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魔

古代,城内有一个周员外,因结发妻子刘氏一直怀不上小孩,就又娶了侍妾孙氏。结婚后,他听闻谢公庄的观音庙观音菩萨开关,便带孙氏去那烧香。
  没想到,中途周员外一行遭受了劫匪,她们不但抢空了周员外随身携带所需的金钱,最终竟将孙氏也一并劫走了。劫匪临走时还威协周员外,若他敢报官,便屠杀周府。周员外吓得直发抖,回家了后躺了好几天,也缓但是劲来。
  过去了一个月,有一天深夜,周府的大管家被一阵紧促的门铃声吓醒。开关门一看,往者居然是孙氏。孙氏看上去好好的,衣裳齐整,面色红润。周员外看到以后,转悲为喜,问她是怎么回家的。孙氏说成劫匪把她装在袋子里,送她到门口。
  周员外又问她那日被劫后所产生之事。孙氏回忆一会儿,说那日她被别人绑了手,蒙了眼,塞了嘴唇,放进一个大麻袋中。然后,就有些人抬着她向前走。

  约摸过去了一个时辰,孙氏听见“吱呀呀”的开门声,迅速,孙氏被别人从麻布袋里拉了出去,扔躺在床上。接着,她的钻戒、颈链、镯子便全被拿走,只剩头顶的一枚铜发簪,因为一文不值,没被取走。就是这样,孙氏在那一个小屋子里被关掉一个月,时时刻刻都有些人盯住,并不是男的,便是女的。
  周员外疑虑地问道:“她们即然早已将你的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收走了,做什么还需要白白的种活你一个月?”
  孙氏吞吞吐吐道:“这……因为我迷惑不解啊。”说着,她便伤心欲绝啜泣起來。
  周员外想想想,忽然高声询问道:“她们沒有侵害你啊?”孙氏被周员外那么一问,羞得满脸红云,不断招手否定,说她们仅仅图钱,并没有动她一根汗毛。
  周员外点了点头,宽慰了孙氏一通,便抚慰她睡下了。殊不知遭此一劫,孙氏睡间恶梦持续,虚汗淋沥,次日跟周员外一说,周员外甚为心痛,时下带孙氏去看看陪王。陪王把完脉,笑着对周员外说:“恭贺员外,尊夫人有喜了。”
  周员外一听,激动得泪水都快出来了。但一进家,沉着冷静出来后,他又感觉不太对了:这小孩到底是他的,或是劫匪的?自身跟刘氏结婚五年都没生孕小孩,如何孙氏被劫匪绑了一个月后就拥有?
  这般一想,周员外从此开心不起来了,反过来,他逐渐越来越敏感多疑,每日仅仅质问孙氏一个难题:到底是否有遭受劫匪的侵害?
  孙氏被蹂躏得近乎奔溃,总算恶狠狠回答:“有,把我她们侵害过。”
  周员外嗤笑道:“好,你总算坦白了。”讲完,他连扇了她好多个巴掌,骂她无耻,有辱周家家风,并放话要将她给赶出家门。
  孙氏也是个好强的人,一气之下便整理行囊,往娘家人赶去。可造化弄人的是,中途骤降大暴雨,孙氏正不知道怎么办间,背后附近却有牛车向她跑来,车里坐下来的是县太爷薛弼薛成年人,见孙氏孤身一人在大暴雨中向前,便邀她进入车内同行业。
  孙氏谨小慎微地面上了牛车,薛弼问她何因在雨中独走,这般狼狈不堪,孙氏便将前后左右所产生之事告之薛弼。薛弼感觉事有诡异,便将孙氏送到了县衙,细细地了解:“这一男一女是本地话音吗?”孙氏回应说成。
  薛弼问:“一个月间,还听见哪些声响沒有?”
  孙氏说:“前几日有时候传出木鱼声,之后一直很安静。”
  薛弼又问:“除开用餐上厕所,你一直是被捆绑着的吗?”
  孙氏答:“是的,双眼也一直被蒙着。”
  薛弼又让她回忆监禁期内的一些关键点,孙氏思索一会儿说,在她被关掉二十多天后,她显著觉得那一男一女对她的提防有一些懈怠。有一天,她在吃午饭时,嗅到了一股烤焦的味儿,照看她的男生讲了句“这老婆子,又把肉给烧糊了”,便匆忙地跑了出来 。就趁这挡口,孙氏快速取下头顶的铜发簪,在她吃东西的木碗上匆匆忙忙划了三下,算得上干了标记。划完后,她本想取下蒙眼睛的布看一下四周,但男生迅速回家了,她只能罢手。
  薛弼称赞了孙氏的机警,又问她为啥不求救。孙氏说,劫匪一开始就威协过她,若她求救,便一刀杀了她;若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就好吃好喝,合上个把月还能放她走。薛弼听罢一面点点头,一面在大厅里往返渡步。过去了好一会儿,他才张口询问道:“周员外的妻子刘氏,你知晓几个?”
  孙氏答:“不太清晰,只晓得她有一个小弟叫李保,是谢公庄的上长。”
  薛弼思索一会儿,突然扭头对身旁的捕快讲到:“夜里我想请李保夫妻用餐,你来谢公庄一趟,把她们请到望江楼来。”薛弼叫了好多个差役,一行人便匆匆忙忙出了衙门,赶赴望江楼。
  子时一过,李保夫妻畏手畏脚地随捕快赶到了望江楼。看到薛弼后,李保忐忑不安地问道薛弼何因请他用餐。
  薛弼和蔼可亲道:“一个月前,你们谢公庄的观音庙办了场开关水陆法会,确实非常好。更奇特的是,就在你们方法会的当日,摧残薛某很多年的寒腿居然不疼了,这不是佛光普照是啥?薛某了解,你做为上长一定为这水陆法会负荷率许多,因此 现在才把你们夫妻找来,陪薛某一起喝一杯酒。”听薛弼那么一说,李保算得上学会放下心去,与薛弼饮酒闲谈。
  待吃饱喝足,李保夫妻告别,薛弼回过头讲了句“能够 出来”,就见孙氏从屏风隔断后边离开了出去。薛弼随后询问道:“听清晰了没有?这一男一女的响声但是当时关你的人?”
  孙氏一声声道:“恰好是,恰好是。”
  薛弼说:“这就是你听见木鱼声的缘故。那时候,你被关进李保家,正逢谢公庄大搞水陆法会,那木鱼声就是从观音庙中传出的。”
  讲完,薛弼又嘱咐捕快,使他次日一早再去谢公庄,跟李保说他要去观音庙上香,顺带在李保家吃午饭,让李保提前准备一下。
  次日天亮,捕快便赶赴谢公庄,向李保讲了这事。李保一听,怎敢懈怠,时下便宰鸡宰羊地累成狗起來。
  到午餐时候,薛弼带上好多个差役赶来了。差役们各个小箱子子,李保看见怪异,但又不太好问,只要招乎起薛弼来。薛弼看了看桌子的飯菜,好像有一些不太令人满意,说,今日外出多带了几名仆从,也许桌子的食物不足吃。
  李保赶快说:“成年人请先就座,小的这就多打算些。”
  薛弼笑着说:“不用了,菜我已经从望江楼产生了,仅仅这大下午的,望江楼还等待用菜盘,你来弄些菜盘来,把那些菜倒以往,我也罢官差将望江楼的菜盘送到。”薛弼话刚说完,好多个差役便陆续打开了小箱子,里边一碟碟的都是菜。
  李保有一些刁难:“成年人,菜盘早已用完,碗可以吗?”
  薛弼说:“都可以,只需可以把菜装下就可以了。”
  李保只能把家中全部的碗都拿了出去,连几个木碗都用上,这才将就够。就是这样,薛弼一行陆续就座,吃完起來。薛弼不露声色地留意着面前的那几个木碗,果真在这其中一只木碗上,发觉了三道刮痕。薛弼朝捕快递了个使眼色,捕快意会,现场便与一班差役治服了李保夫妻。
  在证人证言眼前,李保认可了他绑票孙氏的客观事实,也供出了背后主谋—他的亲姐姐刘氏。原先,刘氏了解周员外敏感多疑,她布下此计,便是为了更好地蒙蔽周员外,令他对孙氏的贞节造成猜疑。只需这疑惑的種子在周员外内心扎下根,即使孙氏确实怀起小孩,那也是白费。
  案情大白后,薛弼禁不住感慨道:“妒忌可谓,魔障难处理啊!”
  出自《故事会》2017.12下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谋生的木匠。

2021-9-29 12:57:18

民间奇谈

知县奇怪的田地生产事件。

2021-9-29 12:57:2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