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县奇怪的田地生产事件。

清清朝乾隆年间,湖南宁远县住着一个叫匡诚的人,匡诚沒有孩子,为未来养老服务计,就从本地的李家收留了一个孩子,取名字叫匡学义。但之后,匡诚又生下一个孩子,取名字匡学礼,就给了匡学义八亩地使他重归了本族。又过去了些年,匡学礼患了病重,就赠给匡学义八亩地,请他对自己家的事加多照顾。之后,匡学礼病逝,留有了二百多亩田产。匡学礼的老婆李氏不识字,就要能识文断字的匡学义协助清洗田产,那样前后左右历经了十七年,在李氏的艰苦勤奋下,家中的田产又增多了一百多亩。
  
  话说有一天,别人要买李氏的一块田产,正好匡学义出门了,李氏就找了一个隔壁邻居帮着检查地契,結果发觉地契上写着“田产是李氏和匡学义一人注资一半选购的”!李氏大為诧异,这怎么可能呢?匡学义仅仅帮助,并沒有掏钱选购田产啊!她赶忙把全部的地契都找出去,結果看到全部的地契全是那么写的。匡学义回家后,李氏便询问他这是什么原因,可匡学义一口咬定全部田产全是两个人一同投资购入的。无可奈何下,李氏只能以诈骗田产为由将匡学义告到官衙。县太爷案件审理了本案,最终评定全部田产的确是两个人一共有的,由于地契上写的一清二楚。李氏不服气,又持续上诉,但各个官衙都依据地契上的文本判断田产归李氏及匡学义一同全部。
  乾隆皇帝五十二年,宁远县官调走,汪辉祖变成新一任宁远县官,这时候,李氏又来状告,汪辉祖用心审查了案件材料,分辨这确确实实是一起诈骗田产的案子。汪辉祖是个极其承担责任的高官,想为李氏讨回公道,协助李氏把田产夺回,就想到了一个方法。有一天,汪辉祖将李氏及匡学义传入堂前,彼此分别阐述以后,匡学义规定依照地契上所写评定田产的所属,汪辉祖便根据地契上所记述的直接证据判田产分别有着一半。李氏自然不同意,再三乞求汪辉祖分辨是非,并在堂前痛哭大吵大闹,汪辉祖装出发火的模样将李氏赶了出来。随后,汪辉祖与匡学义逐渐聊生活中,不断地夸匡学义擅于运营、治家有策,匡学义也十分春风得意,便眉飞色舞地讲了起來……汪辉祖看匡学义面带得意之色,就忽然询问他:“家里如今一共有是多少田产?”匡学义回应说:“一共十三亩。”汪辉祖又问一年可收是多少粮食作物,匡学义答说:“可收水稻三十一石、米十六石。”汪辉祖又问:“听闻家里有七口人,都能帮你做活儿吗?”匡学义回应:“并不是,仅有十八岁的儿子能帮我做一点儿工作。”汪辉祖又问:“那么来说,你种田所得的,交了军用口粮后,剩下的但是十四五石米,你需要抚养六口之家,不易啊!”匡学义说:“对啊,日子过得是清贫一些。”汪辉祖便问:“那麼,你哪来的闲钱与李氏一起买田产呢?购买了那么多田产,即便是注资一半,也是个非常大的数量啊!来看,你的钱肯定是偷回来的了!”说罢,马上站站起来,把预先准备好的往年失窃案的卷宗拿了回来,拍案大怒道:“你老实交代,这种案件你是不是干的!”匡学义吓得惊恐万状,下跪顿首说:“成年人,我是遵纪守法良民,从未干过盗窃的事啊!”汪辉祖有意恼怒地说:“还敢死不承认!假如没盗窃,你用于选购田产的钱是哪来的?”匡学义吓得大惊失色,说:“成年人,实话实说,买田产的钱都是李氏出的,我只是在地契上造假写出与她‘同买’,想等她去世后与她孩子争田产……”拥有匡学义的交待,汪辉祖便再次案件审理了本案,命人涂去了地契上匡学义的名称,将全部田产都判归李氏全部。一件十分困难的案件就是这样解决了。
  这也是《病榻梦痕录》一书里记述的一个实例。
  出自《启迪与智慧》2017.4
  (段明 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心魔

2021-9-29 12:57:20

民间奇谈

命案是因为荷花戒指。

2021-9-29 12:57:2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