心的月光下又感觉黑暗中有什么东西在看着大家,内心直发毛,那时候真的是害怕无比,周边万簌俱寂,仅有大家好多个人会有喘气声,最终大家或是轻手轻脚的过去,大家挪到了大门口,略微用劲推了一下门,门“吱”了一声,暗夜里分外吱吱声,大家赶快扶着门缓缓的不许它传出一点响声。大家缩成一团,到了房屋的厅面,里边一片漆黑,月光冷森森地照了进去,大家都蹲下去身体,想安安静静听一下,有哪些响声。半天,都没有一点儿声响。我指了指第二个屋子,她们却目光害怕地望着我,因为我害怕以往,最终商议大伙儿一起以往,大家胆战心惊地来到那大门口,刚刚想把手拉开,有一个寝友就拉了我一下,我只能无缘无故地望着他,他向我呶了呶嘴识意了一下,大家只能又离去那大门口,他压着他那公鸭一样的喉咙说,我们可以绕到外边对话框去看看嘛,万一有哪些状况还可以跑得掉。大家就绕到了外边对话框去,一下子都呆了,对话框旁是一片泥泞不堪的草坪,月光在水坑上泛着银色的冷光灯,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在草地上,忽然有只吃饱了没事做的小青蛙鬼叫了一声,大家猛然吓得快灵魂元神出窍。但见月光就照在卧室里,大家悄悄地伏在哪满是绿苔的对话框外,但见里边有张医院病床平躺着一个人,盖着纯白色的订单,风略微地拂着那灰白色的订单角,大家吓得直发抖,就在那时候订单被风卷起了一角,外露了陈伟那张沉寂的令人震惊的脸。大家顿时发狂地转过身,蹬着凉拖踏得那泥泞不堪的草坪水花四溅,一脸狼狈不堪地跑回了院校,一刻也害怕回过头。

飞奔到了寝室,大家心狂跳不己,在寝室大半天回不上神,就在大家刚静下心来时,大家把焟烛点燃了,在哪摇荡的灯火中,大家惊惧得说不出话来,那时候门开过,但见陈伟走入了寝室,脱光衣服,把鞋脱掉,发生关系,躺下来。大家各个暗夜里恐怖地睁着一双双发光的双眼。我真大半天才艰辛地吞咽一口口水!

到了第二天,陈伟像平常一样去授课,大家询问他,你了解你昨天晚上做什么了没有?他说道他不晓得。大家只能缄口缄默。

我们知道陈伟自打那一天遇到到了死人的双眼,就一直梦游,梦游的人自身不清楚自已在干什么,听说假如告知梦游的人,有关他梦游的事他多半会自身吓得神经分裂。你觉得如果是有一天自身也梦游了,做的哪些可怕的事,大家又如何知道呢?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短小精悍的鬼故事。

2021-9-9 13:45:59

民间奇谈

古槐的凶魂。

2021-9-9 13:46:0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