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胞胎迷惑了知府。

雍正年间,扬州市城里有间叫燕春楼的妓女院,里边有一个叫柳絮的青楼花魁。这一天,燕春楼的姑凉们梳洗结束,提前准备隆重开业,却始终看不到柳絮下楼梯。老鸨赶到楼顶查看,但见柳絮的大门闭紧。她感觉不对劲儿,赶快令人把房间门破开。但见床上躺着一具一丝不挂的男尸,遗体睁大眼睛,吐着嘴巴,十分可怕,可是屋内却看不到柳絮的影子,老鸨赶快令人去报警。
  不一会儿,扬州知府武阳便拉人赶来了犯罪现场。武阳细心检查了逝者的身子后,发觉逝者除开脖子上有一道蓝紫色的掐痕外,并无别的创口,显而易见是被别人掐着颈部,窒息死亡。武阳将老鸨叫回来,细心了解。原先昨天晚上,逝者带上2个抬小箱子的挑夫赶到燕春楼,指名要柳絮陪他留宿,老鸨一看这个人的配戴就晓得是个富有的主,赶忙把他送到了柳絮的卧室里,那2个挑夫把小箱子抬进去后就离开了。武阳听完老鸨的描述,查看了卧室里的小箱子,里边早已空了。老鸨龇牙咧嘴地说:“一定是柳絮谋害了顾客,盗走了钱财。”

  返回县衙后,武阳命人写了张公示,规定知逝者真实身份者速来县衙认尸。公示贴出不上一个时辰,就见一个男人赶到县衙认尸。武阳看那男性的样子竟和逝者一模一样,心存疑虑,但或是将他送到停尸间。那男生一看到凉席上的遗体,就冲上去号啕痛哭流涕。等哭够了,武阳才搞清他跟逝者的关联。逝者叫吕林,这个男人叫吕德,是逝者的亲哥哥,两个人是双胞胎宝宝,合作经营做木料买卖。吕德说,一个月前,他与小弟调运木料到汉江,货品转手后,购买了一口木箱包装装银子,随后乘船回扬州市。抵达扬州市时天刚黑,小弟想要去燕春楼爽快一个夜里。恰巧他也想要去会好多个盆友,便愿意了,二人在港口冲分了手。没承想,这一别,不但丢失小箱子里装着的3000两银子,还搭上小弟的生命。
  将家属送出后,武阳思索一会儿,马上嘱咐手底下赶赴扬州市港口。刚赶到港口,武阳就看见一大堆围坐在那里七嘴八舌地讨论着哪些。他挤入一看,2个男人把一个全身湿漉漉的女孩放到地面上,并且不断地手挤压着女孩鼓得老高的腹部。武阳从我们的讨论中获知,女孩跳河自尽自尽,被那2个男人救了上去。不一会儿,女孩醒过来回来,她睁开眼,见到那2个救她的男人,站起来就跑。那2个男人像猫捉老鼠游戏一样把握住她,女孩不了地喊着“救人”。
  武阳感觉诡异,便让差役将几人带到县衙审讯。原先,这也是2个赌徒。前几日,她们输掉一大笔钱,想起城西的王五还欠着她们许多银子,就来他们家追债。王五指向墙脚的一个女孩说这是他的媳妇,让她们带去抵账。她们见那个姑娘长得漂亮,想着可以卖许多银子,便愿意了。当她们把那女孩送到港口时,她却好歹也不愿跟她们走,还需要跳河自尽。武阳听了两个人的说出,马上派人去捉王五来质问。
  然后,武阳了解那女孩,可这女孩却仅仅掩脸抽泣,一句话也不用说。武阳细心仔细地她,感觉她那面貌和穿着打扮并不像普通家庭的女人,心存疑虑,命人叫来燕春楼的老鸨。果真,老鸨一看到女孩,就恶狠狠地瞪着她讲:“你这贱货!杀人竟也有脸站在这儿!”女孩听见这句话“扑腾”一声跪在武阳眼前,说她是被诬陷的,并诉苦了一件事的历经。
  柳絮说,昨天晚上,她陪那一个顾客睡到半夜三更,一觉醒来,发觉顾客人体冰冷肌肉僵硬,上灯一看,顾客凸眼伸舌头。她吓得灰飞烟灭,踉踉跄跄跑下楼梯,想着自身毫无疑问逃离不上行凶的行为,比不上一走了之。因此她爬上燕春楼的墙壁,跳了下来。没承想那墙下蹲着一个人,她恰好掉在他的身上。那人便是王五,他刚从赌厅打过半夜三更牌出去,蹲在院墙下打盹,没想到有些人打搅他的好梦,他火冒三丈。当他听见是一个女人的声响时,心存妄念,挨近柳絮说:“那么黑的天,女孩要到哪去?”柳絮低头不语,王五又说:“女孩莫不是从妓女院逃出去的吧?你不说话,我可要喊人了。”柳絮乞求他不必喊。王五笑道:“不许我喊还可以,但你得做我的新娘。”柳絮万般无奈,只能跟随王五来到他的破屋。就在这时候,那2个追债的正巧找上门,王五就将柳絮抵了欠债。柳絮跟那2个追债的到港口以后,想起自身运势这般凄凉,心灰意冷,便想不开。
  柳絮诉苦完,武阳将她送到停尸间,柳絮心惊胆战地看过遗体一眼,赶快扭过头,说恰好是这位顾客。武阳提示她看清点。柳絮又转到头去,这时候窗前忽然刮来一阵风,盖在尸首上的布幔吹动一角,外露了逝者赤着的上半身。柳絮的双眼瞪得大哥,难以相信地说:“这不是那天晚上的顾客,那一个顾客的胸口上面有一块黑色胎记。”
  一个时辰后,差役将王五带到县衙,王五认可了拿柳絮抵账的客观事实。接着,他不了地叩头哀求。一不小心,一个物品从他的衣兜里滑掉出去。武阳拾起一看,是一块玉饰,上边清晰地刻着“吕林”2个大字。武阳眼眉一竖,询问他这玉饰是从哪里来的。最初,王五还废话连篇乱说一通。武阳声色俱厉高叫:“这玉饰是燕春楼杀人案件逝者的的遗物,倘若不从实招来,就如果你是杀人凶手!”王五一听,吓得一声声说:“我招!我招!”
  原先,昨日深夜,王五钻入扬州市城里的龙门客栈,想搞一笔去赌厅的成本。他赶到二楼的第一间屋前,趴到窗上往里看。见里边亮着灯,但没人。王五蹑手蹑脚拉门进来,四处翻阅一遍,没找到现货黄金,却出乎意料地在床下面捡上了那块玉饰。
  武阳马上带差役赶来龙门客栈,客栈老板说,昨天晚上那个房的确住进去两人,两个人还雇了挑夫抬进来一口箱子。到深夜时他发觉房间灯亮着,便进来查询,发觉里边已经是人去房空。武阳听罢,恍然大悟地说:“我懂得了。”差役不解地问道搞清楚什么了。武阳讲到:“残害吕林的并不是他人,恰好是他的亲哥哥呂德。”差役一惊道:“成年人为什么有此一说呢?”武阳神密地一笑说:“这一你一会儿就知道。”
  武阳和差役赶到吕德家,吕德赶忙让位,嘱咐仆人上茶,然后关注地打听残害他表弟的凶犯是不是抓捕。武阳喝过一口茶,说:“立刻就抓捕了,便是你。”吕德面色瞬间越来越惨白,武阳拔开他的衣服裤子,指向他胸口上那一个显眼的黑色胎记询问道:“你跟吕林在回去以前,来过一个叫龙门客栈的地区酒店住宿吧?”吕德一愣,说:“这也无法表明是我杀了我吧小弟啊!”武阳说:“你一直在龙门客栈里将吕林勒死后,就将他的遗体放进了你们买的那一个木箱包装之中,随后又去港口上雇了2个挑夫,将小箱子悄悄地抬离了民宿客栈,赶到燕春楼。你跟柳絮一起睡到深夜,借着她熟睡之时,又将遗体从箱内挪到她的身边,想嫁祸于她,随后科学上网逃出了燕春楼……原本你的准备算得上万无一失,遗憾啊!你万万想不到你胸口的红色胎记出售了你。对于您说的丢银子之事,说到底空穴来风。”讲完,武阳让差役去吕德的卧室搜察,果真搜到了3000两银子。吕德猛然倒地不起在地,迫不得已交待了自身犯案的历经。
  一切如同武阳常说,吕德老早就已经有占据吕林资产的用意。此次去卖光木料回归,吕德看见那3000两银子,内心油然而生歹念。船到扬州市后,他力劝小弟到龙门客栈住下,说等明天再到大街上买一些货品回来,好让家中开心开心。吕林按亲哥哥的含意住进了龙门客栈,因旅程疲惫,吕林一进房就倒躺在床上睡得正香。吕德瞅准机会,将吕林按在被窝里,活生生地把他弄死了。没想到在挣脱时,吕林的玉饰滚下来在床底,被王五捡回一个划算。从而也泄露了吕德便是真凶的实情。
  出自《传奇故事》2016.8.3
  (段明 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三疑重

2021-9-30 12:56:58

民间奇谈

捡鸽子救公主。

2021-9-30 12:57:0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