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代桃僵硬了。

嘉庆年间,南安县星子村的小河边发生了一具遗体,一连二天都遗弃。第三天,南安县的富豪范荣去衙门报警,称那具遗体是他的堂妹于淑珍,他说道,于淑珍肯定是被她老公李宗所害,请县令一定要严惩凶手。成县官听范荣那么一说,马上让师爷王丰带上忤作杨同前往尸检。
  王丰跟杨同刚外出,范荣便拦下二人,取出二根黄金拿给王丰,讲到:“小河边发生的那具遗体的确是于氏,我觉得师爷应当不可能有不一样建议吧!”王丰看过一眼黄金,回答:“都还没勘察过,大家怎能以偏概全!”然后,他把黄金归还范荣,满不在乎地向前走。
  两个人赶来遗体置放点时,见到遗体早已显著烂掉,真实身份难以分辨。但杨同凭借自身十几年的勘察工作经验,判断这也是一具男尸。接着两个人回到衙门,将尸检結果禀告了成县官,王丰还将范荣向二人贿赂被拒之事也干了汇报。成县官听完,道:“那你们觉得范荣为何要骗取遗体,而且向你们贿赂呢?”王丰说:“是否会是于淑珍还活着,并且跟范荣也脱不开关系?如果我们能寻找于淑珍得话,可能一切都能水落石出了!”成县官点头称是,立即命王丰去搜索于淑珍的降落。

  历经一番探察,王丰获知,于淑珍在嫁给了李宗以前就与范荣勾引到一起,之后范荣全家人搬到城内,才和于淑珍不再联系。这时候,于淑珍恰好遇到刘家找老婆,经媒人牵线搭桥,和李宗快速变成亲。结婚后,于淑珍与李宗常常争吵,就在大半个月前,两个人大吵一架后,于淑珍出走,再无踪迹。于淑珍是否会去找范荣了呢?王丰提前准备第二日再去探察。
  哪承想,第二天,泉州府(南安县是其所辖县)的县令赵杰亲自来案件审理这种案件。赵杰曾是一个替补县令,就在他为找不着实缺而苦恼时,收到了范荣的巨资行贿—使他借假尸之事将于淑珍的老公李宗置之死地,好让自身与于淑珍长期性厮混。赵杰收了益处后,就到领导那离开了侧门,如愿以偿当上泉州府的县令。
  赵杰就任后,未对案件作一切案件审理,就立即命人将李宗、杨同,王丰合成县官扣留起來,而且启用了另一名被自身收购的忤作。这一忤作授命后,赶到安葬男尸的墓前,命人刨开墓葬,再次尸检。他装腔作势地东看看西看一下,随后一口咬定这也是具年轻女尸,还说在遗体的后脑壳上有割伤的印痕。
  就是这样,一纸虚报的尸检文书便送至了赵杰手上。赵杰一声令下令人把杨同推上朝堂审讯。殊不知,杨同是个硬汉子,他大声询问道:“成年人,那遗体本来是具男尸,你需要我在何招起?”赵杰见杨同戳穿了实情,一拍惊堂木,嘱咐差役重打杨同,杨共行嚎叫声中断了气。
  接着,李宗被携带朝堂,赵杰对他高声训斥道:“你暗害老婆,无可辩驳,倘若不愿受皮和肉之苦,就赶快招了吧!”李宗高喊诬陷。赵杰见他不肯招,便对李宗惩处烙刑,李宗承受不住,迫不得已招认。赵杰现场判决李宗死刑,而成县官被以袒护凶犯的罪行撤职,王丰因渎职,被杖刑五十,赶出县衙。本案一判,全部南安县城的老百姓统统勃然大怒。
  王丰被赶出县衙后,在家里休息了几日,想到邻县晋江县的县官黄安是刚正不阿的人,因此决策求他相帮。走在路上,王丰遇到了专帮人接产的杨婆。杨婆告知王丰,说前两天夜里,范家大院的三媳妇儿孕妇难产,请她帮助接产,她去以后一看情形应急,就要婢女多找人来帮助,婢女一心急,就赶忙拍着墙面高喊于妻子,然后从墙面的暗道里出去一个年轻女人,杨婆认出来这女性便是于淑珍,仅仅于淑珍并不认识杨婆,因此 她也就没吱声。
  杨婆了解,于淑珍这一案件,受诬陷的人过多,因此 今日一早,她听闻王丰刑满释放后,就赶忙来将这件事情对他说。王丰听完,心里窃喜,他道别杨婆后,奔向晋江县而去。黄安听完王丰此番的效果后,说:“上边已派御使出来监斩了,明日应当便会前去南安县处决。”王丰“扑腾”跪到在地,求黄安为她们讨公道。黄安说:“方法倒是有一个,只不过是得憋屈你受些皮和肉之苦。”然后,他就对王丰低语一番,并将南安县男尸案写出起诉状,让王丰带在身边。
  第二天早上,在南安县城里,御使的花轿在前呼后拥中渐渐向前。这时候王丰冲过轿前,跪到在地,举着状子连喊“诬陷”。差役看到有些人拦轿,冲过去就打,把王丰打得厉声惨叫不己,御使听见响声,掀起轿帘离开了出去,见到面前的一幕后,摇摇头询问道:“您有冤为什么不上县衙揭发?”王丰乏力地回应:“当地县令不当作,冤屈都写在了状子里,还请御使成年人过目。”御使接到状子,让差役将王丰送到入住的官邸。
  那天晚上,御使将起诉状细细地看过一遍,随后命人悄悄的产生王丰,仔细地了解。王丰刚把来龙去脉讲完,御使就讲到:“本官明日就要人前去范荣家搜拿于淑珍就是。”王丰不断招手说不可以,由于范荣是南安县一霸,有财有势,耳目众多,假如就是这样肆无忌惮地去搜察,他一定将于淑珍迁移,或是杀人灭口。御使一听也对,就问王丰应该怎么办?王丰道:“成年人能够让黄县官带上捕头以察访从晋江县逃到南安县的暗娼为由,趁其不备,闯入李家,端掉夹墙,一举捕捉于淑珍。”御使听完点点头赞誉,令人传见黄安,要他马上出发。
  第二天一早,有小丫头禀报范荣,说有一个年轻女子面见。范荣赶到大客厅,果真看到一个美若天仙的女人。当他知道这是以晋江县跑下来的暗娼时,禁不住心有余悸。正提前准备毛手毛脚,突然跑进去一个仆人,说外边来啦一个高官带上一群捕头,说成要查证一名逃走的暗娼。范荣听闻有高官去查,慌了,立刻让那女人进到夹墙避开,就在他还不等他合上夹墙的暗道时,黄安早已发生在了他眼前,捕头一把拉开范荣,将躲在暗道里的于淑珍抓了出去。范荣这才知自身施计,但于事无补。
  然后,黄安拿着御使的手令奔向南安县衙,他一声令下,赵杰立即被抓快摘下官帽核桃,脱去正版手游,绑了起來。黄安又将被范荣收购的忤作也绳之以法,最终,令人将李宗携带,开堂复核,并把成县官也找来一同观审。
  当于淑珍见到被蹂躏得不成人样的李宗时,唏嘘不已,哭着喊道:“就是我害了你,我对不起你。”接着,就将自身是怎样与范荣和好如初,从刘家离开,怕刘家要人,就和范荣串通想借無名尸将李宗置之死地的情况统统招了。而范荣、赵杰和忤作三人也害怕瞒报,各个都招了供画了押。黄安复庭判决:李宗无罪释放,成县官官复原职,为杨同立碑,重恤他的亲属。于淑珍及那名忤作判刑五年牢房之刑,范荣、赵杰被处决。就是这样,一桩冤假错案总算沉冤。南安县老百姓获知这种結果后,莫不拍手称快。
  出自《传奇故事》2016.7.3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成龙智破坏了抢劫案。

2021-9-30 12:57:27

民间奇谈

鬼疰死局。

2021-10-1 12:57: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