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椅狗的奇怪事情。

小狗狗袭人
  清代清朝光绪,扬州人江旬刚到江浙芒山当知县,这一天有些人报警,说县里富豪米上百万的独子被一条小狗狗给咬去世了!奇的是,这条小狗狗是他刚进门的新娘子程娟娘抱来的,简直谋杀亲夫了?江知县接案后害怕懈怠,赶忙带上三班衙役赶了以往。

  到出事了的东宅子,但见公子米来富的遗体蜷曲在室内大门口,脖子上果真有一个深深地的血洞,跨下已是蜜腊;附近一条小短腿小狗狗四仰八叉倒在墙脚,也已气绝身亡。而宅子内,一个样子俊俏的女子被五花大绑起來,由2个女佣看管着,别说,她便是程娟娘了。
  年过六旬的米上百万忧伤十分,他的老婆花氏也是失声痛哭。米上百万拉着江知县述说道:“江成年人,事到如今,小老儿因为我不害怕自揭家丑了!悔只悔不该给蠢孩子说个漂亮的媳妇儿,反把他送上死路!”
  谈起这公子米来富,虽生在荣华富贵世家,则是个缺心眼儿的大傻子。米上百万仗着富有,很早就为孩子定好了婚事,新娘便是有“芒山一枝花”之称的程娟娘,程父是草药店店家,只图金钱,程娟娘当然对这桩婚姻大事分外不满意,无可奈何手臂不知天高地厚大腿根部。但是她也留了一手,随身携带产生一条名字叫做“黑花”的狗,这黑花躯体偏矮,四肢短粗,头背平整,乍一看像条小凳子。
  新婚夜,米来富刚要挨近新娘,不承想被伏在脚底的黑花一口咬在大腿上,疼得他“嗷嗷嗷”直叫。自此,程娟娘怀着黑花日夜不不离,米来富竟没什么机遇一亲芳泽。
  这事已有好事之徒散播起来,米上百万别说多生气了。一晃眼,一个月就需要过去,按芒山风俗习惯,新娘满一个月之后要走娘家,此谓“回门”。经常有对老公不满意的新娘子趁机长居娘家人,令婆家万般无奈。
  昨晚,米来富和好多个酒肉朋友又聚在一起胡吃海塞,在小伙伴的唆使下,他仗着酒劲,拎了根桑棍子回家了—有些人给他们出了个想法,要他踹开室内门,先一棍子打死冲过来的黑花再讲。意想不到公子自身却被黑花给咬去世了!
  小米米家的大管家老赵说,他听见公子厉声惨叫就连忙跑出去看,见此惨象急忙动向老爷子通风报信,磕磕绊绊来到中级法院的月亮门,没想到两腿猛然被绊了一下,站起来一看,撞着他的居然是黑花!月光下,黑花龇牙咧嘴,嘴角仍有血渍,格外凶狠,老赵吓得要死了,没想黑花转过身跑到月亮门墙下,翘起后脚撒了一泡尿,然后跑到大门口旁的水流口,一弓腰窜跑了。
  等米上百万夫妻跑到东宅子一看,米来富早已咽气了,而黑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跑了回家,已经程娟娘的脚底摇着小尾巴撒欢儿呢!米上百万气哭红了眼,操起孩子丢下的一根桑棍子,指向黑花便是一棍子!
  亲家母恩仇
  程娟娘又哭又闹地告知江知县,说昨日黑花忽然失联了一天,“我想来想去,惦记着黑花毫无疑问被米来富暗害了,天一大便发黑牢牢地抵住室内门,也害怕入睡。深夜果真听到他踹门,我吓呆了,却忽然听见他的厉声惨叫……成年人,我是清廉的!再讲黑花素来只低下头乱咬的腿,从不会跳起乱咬咽喉,它一定是疯掉,我真是沒有教唆它!”
  江知县略一踟蹰,询问道:“这黑花你是在哪儿领养的?县内看这类狗的体形,是较罕见的犬品种呢。”程娟娘道:“我爹开草药店,北芒山有一个挖中药材的药商老李头,经常来我们家草药店售卖中药材。一年前,我见他背后跟随一大两小三条狗,全是黑色底图白费,看起来很独特,他说道这类狗狗叫‘凳子犬’,对主人家很忠实,他为了更好地挖中药材特意从东北地区吉林长白山弄来的,确实稀奇呢。我要求老李头帮我一条小狗狗仔,老李头就把在其中一条小母狗崽给了我,也就是黑花……”
  江知县听了面色一变,命老赵带自身查询昨天晚上黑花窜逃的线路。但见土壤地面上有几溜零乱的狗踪迹,直达东墙下的一个水流口,仅仅那水流口已被一块番禺大石从外边塞住了。
  江知县问老赵:“邻居是啥别人?”老赵有点儿不好意思地望向一旁的米上百万,无言以对。米上百万倒是冷哼一声接好了腔:“江成年人,实话实说,东墙邻居是小老儿的亲家母白春民。但是小老儿和她们早已一刀两断,老死不相往来了!”
  江知县甚感惊讶,却也没再语言,又查询了月亮门墙下狗的尿痕,方可命差役将程娟娘带到衙门,说成要进一步审讯。但一出了小米米家宅院,江知县就宣布将程娟娘放了,让她自走娘家。众差役惊讶莫名其妙。
  返回衙门后,江知县即引来就职十几年的教师爷,向他密询米上百万和韩家老死不相往来的原因。
  教师爷告知江知县,米上百万原名米伯万,并不是芒山原居民,只是漂泊的穷生意人,二十多年前带上妻子和女儿沦落此处,饿昏在街边,是住在路口的白春民把他救回来的。白春民开了一爿纸烛店,为人正直心地善良,他见米伯万一家确实可伶,便又空出一间房间安装她们。最初,米伯万对白春民感激万分,明天就是星期一了白春民的孩子白帆与自身的闺女兰草是同年龄人,积极规定和白春民结为亲家母,两家人算得上变成一家人。
  米伯万大脑聪明,提议白春民把纸烛店改为了粮油店,逐渐变成店铺的店家。之后米伯万动起坏思绪,和白春民撕破脸皮闹分户,他私底下行贿知县,得了白春民的一大半祖宅,自此又连开几个连锁店,金钱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总算变成当之无愧的“米上百万”。米上百万妻子自知老公做的是昧心之事,不2年得了个“惊悸”之病,一病不起。这下倒称了米上百万的心,他迅速续娶了女风尘女子花氏,又产下孩子米来富。
  已嫁到韩家的闺女兰草和老公白帆传宗接代,日子本就过得紧绷绷,劳累过度的白春民又长时间卧床不起,日子就更艱难了。米上百万在花氏的挑唆下对兰草不闻不问,兰草讨厌爸爸无情无义,便也同爸爸断决了来往……
  舐犊之情
  听了师爷的一席话,江知县点了点头,又派人传出了药商老李头和他的“凳子犬”。老李头确认了程娟娘得话,但目前他周围仅有那一条老娘狗了,那一条公崽大半个月前在晚上被别人盗走了,他那时候追了几公里地也没有追上偷狗贼!老李头还告知江知县,凳子犬嗅觉灵敏出现异常,又尤其注重血缘关系真情,针对去世的类似,虽魂归地底几公里远,它都能嗅得到,必至其地悲叫一番。
  江知县听了,心里更了解了。第二天,江知县带上差役们和老李头,再度来到小米米家宅院。老李头手上牵着的母犬一进院,就直往院子的一口枯井奔去,“呜呜呜”悲叫—原先,昨日米上百万李至孩子的丧礼,叫人把死狗丢入了枯井里,又填了许多土,但仍旧被老娘狗嗅了出去,老娘狗悲呜大半天,忽又越过小米米家宅院,一头冲往东邻韩家,狂叫不仅。白帆和兰草匆匆忙忙开启院子,但见老娘狗蹿到一棵柳树下,双爪直刨路面,不两下便挖到一具狗尸来,也是一条白色背景黑花的凳子犬!江知县扫视了一下庭院,几家破旧苍凉的茅房,仅有四面的偏房还算整齐,但窗门紧锁着。
  “什么人住在西边偏屋子里,怎么到如今也不开关门?”江知县询问道。
  “是、就是我爸爸。他一向病着,昨天晚上睡觉前我要去问安,他说道他晚上睡不稳定,今天上午要迟些醒来……”白帆急忙回应。
  江知县命白帆开启房间门,却见一个人颤巍巍地吊在了横梁上,并不是他人,恰好是白春民!而在他的两脚下,放着一具绑紧的纸玩偶,细心一看,纸玩偶的衣物及容貌竟和米来富一般无二,惟妙惟肖,并且在脖子上也撕破了一个大贷款口子!
  “爹!”醒过神来的白帆冲向前,牢牢地紧抱冰凉的尸体,失声痛哭,“爹—您为何要那样……”
  江知县在小房子的桌子上看到了一封墨迹未干的信。在信中,白春民痛快地认可是自身运用凳子犬咬死米来富的,动因当然是要报仇米上百万。他从老李头家中偷来小公犬,随后扎了个纸玩偶米来富,把食材塞在纸玩偶颈部处,让小公犬常常跳起咬着吃。
  前一天零晨,他把小公犬抱到小米米家拉梁的水流出口处,招来并逮住了黑花。两根小狗狗有一年時间没欢聚了,自然一番啪啪。但未过多交流会儿,他就把两根小狗狗防护起来,又在黑花的身上洒了许多酒,遮盖其味道。小公犬见不上黑花,又嗅不上黑花的味道,心烦无比。到深夜,听见邻居米来富回家了,白春民将小公犬拉到拉梁水流口,放它去小米米家宅院。肚子饿了一整天的小公犬找寻黑花的味道,当然是奔黑花常居的东宅子,猛然见到已经踹门的米来富,不由自主地跳起咬在了他的咽喉上……
  待小公犬跑回家,白春民又将黑花放回来,并把拉梁水流口堵住,进而诬陷给程娟娘。事发之后,尤其是江知县公然释放出来了程娟娘,白春民顿知大事不妙,为了更好地不会出乖露丑,挑选了畏罪自杀……
  几日后,辗转难眠的江知县总算以“凶犯白春民已死”为由,将本案了断。教师爷钦佩之外,犹有不解地询问道:“江成年人,您是怎么想起咬死米来富的那条狗并不是黑花,只是另一只凳子犬的?”
  江知县愕然一笑:“非常简单,由于仅有公犬是屈膝尿尿的。”
  其實,教师爷有些不明白的是,近几天江知县内心担心得很。他内心明境一样,真真正正的凶犯并不是白春民,只是白帆夫妇二人—能从老李头家里盗走小公犬的,决不是常常卧床不起的白春民,只有是身强力壮的白帆。白春民数最多算得上个知情者罢了,他倍感独具慧眼的江知县定会抽丝剥茧,追责到韩家小院子来,只能以性命替孩子儿媳妇将罪刑揽归入自身的头顶……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锦衣

2021-9-29 12:57:30

民间奇谈

三疑重

2021-9-30 12:56:5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