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疑重

明朝嘉靖年里,直隶河间府,出了一个抬重的名把頭,名字叫做宋二中。只是因为他气力大,把握分寸感好,抬了几回重,从未有过一分宦情,大家就送他个绰号叫“摔盆神”。
  说白了抬重,便是出葬时抬棺材。这事情说起来很容易做起來难。一口棺材,那可全是用五分厚的红木打造出的,共盈得用掉两株树木,再再加上死尸入殓时家人还需要放入棺材里很多随葬,全部净重显而易见,因此称为抬重。抬重时,要用绳子把棺材从底上兜起來,上边挽上扣,插到木杠,前后左右同用四道绳子,八个人来抬。另有八个人随路备换。抬重中途,棺材不可以落地式,只有肩部倒肩部。

  较难的一关,或是出大门口。尽管叫大门口,但每家的房门都并不大,比棺材宽不上是多少,决不很有可能抬着棺材出去,那么就得宋二中入门了。他一个人身背身体,双手反而背后,把握住棺材底,全身一对着干,把棺材抬起来,他就一步一步地跨出门,边上的人赶快斗嘴上肩,接到棺材。
  这一年冬季,河间城内开草药店的孙我们独生子女儿英娘得暴病去世了,孙店家请了和尚念经念经,又派人来请宋二中去商议抬重的事。
  快步走到城门时,听见一阵锣响,有些人喊“威—武—”,宋二中忙退回马路边。就见几名差役趾高气扬地走回来,后边跟随一顶官轿。县令任玉却和师爷跟在轿子边,边走边聊天哪些,好像很有兴趣。直到她们以往,宋二中这才再次上道。
  孙店家听闻宋二中到,赶快出去笑礼。宋二中也失礼,跟随孙店家便去注重。这时,英娘念经结束,早已入殓,棺材盖都早已钉上,只等明天一早出葬就可,宋二中摸了摸棺材,内心早已拥有底,问孙店家墓地在哪儿。孙店家说,墓地就在城西的老坟。宋二中了解这片老坟的部位,就给出了价格,必须二两银子,孙店家应了。两人又商议了一应关键点,他就告别回来分配每人必备。
  抬重并沒有确定的每人必备,只是现凑的。平日里,她们全是种田的庄稼人。哪家拥有丧礼,寻找将头,将头再攒每人必备,大伙儿那时候来啦,做完工作取走钱,又分别散去,不过是挣一点儿盐油钱。胡家这二两银子,并不太好挣。英娘虽然身小体轻,棺材也是比较轻微的白杉木,随葬品也不会多,但从河间城内抬上城西的老墓地,有十来里路,终究很远,两伙人都换不出来,须得用三拨人。他一个村庄的人凑不足,这就得上其他村去找了。
  宋二中正往八里庄赶,突然又听见一阵锣声,接着就是差役们喊着“威—武—”,惦记着也是那县令任玉来啦,他又闪到道旁。果真,一会儿以后,就见这些差役又打道而成,后边仍是跟随那顶官轿,任玉和师爷仍是在轿旁往前走聊天。
  待得官爷儿们都过去,宋二中拔脚就要走,却听任玉突然叫道:“慢着!”几名差役快速围起来了他。任玉来到他眼前,迟疑地面上下扫视着他,皱眉头询问道:“你是谁人?怎的这般偷偷摸摸?”宋二中被他给问蒙了,惊讶地反询问道:“大老爷何出此言?”任玉怒道:“本官刚刚出城时,就见你立在道旁,此时明天就是星期一了你立在道旁,你难道说是在追踪本官不了?”宋二中忙跪到叩头,直喊诬陷,随后就把前因后果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任玉还有一些不相信,师爷认识宋二中,就帮着他发言,任玉这才点了点头,忽略了他。
  看见任玉远去了,宋二中这才惊悚稍定,他害怕耽误,忙着奔八里庄来到。
  第二天一早,宋二中就带上人,来给英娘抬重。胡家富有,丧礼办得很庄重,宋二中也是尽责尽职,让逝者欣然入葬,安葬。
  第三天,县令任玉任职期已满,奉调返京侯任,新一任也到。两个人做完了工作交接,新官又依照官府的规定,查验任玉的行李箱。任玉才有三百多两银两,那也算得上平常了。新官签字画押,任玉就启航返京。
  这一天晚上,河间城西的胡家老坟,寒风瑟瑟。一座新坟在一片老坟中看起来格外生硬,恰好是英娘的。坟上的白幡,在风里秋风瑟瑟而动,让人胆战心惊。突然,两根阴影悄悄的蹿到坟前,看一下四下无人,就挥舞铁锨,铲开坟上上的土,外露了接下来的棺材。那个人又掏出了羊角铲,迅速就砸开了棺材盖儿上的螺栓,随后移走了棺材盖儿,跳入了棺材里。
  这时候,忽听边上一声高喊:“抓盗墓者啊!”
  一瞬间,从边上的山林里冲破了十几条阴影,奔着英娘的坟就扑回来。那两人吓了一跳,上边那一个撒腿就跑,跑出现两步,就被别人拦住按在地面上,一通暴打,直打得他鬼哭神嚎,大家又取出绳索,把他捆了个严严实实。棺材里那一个还没有爬出棺材,就被一棍子砸回了棺材,疼得直叫,在棺材里挣脱。好多个阴影跳入棺材,也把他捆了个严实。
  有些人提着一盏风灯走回来。若隐若现的光线下,却见棺材里那个人,恰好是前男友县令任玉,被押回来的人,则是师爷。趁着灯光效果,两人也已认清,那挎着风灯的人,恰好是英娘。两人猛然吓得心神不安。任玉颤颤巍巍地询问道:“你是人是鬼?”
  英娘冷冷一笑:“我肯定是鬼,是你们的索命鬼!”说着,她伸手,向任玉的颈部抓去。任玉吓得一声厉声惨叫,跪到在地。
  立在一旁的宋二中说:“英娘,别吓她们了。来,我们或是看一下棺材里藏了哪些。”英娘应了一声,提升了风灯。这时候,大家才认清,棺材里装的是两根布袋子。宋二中以往开启布袋子,却见一个布袋子里装着金锭子,另一个布袋子里装着名家字画。别说,这种全是任玉在任时徇私枉法强取豪夺的脏物。
  任玉一看露了底,长叹一声了一口气,脸如死灰,深深不高了头。宋二中对英娘说:“不便你将这种黄金过数量儿,再把这些书画也都数一数,我们一分都不要动。”英娘应了一声。
  一个小伙儿回来问:“将头,这俩人可怎么办呢?”
  宋二中踟蹰不言。任玉心里一凛。依照大明律,他当该诛灭,还会继续把他的皮剥出来,制成人皮鼓,悬在衙门,以警后代。可他确实不想死啊,他忙跪到,不断给宋二中叩着头:“宋民族英雄,宋兄弟,求求你,放过我吧。这种奇珍异宝,全赠给你们了。你们要嫌不足,我还有。我的行李箱中,也有三百多两银两呢,全给大家。但求你们放我一条青山路吧。我想回家,服侍八十的老娘啊。你们如果将我送官,那她就没有人养了,也得冻饿而死,那不就害了她一条生命吗?”宋二中点了点头。
  英娘走回来讲到:“不可以放!那样的狗官,一定要使他接纳处罚!”
  宋二中摆摆手道:“天下乌鸦一般黑。大家把他送官,这种奇珍异宝报上去,不知道会划算了哪一个贪官污吏。这种奇珍异宝,本是他贪占县内老百姓的,就该归还老百姓。”
  英娘点了点点头,继而凶神恶煞着任玉:“他不遭到惩处,我的心惶恐不安呀!”
  宋二中慢慢地讲到:“他若再次而失,必遭天谴。”英娘点了点点头。金锭子和名家字画早已数清,宋二中让好多个小伙儿立刻送至圆恩寺去,由英娘交由慧觉高手,使他舍粥救灾,更为适合但是。
  宋二中让小伙儿们放了任玉和师爷,自身扛上卷杠,转过身走去。任玉却追赶他,宋二中惊道:“你寸步不离我做什么?”任玉深施一礼,道:“宋将头,本官这偷天换日之计,怎的被你窥破?倘若不用说个搞清楚,我是死不瞑目啊!” 宋二中微微一笑,道:“你碰到了我,那就是你活该不幸。”任玉询问道:“究竟是什么原因?还请你觉得个搞清楚。”宋二中便说,他窥破任玉的阴谋,那由于他三次触碰到“重”,2次是任玉的轿子,一次是英娘的棺材。
  宋二中见到任玉出城,任玉和师爷都没坐轿子,而轿子却很重,那轿子里便是放着很大的物品了。任玉回家的情况下,正好又遇上了宋二中,他见到轿子很轻,那就是把轿子里的物品卸掉了。他本来仅仅本能反应的反映了一下,也并没往最深处去想。但当他伸出英娘的棺材时,却非常明显体验到棺材里放的是硬块,而不是遗体。他内心就打过一个很大的疑问:棺材里装的是什么呢?他回去走的情况下,不经意见到挑山夫们留到道路上的足印,他就想起了任玉的轿子,内心又长出很大一个疑团:县令神神秘秘地往城边运的是什么呢?他沿着挑山夫的足印找去,就找进了离老坟附近一个破旧的庭院,在一间柴房的柴篝火里,竟然曝出了英娘的遗体。
  更使他惊讶的是,英娘一今天,居然悠悠醒转。他问及英娘原因,英娘只说她帮着爹地烤生药时,只感觉眼前一黑,就失去直觉,后边的事儿她也不知道。刚刚被冷气一吹,这才醒过来回来。
  宋二中突然拥有一个胆大的猜想,任玉要把黄金白银钱财运往城边,又怕别人发觉。他处心积虑地出城,没有人想起他的轿子里装着遗体。孙店家给英娘出葬,也不会有些人想起棺材里装着黄金白银。而到夜里,任玉就可以把黄金白银和遗体替换回来。拥有这种念头,他才招乎小伙儿们,伏击在老坟周边刻舟求剑。
  任玉暗自叹了一口气,他还没有到任职期,新官就来侯任了,明着是侯任,具体是监控他,不许他把奇珍异宝带去。恰在这时候,住在县衙周边的英娘突然得暴病去世了。任玉听见这种信息,夜深时候,他与師爷悄悄溜到胡家,趁人不注意,把奇珍异宝放入棺材里,又把棺材里的英娘背回县衙,放进了官轿里。他趁着下基层巡查之机,把英娘放进了老坟周边的旧房子里。那新官也曾趁机挨近官轿,掀起一角偷看,只见官轿内静坐着一位妇女,当不了任玉是招了女妓,如今悄悄送到,也没多思考,就忽略了他。千想万想,纷纷攘攘,却栽在了抬重将头的手上。
  出自《民间传奇故事》2017.2上
  (段明 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长椅狗的奇怪事情。

2021-9-29 12:57:31

民间奇谈

双胞胎迷惑了知府。

2021-9-30 12:57:0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