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四篇。

一、悄门鬼

堂弟家周边的的居民听闻深夜12点常常有人在敲门,可谁也害怕开关门,而堂弟的奶奶一直不相信这种邪,有一次一家人在外面用餐很晚回家,因为淋浴间和餐厅厨房是在一起的,却与住的屋子是分开的房屋,因此一家人从夜里11点后逐渐逐个冼澡,到她奶奶洗澡的时候快12点了,可是大伙儿很担忧叩门事情,因此一家人让奶奶不必洗了,免得想太多。

但奶奶坚持不懈不敢相信这种,也许叩门的事情是假的,也许是真有些人寻求帮助,因此大家都去睡了,当奶奶洗完澡在餐厅厨房坐着饮水时,门忽然响了,咚咚咚声振聋发聩,这时候的奶奶内心也逐渐开始害怕了,手里拿水杯的都逐渐发抖了起來,但听到门声一直不断的敲,正追忆常日里大伙说听见敲门不必管它当然便会不会再敲的,但过去了好一阵子或是在持续的叩门。

奶奶也禁不住的问了一声,到底是谁啊?门口没有人回应,但敲门的声音更加的的强大,而且持续性更为显著,奶奶坐立不安了,尽管焦虑不安,可是或是带上惊讶的内心走到门口,见到敲门震出了门框中的尘土,尽管担心,但手却不会再听支使扭着门拴,门在拖拽声中打开了,听到一阵凉风吹过,什么也没有,但当奶奶回过头来要关了门时,却有一双冰冷的手拍一拍奶奶的肩部,奶奶猛然吓得即将跌倒,掉转头来见到那惨白没有颜色的年轻女尸立在她眼前,二颗眼球从眼里爆出,一阵风再度吹来,长长的头发较为散乱地打在年轻女尸的脸部,年轻女尸说,这些年了,总算有些人肯见我了,奶奶吓得大喊一声,便晕了以往。

第二天,奶奶便瞎了眼睛,早已变成一个神经病,每日叨唠地说着我不愿意见你,你快回去吧……

二、爷爷的棺木

小王在外面务工时,接到亲人的电話,电話中告之,爷爷快不行,请回家了提前准备分配丧事,小王返回家里看到爷爷已躺在棺中,看见永明的老年人,小王禁不住痛哭跪在地面上。

过夜,需分配人守夜,小王是第一天守夜,小王坐着爷爷的灵前,心里或是有一点焦虑不安的,看见爷爷在火烛前笑容的相片,猛然有一些焦虑不安,内心惦记着乱七八糟的事儿,这时候棺材咚咚咚直响,传出吱嘎吱嘎的磨擦声,窗前一声小鸟叫声吓得看见爷爷的相片害怕放出其他响声,或是那种微笑,越笑越接到一丝的躁动不安,屋子静寂的恐怖。

忽然手机上一声振动响声,吓的小王跳了起来了,颤抖的手从袋子中取出手机上,手机上屏幕上显示是爷爷的拨电话,小王马上跪在爷爷的棺木前,讲到:爷爷啊,我是您小孙子,我之前仅仅从您的衣橱只偷了五万块,您千万别误解二叔了,持续叩头与此同时,听见棺木里的吱吱作响直响更加的显著,这时候小王见到爷爷的灵台前的图片传出了愤怒的表情,手机上摔到地面上,小王瞪大着眼睛张着嘴不会再讲话。

次日,一家人发再小王身亡的模样,二叔伤心欲绝说,昨日用父亲的电話打他如何也不接,早知就回来看一下了,这时候依然听见棺木里有声音,一家人开启棺盖,原来是只耗子在咬着棺材。

三、酒店

丽丽从乡村到大城市的酒店找了一份服务生的工作中,丽丽的老板娘是照料有佳,時间久了,丽丽也和老板娘变成非常好的盆友,時间一晃一年以往,年末了,丽丽想过年回家,因此张口向老板娘明确提出想春节回家再请几日假多陪伴亲人。

老板娘问她,你要可以了嘛?丽丽讲好我很久没看到亲人了十分的思念故乡,因此老板娘告知丽丽,我俩关联这样好,我实际上 有一个喜好没对你说,便是我是个收藏者,在我的闺阁里个人收藏了许多可爱的东西,我觉得收你一样,看一看么?丽丽同意了。

因此丽丽跟随老板娘到她的屋子,屋子暗淡的,开了绿灯,这儿老板娘打把防盗锁好,在许多的木柜中打开了一个,从昏暗的光线中见到柜里所有挂着吹干的女性尸体,对,我平时就爱收集这些对于我出轨行为的女员工,这时候,老板娘手起刀落,血光四溅,老板娘笑道:我又有新的珍藏了@@

四、血手

90年代,许多城镇用的公共卫生间或是那类混凝土厕所式的,流传古都院校的女厕所在晚上的情况下种会出现一只血手从坑中外伸拖下上卫生间的女士。

而院校晚修時间时,学生们一直一群群去尿尿,小君这一天没凑巧,恰好是在晚修帮教师改动工作的情况下(她是组长,常常教师会找她帮助解决查验一些学生们的工作),下课学生们都成千上万地冲向洗手间,而小君没都还没,在忙完查验班级同学们的工作交到教师后,这时候感觉憋不住尿,不可以再忍了,因此赶忙向洗手间跑去,但在大门口小君占住了,流传的血手一直在脑中萦绕,要不要进去呢,凡里很分歧,但内急憋不住也没法憋住,想在外面处理,可是这外面也是时常有些人往来,一个初中女依然会有脸发红的情况下,这时候小君凸起了胆量进了洗手间,想着:总之道路上有这么多往返往日的人,有急事我大喊一声便是。

小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脱掉了牛仔裤子,宣泄出那滞留在身体憋了已久的废弃物,这时候,小君觉得小屁屁一阵凉爽,低下头见到下边的泥潭黑乎乎一片什么也看不到,但又好像觉得动作迅速有一丝烛火,回过头来却什么也没有,仅有那白色墙面,在躁动不安的效果下,小君取出了手电,但这时候她发觉强光手电如何都不亮,这时候小君十分心急,全部大腿根部好像一阵又一阵的凉意,这时候她从黑暗中觉得眼前有一个又高又大的阴影,台头看去,原来是洗手间外面灯光效果射入里边的身影,但是这一身影咋那么的入鬼异呢?小君担心及了,赶忙取出纸想立刻处理离开,可是手往下伸时,但摸到一股并不是自身手上的物品,如同触到小乌龟那类恶心想吐而又不舒服的觉得,小君手伸了回家,(总不太可能不擦纸吧),她全身上下出现了一股虚汗,颤抖地拿着的强光手电忽然会亮起來,小君马上用手电向厕所射去,但见坑中一个惨不忍睹的人扒在哪正看见她,并外伸她那血沐沐的左手来抓小君,但见一声声厉声惨叫从洗手间传出,

第二天,学生们一群群地来尿尿,学生们惊惧地发觉,强光手电掉在了地面上,小君蹲坐在原点,瞪大的眼睛望着厕所的方位,据伤情鉴定,她是吓坏在厕所内的。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打电话给我。

2021-9-9 13:45:55

民间奇谈

恐怖的箱子。

2021-9-9 13:45:5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