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魔指。

流言蜚语四起
  市井传言,塞北生意人赠给武皇则天一对如意猫,精巧讨人喜欢,精明能干,那知这类猫因不宜本地自然环境,不上一个月便死了了。武皇心痛不己,国内各地征选如意猫。
  犾仁杰是武皇宠臣,征猫的重担自然免不了他。
  一日,狄公带上参军入伍嘹亮在京都找寻真相,忽听的英文正前方叫好声绵绵不绝,狄公好奇心,便立在群体后边远远地收看。但见一位年轻女子两手动感,挥袖中间便用手指在紙上干了一幅画,精妙绝伦,狄公看罢不由自主拍手称快。
  看了演出,狄公回味无穷地返回府衙。可刚进门处,就会有手底下来报:“大人,你怎么才回家?刚刚有些人来敲鼓报警了!”
  话刚说完,但见一位现年60的华丽老年人冲过来,跪在地面上抱头痛哭:“大人,为奸险小人作主啊!”
  这不是本地出名的老财魏公成吗?
  “孔先生。您有何不白之冤,竟哭成那样?”狄公不解地问道。

  魏公成擦一把泪水,“大人,犬子魏龙被别人杀了!”
  狄公一怔,魏龙此人他也听到过,虽不是什么公平正义之人,可也未曾做了大恶,如何被别人杀了呢?事不宜迟,狄公携带巨魔便赶赴魏家。
  狄公赶到内宅,发觉魏龙正在床上,脖子上残余着血渍。狄公伸出手量了一下,发觉创口很深,足够致命性。
  突然狄公一愣,但见魏龙居然存着细细长长手指甲,长短近半寸。狄公看一眼魏龙妻子郭氏,“逝者为什么留如此长的手指甲?”
  郭氏抽泣回道:“大人真的是不解民风民俗,如今紫禁城里小伙都留出长指甲,说成遭受塞北民风民俗危害。”
  狄公又问:“你何时发觉魏龙被杀的?”
  郭氏回道:“今日早晨,相公醒来口干,我给相公倒了杯茶便出去了。不上一会儿,忽听一声厉声惨叫,回家便发觉相公已倒在蜜腊之中。”
  狄公大惑不解,“事发到现在己经过去了近一个时辰,为什么才去报官?”
  魏公成哭着说:“本想立刻去报,可大家害怕。”
  狄公更为惊讶,便详尽了解。
  原先,近期城内传来流言蜚语,说有一个杀人魔指,专杀青壮年小伙,惹到他必死毫无疑问。因此 魏龙去世后,亲人怕遭受报仇,害怕报警,若不是郭氏坚持不懈,魏龙很有可能就匆匆安葬了。
  狄公忽然警惕起來,什么叫杀人魔指?谁也是杀人魔指?为何杀人魔指要杀魏龙?
  狄公已经猜想,有些人来报:“大人,京都富豪苏蒙被杀!”
  杀人无形中
  苏蒙的表哥是朝中大臣,苏蒙平常风花雪月,不可一世,他的死又给狄公出了一道难点。狄公赶不及解决魏龙的案件,赶快奔往苏家。
  狄公认真仔细,发觉苏蒙的死的方法与魏龙如出一辙,全是颈部被神器割开,而他也存着细细长长手指甲。
  狄公把苏蒙之妻叫回来详加盘查,据苏蒙之妻说,一个时辰前苏蒙一个人在屋子喝茶,突然听见厉声惨叫,亲人进去便发觉他倒在了蜜腊当中。
  狄公发觉逝者人体暖热,确是刚身亡,到底是谁白天能杀人于无形中呢?
  狄公忽然询问道:“你们可曾听闻过杀人魔指这个人?”
  苏亲人猛然慌乱不己,苏妻讲到:“大人,难道说相公是被杀人魔指所杀吗?如果是那样,我们不追责了,以防他再去损害亲人。”
  狄公岂可同意?一遍遍叨念着“杀人魔指”几个字。
  “我明白杀人魔指!”群体中一个男孩忽然喊道。
  狄公乐不可支,把那小孩叫回来。狄公询问道:“即然了解就告知本官,什么叫杀人魔指?”
  男孩儿跑到外边,喊来好多个小伙伴,她们先在地面上写一个极大地“天”字,随后伸手做着划拳一样的手机游戏,谁猜对谁就把天字除掉一笔,直到天字消退,最开始让天字消退的小孩获得胜利。原先这“杀人魔指”是个手机游戏,狄公大呼心寒。
  狄公突然想到哪些,叫过一个孩子询问道:“这手机游戏到底是谁教你们的?”
  小朋友一指前边:“就是那个戏楼上的女孩,她讲她叫魔指女孩。”
  但见台子上已经开展演出,一个女孩长出细细长长手指甲,涂着红色,手上端着墨水,眼前砧板上面着生宣纸。但见女孩手指甲轻蘸墨水,随后在宣紙上往返扇舞,一会儿时间便绘制一幅壮阔的山水图,观众席暴发出雷鸣般的欢呼声。狄公惊叹不已了:为什么会是她?
  等演出结束,狄公赶到后台管理见魔指女孩。魔指女孩温柔体贴,难以与杀人二字联络起來。狄公看了看她细细长长手指甲,询问道:“你可以了解魏龙和苏蒙?”
  魔指女孩淡淡笑道,“大人,您一定听闻杀人魔指的传闻了吧?但是让您难过了,姑娘虽绰号魔指,可也仅仅用手指甲绘画,未曾杀人。”
  “那传闻可与你有关?”狄公穷追不舍地问道。
  魔指女孩点了点点头,“的确与姑娘相关,由于姑娘四处飘泊,常常有一些不轨之徒打姑娘想法,姑娘便为自己取了一个恐怖的名字,叫杀人魔指。”
  “那手指甲能不能杀人?”狄公又问。
  魔指女孩想想想,“女人手指甲材质柔弱,有点儿艰难,但是男人的就不好说了。”
  喝茶生祸
  狄公点了点点头,端起茶盏刚想喝上一口,忽然一只猫“喵”的一声跳过来,险些就捉到狄公颈部。狄公一阵惊惧,“这猫是怎么啦?”
  魔指女孩把猫抱回来笑道:“大人不要担心,这也是姑娘的小宠物如意猫,近期发情期,比较暴躁。”
  狄公认真观察一番,禁不住如梦初醒,和嘹亮低语一两句,随后命人把这只猫抓起來,回来问案。
  每个人都大吃一惊,这凭猫能问出什么案来?
  迅速狄公返回县衙,外边围了许多老百姓,都想看看狄公怎样拿猫问案。但见狄公把猫放到桌案上,讲到:“本官从魏龙和苏蒙创口分析判断为神器所伤,直至见到这只猫才更改念头。那创口并不是刃口所伤,也不是的手指甲所做,只是猫的手指甲。”说着,狄公把那只猫展现出去,许多人发觉这只猫的手指甲被别人剪去了。“它的手指甲怎么会被剪去呢?由于这只猫闯了祸。”
  话刚说完,嘹亮把人押上去,居然是魔指女孩。嘹亮公然把她的外套及发饰剥去,居然是一位大帅哥。
  狄公笑道:“魔指,你虽说看起来白皮肤,但响声不管怎样掩藏都不像女性。你所养的猫名字叫做如意猫,天生一对,他人用于当小宠物,你却用它来杀人。这类猫较大优点便是手指甲长细如刀,平常掩藏趾间,进行进攻时利如武士刀,本官能否讲错?”
  魔指冷冷一笑,“真是一派胡言,我装扮成女人只为了更好地好拉生意,谁杀人了?我为何要杀人?”
  “由于你是前朝宦官,要为前君复仇,便以武皇征猫为切入点,想把杀人猫放置武皇身旁。由于你和党羽不成功一次,一直猜疑这是一个圈套,因此 犹豫不定,但你驯练的猫却无法控制了,一连杀了两个人。为制造事端,你还是散布童戏,以杀人魔指抹除天字映射武皇,真的是别有用心!”
  狄公剖析得侃侃而谈,可这名前朝宦官并死不承认,非得狄公取出确凿证据。狄公命人端过一杯茶拿给魔指,“你可以有勇气把茶喝进去?”
  魔指犹豫不定,了解节节败退,气急败坏,端起杯子要一饮而尽,那知那只如意猫见到的则是杀人命令,“喵”的一声扑以往,外伸前爪在他的脖子上狠狠地抓了一下。
  狄公冷冷一笑,“不想活了?不容易,你忘掉它的手指甲早已被你剪去了没有?”
  几日后,狄公向武侧天禀告:“皇上,如意猫的主人家早已在押,他与塞北生意人是党羽,大家当时定好的以猫引蛇的计谋成功了。”
  武侧天摸了隐痛的颈部,总算能够舒心喝茶了。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毒计

2021-10-1 12:57:03

民间奇谈

包公正在捕获真正的凶恶。

2021-10-1 12:57:0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