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生的木匠。

建工县要在吉阳街五里亭那个地方修建一座祭拜祖师爷的祖师爷堂,修建祖师爷堂资产是道人郑许仙游走四方化募而成的。资产凑够后,他便聘请了江西临川技艺精湛的木匠萧重、王远、易俊、阮乾等二十余人,在原先一座陈旧寺院旁的凉亭架起了临时性住所,坐阵监管、指引修建祖师爷堂。时许严冬十二月,外出做生意、做生意的人,也都接连不断地赶过年回家。在这种回家的人之中,有三个姓廖的崇仁人。一个叫廖明,一个叫廖彰,是嫡親两兄弟;另一个是廖明的孩子廖子成。
  这一天,她们三人来到五里亭时,天色逐渐早已昏黑,因此,她们就赶到道士职业定居的凉亭里,要求要借宿休息一个夜里。可是,不管它们如何要求,道人便是不愿留宿。无可奈何,她们只能继续前行,当经过木匠们建立的暂时居所的寝室时,又进家规定借宿。木匠们听闻她们也是湖北人,乡里人家的,因此就允许留她们歇住。
  这时候,廖子成听见一个木匠说她们住得也很拥堵后,就非坚持不懈要父、叔到吉阳街再找旅社歇住。但是,廖明一路走来,早已累到精疲力竭,乏力交迫了,便不听孩子的要求,决策从此住出来。孩子廖子成见爸爸和叔叔坚持不离开了,一气之下,便独自一人奔吉阳街找旅社住来到。
  廖明兄弟二人见廖子成一人离开了,都没有去追逐,便随一木匠进入了寝室。这一工程建筑团队,带头的叫萧重,品性内向,凶悍狠毒。他见廖明兄弟二人进家,便出现异常激情地分配一木匠说:“你快速烧开,好给俩位同乡洗个澡,放松一下。”随后,又叫一个煮饭的木匠去做几道菜给他们吃。
  不一会儿,水烧开了,廖明兄弟二人便逐渐脱衣服冼澡。廖明在脱光衣服时,不小心将掩藏在胸罩的钱包外露并滑掉在地面上。猛然,他脸部若隐若现出一丝惶恐不安的神情,并伸出手迅速将钱包捡起,又隐藏衣内。与此同时,他上下收看了木匠们一遍,看一下它们是不是察觉自己的行为。他的这一举一动,被坐着一旁的萧重看得切切实实。
  萧重笑着告诉他:“我等你全是父老乡亲,你无须存在疑忌。倘若对大伙儿不安心,今夜就将钱包储放在我这,我来代你存放,你舒心入睡便是了。明天早上,我都你,确保万无一失。”
  廖明只能说:“这的确是装钱的包装袋,是大家三个人在外面2年质量挣的所有存款,准备回家了购房购地的,再给孩子娶个媳妇儿。即然我们是同乡,那我就要把钱包放到你处,因为我就安心了。那么就麻烦你帮我存放一夜了,免得我晚上担忧遗失睡不好觉,那样我也可以舒心地照顾好自己了。”讲完,就将钱包交到了萧重。萧重将钱包接到,拿手掂了掂,感觉很重,可能袋内最少配有二百余两银两,恶意便在萧重心里油然而生。
  这时候,饭食也加强了,因此,他便大声地对好多个木匠们说:“这俩位但是我们的老家人,在他乡能碰到同乡,这但是大事儿呀!他们离开了那么远的路,也累到开始怀疑人生,你们多烫些美酒陪同乡好好吃一喝,谁不喝多了一醉方休,谁就不够意思啊!”廖明兄弟二人见萧重等同乡对自已那么激情,也盛情难却,分毫没防备,端起酒碗便和同乡们暴饮暴食起來。
  結果,不上一个时辰,廖明弟兄就被同乡们用酒喝醉了,躺在萧重的床边“呜呜”地睡来到。
  萧重瞧见,便将自身的床交给了这俩位弟兄睡下,自身到弟子寝室和她们一起去睡了。
  这时候,萧重便悄悄地同最更好的弟子王远、易俊、阮乾商议说:“你们知道吗?这两人的身上含有一百余两银两,他们已交到我存放,今夜他又醉酒变成这种模样,啥事也不知道了。我觉得,比不上趁这种机遇给他每个人一斧头,剁了算了吧,把银两均分了,随后,再悄悄地抬上前边涿州松林丛里埋了,谁可以明白这事就是我等做下的?”
  王远听后,积极站了起來,说:“你们都是在这等待,待我一人着手就是。”讲完,便手执斧子走入萧重的寝室,冲向二人床前,对着廖明弟兄一人劈了一斧子,二人沒有产生其他响声,便命归灵山了。
  接着,萧重、王远、易俊、阮乾四人,见四周毫无动静,便两个人抬一个,不露痕迹地把廖明弟兄抬在拱北涿州松林内,匆匆地埋藏了。
  转回家后,萧重又让大伙儿赶快把宿舍床、血渍清扫整洁,自来水刷洗整洁斧子。萧重自身回屋,悄悄地把银两倒出来一半,掩藏起來。随后,提着另一半银两走入弟子寝室,开启钱包,取来均分,每个人得了约四十多两。一切停当,時间已过半夜三更了,因此分别睡去。
  次日早上,廖子成在吉阳街王规旅社中,吃过早饭,坐着屋子里等待爸爸、大叔赶到好同行业上道,但是左等右等,便是看不到他们赶到。快到半天午了,或是看不到他们的踪迹。廖子成等得心慌焦虑,无可奈何只能自身又沿着归路回到凉亭去找他们。
  看到萧重后,便直接了当地问道:“老师傅,他们人?”
  萧重询问道:“你去找什么人?”
  廖子成说:“便是昨晚在你这留宿的那两人,怎么到如今看不到起來?”
  萧重说:“昨晚,的确2个顾客在这里留宿,可他说道要去吉阳街追逐自身的孩子,因而睡到下半夜就起来了,背了包囊就离开了。”
  廖子成说:“怪了,那他们走哪去了?我早上起来,就在等他们赶到,却看不到身影,我只能又返还到这儿,一路上也看不到他们踪迹啊!”
  萧重又说:“或许他们赶来你前边来到呢?你或是向前追追一下吧!”因此,他转返回王规旅社,匆匆忙忙吃完午餐,就急匆匆地往前追去。他从下午追逐到黄昏,沿线见人就问,都说没看见这两人。
  廖子成感觉这事有一些诡异,因此减慢了步伐,他喃喃自语地自言自语着说:“他两个人又不容易飞,我走得这般迅速,为什么看不到他们的背影呢?再讲爸爸也了解我身上无盘缠,岂有扔下我不在乎之理?我今天上午在五里亭了解,仅有道人昨晚不愿容留大家歇宿,今日又沒有看到他,或许她们在一起?我得返回去问一问那道人。”因此,他又连跑带颠地回到五里亭。
  看到道人,就问:“我爸爸和叔叔二人,昨晚何时到你这的,今日又往何处来到?”
  道人说:“你这句话问的可真奇怪呀,昨晚确实有二客前去留宿,我还记得很清晰,但我这沒有闲置不用的房子,就沒有留顾客留宿。你可以不可以四处乱寻啊!”
  已经二人争辩之时,但见二三个樵者离开了回来,对有人说:“刚刚,我们去劈柴,发觉前边涿州松林内,平躺着2个死尸,一脸是血,好像是被别人谋死的,你快看一看你是不是要找的人。”廖子成听后,大吃一惊,跟随樵者快速到涿州松林里去查询,剥开落叶枯草,果真是爸爸和叔叔两个人被杀掉在地,血溅面脸。廖子成瞧见,抱住爸爸的遗体痛哭起來,接着寻找包工头萧重、木匠王远和本地樵者韩浩山、潘开创等,赶到当场一同相验,好将尸体就地埋藏了。
  萧重是他同乡,廖子成就向萧重借了一两银子,提前准备去官衙报警应用。但他是个有心机的人,就伪托花钱去买两领簟围,遮裹遗体。因此,又问了道人的姓名,立即奔入理刑厅郭爷处状告。
  郭爷接到了状子,从头至尾细心看过一遍后,即打牌差差役孔程、汪云,前往吉阳街五里亭,将道人郑许仙、萧重等有关人犯逮捕到理刑厅开展审讯。
  许多人见木匠们被拘,就跟随差役后边赶往理刑厅听审。道人郑许仙畏惧其生死一线间,唯恐祸案拖累自身,因此马上写出起诉状,洗己之躯。
  郭爷接到了诉词,细心看过一遍后,问道人:“昨晚是不是有三个人一同到你处留宿休息?”
  道人回应说:“的确有这事,但三人借歇之时,天已将黑,贫僧亭中尴尬定居,因而不可以留宿。后不知道她们歇宿在哪里,今日才知被杀掉于涿州松林当中。”

  郭爷又对萧重、王远等开展审讯:“你们得知顾客留宿哪里?”
  萧重首先回应说:“小的住在离亭一亭多的地区,又不是旅社。”
  廖子成抽泣着说:“小的昨晚与父、叔同行业,行到她们寝室,小的要赴吉阳街定居,父、叔因持续赶了一天的路途,脚痛不可以再向前了,就求住在她们这儿了,小的独自一人赶来吉阳街酒店住宿的。天明后,一直看不到父、叔赶到,我便寻转亭中,道人还骂我不该乱寻。这时候,我忽听樵者说涿州松林内谋死两个人,奸险小人就前往收看,果真是父、叔被别人打死在涿州松林中了。”
  郭爷忙问:“涿州松林间距她们寝室多远?”
  廖子成说:“也就一里余路。”
  郭爷叫道人上去,说:“您好胆大,胆敢凶杀别人!”
  郑许仙赶忙辩驳。
  郭爷询问:“若不是你凶杀她们,早晨如何骂他孩子是四处乱寻?赶紧说出,以防皮和肉吃苦。”
  道人吓得抽泣说:“奸险小人平常忌酒除荤,口出狂言恶言均害怕出入口,岂敢行凶?”
  郭爷询问道:“不是你凶杀她们,为何偏你递过起诉状?”
  道人说:“贫僧大慈大悲存性,懒多管闲事,因而特递起诉状洗明本身。”
  郭爷又说:“亭中前后左右没有人,必然就是你图财凶杀了她们的。”
  因此,叫一差役给道人戴上长枷板,要其偿命。道人哭叫着说:“无赃不证贼,老爷子怎能那样轻率确定,真的是屈死贫僧了!”
  郭爷又说:“倘若不愿抵命,倒是有一个忏悔的机遇,那便是去收葬她们的尸体。”
  道人回应道:“贫僧甘愿为她们收葬。”
  这时候,廖子成又哭着说:“老爷子,小的父、叔活生生被别人打死,谋去白金二百余两,你怎么就那么草草鸟事,要我怎能甘休呢?”
  郭爷告诉他:“你看一下,今此无头公案,叫我怎么还偿你爸爸和叔叔的命啊!”因此,嘱咐许多人都去幫助这一又生无比下葬他的父、叔。然后,又用好言劝廖子成说:“逝者不可以复活,我给你二两银子做盘缠,赶快往前走回家了,等过年,初春之后,你再带亲人来把俩位长辈的遗骨转移回家吧。”廖子成听后,只能同一些素未谋面的人一起去提前准备美食安葬父、叔。
  当日夜里,郭爷私底下密秘分配了一个心腹,也扮成江西省做生意“顾客”的样子,身背负担,此外又分配了一个叫望尘的差役悄悄的追随之后,来到道人临时定居的亭中留宿。此次,道人郑许仙立即同意他吸引。望尘接着赶到亭边,只听道人说:“前日2个顾客要在我这儿留宿,我并没有允许,之后也不知道她们住在哪儿,可想不到,到天明,顾客却被别人谋去世了,基本上拖累我丧了命。今夜你需要留宿,我情愿点燃灯守候你到天明,以防再出现哪些出现意外,要我说不清。”
  “顾客”装作不解,讲到:“你怎么专说些不吉利的话呢?我怎么有一些听不明白。”接着,道人弄来一些茶饭接待客人人一边吃着,一边详尽叙述起案子的历经。
  这时候,外面若隐若现传出一阵歌唱。“顾客”稍显奇怪地问:“是啥人到那里演唱?”
  道人回应说:“是好多个木匠,就是我从江西省雇来建造祖师爷堂的,餐后无趣,随意瞎哼哼唧唧的。”
  “顾客”如同特别感兴趣地说:“唱得真超好听,我出来听一听他唱的是啥曲。”
  道人说:“一个木匠随意乱哼哼唧唧的,有哪些比较好听的。你都辛苦一天,还比不上早点睡觉得了。”
  “顾客”没什么困意地说:“我明日都没有啥事,仅仅到吉阳街去闲逛一逛,歇几日再往前走,也没什么艰辛的。”讲完,拉门而出。
  他悄悄地来到寝室,听的英文有些人在讲话。挨近细心一听,一个人说:“顾客之事,郭大爷是怎么也没想到的。”只听见又一人一声声地问道:“老师傅、老师傅,郭大爷曾否问过你这事?”
  在其中一人回应说:“沒有。”只听那讯问人说:“没问就行。”
  “唉,别老是胡思乱想了,赶快关灯睡觉吧,明日还得干活儿呢。”随后房间内的灯熄火了。“顾客”接着也转过身进家休息来到。
  夜晚以往,天已大亮,道人置齐了寿服和棺木,提前准备收葬俩位外地人的遗体。萧重及地区上的民众陆续来看热闹。
  廖子成端过一盆水,用纯棉毛巾提心吊胆地先后洗后父、叔的遗体,随后提前准备入殓。“顾客”也从群体中挤往前去看看伤疤。“顾客”细心一看,见是用斧子将遗体脖子弄断的;再借机把衣服掀起一看,见衣服上沾有几块木渣,因此,他把所看见的一切微小特点记在心中。天一亮,便站起来回府,将他暗查看到的一切一一报知了郭爷。
  郭爷听了心腹的报告后,断然地讲到:“这起杀人案件,不容置疑是木匠们干的。”第二天一大早,就命孔和带差役前往逮捕道人、木匠等人犯出庭重审。
  道人等一行人送到后,郭爷大喝一声:“来人,帮我将道人重打二十大板!”
  道人赶忙说:“贫僧没罪,为什么打我?”
  郭爷说:“你从邻乡请木匠修建殿阁,为什么不向我禀报而瞒我?”
  道人说:“老爷子不曾问到,贫僧也害怕瞎说。”郭爷又环顾了一下周边人,最终把眼光定位在萧重、王远的身上。
  郭爷指向萧重,直接了当地询问道:“你是木匠?”
  萧重赶忙回应道:“小的恰好是。”
  郭爷说:“你曾说‘顾客之事,老郭是怎么也没想到的’,这是指什么说的?”萧重听后大吃完一惊,正考虑着对了,郭爷又问王远道:“你觉得的‘老师傅、老师傅,老郭曾否问过你这事?’这话代表什么意思?指的哪些事?”话刚说完,但见萧重、王远二贼顿时脸色都泛白了。
  郭爷又声色俱厉询问道:“快说,你那行凶的斧子,藏在哪儿?”
  蕭重、王远强辩说:“小人与顾客是老乡,在他乡碰到父老乡亲,他若来夜宿,是件高兴的事,照料他都不足,哪敢下此辣手?”
  郭爷嗤笑一声,说:“说的比唱的还超好听,我觉得,你没有什么故乡情,你或是对他携带的银两更亲吧?上下帮我将此二贼拿到,重打五十大板。”二贼咬紧牙坚持不懈捱刑后,仍不愿承认。
  郭爷又问:“尸体的身上木渣是哪里来的?不说出是不是?来啊,再帮我狠狠地打五十大板。”
  此次,二贼总算熬刑但是,只能招认。
  郭爷马上叫捕快前往逮捕易俊、阮乾二犯,并细心搜取赃银。不长期,捕快手提式赃银,押送二犯赶到郭爷眼前。
  郭爷令廖子成领银回家,又将四犯公然各打四十大板后,钉了双翘板,打进牢房,秋后问斩。道长郑许仙、别的木工与本案无关系者,皆无罪释放。
  出自《民间故事》2017.3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剧团的小学生遇到了无头事件。

2021-9-29 12:57:16

民间奇谈

心魔

2021-9-29 12:57:2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