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失踪的金罗汉。

一、飞来横财
  清代末期的江南古镇灵桥,有一对朱氏兄弟。十几年前,爸爸妈妈被水灾卷进富春江,连遗体也没找到,只留有旧屋二间,薄田数亩。
  一日,周家兄弟按照惯例上田里犁田锄草。黄昏时去百潭浦竹桥旁冼澡,提前准备下班。一会儿,阿弟匆匆忙忙爬成功来,连说奇怪的事奇怪的事,急着拉阿哥一起去桥底下仔细观看。阿弟指向一条石头缝中漏出的红布说,这里有物品。兄弟俩移走一块方石,见有一个沉重的鲜红色布包,谨小慎微开启布包一看,竟外露一堆红彤彤的事物来。两个人惊得瞠目结舌,手足无措。少顷,阿哥去大桥上望风,阿弟将这种宝贝散装于短柄竹筐内,用羊草遮盖,不露痕迹地将宝贝挑回家了中。
  兄弟俩就着灯油一数,竟有十八尊小孩子握拳般多少的金罗汉。两个人既激动又担心,经协商后,将金罗汉装进一只香樟木小盒子里,用俩把铜锁锁住,兄弟各执一锁锁匙。又将樟木箱置放东房间内一口未曾用上的棺木中,用长钉钉牢。兄弟相聚,五年内决不会动这金罗汉一尊。阿哥再三交待,宝贝乃两个人一共有,谁也不可以私吞。阿弟最先表态发言,如小兄弟我私吞,日后跪着早死。见阿弟发过毒誓,阿哥也立誓道,如我当哥的独享,必然喂草而亡。
  到第二年七月的一个夜里,狂风暴雨,大雨如注,第二天水灾就没进了家里。多亏棺木放置二张木椅以上,未曾被泡浸。第二日夜里,暴雨仍一刻不停。深夜,东面的泥墙顷刻坍塌,险些将那口存有宝贝的寿材冲出来 ,两兄弟吓出一身虚汗。
  过后,阿哥对阿弟说,那样不好,得想个妥当的方法,将金罗汉放置于一个更可靠的地区。两个人不谋而合想起了一个人,他便是两个人的表兄朱宏。朱宏是灵桥的第一位秀才,担任过广东省水师营书。后生病带官回家了,干了“罗山八大庄”灵桥庄的堡主,是一位做事公平,受人尊敬的士绅。很多年来一直照顾和鼎力相助着2个堂兄。两兄弟最终一致决策,将那只藏宝贝的樟木箱,交给表兄存放。
  二、兄弟送命
  在征求朱宏允许后,两兄弟取下樟木箱,贴上封口,重上俩把铜锁后,由阿弟扛到表兄家。朱宏领兄弟俩至楼顶小书房内,移走书柜,外露后来的暗柜,将樟木箱放进柜底,并手书一张字据,交到2个堂兄。两兄弟千恩萬谢回了家。出自于慎重,她们没敢真实情况无不及,假称箱里是爸爸妈妈留下来的三百两银两。朱宏也不方便细究,深信不疑。
  一转眼,安全过去五年,兄弟俩要建屋分户,决策将储放于表兄处的宝贝取回来。朱宏自然允许。择日,两兄弟如期赶到朱宏小书房,朱宏将暗柜里的樟木箱取下,坚持让兄弟俩查验。阿哥只能开启布包,见木箱包装上的封口完好无损,俩把铜锁紧闭,便安心地扛箱而归。
  返回家里,两兄弟赶忙用不同的车钥匙开启铜锁,殊不知箱里仅有一堆白金,却不见了十八尊金罗汉。瞬间,两兄弟面色大变。阿哥已倒地不起在床,阿弟禁不住又哭又闹。而后,两兄弟相互之间抱怨斥责,大发生争执,险些动了手。阿弟几回明确提出要去报官,阿哥不遗余力劝阻,高声讲到:“报官的结论是,彼此不仅无法得到金罗汉,还得入狱斩头!”阿弟这才平静下来。
  最终,两兄弟均感觉表兄朱宏有什么问题,便暴跳如雷地赶来表兄家,找朱宏讨个观点。朱宏听罢两兄弟说他掉包的猜疑,急得脸色发青,抖开那张字据,言犹在耳地说:“箱中的三百两银两一文许多,你们竟然说我掉包,还说有商品,你妈要问问,究竟是什么商品?”两兄弟一时语塞,终害怕讲出金罗汉的事来。朱宏又道,我无愧于心,假如一定要赖上我,那因为我只能报官,让官衙来查个真相大白,还给一个清正。朱宏得话义正言辞,字字句句在理。可伶兄弟俩看看我,看一下你,有苦难言。第二天,兄弟俩双双生病,卧病在床。
  阿弟躺了三天,便能醒来用餐。他对哥哥心怀憎恨,已评定金罗汉被哥哥私吞,因此 才装疯卖傻不了。客观事实是阿哥的病越来越重,亲人请了陪王,陪王确诊是气急攻心,又伴寒症,十分比较严重。喂了五吃药后,稍有转好,能坐着床边吃点小米汤了。哪承想,阿弟执迷不悔,每天来医院病床前向阿哥追讨金罗汉,总算,阿哥又逐渐发高烧胡言乱语,腹疼难耐,牙咬紧,半昏半睡。陪王对阿弟说,你哥哥的急火已深层次五脏,仙人也无回天秘术,办后事吧。二天后的一大早,闻听嫂子哭天抢地,待阿弟赶来,但见阿哥咬着满嘴宿舍床草,早已断气了。
  自打阿哥去世,阿弟就非常少讲话,一天到晚盯住那只樟木箱发愣。一日深夜,阿弟又在恶梦中吓醒,大声喊叫:“哥,你回来了,我们一起去找金罗汉!”任由妻子儿女喊他摇他,阿弟仍两眼发直,全身发抖。此后后,阿弟完全疯掉。
  就在这里年冬日,下雪飘舞。阿弟妻晚上醒来,发现男生没有身边,赶忙披衣找寻。最终发觉阿弟衣着单衣,跪在院子里,已是雪娃娃,没有了热流……
  三、渔翁得利
  好长一段时间,村平均为两兄弟的悲剧扼腕叹息。只有朱宏,独自一人静静地坐着黑暗之中,脑中翻江搅海,以前的一幕幕持续在脑中再现……

  那一年,俩位堂兄将小箱子储放于他手上,他一直觉得并不是这么简单,必然另有诡异,想弄个清楚的念头一直难以释怀。无痕迹地开启封口和铜锁,对他而言仅仅小菜一碟。某夜三更,他搬离堂兄的樟木箱,待打开小箱子见到黄灿灿的一堆金罗汉时,见过大市面的他,也被惊得虚汗直冒。他取出一尊细细地仔细地,立刻想到十多年前那桩灵岩寺的惊天大案,这必定当初遭窃的镇寺珍宝金罗汉毫无疑问。当时的术士“内壁飞”已不得善终,而脏物却一直失踪。这种商品为什么会在她们手上?她们这也是究竟是从哪里而来的呢??他迷惑不解。
  一日下午,家里突然来啦一位宾客,原是很多年前水师中的一位故人刘勇,说远道而来赶到与老朋友欢聚。朱宏兴奋异常,摆下酒席热情款待。酒过三巡,朱宏已脸红耳赤,语句甚多。讨论中,朱宏获知这名曾是水师副把总的陈兄,也已经离去水师,开始做起了买卖,还混得非常好。当此兄问及近期有没有大买卖可做时,朱宏双眼一亮,趁着醉意,竟糊里糊涂地将家里存有金罗汉的事给讲了出去。也是数一杯酒落肚后,朱宏已烂醉如泥,趴倒在桌子睡得正香。
  待朱宏醒来时,天已大亮,刘勇也早就不知道踪迹。他心道不太好,慌忙跑上楼去,打开暗柜一看,樟木箱中的金罗汉早已洗劫一空。朱宏双眼一黑,双腿发软,倒地不起在木柜边。
  朱宏也害怕报官,仅仅万万想不到,俩位堂兄却为此送命,让朱宏懊悔不己。他立誓要寻找刘勇,讨要金罗汉。
  大半个月后,他打线行囊,日夜兼程,赶来广东省,先去水师探听刘勇降落。同事对他说,因为刘勇盗窃军内物资供应,参加非法交易,早就被军内辞退。听闻他四海为家,已是江洋大盗,来无影,去无影,谁也说不清楚他在何方。朱宏又心急如焚地赶来东莞市刘勇家乡,家里只剩刘勇哥哥一人,也压根不清楚刘勇的好歹。朱宏仍心不甘,在水师周边的酒肆茶座、妓女院古戏楼中千辛万苦找寻,直至盘缠耗尽。
  到此,朱宏完全失落了。为这件事情,他不仅倒追进三百两银两及一大笔盘缠,还将背一辈子背黑锅及两根性命,他为了自己的酒后失态懊悔终身……
  出自《山海经》2017.6上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扇中人

2021-9-29 12:57:02

民间奇谈

祖坟奇事。

2021-9-29 12:57: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