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鸽子救公主。


  宋朝年里,京都汴梁周边有一个杜家村,村内有一个叫赵文生的秀才,因家境贫困,十八岁的他每日靠卖字画换现维持生计。
  这一天,赵文生已经卖字画,走回来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将画连看几次,要赵文生将全部的画轴装修全包起來,随后取出一個大银锭,说成买画钱。
  赵文生接到银锭现场就愣住了,这银锭充足十倍画钱呢。这时候,他见到小女孩怀着画迈向附近的一顶小轿,轿帘掀起,轿内静坐着一位美少女,十五六岁的模样,看起来妙极了,就好像美人画一般。赵文生才看过一眼,就愣住了。轿中美少女瞧见,脸红耳赤,害羞一笑,快速学会放下轿帘。赵文生寡言少语地看见花轿远去,回家了就害起了单思病。

  打这之后,赵文生卖字画之外逐渐找寻起这主仆关系二人来,能任他寻遍了一整个京都,却一直无法寻找。
  这一天,赵文生又起起早京都,经过一片苇丛,忽听一阵响声。他向前剥开蒲棒一看,见是只大雁,禁不住愣住了:不久前朝中有令,说成发生了鸽瘟,规定不管谁人,只要是碰到鸽子,一律击毙,鸽尸不可触碰,要就地焚烧,违令者斩。
  眼底下这鸽子,定是被别人追逐躲进这儿的,赵文生禁不住动了怜悯之心,决策救出这只鸽子,便向前轻轻地一捧,把它捧在手上,一番仔细观看,发觉鸽腹有一个伤口,早就结疤,不好像箭伤。天已快亮,赵文生借着没有人,赶快把它带来了家。
  待赵文生安装好鸽子,再到京都时已经是日上三竿,在大门旁他发觉围住一群人,挤入一看,但见古城墙上贴紧一张皇榜,上边写着:当朝公主,疑染疫情,但有回春妙手,能医好公主的病,朝中将赏银万两。
  公主贵为金枝,怎会感柒疫情呢?赵文生无比怪异。这时候,他发觉群体中有一个穿着老粗布蓝褂的年过半百老人,一副平心静气的模样,正待请教,忽听一阵马嘶,一群人骑着高头大马,赶到大门前。
  带头的是个健壮男人,伸出手把那皇榜撕下,揣在怀中,率着许多人入城而去。这也是有些人揭了榜呢,赵文生等连忙随在马后,去凑热闹。
  许多人赶来东宫门前时,发觉发榜的并不是一个人,只是好多人,已经排长队入宫。原先天地名中医来啦一大半,都赶到宫里为公主就医。东宫门前人潮人海,都是凑热闹的人。
  一个时辰后,一干名中医全出来,一个个点头哈腰,以袖掩脸,都垂头丧气笑了起来。
  群体中一下子爆开了锅,到底是何其疫情,竟令群医无策?已经这时候,忽见那一个年过半百老人来到东宫门士卫前,细语一番,接着那士卫进到宫腔内。一会儿时间,出去一群人,将老人引进宫腔内。难道说这人也会医疗水平?赵文生等青眼有加,便候在宫外孕涤心。半盏茶之后,末见那老人出去,东宫门却慢慢合上了,许多人只能散去。
  二
  原先此老人有很大的出处,他是以前救过先皇一命的医仙蔡居,平日行踪不定,此次恰好飘缈到京都,听闻公主生病了,便前去一看。宫里御医一见,当然是惊喜万分,时下领着医仙蔡居赶到公主榻前。
  蔡居见公主双眼闭紧,气若游丝,忙向前细心查询,又号了脉。一番确诊以后,蔡居眉梢紧皱,询问道:“公主病前可曾吃过哪些?”御医忙答:“公主曾喝了一碗鸽汤。”
  原先,上月底,皇上在御花园散散心时,见一只大雁在园里空中不断回旋,想到户部尚书侯雄曾说过“春吃飞上天”的健康养生食谚,便令护卫射下来那飞鸽,交到名厨清炖。待鸽汤端上来,皇上正欲品味,突然公主赶来,皇上就把这鸽汤交给了公主。那知到夜里,公主忽然呼吸不畅,御医搭脉一探,竟不可以判断患得何病,只能开服基本药方,让公主姑且喝下。几日之后,公主看不到转好,就想难道说那鸽汤有异?忙去御膳坊了解,获知当日熬汤阶段并无一切宦情。御医剖析,公主品尝到的定是只得病瘟鸽,由于此外,公主再未触碰其它出现异常饮食搭配。
  蔡居听后,捻着胡子说:“公主心脑遇阻,面色发乌,能够判断,公主并非得病,只是中毒了。”许多人愕然都大吃一惊,谁人要对公主投毒?也是怎样下的毒呢?
  蔡居又说:“公主所喝鸽汤,定有诡异,即然御医查过名厨没有问题,那定是有些人在活鸽身体下了奇毒。但是如此一来,此毒也就有药能解了。”说着要来墨笔,写出一服方子:鸽肝一份,性新鲜;纯蜂蜜一瓶,量一两。
  看见许多人冲着药层面露疑虑,蔡居表述说:“刚刚御医说公主所食之鸽,被食以前,仍能翱翔,表明那毒对鸽子随顺,但对人体却这般致命性,其知奥秘,定是鸽肝可解此毒。因此只需寻得活鸽一只,取肝作药,大多数能消除公主身体之毒。对于纯蜂蜜,药引罢了。”
  许多人这才如梦初醒,可随着又张口结舌。蔡居忙问原因,御医说:“这方子中的活鸽,现阶段恐怕是打灯笼也难找啊!”见蔡居不解,御医便表述说:“刚刚我等你往往猜疑公主吃的是只瘟鸽,乃因前不久中国产生过规模性鸽瘟,去世了许多人,朝中为了更好地灭鸽疫防,连专用信鸽也杀得不剩一只了。”
  原先公主病后没多久,陕西路京兆府一县急报,某县一乡村,一夜从天而降暴雨,群众早上起床后见村口爆出死鸽成千上万,猜疑是暴雨而致,便陆续拾捡服用,殊不知吃完没多久,各个腹疼如绞,一会儿景象,全村人上百人俱一命呜呼!本地县太爷感觉事态严重,快立刻报朝中。皇上集结众臣商讨,众臣见公主这里食鸽得病,那里陕西省吃鸽丧命,与此同时发生这么多病鸽,都觉得是发生了疫情。户部尚书侯大人因此奏疏,应赶快在国内范畴内灭鸽焚尸,解决肺炎疫情,他想要为国分忧,承担这事。因此皇上就下了一道谕旨,把这事交到了侯雄申请办理。就是这样,半月景象,全国各地的鸽子都被抓杀消失殆尽了。
  蔡居听后,面起庄重之欲,慢慢道:“陕西省这事,倘若确凿,那么就更非从天而降鸽瘟,只是人工合成疑案了。设想,一般鸽子,从来不雨中航行,又岂可一夜之间,很多突然死亡于一村以内?这事非常诡异,身后定有内情。”
  许多人听后也是吃惊极其。蔡居又说:“为今之计,理应请皇上马上诏告天地,回应实情,随后再发了悬赏任务,十日以内,发觉活鸽并捕获送官者,当有重赏,这般才能够在很短的時间内使公主获得治疗。”御医听后,频频点头,立即就将情难断禀报给皇上。皇上听后,赶快下诏一切依蔡居所言,一条条为理。皇上亲谕,谁敢懈怠,只二天時间,国内各地就四处贴满了寻鸽的皇榜。三
  再讲赵文生从京都回家以后,便去看看鸽子,几日看不到更为精气神了。以后他都在家里待着,用心饲养鸽子,把这个小宝贝喂评分外健硕。因而事万不能东窗事发,因此每日他都小心地。这日,忽听闻朝中又颁新诏,废止了灭鸽令,一了解才知道,原先那一天进宫的老头居然是医仙蔡居,他已查明公主之病,压根就并不是鸽瘟而致,反过来要医好公主的病,刚好必须活鸽才行。因此,朝中正赏银一万两,全国各地寻鸽呢。
  赵文生并不在意赏银的是多少,他只想要抢救。第二天,他身背画箱,带上大雁,便入宫面见医仙蔡居。一名流卫领着他左绕右拐很多弯后将他送到公主卧室。赵文生见屋子里布局得清幽清雅,满墙全是古诗词书画,粗看下,感觉有四幅画甚为熟悉,再一仔细观看,竟有四幅是自身所作。自身售出的画为什么会跑到宫殿里呢?
  还没有等赵文生想个搞清楚,他又被带到内厅。蔡居见他赶到,马上向前迎来,又有一婢女回来让赵文生就座。赵文生一看,真的是山水有相逢无觅处,原先此丫鬟便是自身一直苦寻的那买画女孩。赵文生头脑不由自主飞转起來:当时就感觉这女孩好像哪一家的婢女,万万想不到,她居然是伺候公主的婢女。这般来看,当时那轿中之人,定是公主毫无疑问了。赵文生不由自主兴奋起來。
  时下顾不上就座,赵文生捧出鸽子对蔡居说:“现如今鸽子已到,请医仙赶紧给公主治疗吧。”讲完又轻轻地拿手抚摸鸽子的翎毛。蔡居的目光何等老成,时下就看得出赵文生对鸽子情感不一般,他接到赵文生手上的鸽子正色道:“大少爷肯将深爱的鸽子献出去救护公主,老头子极其敬佩。但是大少爷不必担心,公主之病,仅需加入适量鸽肝就可以,而此鸽十分健硕,老头子确保将此鸽安然无事地还给你。”
  赵文生十分高兴,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现如今救护公主已经是万事具备,蔡居取出器材,先给鸽子麻醉剂,随后沿着鸽腹原来创口,当心割开。突然,那创口当中,外露一截物品,蔡居抽出来一看,原是一个紧卷着的锡纸小纸条,进行一看,但见里面写着两行大字:此乃奇毒,没有药能解。假如奏功,请速无不及;倘若发生变化,信件另谋出路。一句“此乃奇毒”让蔡居不由自主感悟到日前的公主中毒了和陕西省疑案,觉得这三者中间,似有联络,细思下,心中灵光一闪,禁不住频频点头,时下收拢小纸条,逐渐专心致志手术治疗。
  手术前后用了半盏茶的时间,全过程非常顺利,鸽子清醒后果真无甚影晌。蔡居把那切下的鸽肝,清洗再切得极碎,放进瓶中,随后兑入冷水,拿手翻拌,然后倒出一些于杯里,再兑入纯蜂蜜,便让婢女端给公主内服。他说道从此之后一天三次,连服三天,公主定能治愈。
  已经这时候,外边忽传皇上自驾。原先皇上心忧公主,又来看望,获知大雁已得,公主得救后,龙颜大悦。皇上立即分配赵文生留到宫里,等待册封。赵文生谢完恩倒退下,蔡居则往前呈上在鸽腹腔发觉的小纸条,把其由来和自身的意见向皇上低声禀报了一番。皇上看了小纸条,听完禀报,对蔡居的提议是频频点头。皇上走了,蔡居又对赵文生说:“老头子还需要使用大少爷的鸽子一段时间,待小暑之后,必当奉还。”
  眼底下间距小暑但是半月,赵文生点头应允,如今他心头挂念的是公主吃药实际效果。
  一切还真像神醫蔡居所言,第一天公主就修复了胃口,第二天竟能下地行走,待到吃药第三天,公主人体彻底恢复。公主从婢女嘴中获知,这一切多亏了医仙蔡居和赵文生,便决策向二人谢恩。当获知赵文生便是那当时卖字画的大少爷时,禁不住回忆起当时赵文生怔怔望着自身的傻样,不由自主再度脸红耳赤。
  公主再度看到赵文生,见他姿容出众,才华横溢心善,禁不住又添一些好感度。两个人聊到古诗词书画,赵文生旁征博引,一肚子才能,让公主极其倾情,自此便要赵文生每日做伴,一会儿不舍。
  又一日,公主又到赵文生入住之处,正巧赵文生没有,公主便在房间内等待,无趣之时,见到墙脚赵文生的画箱,便开启收看,见到最终,突然见到底箱自身的肖像,猛然面染霞光,这才获知赵文生早已倾心于自身,禁不住心神荡漾,因此在哪欢心当中,也默默地对赵文生许过了终生。
  四
  時间迅速到小暑,恰好是掌灯时分,京都较大的悦来客栈突然来啦一个蒙面客人,奔向二楼的奢华单人间。四下瞧瞧没有人后,拿手轻叩房间门,细声道:“侯大人,下属面见!”只听里边“嗯”了一声,面具人推门而入,房间内突然灯光效果齐亮,来人还没有搞清楚咋回事,就被按倒在地。他刚想挣脱,仰头一看,皇上正威严地立在眼下,猛然大惊失色,全身筛糠。皇上一把扯下他的蒙脸布巾,原先这人是塞外守将都指挥使陈虎。
  皇上说:“陈虎,你不再塞外防御,却来这儿偷偷摸摸地见面侯大人,玩什么游戏伎俩?快从实招来,也许还能够你没死,若有一句不实,必当诛杀九族!”
  陈虎面如死灰,以头叩地,大呼皇上饶命,说这种是受侯雄挑唆。
  原先户部尚书侯雄是个具有欲望的奸雄,早已垂涎帝位,企图夺取,但一直都没有寻找到机遇。一日,他遇一杀手刺杀,危急关头,有一个保卫巧使调虎离山计之计,使他能够逃离。过后,他认为这一保卫是个可以用的人,就把他塑造成自身的亲信鹰犬,这个人便是陈虎。没多久,他滥用职权,把陈虎一步步升到都指挥使,让陈虎驻扎塞外,把握军权。
  表层上两人此后距离漫长,沒有联络,私下里却沆瀣一气,做起了谋篡的事情。
  陈虎原来是宫里的驯鸽大神,晋升都指挥使后,天高皇帝远,对朝中是欺上瞒下,却密秘根据信鸽,听侯雄派遣。一日,他从边塞弄到一种异国奇毒,此毒霸道无比,人和动物但中此毒,绝难活下来,唯有鸽子则是除外。他把这事悄悄的告知了侯雄,侯雄思谋许久,心存毒计,要陈虎把一个经过训练的鸽子,注此奇毒,再让鸽子飞回来京都,一天到晚在御花园空中回旋。他这里在皇上眼前大肆宣扬春食妙法,皇上常去御花园,见到鸽子后,定会击毙食之。这般皇上中毒了,他就借机谋位。假如不了,则再另谋出路他策。
  侯雄特别关注此毒是不是有药能解,就用信鸽传递信息,要陈虎快速用信鸽告之。陈虎接信后,先飞翔了去御花园的毒鸽,却对侯雄所问的此毒是不是有解也不知道,因此又去边塞打听,这般耽误了很多时日,这才写上复信,飞翔信鸽。这里侯雄不知道状况,耍心眼着应该是毒鸽、信鸽一齐到的,没想到毒鸽被公主所食,而信鸽却不知所终。侯雄想着信鸽很可能是出了出现意外,眼底下皇上未死,若信鸽再掉入别人之手,诡计必定东窗事发。为了更好地摧毁直接证据,他派人炮制了陕西省那桩疑案,以使臣子误认为发生了鸽瘟,趁机在国内范畴内灭鸽焚尸,为此摧毁秘信。
  意想不到人算不如日算,恰好是这灭鸽行動,让陈虎飞翔的信鸽一路受惊藏身,随后又引出来后来的众多偶然:此鸽被赵文生所救,秘信被蔡居发觉,蔡居接着缓兵之计,将写着“事儿已夺舍,碰面来密谈,小暑暮色时,悦来二楼见”的油小纸条,依样放进大雁身体,随后飞翔了大雁。小暑当晚,皇上率兵亲信将军,密秘在悦来客栈等候,将施计而成的陈虎一举捉拿,又从陈虎嘴中挖到了侯雄这一背后幕后黑手。
  此后,疑案破获,侯雄、陈虎合谋谋反,被被判斩,即日实行。蔡居痊愈公主,又查获疑案,当晋封赏银,谁料蔡居留书一封后,竟不告而别,又云游四方来到。剩余赵文生,送鸽有功功率,自当赏银万两,不愿赵文生竟也万般推却。
  皇上不解,问其何因,正好公主在侧,公主赶忙向前低语一番,皇上听后,见赵文生一表人才,心生欢喜,明天就是星期一了公主对他已经是芳心暗许,两人两情相悦,便开怀大笑着对公主说:“他既就是你的恩人,你又真心实意倾心于他,那我便许你们择日结婚吧。”
  赵文生和公主齐谢皇上,复又相谈甚欢。没多久以后的一个很好吉日,二人手捧大雁,在宫廷举办了隆重的婚宴。结婚后二人肉鸽养殖绘画,相知相惜,过到了幸福快乐甜美生活。
  出自《民间文学》2016.10
  (段明 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双胞胎迷惑了知府。

2021-9-30 12:57:01

民间奇谈

干隆年间的乌盆记奇案

2021-9-30 12:57:0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