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丈夫的事件。


  一个夏日的夜半,辽西小镇盘蛇笼罩着在疾风骤雨当中。这时候,县里正街盐号双盛茂的后院子忽然传来了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哭泣声:“老爷子,你走了,丢下大家无依无靠可为什么活呀?”
  这一哭着的女性恰好是双盛茂白我们妻子吴雪娘。白我们小弟白亮和媳妇儿在房间内忽听下房传出大嫂雪娘的哭泣声,立刻披上衣服裤子赶了以往,但见雪娘坐着地面上捶胸痛哭流涕,亲哥哥在床上嘴唇张大大哥,双眼直挺挺望着房顶。白亮来到亲哥哥床边,一试鼻息,人体体温虽热,人却早已去世了。白亮急了,高声问:“大嫂,这是什么原因?我哥夜里还认真的,如何无缘无故就去世了?”雪娘抽泣着说她也不知道,她今夜睡在孩子房内,忽见老爷子的随身小丫头环儿张皇失措跑而言老爷子病发了,她就要了老爷子房内,谁想起老爷子却去世了。白亮哭着说:“大嫂,我哥死得不清不楚,这事不可以就如此算了吧,我想告到县衙里,验证死亡原因即可下葬。”
  县官柳永收到报警后,带上忤作和捕头王恩等赶来双盛茂。一会儿,忤作呈上尸检結果:逝者身体上沒有一切伤疤,都没有中毒了的征兆;从逝者的面色看来,系心脏病突发卒死。
  这时候,天已大亮,王恩在屋后的拉梁发觉了一只男生鞋,拉梁留出一行足印,因为路面泥泞不堪,看上去很清楚。显而易见,昨天晚上有些人来过。这个人到底到底是谁?他来韩家为了什么?
  回县衙后,柳永感觉白店家死得有一些诡异,可又找不着遇害的征兆。这时候,王恩领着绸缎庄店家赵德财离开了进去。原先,他刚刚在茶馆听到许多人在讨论白我们死亡原因,特有赵德财说白我们死跟妻子雪娘相关,因此将他送到了县衙。
  柳永说:“赵店家,你肯定不会是在猜疑雪娘引诱情夫害了亲夫共商家产吧?”赵德财说:“我与白我们情分不薄,看见他就是这样不清不楚地去世,我内心头憋得慌。成年人,说实话跟您讲了吧,她们家的大儿子是个孽种。”
  随后赵德财又说,雪娘破瓜之年时曾结交了一个名字叫做宋玉的知识分子,可宋玉因家穷,沒有工作能力婚娶雪娘。就在两个人你恩我喜欢的情况下,白店家花两千两银两将已经有杯孕的雪娘娶进了门。赵德财还说,一开始他也不相信,前日他去海云寺进香,发觉雪娘一个人来到寺里的后厨。他见雪娘一步三回过头,害怕被别人发现一样,就感觉这里边有鬼,因此他就跟了进来。在屋后的一棵大树后边,雪娘竟扑在一个和尚怀中痛哭流涕起來。细心一看,这僧人恰好是宋玉。
  打发走赵德财,柳永说:“我认为她说的也不无道理。逝者的身上并沒有遇害的征兆,也许我们在调查取证尸检上也有忽略。”
  柳永一行再度赶到韩家,忤作再一次尸检,竟从白店家右边鼻腔取出一枚二寸来长的钉子。
  果真是被别人谋害至死!白亮泣不成声,说凶犯就在眼下,一定是雪娘串通情夫行凶害命!
  这时候,王恩在雪娘房间内床底发觉一把锤子和数枚钉子。钢钉跟刚从逝者鼻腔内看到的一模一样,因此柳永嘱咐将雪娘带到县衙细审。
  二
  朝堂以上,雪娘悲悲凄戚,并不承认暗害亲夫。柳永微微一笑,说:“你宿舍床下的锤子和钢钉又做何表述?”雪娘摆头表明不知道;再问她前日去海云寺做什么来到,雪娘略看起来有一些惊慌说进香还愿来到,柳永猛然一拍惊堂木:“该没有会情郎来到吧!”雪娘惨白的脸颊猛然涨得红通通,说:“成年人,您这句话民妇听不明白。”柳永说:“你是看不到棺木不流泪呀,来人,带宋玉。” 不一会儿,差役带进一个年青俊秀的佛家弟子来,恰好是遁入空门海云寺的宋玉。应对柳永的讯问,二人都说不认识另一方。柳永传赵德财上堂质问,赵德财说这两人一个是情夫,一个是荡妇。雪娘扑到赵德财眼前痛哭,说:“赵店家,老爷子健在的情况下待你没薄,你怎能这般破坏他的知名度瞎说八道呢?”差役们将雪娘打开,柳永一拍惊堂木:“赵德财,捉贼捉赃,抓奸拿双,你可以有真凭实据?”赵德财将他此前那一席话又讲了一遍。
  柳永脸一沉:“雪娘,事到如今,你也有何话说?”雪娘辨别说:“成年人,怎能轻信这人一面之词就妄下肯定?民妇实不认识这人,望成年人明查。”柳永说:“无风不起浪,没火不起烟。你即然否定这件事情,就休怪本官失礼了。将宋玉拶子服侍。”差役们将拶子套在宋玉十指上一收,宋玉便声嘶力竭地喊了起來,不上一刻便昏死。柳永嘱咐差役们再动刑,这里的雪娘受不了了:“求成年人开恩饶他一命。我招,民妇是和他有奸情,却从没行凶。”柳永笑道:“雪娘,你说你沒有行凶,那么你宿舍床下边的锤子和钢钉又是什么原因?”雪娘说她确实不知道。不管怎样酷刑质问,雪娘和宋玉均同一规格,便是沒有残害白店家。柳永没法,只能将二人临时押在牢中,这案件便变成一桩疑案。
  三
  就说城西有一个叫张凡的生意人,前些日子才从杭州市回家。这一天早晨,张凡睡眼朦胧地摆脱房外,招乎着老婆惠娘,可惠娘沒有闻声。张凡赶到西厢房一看,不由自主大吃一惊:惠娘头冲下,脚朝上,倒在一口酒坛子内,酒坛子内的酒溢了一地。张凡高声号哭,隔壁邻居胡三听见哭泣声急匆匆赶到。张凡指了指酒坛子:“惠娘她……”胡三一看,惠娘已经死去多时了。这时候,本街捕鱼的刘郎跑进去说:“碧桃溺死在河里了!”张凡一听自己的婢女碧桃又溺死在河中,大喊一声,吐白沫,昏死了。
  没多久,柳永收到报警:“王小张凡,因昨天晚上上在亲戚家多喝过两杯,回家了后余兴未尽,让老婆惠娘去酒坛子内打酒,那知我那时候趴在床上睡觉了,醒来时一看,惠娘已死在酒坛子里了。就在我踌躇不前的情况下,有些人来跟我说,婢女碧桃也溺死在河中了。”主婢两个人一夜身亡,定有诡异,柳永决策到当场勘测。
  赶到李家,但见惠娘双眼圆睁,神情凶狠,看来死时十分痛楚。忤作在惠娘的人体四处查询了一番说,逝者脖子上面有突出的掐痕,是被别人强按在酒坛子内窒息死亡的。许多人又赶到小河边,发觉碧桃的遗体并无伤疤。
  柳永一直在揣摩:惠娘和碧桃为什么单单在张凡回家没多久被杀?因此嘱咐王恩等下来明查暗访,可一连三天,一点案件线索也没有,柳永决策亲自私访。一日傍晚,柳永假扮相士赶到了城西。这时候,天地起雨来,柳永见附近有一茅草屋,便走以往躲雨。茅草屋里摆脱一位成年人,见柳永立在柴门口向院中凝望,便十分激情地将他让到房间内。成年人叫李二,邀柳永同吃晚餐。柳永想不到李二这般激情忠厚,从褡裢里取出些碎银子,使他去买一些酒食来,二人潇潇洒洒地喝它一顿。三杯酒吞下,李二得话就多了起來,想不到却引出来此外一桩冤假错案。
  四
  就说张凡,自打去世了小娇妻爱婢,心里十分忧愁,置下上好的棺材,将主婢的遗体停到海云寺内,每日请僧人为妻子爱婢念经亡者。
  这晚,海云寺内一片静寂,灯光忽闪忽闪,映照在惠娘和碧桃的棺材以上。张凡点上最终一炷香回家了来到,但他刚才离去,忽然从门口闪进一个蒙脸的蒙面人来。蒙面人蹑足潜踪,直向棺木而去,取出一把利斧,正待撬棺,忽闻又有声音传出,赶忙隐在在黑暗中。这时候,双盛茂的二掌柜白亮离开了进去。白亮赶到灵堂痛哭起來:“惠娘呀,你死得很惨呀!”
  惠娘与白亮是哪样的关联,居然令白亮这般默默流泪?
  原先,张凡长期在外面,白亮受朋友张凡之托常去照顾惠娘。这两个人一个是守空房的美娇娘,一个是招花惹草的风流韵事郎,日子久了,就行到一块来到。白亮想到惠娘和他的万般相爱,不由自主泪满衣衫,哀容满脸。前几天他就要来海云寺寄托哀思,可又怕张凡碰见下不了台,这才想到夜奠惠娘,仅仅害怕多呆,烧了一炷香后便匆匆忙忙站起来离开。
  隐在阴暗处的面具人见白亮走了,这才走出去,砸开棺木,尽取惠娘棺内的黄金白银丝绸,闪暗夜里一晃就不见了。这时候,庙门口的那棵莲花池上又舍身掠下一条阴影,跟随面具人而去。
  次日,柳永刚吃罢早餐,张凡便赶到堂前敲鼓伸冤。
  一见柳永,张凡大放悲声:“成年人,妻子惠娘的棺木被别人砸开,随葬的黄金珠宝都被双盛茂的二掌柜白亮给盗取了。”柳永说:“捉贼拿赃,有谁亲眼见到白亮撬棺盗财?”
  张凡说,自从惠娘的棺材寄放海云寺后,就由貼身兄弟王汉日夜照顾。昨天晚上三更天刚过,王汉张皇失措赶到了他们家,对他说妻子的棺椁被双盛茂的二掌柜白亮给盗了。
  柳永嘱咐传白亮上堂。到堂前,白亮就说他昨天晚上一直待在家中,压根沒有来过海云寺。柳永一拍惊堂木:“胡说八道,昨天晚上本来有些人见你一直在惠娘的灵堂哭得义愤填膺!来人,传王汉!”王汉说:“昨天晚上店家回来后,白爷就来了,我明白我家店家和白爷是过命的交情,因而也没往心中去,我还在偏殿里就没出去。想不到白爷到妻子的灵堂竟痛哭起來,之后我便糊涂着了,醒来时一看,妻子的棺木竟被别人砸开,里边的随葬品被洗劫一空。”
  白亮见瞒报但是,只能说:“王小和惠娘是有爱意,但是,我并沒有盗窃里边的钱财,请成年人为王小作主!”那知柳永嘿嘿一乐,一拍惊堂木:“来人呀,将张凡和王汉帮我拿到,重打四十大板!”张凡内心正春风得意着呢,想不到柳永忽然发生变化脸,忙辨别道:“成年人,本来是白亮寻宝,怎么将我给绑了?”柳永不明就里,嘱咐道:“反咬一口,重打四十!”四十棍下来,张凡也仅有出气的分了。柳永这才说:“张凡,你胆敢挑唆兄弟王汉砸开棺木拿走棺内珠宝首饰,随后污蔑白亮,该当何罪?”张凡说:“王小沒有污蔑白亮。”柳永说:“你还是不识好歹。王恩,说说你昨天晚上看到了哪些。”王恩说:“回成年人,奸险小人昨天晚上在海云寺门前的莲花池上跟踪,一开始白亮进了寺门,不一会儿就外出离开了。这时候,又出去一个人,这个人便是王汉,身背一个大负担。我跟随他到张凡家,隔着窗一听,王汉已经向主人家报功呢!这盗棺的事便是张凡暗地里挑唆王汉做的。”
  原先,昨天晚上那一个术士便是王汉,从垂柳上跳下的那一个阴影便是王恩。张凡磕头如捣蒜,认可是他挑唆王汉干的,柳永说:“那惠娘被杀又是什么原因?”张凡低下头说:“王小不知道。”柳永微微一笑:“既然这样,那本官说出来让你听一听,看一下对都不对。你在外面做生意,回家后看到老婆竟和白亮勾引成奸,便心存芥蒂,先将了解内幕没报的婢女碧桃送入河里溺死,回家后让惠娘出来到宅子的酒坛子打酒,出其不意将其溺亡。如果你做到目标后,便将惠娘的棺椁停在海云寺,暗地里挑唆王汉盗棺,污蔑白亮,一石二鸟,是也不是?”
  张凡听后脸色苍白,只能投案自首签押。
  五
  柳永嘱咐差役将张凡和王汉下了牢房后,脸又一沉:“白亮,你暗害亲兄,难道说还不知道罪吗?”白亮哈哈哈一笑:“成年人,这话知面?家兄是大嫂串通情夫宋玉所害,与我何干?”柳永说:“来人,传李二上堂。”
  那一天,三碗酒落肚后,李二说:“兄台,你是个厚道人,说实话对你说,我是个窃贼。你了解柳县官吗?”柳永说不认识,李二这才放低响声说:“柳成年人断案如神,可他有一个案件却断不对。”柳永一听就来了兴趣:“啥案件?”李二这才说:“双盛茂的白店家并没有死在他妻子手上,只是死在了他小弟白亮手上。”然后讲出一番话来。柳永临行以前将真正真实身份告知了李二,不仅不怨他盗窃之罪,反倒说:“李二,你帮我破了这桩要案,县内不仅要奖励你,还需要你上堂做证为逝者鸣冤。”李二同意了。
  再讲白亮根本没见过李二这个人,不知道柳永胡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只听柳永说:“李二,你按实来说,双盛茂的老掌柜是怎么去世的?”李二说:“那一天,奸险小人埋伏到白店家家院子的屋顶,掀起屋瓦,就见白店家在床上呻吟,我觉得大约是生病了,刚要着手,一个女孩和白亮走到白店家床边,白亮从女孩手上接到刚熔融了的锡水,朝白店家咽喉里强制灌了下来。白店家吭了吭,就漏气了。我那时又惊又怕,下了房冒着雨就从后墙跳了出来,还走掉了一只鞋。”白亮脑壳嗡的一声,一下子倒地不起在地,讲出了真实情况。
  原先,白亮见哥哥不将店中的事务管理交他执掌,反让大嫂雪娘来定,内心很不平衡,就造成了杀兄夺财产的念头。他见嫂子和宋玉有一腿,就勾结和他多情的婢女,趁大嫂在侄子房内的情况下,将亲哥哥用熔锡灌喉而死,作出钉子行凶的错觉,随后将锤头和钉子放到雪娘的床底,收买欠他一千两银两的绸缎庄店家赵德财到外边诋毁,诬陷给嫂子和宋玉,便于企图财产。
  当日中午,柳永便一声令下放了雪娘和宋玉,开棺验尸,果见逝者咽喉内注满了锡块。
  出自《新聊斋》
  (段明 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黑箱

2021-9-30 12:57:12

民间奇谈

一石二鸟。

2021-9-30 12:57:1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