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公显灵。

清朝乾隆年间,古黄县张桥村有一个叫张龙的屠夫,游手好闲,长相丑恶。可他却娶了一个长相妖艳的衰落勋贵别人的小妹为妻。张龙有一个问题,尤其迷恋杯中之物,并且每饮必醉。更糟心的是,每一次醉酒后,他都是对老婆王氏百般刁难,万般凌虐。
  一天,烂醉如泥的张龙经过村头的雷公祠时,由于内急憋不住,立在神案上向铜香炉中撒了一泡尿,随后昂首挺胸地回家。第二天,王氏回了别村的娘家人,由于中午飘起了雨,不可以回家了。夜里,张龙将就吃完些物品,倒床就睡。但是到午夜时分,忽然雷雨交加,一声巨雷在张龙家屋顶上响过以后,张龙的家变成了废区,张龙也被雷劈得鲜血淋漓。以后,“雷公老爷子显圣,把亵渎神灵的张龙给劈去世了”的信息传开了十里八村。

  里正将这事禀告给了县令王大人。王大人马上携带师爷、忤作及其差役赶到了出事地点。王大人细心查看了雷劈成废区的李家和张龙的遗体,安慰了王氏一两句,随后又向村中的人了解了有关张龙的为人正直及其他在雷公祠中尿尿的事。确定这一切都确凿后,王大人就定了案:张龙因对雷公不恭,玷污了神明,遭受处罚,才雷劈而亡。以后,王大人对王氏说:“三日后,县内将在村头雷公祠中亲自案件审理本案,还你个公平。”
  一转眼,三天到,十里八乡的老百姓都来此凑热闹。但见王大人在暂时的佛教故事后目不交睫,一拍惊堂木,讲到:“雷公,你得知罪?”可那泥塑制作的佛像雷公并沒有回应。就在许多人不解之时,王大人又说:“啊?你还不知道犯了啥子罪?哪好,县内就对你说。张龙仅仅个文不加点、鲁莽愚昧的村野屠户,个人行为稍有不检点,撞击了尊驾,是他的不对。你位列仙班,何必与这等愚昧的人小肚鸡肠?他在你的雷公祠中上厕所,有畏毕恭毕敬,但你却视人命如草芥,将他劈死,何等残酷!这难道说不是你的罪行吗?”讲完,王大人气冲冲地看见雷公的佛像。自然,泥塑制作的雷公像当然沒有答言。
  过去了一会儿,王大人说:“即然你不说话,那便是无话可讲,投案自首了。马师爷,雷公犯下之罪按律应当怎样裁定啊?”马师爷赶忙回答:“雷公用雷电劈致伤,那大家就再来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用雷电劈的方法治理他,使他也尝一尝雷劈的味道!”王大人听了面带喜色,可一会儿又越来越郁郁寡欢,道:“全世界的人谁会雷电啊?”马师爷建议发一道榜文,巨资招幕有奇能密术的贤能高士。王大人听后点了点点头。
  第二天,招幕能士的榜文贴满了街头巷尾,可一连五天,沒有一人发榜。直至第六天早晨,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年轻小伙手拿榜文,离开了进去。这小伙自称为姓徐名松阳,从小就习文习武,小有一些本领。因此,王大人带徐庆元赶到雷公祠,但见徐庆元在供桌边上引燃了一堆柴火,随后就退了出去,并让每个人都退回离雷公祠十丈之外的地区。这时候,王大人揭穿着问:“你到底要用哪种方法劈雷公呢?不容易是拿大家作乐吧?”徐庆元淡淡的一笑,从背后取出一个斗大的油纸包,开启后,一股呛鼻的气味从里面溢了出去,但见里蛋糕着黑、黄二种粉末状。王大人看过好一会儿才说:“这难道说是炸药?你需要用它炸雷公?”“非常好!这确确实实是炸药,等奸险小人将那么一大包包炸药丢入篝火中,这小小雷公祠不就被炸到了天?和雷电劈的实际效果一模一样!”徐庆元十分春风得意,就要把炸药抛进篝火,王大人忽然将他的手死死把握住,此外,对身旁早就摩拳擦掌的差役大喝一声:“帮我拿到!”众差役一拥而上,将徐庆元弄翻在地,用绳索捆了个严严实实。徐庆元舍不得忘记地问道:“王大人,您这也是啥意思?奸险小人在哪儿惹恼了成年人?”“你没惹恼我,只是惹恼了王法。便是你生产制造炸药,炸飞张龙并装扮成雷电劈的。县内略施小计,就将你引了出去。”讲完,王大人命差役将徐庆元和王氏带到了衙门。
  实际上,那一天王大人赶到,出事了当场就发现本案有一些诡异。由于不仅张龙被“雷电劈”得鲜血淋漓,就连李家的几个房屋、张龙所睡的土炕都雷劈得化为乌有,并且,地面上还留下来了一个深坑。不言而喻,这么大的杀伤力是雷击所不拥有的。就在王大人陷入沉思时,他想起了张龙那年轻漂亮的老婆王氏,禁不住心里一动:张龙是一个五大三粗、长相丑恶的屠户,为什么会娶到这般妖艳的温文尔雅做老婆?并且,出事了那一天,恰巧王氏不在家,得到安然无事。天地哪有这种的巧事?一定是王氏与别人有奸情,为了更好地相伴到老,才出此奇招,置张龙于置之死地的。
  但是,这一切都是王大人的推测,既没有人证也无证据。王大人只能假心说张龙是被雷劈的,而且要在三日后案件审理雷公。他这看起来荒诞的行为事实上有双重作用:一、让王氏和幕后黑手放松警惕,便于露出马脚;二、拖时间,便于理清案子的条理,搜索幕后黑手的违法犯罪案件线索。
  无可奈何,这三天之内一无所得,王大人就又施一计,与马师爷共演了一场戏,来啦个“出榜招贤”—有方法雷电劈雷公的人一定与幕后黑手有纠葛。为了更好地吸引人,就以千两白金为鱼饵。想不到,幕后黑手徐庆元果真施计被捕。
  第二天,王大人宣布案件审理本案。徐庆元逐渐死不认账,可作他听见若是不愿招认,他与王氏都免不了皮和肉之苦时,一下子就越来越踏踏实实了。他招认了用炸药在雷雨手游大作盛典残害张龙的事,并一再严格执行这事是他一人所做,和王氏并无关联。
  当王大人问到他残害张龙的因素时,徐庆元含着泪讲了那样一个故事:徐庆元和王氏自小也是两小无猜。可王氏的爸爸妈妈嫌王家贫困,就撺掇徐庆元出门谋条青山路,说未来荣归故里之日就是他与王氏洞房之时,假如五年以内不可以凯旋归来,王氏就需要嫁与别人了。就是这样,徐庆元拜别妈妈,到外边闯世界来到。
  徐庆元在出门的第四年,果真发过财,兴高采烈地还了乡。可那知,在他回家以前,王氏因爸爸妈妈重病,无钱治疗,只能嫁给了张龙,用聘金给爸爸妈妈看病。之后,徐庆元又听闻张龙对王氏常常非打即骂,并且着手十分重。眼看意中人遭受这般摧残,徐庆元很是气恼,决策以借雷公之名祛除张龙。恰巧,一天,徐庆元见日有晕圈,云向北飞,并且这时也是雷雨时节,便判断第二天夜里必有雷雨。因此他就把王氏骗走娘家,趁雷雨手游大作之时,引燃了早就准备好的炸药。
  王大人听了徐庆元常说大幅感叹,好一会儿才说:“那么你为何要为了更好地这小小千两白金而自投罗网呢?”徐庆元强颜欢笑一声:“我出门两年,原本挣了一份很大的祖业,但是获知王氏已嫁别人,便心灰意冷,散去了家产,过起了过去的贫苦日子。但是,近期老娘得病,我又别无长物,不可以请医拿药,只能为了更好地这银两挺而走险了。”
  案件到此水落石出,王氏无罪释放。王氏哭着说徐庆元太天真,做这一切都不值,徐庆元就说他一点也不后悔莫及。虽徐庆元行为感人至深,但杀人偿命,徐庆元被被判斩头。自此,王氏把徐庆元的妈妈作为亲生父母妈妈来照料。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踩雪没有痕迹。

2021-9-30 12:57:06

民间奇谈

黑箱

2021-9-30 12:57:1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