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雪没有痕迹。

一、仙姑山血案
  严冬腊月的仙姑山发生了一起血案,仙姑镇的杜牛死在峰顶枯林里,他身后被刺了一刀,血水流了遍地。铁奎获知血案后,迅速上仙姑山,随他同来的是忤作杜花豹,也有杜花豹的弟子毛头。
  杜花豹查验了遗体,对铁奎说:“致命伤便是身后一刀,凶犯很可能是袭击捅死了逝者。”
  铁奎点点头:“因为我这样想。”
  逝者手指缝里还捏着一块纸条,纸条上有一个“仙”字,杜花豹把纸条收好,交到了毛头储存。峰顶寒风瑟瑟,毛头被冷得流鼻涕一把把流着:“这山顶好冷啊。”
  铁奎烦恼地叹了语气:“没足印,也没物证,那么冷的山顶也不太可能有目击证人。我想想就感觉脑袋大。”

  杜花豹张口说:“逝者不容易莫名其妙来这儿,一定有他的缘故,也许是周边相聚,也许是受人威逼,这一点能够做为调研的方位。逝者是仙姑镇的人,最好是从隔壁邻居和家人逐渐下手。”
  铁奎马上分配人去调研。
  枯林终点是一个仿佛鹰嘴的跳崖,杜花豹突发奇想爬上跳崖。跳崖上面有三五棵一人抱的近百年松柏树,杜花豹俯瞰崖下一望无际山光水色,便觉胸脯尽情很多。
  “师傅,该离开了,再不动我便快冻死了。”毛头招手喊。
  杜花豹不经意间瞥到一棵松柏树腰干上面有手指头大小的摩痕,杜花豹并没有很在乎。杜花豹嘱咐差役将遗体抬回衙门。
  二、盘根错节
  次日早晨,杜牛案拥有进度,捕头们根据调研锁住了三名跟杜牛有恩仇纠葛的犯罪嫌疑人。
  第一个叫黄挂,他是仙姑镇数得着的地痞流氓蛮横无理。黄挂常常跟杜牛由于中药材交易产生纠纷案件,两人也曾出手打架。
  第二个叫王衡,他是仙姑镇千名草药店的老总,据街房说王衡以前要了杜牛一笔野生中药材,可随后却死不承认说没这样,中药材钱也不给杜牛。两人更为这件事情打了纠纷案,但由于沒有合同密文,因此衙门偏重了王衡,杜牛此后跟王衡结下梁子。
  第三个叫迟安生,迟安生跟杜牛的恩仇只是因为一个“情”字,两人是光屁股成长的盆友,长大后都喜爱上村西一个女孩,女孩最开始对杜牛主要表现出好感度,杜牛也下决心非女孩不娶。之后杜牛出门做游商,回家的情况下却获知一生最爱的人嫁给了了最好的朋友迟安生。杜牛和迟安生便割席断义,此后变成 仇敌。
  铁奎将情形告知了杜花豹,杜花豹抽一口叶子烟。铁奎张口问:“老杜啊,你觉得谁异常?”
  杜花豹咧嘴,“说异常得话,三个都异常。但哪位真实的异常,倒要好好地琢磨琢磨。”
  杜花豹瞥了毛头一眼,毛头瓮声瓮气道:“验尸明确了杜牛是丧生于昨日未时末(中午15时上下),三个人谁在这段时间内沒有不在场直接证据,谁就最异常。”
  铁奎捏紧握拳,“好,我要去问。”
  针对昨日未时末在干什么,三个人都是有彼此的说词。黄挂说他在入睡,他单身汉了四十年,自然没有人能给他们做证。王衡想想想说,未时末他在草药店梳理账务,整账的事无法让兄弟看到,因此那时他也没人证。对于迟安生,他那时候帮堂弟选购婚姻大事的小灯笼,喜烛,丝绸等物品,店面店家能够做证。
  铁奎派人调研,黄挂,王衡在昨日未时确实没有人看到,对于迟安生,他最开始出現在绸缎庄的时候是申时刚过(大概是中午15时30分上下)。
  铁奎跟杜花豹一说,杜花豹思考道:“从仙姑山枯林行凶持刀,再赶来山脚下,凶犯至少必须一个时辰,那么来看迟安生是清廉的。”
  “那麼凶犯就在黄挂和王衡正中间。”铁奎瞪变大眼睛。
  杜花豹总感觉心里有一些怪怪的,好像有关键物品被自已忘掉了一样。杜花豹深吸一口气,“毛头,你觉得今日仙姑山还那麼冷吗?”
  毛头耸耸肩,“我怎么知道。”
  “不,你迅速便会知道。”杜花豹有深刻含义地一笑,微笑却比哭都不好看。
  三、暗地里走访调查
  “啊,师傅,你还需要上仙姑山!”毛头获知师傅的准备后,第一时间就换掉了厚棉服,厚马靴。
  “我觉得再去瞧一眼。”杜花豹感觉内心的肉疙瘩跟仙姑山相关。
  “但是在哪以前,大家先去趟仙姑镇。”杜花豹把叶子烟杆别在裤腰带上,搂着弟子说。
  师生二人走到了仙姑镇,杜花豹暗地里走访调查镇子老百姓针对黄、王、迟三人的观点,結果获得的是,黄挂是一个单纯的蛮横无理,王衡是一个单纯的黑商,而每个人都感觉迟安生是一个好人,他常常给贫苦人赠衣喷药。
  毛头说:“师傅,凶犯肯定是黄挂!那小子尖嘴猴腮,目露凶光,一准是个阴险毒辣的人。”
  “人不可貌相,有一些正人君子的谦谦君子私下里却尽做骇人听闻的缺德事。”杜花豹决然不容易凭容貌分辨一个人的好与坏,白与黑。
  “还得帮查一个人。”
  “哪位?”毛头问。
  杜花豹慢慢说:“杜牛。”
  杜花豹从老街坊下手,一位暮年老人讲到:“阿牛儿时尤其顽皮,他光屁股朝我们家院子尿尿……但是阿牛的祖父强大啊,每一年立冬初春的第一车中药材毫无疑问是他先齐备的,阿牛的老爸也不得了,无论多大多数冷的冬寒,他都能毫发无损的把中药材采回来。”
  “杜家做中药材这行,每一次大雪封山她们都能囤积居奇,这才发过家。”又有些人说。
  “大雪封山。”杜花豹眺望仙姑山浓浓山光水色,深陷思索。
  毛头低声召唤:“师傅?”
  杜花豹转过神,“大家进山。”
  “唉,好。”毛头好不情愿地哼哼唧唧道。
  天上越来越沉重,杜花豹和毛头日夜兼程爬上了仙姑山。这片沉尸的枯林里黑暗恐怖,毛头两脚酸软,“师傅,这儿啥都没有,大家还来干什么?”
  杜花豹用叶子烟杆敲击毛头的脑袋,随后一个人在枯林里追寻。一仰头,那附近好像鹰嘴的跳崖进入杜花豹的眼里。“师傅,等等我。”毛头紧跟师傅,两人爬上跳崖。
  杜花豹我还记得一棵松柏树上面有显著摩痕,不多会儿找到总体目标,杜花豹触碰划痕,这印痕好像细铁丝钩出来的。但谁会在严冬给一棵松柏树绑细铁丝?杜花豹混浊的双眸逐渐清爽,仿佛穿破黑喑的一缕光辉。
  “师傅,你又发什么呆?”毛头早已冷得一脸懵逼。
  “嗬嗬,我突然想,假如一个人变成了一只鸟会是啥觉得。”杜花豹没来由地说。
  “人变鸟?”毛头十分忧虑师傅被冻懵了。
  “毛头,出山。”杜花豹朗音道。
  四、海鸟横渡
  返回衙门,铁奎仍在为凶犯是黄挂或者王衡而发愁,看到杜花豹回家,铁奎迫不及待地了解:“老杜,你觉得凶犯到底是黄挂,或是王衡?”
  “不慌。”杜花豹搬来炉子暖手,与此同时让毛头将杜牛手指缝里的纸条取来。
  “先不谈凶犯究竟是谁。我想问你,你们怎么看这纸条。”杜花豹不答反问到。
  铁奎瞅着纸条,“杜牛临终都不回头,表明这东西针对他很重要,很可能跟凶犯相关。但这上边只有一个‘仙’字,毫无头绪。”
  “别只看紙上写着哪些,要多想一想紙上沒有的物品。”杜花豹思索一会儿道:“纸条毫无疑问是相聚杜牛去仙姑山信笺的一小部分,此外的需要被凶犯带去了。但仔细想一下,黄、王、迟全是令杜牛龇牙咧嘴的人,若她们中某一个相聚杜牛去仙姑山,杜牛会身心俱疲就轻率前去吗?”
  “有些道理,终究是仇人碰面。”铁奎追忆道,“但仿佛他并没提前准备自我保护的武器装备。”
  “不但没提前准备,并且仍在没什么预防下被害丧命,他应当想不到约他相遇的人会杀他。”杜花豹慢慢说。
  “或是是,约他相遇的人跟杀他的人并不是同一个。”杜花豹喃喃自语。
  “哪些相聚的人,杀他的人,还并不是同一个,我怎么越听越糊里糊涂?”铁奎挠着额头。
  杜花豹的身子早已温暖,“你来把黄、王、迟三人送到仙姑山,我想在那里解开疑团。”
  铁奎忙去办了。
  杜花豹又把毛头叫去,俯首贴耳交待一番。
  仙姑山枯林,杜花豹是第三次来这儿了。铁奎早早已等候多时。
  杜花豹直截了当说:“今日再去案发现场,便是因为将凶犯扯出来。”
  铁奎点点头,黄、王、迟三人默无声息地听着。
  杜花豹引燃了叶子烟,“我已经揭穿凶犯逃遁的阴谋,凶犯并不是他人,便是你!”
  杜花豹冷冷望向迟安生,迟安生打个冷颤,忙摆手说:“并不是我,并不是我杀的!”
  铁奎也说:“对啊,老杜,迟安生沒有行凶時间啊?”
  “是,假如他从新路慢慢走下来是难以有作案时间的,但换一种方式,他就会有時间。”杜花豹转过身往跳崖走,“飞到你身边。”
  大伙儿赶到跳崖,杜花豹指向有摩痕的松柏树说:“不大的情况下,听我的爷爷讲有一种广为流传在大山深处采药人中的绝招称为‘银钩铁画’,它的意思就是说在大雪封山的严冬还可以飞快地穿梭山峰中间。”
  铁奎盯住细铁丝钩压的印痕,询问:“如何个银钩铁画?”
  “先在山脚下山顶找寻两株牢固的松柏树,用充足长的细铁丝穿越重生山林固定不动在两树中间,重塑一个抗撞牢固的挂篮施工,挂篮施工较大容纳两个人,挂篮施工拉到山顶。那样人坐着挂篮施工里,就可以忽视新路地貌,如同林鸟一般飞越山峰,滑靠到山脚下的树畔。”旱烟袋火花闪动,杜花豹道:“从新路出山必须一个时辰,而用‘银钩铁画’仅用一刻钟。”
  “因此 ,您有充分的時间行凶。”杜花豹凝视着迟安生。
  “你这句话无凭无据,就算我有時间行凶,她们呢,她们不也是有充足的時间行凶?”迟安生竭力否定。
  黄挂和王衡面色一变,两个人确实也是有作案时间。
  杜花豹摆头:“她们有作案时间,但不具有犯案标准。”
  “哪些标准?”
  杜花豹抽口叶子烟,“稍等片刻,就快来啦。”
  五、爱恨情仇
  一会儿,毛头拉着一个妇女上仙姑山。迟安生看到妇女面色惨变,他失音道:“妻子!”
  妇女恰好是迟安生的妻子,颜氏。
  颜氏扑到迟安生身旁,“成年人,杀杜牛的就是我,你不要刁难我们家夫君。”
  “妻子,你一直在胡说八道哪些!”迟安生眼睛泛红。
  毛头将某些物品悄悄的交到杜花豹,杜花豹沉音道:“她没说谎。你运用颜氏信件诱骗杜牛去枯林,杜牛彻底没预料到颜氏会害他,因此在他没有预防的情形下,你袭击杀了他。”
  “杜牛的死就是你二人勾结所做。”杜花豹吹拂手上物品,“这也是毛头叫来的颜氏笔迹,在其中‘仙’字跟杜牛残紙上的一模一样,你们不必赖账。”
  “此外细铁丝和挂篮施工,你应该都还没去解决,这时他们应当藏在山脚下的某点,只需细细地寻找便能寻找。”杜花豹填补讲到。
  迟安生哀叹一声:“命已终究,行吧,我还讲了。”
  “杀杜牛就是我的想法,由于他接二连三搔扰我与妻子,乃至趁我出门潜进我们家戏弄我妻子,他依然还在买卖上随处同我刁难,他的目标也是想拆开我们的家,我决不会同意!因此,我设计杀了他。”迟安生凄然道。
  颜氏说:“还有我,就是我寄信把他约来,也就是我唆使夫君杀了他。”
  “你们三人中间不管是是非非,这一份爱恨情仇到此时也该了断。”杜花豹眺望山光水色,呼出一口郁气。
  “若就是你的老前辈了解你用‘银钩铁画’行凶,不知道会怎样的忧伤伤心。”杜花豹摆摆手,带上毛头走下了严冬中的仙姑山。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干隆年间的乌盆记奇案

2021-9-30 12:57:05

民间奇谈

雷公显灵。

2021-9-30 12:57:1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