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坟奇事。

这一天夜里,普兰店知府县衙的周捕头在晚间察访时抓捕了一个盗墓者,盗墓者名字叫做王大顺,被追捕以后,他属实交待了自个的罪刑。他说道刚刚根据开洞进入了一处墓葬,殊不知进来一看,居然是座空坟。周捕头没敢推迟,第二天一大早赶快将这一信息告知了普兰店知府唐永年。唐永年听完,颇感诡异,他让手底下快速调研,这究竟是谁家的墓地。迅速,手底下就查清,那就是普兰店种植大户李大春家的祖坟。
  唐永年听完,陷入沉思,这一李大春可不得了,买卖进军各个领域,资金在普兰店首屈一指,是普兰店实至名归的富商。唐永年想不清楚的是,李大春家的祖坟,为何居然是空着的?他与周捕头一起,让王大顺带上,悄悄地赶到刘家的祖坟处。唐永年见刘家祖坟位于在一个偏远的山坳里,周边散散漫漫,有十几个坟上。唐永年进入了王大顺常说的墓穴,当场果真好似王大顺说的一样,空落落的,啥都没有。
  唐永年问王大顺,如何想起盗李大春家的祖坟呢?王大顺说,他往往盗李大春家的祖坟,是听了一个叫李长久的人的唆使。李长久了解王大顺是盗墓者以后,告知王大顺,刘家祖坟里有很多宝贝,能够 去盗窃。
  听王大顺讲完,唐永年心存疑虑,这一李长久到底是谁?为何唆使他人去盗窃刘家的祖坟?他与刘家有哪些憎恨或是有别的意义呢?唐永年决策先找出这一李长久。历经调研走访调查,唐永年大吃一惊,由于这一李长久居然是李大春的父亲!这下,唐永年更不解了,这一李长久居心何在?为何唆使他人盗窃自己家的祖坟呢?
  带上诸多疑团,唐永年决策在没有惊扰李大春的情形下,密秘触碰一下这一李长久,问一问他究竟意欲何为。他听王大順说,这一李长久每日都是在南关宠物市场一带游逛。可唐永年派人跟踪了二天,也没看到李长久的踪迹。难道说李长久家里有急事?又或者是病了近几天没出去游逛?唐永年已经老是胡思乱想,这时候,手底下来报,说在李大春家的祖坟前看到了一具遗体。
  唐知府赶快带下手出来到之前来过的那一个偏远的山坳,果真见刘家祖坟前平躺着一具遗体。逝者六十几岁,历经忤作尸检,致命性的创口在心口处。由于当场并沒有发觉血渍,基本猜疑是行凶后退尸回来的。经周边围观群众确定,逝者恰好是唐永年想找的李长久。李长久为何死在自己祖坟前?到底是谁残害了李长久?带上诸多疑惑,唐知府命人通告家属。
  时间并不大,逝者的大儿子李大春便哭着赶到了。见父亲死得极为凄惨,李大春搂住父亲的的身上失声痛哭起來。哭罢多时,李大春站站起来,要知府唐永年一定要严惩凶手,给他们一个观点。唐永年问李大春,平日里李长久可有仇人?李大春摆摆手说他父亲平日里真诚待人,好善乐施,很有人缘人品,从未和所有人结上过仇怨。唐永年又问李大春是什么时候从家中出去的?李大春回应说,父亲早已出去二天了。唐永年问为什么没有报官?李大春说之前他父亲也是有相似的事儿,他逍遥自在惯了,一玩着很有可能三五天也不回家,因而也没在乎。想不到,今日一大早,就听到了父亲被别人杀掉的死讯。
  唐永年进行调研,可几日过去,案件却如石沉深海,没什么进度。唐永年郁郁寡欢。这一天夜里,他睡不着,就倒背手在后院溜做到深夜,随后赶到小书房洗了把脸,准备保持清醒一下。坐着书案前,他猛然想起,自身近几天居然惠顾着调研李长久被杀一案了,却忘记了李大春家的祖坟空坟的事了。
  李大春家的祖坟有十几个,当时他只进入了一个,那十几个墓葬里是不是也是空的呢?这两者也许有丝丝缕缕的联络,何不先调研一下空坟案。第二天,他让周捕头分抽出来好多个每人必备,日夜监控着李大春家的祖坟处的动静。
  几日以后,周捕头来报,说昨晚一个影子从另一处秘密的洞边进入了王大顺以前进到的公墓,好大半天没出去。瞧见,他也悄悄地进入了墓穴。
  想不到,周捕头发觉墓穴里边居然空无一人。没敢在里面停留,他又赶快出来。殊不知他出去不久,就见刚刚进到墓穴的那一个阴影又偷偷摸摸地出来。因为沒有不容置疑的直接证据,周捕头沒有逮捕他,只是一直悄悄地跟随这一阴影,直至阴影进到李大春家的庭院。周捕头说:“据我来看,这李大春家的祖坟,必有怪异!”唐知府点了点头,表明赞成。
  当日夜里,唐知府决策再探李大春家的祖坟。他与周捕头等一干人等赶到当时进到的墓穴,将墓穴仔细地地勘测了很多遍,最终,唐永年从脚底的青石板上听出了眉目。他令人掀起这方面青石板,青石板非常薄,缓缓的一掀就开。青石板下,一个带楼梯的黑漆漆的洞边露了出去。唐知府命人多一点好多个火堆,随后领着周捕头等放到墓洞里边,历经一段细细长长隧道施工,总算赶到最底部。看来这儿是一个库房,里边井井有条地放着一个个木箱子。唐知府令人开启在其中一个木箱子,发觉里边居然是福寿膏!看了以后,唐知府命人将木箱子原状放好,随后领着人悄悄地撤出了墓穴。
  上去以后,周捕头提议唐知府马上逮捕李大春。唐知府摆摆手说:“不能,如今机会还未熟。”周捕头问为何,唐知府说:“这片祖坟是李大春家的不是假话,可大家并沒有把握住李大春买卖的证据,那时候,他如果死不承认说压根不知道,大家什么办法都没有。”下面,唐永年细声嘱咐周捕头道:“从明天起,派人日夜监控李大春家的庭院和祖坟,发觉她们买卖的情况下,马上开展追捕!”
  半月以后,当李大春正与异地的烟商贩买卖时,被唐知府领人一举抓捕。唐知府马上升堂。真相眼前,李大春垂挂了头,对所违法犯罪行屈打成招。空坟案已了断,那杀人案件呢?究竟是谁杀掉了李长久?厅堂上,唐知府质疑李大春可有怀疑对象。李大春摆摆手。已经这时候,听堂的人群中一个衰老却无失嘹亮的音效道:“成年人,我明白到底是谁杀掉了李长久!”
  说一席话的人是李大春的都洁王春才。王春才气哼哼地来到厅堂以上,指向李大春的鼻孔说:“成年人,残害老主人家的人是这一畜牲!”许多人一听,都大吃一惊。李大春听王春才这样说,也是一愣,但一愣以后,李大春马上静下脸来斥责道:“王春才,大家刘家待你没薄,你可以不可以忘恩负义,见到我落魄了,倒打一耙,过河拆桥啊!我可以残害自身的亲生父母父亲吗?”
  王春才一声嗤笑:“你这唯利是图的物品,我还亲眼看到了,你竟然还不认可!”王春才说,那晚,他从家乡回家,正想找老业主说两三句,可他刚来到院子,就见李大春一阵风一样闯入了李长久的屋子。随着,房间内发生了强烈的争执。见男女老少主人家争吵,王春才害怕轻率进来插嘴。出自于好奇心,他赶到窗边,舔破窗纸,朝里边看去。这时候,他看得瞠目结舌!但见李大春从袋子里取出一把牛耳尖刀,向着李长久的胸脯连刺两刀,直至李长久气绝身亡,李大春这才气哼哼地离去,急急忙忙地赶赴前院来到。
  尽管沒有听清晰爷俩为何而争执,但他凭直觉这件事情并不怨老主人家。由于这一李大春一向强取豪夺,十恶不赦,用户评价偏差。而老主人家则好善乐施,真诚待人,人缘人品很好。
  王春才猜想李大春赶赴前院可能是叫自身的好多个亲信来到,目地只不过是赶快收敛性起老主人家的遗体。他明白,如果老主人家的遗体被捆绑进棺木,那老主人家的不白之冤是始终也无法得到沉冤昭雪了。想起这儿,他沒有迟疑,马上低头背着老主人家的遗体。可把老主人家背到哪里去呢?人急生智,他脑中灵光一闪,立刻作出一个决策,把老主人家背到他们家祖坟上来,以造成官衙的留意。因此,他身背老主人家的遗体,从院子的侧门悄悄地出去,一直把老主人家背到祖坟前。
  听王春才讲完,李大春一臀部坐倒在地,自言自语道:“我讲谁盗走了遗体呢,原来是你!”李大春交待说,他父亲发觉他做烟土买卖以后,一直勸他停手。可烟土盈利极高,李大春不甘舍弃赚大钱的机遇。之后,伴随着烟土买卖越来越大,往哪儿储放变成个问题。李大春见自己的祖坟处极其清静,就派人悄悄地把祖坟里的遗骨取下,埋在另一个地区,将这为名上的祖坟更新改造变成存储烟土的库房,并在这儿向异地送货。
  李长久了解后,大骂李大春伤天害理,劝他赶快到府衙投案自首。这种,李大春自然听不进了。见孩子不听,李长久一时下不上去府衙检举的信心,历经慎重考虑以后,他这才告知好多个盗墓者说,刘家祖坟里有宝贝,并唆使盗墓者去盗窃自己的祖坟,以造成官衙的留意。
  可好多个盗墓者听了那就是李大春家的祖坟以后,慑于李大春的威势,居然害怕前往,并向李大春揭发,说它们是在南关听一个叫李长久的人说的。最终的結果,仅有王大顺来到,还一无所获,李大春核查清晰以后,了解父亲是存心要坏自身的“大事儿”,这才在一怒之下,杀掉了父亲。杀了父亲以后,他原想要去前院叫自身的好多个手底下,悄悄地用棺材将父亲成殓起來。可等他领着人赶到父亲的屋子时,发觉他父亲的尸首居然无缘无故地消失了。
  祖坟案案件审理结束,唐永年叫过王大顺,公布他无罪释放,许多人轰然。唐永年开怀大笑。王大顺是新聘的差役,祖辈当过盗墓者。正好唐永年在南关处走访调查民意,听见李长久唆使他人倒斗,觉得这里边定有诡异,因此让王大顺进公墓查询。“多行不义必自毙”。李大春判刑斩立决,汇报刑部审批以后,将在立秋后被处死。
  出自《民间传奇故事》2017.8上
  (段明 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神秘失踪的金罗汉。

2021-9-29 12:57:03

民间奇谈

媒人的死亡。

2021-9-29 12:57: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