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箱

康熙皇帝二十五年(1686年)九月,茶叶批发商胡大和余仲卖光了从故乡浙江省收的荼叶,载满着银子提前准备荣归故里。当二人行到直隶省清苑县时,发觉驿道旁有一辆牛车陷到坑里。车里的两个人见到胡大和余仲,便请她们帮助手推车。在手推车的环节中,胡大和余仲获知这二人和它们是老乡,两个人是表兄妹,一个叫钱阿三,一个叫蒋四郎。四人无话不谈,眼见天色已晚,钱阿三和蒋四郎便邀胡大、余仲一起酒店住宿。
  民宿客栈只剩余一间能够住四人的屋子,余仲帮钱阿三和蒋四郎将一口大黑箱子从马车上搬到屋子。这口大黑箱子约有两三百斤,余仲迷惑不解地问道里边是啥。钱阿三神密地说:“这里边可全是商品!”四人到屋子后见到一个年青又生正躺在土炕入睡,钱阿三冲着入睡的又生便是2个巴掌,说:“起來,上其他屋入睡!我想和两个弟兄好好地叙叙旧!”又生无缘无故的被打醒了,很是生气,便和钱阿三争执起來,眼见就需要打起来了,蒋四郎赶紧将那又生拉到一旁,说:“我这亲哥哥喝醉了,你多担待,憋屈一下,换一个屋子睡觉觉。”那又生无可奈何,只能搬了行李箱到邻居屋入睡。
  那搬离的又生名字叫做吕大同市,太原人,以游街示众摆地摊卖面谋生。无缘无故挨了2个巴掌,他急得一直翻来翻去睡不着觉。忽然,邻居酒店客房传出了一阵响声,吕大同市一激灵,坐站起来,把耳朵里面凑到墙壁用心听。只听的英文邻居传出一阵女人呻吟,随后是一阵怪异而糟糕的响声,最终一切又归入宁静。吕大同市反复想了一会儿,一个吓人的想法涌出来:难道说邻居有劫匪在杀人?他想要去邻居一探究竟,但又怕被发觉那般自身也活不成了。因此,吕大同市想到了一条计谋。

  全民宿客栈的人都已经熟睡中,忽然被一阵打斗声吓醒,只听一个卧室里有些人破口大骂:“你胆敢偷我的银子!”另一人互骂道:“孔子睡得正香,何时偷你银子了?”随后是摔东西的响声。酒店住宿的人统统被吵醒了,大家都把脑壳探出来一探究竟。店掌柜赶到吕大同市现住的屋子,但见吕大同市和另一名租客正兵戎相见。店家进去劝说,并问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吕大同市指向另一名租客怒道:“你这个是什么店?我做买卖赚的银子才一会儿的时间就被他拿走了。”另一名租客气冲冲地把自己的行李箱拿过来,当许多人的面开启:“我没偷,不相信得话,可在我行李箱中搜!”这名租客的行李箱中仅有一些衣服裤子,并沒有银子,吕大同一臀部瘫倒在地,说谁也不能走,他要报官。
  一听到要报官,打了吕大同市的钱阿三和蒋四郎马上变了脸色,她们悄悄溜回屋子,招乎共住的两个人把小箱子搬到马车上,提前准备离去。没想到大门口已被锁上,四人叫苦连天。没一会儿,清苑县的捕首领着一班捕头赶来了民宿客栈。吕大同市见了捕快后马上下跪道:“捕快成年人,并不是是奸险小人污蔑别人,确实是有苦衷。请成年人将民宿客栈里的这些人统统送到府衙上,见了县太爷成年人我自会禀明实情。”说罢悄悄的在捕快耳旁低语一番,捕快点了点点头,准其所愿。
  到衙门,看到清苑县县官施士纶,吕大同市立刻禀报说:“奸险小人昨晚夜宿民宿客栈,深夜听到邻居有劫匪杀人的声响,奸险小人迫不得已才假称自身银子失窃,引官差前去拿人!”施士纶又问了一两句,一声令下道:“带吕大同市邻居租客四人!”钱阿三、蒋四郎等四人谨小慎微跪在堂下。施士纶问店家:“这四人但是昨晚投宿在你的店内?”店家答是。施士纶问吕大同市道:“即然来的时候是四人,如今或是四人,谈何劫匪杀人一说?”吕大同市一时语塞,他看着那四人细心看过一会儿,道:“不对,昨晚夜宿店内的四人与这四人长相不完全一致!”那四人谁是大歌神道:“你胡说八道!”吕大同市然后说:“昨晚奸险小人曾在她们屋子睡熟,与她们打了照面,在其中一人左脸颊有一个痣,今日这四人中沒有那个人!”吕大同市一番话令施士纶犯了难,陷入沉思:吕大同市说听见了邻居杀人的声响,邻居这四人就说啥事也没产生。吕大同市又说她们有些人被掉包,依据捕快已报,店内每个屋子已查看,沒有发觉遗体,假如劫匪杀人得话,遗体又藏在了何处呢?忽然,他想到吕大同市提及本来在卧室里入睡被赶跑的事儿,及其那一个神奇的黑箱子,猛然如梦初醒。
  不一会儿黑箱子被携带堂来,上边还贴了京都王爷府的封口,钱阿三等看到小箱子,面色大变。施士纶声色俱厉斥责道:“胆大劫匪,还不将你们杀人越货,偷天换日的事情一一道来!”钱阿三道:“我等你是京都王爷府里的大管家,因替腹黑王爷出门采办宝贝,因此托名叫生意人。箱里为腹黑王爷的宝贝,万不能开启!求成年人明鉴!”施士纶嗤笑道:“多说无益,还敢死不承认!让本官替你们一一道来!”
  然后,施士纶讲到:“你们四人原是劫匪,看上俩位客户已久。钱阿三、蒋四郎两个人拉着小箱子与俩位客户一同夜宿到民宿客栈,俩位客户并不知道小箱子里还藏着两位劫匪。没想到,你们一行到屋子后发觉房间内已住了一名租客,担忧掉包后总数不一样,因此赶走了吕大同市。待到月黑风高之时,你们的同犯从小箱子内出去,杀掉了那两位客户,随后换掉客户的衣服裤子,扮成那两位客户,客户的遗体则被放进皮箱里,贴上仿冒的王爷府封口。你们准备第二天再大模大样地摆脱店面,而求偷天换日,偷天换日!”施士纶说罢,许多人如梦初醒。
  施士纶走下堂,亲自撕下封口,打开箱子,里边果真有胡大、余仲两个人的遗体,两个人呈蜷曲状,箱里无血渍,但两个人颈下均有一道变青的伤疤,显而易见是被掐死的。“如今听判”,施士纶丢下一道动态口令,“来人,将这四名劫匪绑了收监!立秋后汇报提点刑狱司处斩。吕大同市检举有功功率,赏银50两。”到此,一桩偷天换日疑案被施士纶破获,自此他历任知州、县令、市政工程使等职,屡破疑案,为群众干了很多好事儿。
  出自《传奇故事》2016.6
  (段明 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雷公显灵。

2021-9-30 12:57:11

民间奇谈

杀死丈夫的事件。

2021-9-30 12:57:1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