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案

丰阳县银库的银子每日都是会少几两,但是一直抓不上盗窃银子的贼。这一天,看管银库的周三刚摆脱衙门,就被抓头庄轩拦下。庄轩看过他一眼,伸出手抢下他的公文袋,从里边翻出了几两银两,并且银两上面有为了更好地捉术士刻意做的标记。
  庄轩十分发火,他一直找贼,原先贼就在身边啊,要不是收到一封匿名举报信,他还不信呢,一向老实巴交的周三居然这般下做。这也是显然的坚守自盗,要罪加一等的。
  虽然周三高喊诬陷,庄轩仍将他交到吴县令。吴县令获知信息,急得一拍惊堂木,让差役们把周三狠狠地打过四十大板,打得臀部血肉模糊。随后,给他们戴上木枷,写了一封文书,流放到边疆,押送的人便是庄轩。实际上,吴县令、周三、庄轩平日里关联都很好,吴县令刻意交待庄轩走在路上照料一下周三。周三自命清高,内心一定在赌气,加上臀部伤情没治愈,气温又热,弄不好会出意想不到的,期待庄轩一路上一定要多多的开导他。
  庄轩点着头,不断同意。
  押送周三上道时,吴县令亲自来送别,还刻意敬了周三三杯酒。
  周三接到酒喝过,随后就和庄轩上道了。天快黑时,周三就逐渐腹泻,浑身无力。那样磨磨蹭蹭笑了起来几日,周三总算跑不动了。无可奈何下,庄轩只能扶着他找了一家客店住出来。因为天气炎热疲劳,两个人吃罢饭,就进入屋内倒床就睡,没多久就哗哗哗打着鼾来。
  庄轩虽呼噜声手游大作,实际上却没入睡,他在悄悄的观查着窗前。近期几日,他隐约感受到有些人在追踪,但是回过头去看看,又没什么身影。他想,难道说是自身双眼看花了,可也不会每一次都头晕眼花啊。因此 ,此次他就上心,刻意假睡。果真,过了一会儿,窗花纸上映出一个偷偷摸摸的阴影,将窗花纸舔破,悄悄的冲里看。庄轩瞧见,一跃而起,冲过来开门,可是外边月光皎洁,什么也没有。
  庄轩返回屋内,周三早已醒过来,坐着那里恶狠狠望着他。他忙将自身刚刚看见的场景讲了一遍,周三恶狠狠“哼”了一声,静静地躺了出来。殊不知第二天早上,周三就站不起来床了,又吐又拉,屁股的伤也发作了,一阵阵说着瞎话。庄轩急了,到镇子四处求医问药。但是,周三的伤势却看不到转好。
  庄轩十分心急,却无计可施。
  这一天,周三从晕厥中渐渐醒来时,一把拉住庄轩的手,对他说自身快不行。庄轩忙劝周三不必多思考,他一定会找来更高超的医师治疗。周三摇着头,不断地喘气着,刚张开嘴巴提前准备说些什么,外边传出了一声轻柔的响声。庄轩悄悄的挨近大门口,猛然一把打开门,一个身影一闪跑了。
  庄轩要去追逐,周三喊住了他。周三问:“是否一个身高不高、猥猥亵琐的人?”庄轩沒有认清那个人的相貌,但是若隐若现见到那个人的身影并不高。
  周三说,那就是他的一个远房亲戚堂侄,称为“周常”。
  庄轩一愣,即然来啦,为什么不进去看一下周三啊。周三嗤笑一声,说:“那家伙是来说我死未死。”
  庄轩也是不解,疑虑地望着周三。
  周三让庄轩关了门,插好窗子,这才小心地取下发鬓上的发钗,一头茂密的头皮里边有一个小小布包,开启一看,居然是一颗闪耀耀眼的珍珠。
  庄轩真是看懵了,询问道:“你这也是……”
  周三上气不接下气地告知庄轩,这也是他祖上留下来的一颗珍珠,十分宝贵,他一向不随意观人。如今他快不行,看在庄轩近期照护他的分上,这颗珍珠就赠送给庄轩。庄轩一听忙摆头说:“你或是交给你的家人吧。”周三强颜欢笑着说,他早已没什么家人了,一年前的一场疫情抢走了他一家人的生命,现如今只有一个远房亲戚侄儿,可又不成材,与其说使他拿着浪费了,还比不上赠给庄轩。
  庄轩接到珍珠,藏了起來。当日,周三就过世。
  周三死时,恰好是三伏天。因为高温天气,路又不太好走,他的家中又没了家人,庄轩就准备将遗体就地安葬。他到镇子购买了一口棺木,将周三装殓好,第二天一早,请人抬上山坡上的一块荒山里埋了,并在墓前立了一块碑。
  一切办好后,庄轩返回客店里,提前准备在周三头七之后再回来交叉。这一天,庄轩正坐着客店里去看书,门被“哗啦哗啦”一声撞碎了,一群人冲进去,将索子套在他的脖子上,拉上就走。这些人全是庄轩了解的,是丰阳县的捕头,也是他的下属。庄轩忙询问道:“弟兄,你们弄错了吧?”
  在其中一个“哼”了一声:“没有错,你犯案了!”
  庄轩有一些摸不着头脑,忙问是什么原因。另一方说:“到你就知道了!”到丰阳县,吴县令马上升堂,惊堂木猛然一拍,吼道:“好你个庄轩,使你押送罪犯,想不到你居然图财害命,谋害罪犯!”
  庄轩大喊诬陷,他解读说,周三是病逝的,不是他暗害的。他又质疑吴县令:“到底到底是谁诬陷我,我愿和那个人质问!”吴县令喊一声“带见证人”,不一会儿,一个模样猥亵的青年人踏入堂来,跪在厅堂上,指向庄轩道:“便是你谋害我堂叔的,我堂叔的珍珠一定在你的身上。”
  庄轩一愣,内心懂了,这个人一定便是周三的堂侄周常。
  庄轩告知吴县令,他是清廉的,从沒有图财害命。
  吴县令冷阴笑道:“是否有图财害命,搜一下身不就明白了吗?”讲完,吴县令一招手,好多个差役冲过来细心搜过一番,乃至连庄轩的靴子也脱掉看过,什么也没有搜到。吴县令细心端详着庄轩,叫过一个差役,嘱咐几句,那差役点了点头,接着来到庄轩边上,开启庄轩的发鬓,发觉里蛋糕着一个小布袋,开启布袋,一颗珍珠露出来,光辉灿烂。吴县令立即收走了珍珠,指令差役把庄轩押入牢房听候处理。
  那天晚上,庄轩即将入睡的情况下,牢门“哐啷”一响声,进去的是吴县令。吴县令带上好多个差役,也有周常。吴县令拿着那颗珍珠,细声吼道:“你要個庄轩,居然用一颗硫璃珠串捉弄本官,来看不上刑你是不容易拿出真真正正的珍珠了!”

  庄轩高喊诬陷,周三死的情况下交到他的便是这颗珠串,他如何判断是假的啊,因此 就个人收藏起来了。吴县令听了说声再见,挥退追随的差役和周常,然后轻轻地摸了摸庄轩的肩头道:“我明白,你是冤屈的。”庄轩忙点着头一声声说:“成年人明镜高悬,我的确是冤屈的啊!”
  吴县令告知庄轩务必坦白说,要不然周常要去商州府状告,到时他也没法轻判了。
  庄轩立誓,周三给的就是这个硫璃珠串。对于怎么会那样,他刚刚也认真考虑到了一下,可能是周三怕未来有些人倒斗,把随葬的珍珠盗取,因此 用那样一招迁移他人的视野。吴县令看见庄轩,并不像撒谎的模样,点了点头道:“这一周三也太奸诈了,明日我派差役去开掘墓葬,假如能找到珍珠,就可替你洗除罪刑了。”
  庄轩听了,不断感谢。
  吴县令冷冷一笑,选择离开。
  深夜时候,煞白的星空下,一个阴影骑着快马加鞭发生在周三的公墓,悄悄的倔起墓葬来,趁着月色的映衬,这人恰好是周常。挖了一会儿,外露棺木,周常呵呵呵一笑,就在他提前准备举起棺盖的情况下,背后闪过一个阴影,刀光剑影一闪,一把短刀插入了他的身体。周常一声厉声惨叫,转过身见到背后站着一个蒙面人。周常指向蒙面人道:“你……我明白你是谁呀!你让我写匿名举报信诬陷……我堂叔。又要我追踪诬陷庄轩,说珍珠大家均分……来看全是假的。”
  蒙面人嘎嘎嘎一笑:“自然,我只是运用你,包含使你写匿名举报信检举你堂叔偷盗国库,全是运用而已。”
  周常人体逐渐晃动:“你不害怕……他人担心你?”
  蒙面人得意地告知周常,过一会儿他就把周常的遗体埋在这个墓里,谁会想到一口棺木里埋着两具遗体。对于庄轩,活但是明日的,死的缘故嘛,是畏罪自杀……
  周常狠狠地道:“你……真……毒……”讲完,周常倒下不幸身亡。
  蒙面人“哼”了一声,摸下周常的鼻息,明确去世了,才以往用劲掀起棺木盖。殊不知里边竟什么也没有!蒙面人大惊,转过身欲逃跑,前边却有一群人举着火堆拦下了去向。为代表那人并不是他人,恰好是去世的周三。周三来到蒙面人眼前,取出一颗珍珠道:“你需要找的珍珠在这儿!”说着,它用另一只手一把拔开蒙面人的面巾,蒙面人居然是吴县令。
  实际上从一开始,周三就感覺到是吴县令在诬陷自身。由于银库仅有吴县令进来过,他的公文袋也仅有吴县令贴近过。并且,在流放离去时,他喝过吴县令的酒,没多久就逐渐腹泻。周三猜想吴县令曾见过他的珍珠,曾暗示着向他索取,可是周三没给。因此 吴县令一定会诬陷他,将珍珠占为己有。
  假如周三去世了,珍珠只很有可能落入庄轩手上,吴县令一定会陷害庄轩。周常一路暗自追踪,周三搞清楚,吴县令一定是收买了周常,让周常诬陷庄轩,嫁祸于庄轩。
  那样一来二去,珍珠也就到吴县令的手上。
  周三担忧假如他不赶紧假死,吴县令她们很有可能会下狠手陷害他。因此,周三缓兵之计,开演了一场诈死的大剧,让吴县令上当受骗……
  自然,戏要演技取得成功,还务必庄轩相互配合。
  周三将吴县令很有可能执行的方案一说,庄轩立刻答应下来。果真略见一斑,庄轩依照提早方案好的,有意取出一颗假珍珠,又暗示着吴县令确实珍珠很可能在周三的墓里。因此,吴县令和周常都迫不及待地赶去倒斗……
  之后,周三把珍珠捐了出来,赈济了地方的贫苦老百姓。他说道,珍珠放到自已手上是惹事的裸根苗,赈济老百姓,才算是它较好的好去处。
  出自《三月三》2017.9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响马

2021-9-29 12:57:12

民间奇谈

杀人的野鸡血。

2021-9-29 12:57:1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