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案是因为荷花戒指。

清末民初,福灵寺是巴县(今属重庆市)知名的寺院。一天夜里,2个地保看到樵者朱磊神情惊慌地从寺庙侧门跑出,便将朱磊闯进来,用小灯笼一照,发觉朱磊的衣物和手里都是有血渍,遂带朱磊进到寺中查看。地保发觉寺中奴仆汪山死在地面上,且汪山的床边被翻得乱七八糟,便评定朱磊图财害命,马上将朱磊捆绑起来送至衙门报官。

  看到耿知县,朱磊说自已是冤屈的,他说道汪山在庙中配有牌局,他本想要去赢好多个钱,但进庙后看不到有些人,就到汪山屋子里去找,殊不知来到正屋一不小心绊了一跤,他低头一摸是一个人躺在地面上,喊着火镰一看是汪山,那时候汪山满脸是血,已气绝身亡。他吓得站起来往庙外跑,恰好遇到2个地保,就被捆了起來。耿知县让朱磊在口供上签字画押,随后先将他押在班房。
  接着,耿知县领着差役和忤作前去福灵寺当场现场勘查,他注意到被子上有一个大血手印,便嘱咐仆从将被子带到县衙。耿知县又了解寺中的慧德高手有关汪山的状况,掌握到汪山是庙中雇佣的俗家奴仆,两日前的夜里,慧德觉得双眼不适感就上院子餐厅厨房找水清洗,却发觉有很多人到汪山屋中赌钱。第二日,慧德了解汪山聚赌的事,并训戒了他。汪山赶快下跪说他也是不得已,说自身要成婚了,因打过二只嵌有莲花的电镀金戒指提前准备作为彩礼赠送给女性,就没有什么钱了,因此 才想布下牌局挣点钱,那时候汪山还提供了那二只莲花戒指。
  耿知县返回县衙后,获取了朱磊的指印,跟被子上的血手印一比,尺寸不对,又想起朱磊的身上沒有慧德常说的戒指,便知朱磊并不是幕后黑手,遂将朱磊传上朝堂多方面训戒便施放了。
  然后,耿知县便嘱咐两位捕头乔装打扮为小贩在本地察访幕后黑手。当她们转到一家生猪肉铺前,但见店内中坐下来一个妖媚的妇女正与一个高个子讲话。她们忽然想起这一高个子叫李刚,一年前落户口到这儿,也常常到福灵寺赌博,二人便一起走入肉铺。她们在故作了解猪肉的价格时,看到那妇女手里戴着一个嵌有莲花的电镀金戒指,就问她戒指是在哪儿打的,妇女说成李刚送的。二人便将李刚和那妇女带到了县衙。
  耿知县细心检查了戒指,发觉戒指里边凿有“天昌”二字,便问书吏当地是不是有天昌饰品楼。书吏说有。耿知县遂问李刚打戒指的铺号叫哪些,李刚说想不起来了。耿知县又问戒指要多少钱,李刚也说想不起来了。耿知县让差役把天昌饰品楼的店家找来。
  不一会儿,天昌店家踏入朝堂,耿知县问这对戒指是否在天昌打的。天昌店家细心看后,说:“这对戒指的确是敝号打的,因上边有掐丝珐琅莲花,奸险小人对它有难忘记忆力。打戒指的人是西郊福灵寺院役汪山……”耿知县听完转为李刚问:“你可以曾听到?”李刚死不承认道:“天地之间一样的東西许多。”
  耿知县并没理他,让取出李刚的指印,随堂与被子上的血手印对比,分毫不差。李刚一看,面色霎时间发生变化,前额外渗很多虚汗,李刚知道不招不了,便道出了说实话:“奸险小人被别人诱惑前往汪山处赌钱。头几回获胜很多钱,之后便输多赢少,最终将我铺中成本都输掉。那日我又借走钱去赌,汪山说老和尚已知道,请各位千万别来。过去了二天,听人说那就是汪山设的骗术,开始先使你吃个好处,随后会使你越輸越多。我越想越气,就在晚上去找汪山,使他退回这钱,他不仅没退,还讲了许多讥讽我的话,我一时勃然大怒,就将谋杀了,把他被子下的五两银两连着一对戒指拿到家中。”
  到此,水落石出,耿知县让李刚在口供上签押,随后抓进牢房,等待处斩。
  出自《传奇故事》2016.9
  (段明 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知县奇怪的田地生产事件。

2021-9-29 12:57:21

民间奇谈

真伪的投稿。

2021-9-29 12:57:2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