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盘街

宋朝年里,定阳县常清街出了件奇怪的事,“洪记”旧货店的洪老总贴出了张通告:店铺回收旧磨子,无论大磨小磨,就算是双扇磨,只需加工工艺精致的就收,市场价将高过市价的1至3倍。
  通告贴出来后造成了定阳县城镇居民的议论纷纷,说洪老总出天价回收旧磨子,恐怕是想从旧磨子中发觉老物件。老物件是珍贵文物、是商品,有价值呢!可俺平头百姓哪认识珍贵文物?他要买就卖给他们呗,淹没在家里一钱不值啊!因此,大家就把家中使用过了十几年的旧磨子卖给了洪老总。只十来天,洪记的院子里就堆了过千副磨子。
  
  这一天,有一个中年妇女送过来了一扇单磨,是麻石制做的底磨。
  当店小二将这座底磨搬至洪老总屋子里时,洪老总见了大吃一惊!立即就将地面的一扇上磨与这座底磨一合,无论是砂石料、盘径尺寸、薄厚占比,毫无疑问全是“正室”!洪老总给店小二嘱咐了几句后,他立马就从侧门溜过出来。
  店小二缠上中年妇女闲侃,说中年妇女卖的这扇底磨是一扇古磨,因此老总才给了她最大的市场价;如果上磨仍在得话,那可有价值呢!中年妇女内心一笑,笑店小二非专业:嘻,啥古磨呀,俺还不知道?但嘴里或是说,“唉,六年前我要去用磨子,发觉上磨不见了,问男生时他说道被别人盗走了,因此这才来卖底磨。”店小二说太遗憾了。跟随就无话找话地同中年妇女侃了好一阵,确实没有话说了这才让她走。
  目送中年妇女远去的背影,店小二笑了……
  中年妇女返回乡村的家中时,来说也巧小孩不在家,出门配送大半个多月的男生杨秋生却回家了。一看到男生她就美滋滋地说,城内的洪记旧货店回收旧磨子,她把那扇废了的底磨卖了个好价格。
  “啊!”没想到杨秋生一愣,好大半天想说出话来。女人吃了一惊,问咋了?杨秋生苦着脸说:“没啥,没啥……哦,你快点把磨子赎出快来!便说家传的物品也不、不卖了……”一个女人:“咦?我进门后才买的一副磨子,如何就变成家传的?卖一扇废了的底磨你为何会惊慌成那样?说,不用说清晰我不去赎磨!”
  “轻声细语,轻声细语……好好地,我讲……”男生讲完,发慌得磕巴起來,“只……恐怕要出大事了……”杨秋生焦虑不安地望了望窗前,跟随便去闩虚掩的大门口。可就在这时候,从大门口突然冲过来2个捕头!没等瞠目结舌的杨秋生醒过神来,2个捕头就用铁链条把他铐了……
  第二天,在衙门厅堂里,新就职的县太爷包公案件审理了一起行凶劫财案。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包公就任后,带上保卫王朝马汉微服私访。当她们赶到县里城北的一个洪水塘前时,看到捕鱼的老汉从塘里在网上来啦一扇石磨盘和一个骷髅头!老汉吓呆了,好大半天想说出话来。包公走以往看了看,对老汉说他是新就职的县官,告知老汉这可能是一起杀人案件,要他信息保密,不必把发觉骷髅头和石磨盘的事告知所有人,由于水中很有可能也有遗骨。老汉忙说是是是。了解了老汉的名字和家庭住址以后,包公又向老汉探听近年来这地区有没有人下落不明?老汉说他是这儿地地道道的人,几十年来从未听闻哪家有些人下落不明呀!包公向老汉道了声谢,就和王朝马汉将石磨盘和骷髅头带到了衙门。
  包公剖析了案件,这也是一起沉尸案:石磨盘是上面的一扇,磨表面有一个入料的孔,凶犯沉尸时,孔里套的索子是和遗体捆缚在一起的。由于時间久了,索子和遗体、衣服裤子烂掉后只剩余遗骨和石磨盘了。那麼,凶犯为何要残害逝者?是情杀或是谋财?即然捕鱼老汉说当地从来没有人下落不明过,那麼逝者是外省人毫无疑问了。外省人被凶杀很可能便是劫财,而用一扇磨子将逝者沉塘,证实凶犯用的磨子是在池塘周边弄到的,或是凶犯就住在池塘周边也是有很有可能。因此就想到了一计:回收旧磨子!如何个回收法?自然不可以由衙门出来回收,那会以逸待劳,因此就想起了“洪记”旧货店。就对洪老总讲了“只需这般这般……”
  果真,在高价位购买的引诱下,很多人将旧磨子卖了。中年妇女在获知双扇旧磨子还可以赚钱时就来卖磨了。洪老总合磨时选择中年妇女送过来的底磨和屋子里的上磨是“正室”时,就嘱咐店小二缠上卖粘人侃天,使他有充足的时间段从侧门跑出去到县上报警……
  包公听了洪老总的禀告后喜事,立刻就令王朝马汉去追踪女性……当王、馬二人听见女人和男人的发言时,任何东西都懂了,立即就冲进门处把人犯抓了。
  历经审问,在罪行眼前,凶犯杨秋生交待了他的罪刑:六年前,他给一个来农村回收中药材的生意人柳荣华富贵配送时,发觉柳荣华富贵有一大包包银两。这包银两能够使他还掉催逼的紧的欠债。因此在历经一个洪水塘前的清静道路上就用索掐死了他。天黑了后他将遗体沉了塘,压遗体的石磨盘是他一时找不着物品从家中拿去的。
  依据罪犯交待的作案现场。捕头从池塘的泥里捞起来了逝者残留的膝盖骨和脊梁骨……
  案件破了,信息传播开来,这些卖磨子的人莫不夸包成年人是个侦探。一听闻回收旧磨子是包大人自身掏的钱,就陆续把卖磨的钱退还给了包公。包公免收也不好,只能要大伙儿把磨子搬出去,可没有人搬,说包大人惩恶扬善,一副旧磨子算啥?这时候有些人提倡把磨子铺在县府门口做一个留念:大伙儿讲好。包公兴奋地说:“乡亲们们!即然大伙儿要用磨子修路,县府左侧的观世音巷很多年失修,包某刚刚开始就借花献佛,把这种磨子铺到那一条小巷子里去,也罢让住在那里的和南来北往的人有一条好点的路走,好么?”
  “好!”没多久,一条石滚砌成的街发生了。原先的“观世音巷”被“石滚街”所替代。
  出自《民间传奇故事》2017.3上
  (段明 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死亡之谜。

2021-9-30 12:57:18

民间奇谈

霉状师三辩梅花事件。

2021-9-30 12:57:2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