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中有事件。

清末民初仲春的一天,中药材商刘阿坤进到泥山岙(ao,今屬浙江省杭州市)地段收中药材。当他踏过大道旁的一户别人时,发觉屋子里有一位年青女子正袅娜娉婷地朝大门口走过来。刘阿坤踏入前往恰好跟年青女子打个照面,但见面前的女子粉脸生春、美眸柔情似水。他无法言喻,因此跟这女子的老公谢土包商议,表明想要出巨资以换来其妻陪他一夜。谢土包忍不住刘阿坤巨资引诱,应和了出来。他随后回屋子里跟其妻丽荣商议,丽荣忍不住老公死缠烂打,只能同意。
  这一天晚上,丽荣用心装扮后,坐着堂前等待刘阿坤来临,谢土包便推托避了出来。刘阿坤在周边民宿客栈里吃吃喝喝结束后,一步三摇地哼着小曲儿赶到谢家,他抬腿刚迈入门坎,眼下的场景吓得他生命出壳,但见地面上平躺着一具惨不忍睹的无头女尸。那年轻女尸虽已身首异处,但看那纤细的身姿必是丽荣毫无疑问。应对血案,刘阿坤怕火上浇油,因此他还没来得及多思考,拔脚便逃。

  破晓时分,谢土包兴致勃勃跑到家中,提前准备扣除刘阿坤交给他的巨资。他踏入家门口,看到媳妇的没头遗体,吓出一身虚汗。随后,他便勃然大怒,想着:这罪恶滔天的刘阿坤,即便丽荣不从,你也不可以杀了她啊。想起这儿,谢土包便急奔衙门报警。
  某县的陈县令闻报,问谢土包刘阿坤有什么特点,谢土包说他左脸颊上面有块疤。陈县令即命差役将刘阿坤抓来问案。刘阿坤辩驳说他并沒有杀丽荣。陈县令历经仔细剖析和勘察,清除了刘阿坤的作案嫌疑,遂将他放了出来。
  就在陈县令无计可施之时,他的同窗好友耿知府恰好巡查经过此处。陈县令赶快盛情款待,酒过三巡以后,陈县令向同学展示案子的难点。因此耿知府便倾情帮助陈县令侦破。两个人虽历经仔细剖析和勘察,但案件依然找不到方向。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些人来汇报案件,说昨晚他听见谢家传来挣脱之声,有女子大呼“和尚和尚”。耿知府愕然捻须踟蹰:“天目岭寺院里,听说仅有贾和尚常跑出去,难道说是他?”
  从天目岭到泥山岙有一处九魂墟,这儿幽木叁天、云气萦绕、恐怖荒寥,传说故事常闻怪物哀嚎、冤鬼哭闹,让人不寒而栗。这一天傍晚,贾和尚吃饱喝足,从九魂墟历经。当他进到幽林的地方,忽闻十几步外传出一两声女子凄凉的乞求:“和尚还给头来,和尚还给头来!”贾和尚闻此声吓得体毛都竖了起來,酒也醒过来一半,脱口回道:“你不要缠我,你的头在村东桥底农家院门口的树枝。”蓦地一班差役从林间冲破,现场将贾和尚抓捕。而后案子由陈县令主审,耿知府在一旁督审。
  一声惊堂木响,贾和尚被押上堂来。陈县令声色俱厉问责丽荣是否被他所杀。贾和尚知道没法赖账,只能招认。
  原先那晚,贾和尚经过谢家门口时,见有一个美貌女子正坐堂前。贾和尚禁不住女色引诱,冲入谢家,欲心怀不轨,遭受丽荣不遗余力抵抗。见自身偷鸡不成,怕再坏掉和尚知名度,贾和尚便一不做二不休,要了丽荣生命,并将其头颅取下,挂在村东桥底农家院门口的树枝,以搞混视野,随后便桃之夭夭。
  依据贾和尚的口供,差役们奔向村东桥底农家院门口找寻丽荣头颅。殊不知树枝并没头部。因此差役们便提前准备将这个主人家阮老二押往衙内了解。殊不知这时候阮老二并不在家,他已经县衙报警。他说道:“今日上午我开关门后,忽然看到树枝有一颗女性头部,因怕惹上纠纷案,就把人头数取下,提前准备埋到屋旁的山坡地里。就在我想刨土时,却发觉山坡地好像被别人挖过。我便沿着翻土挖了下来,竟然挖到一具男生遗体,因此我丢下那个女人头部就跑来报警了。”
  耿知府和陈县令都大感出现意外。陈县令急问:“那尸体都有什么特点?”阮老二说:“惊慌下,我但见那惨白的脸上有块伤疤。”陈县令禁不住一个冷颤,随口说出:“难道说是他?”耿知府瞧见遂问到底是谁。陈县令说:“这要等现场勘查完后才知。”因此二人遂领差役们进山现场勘查。
  赶到当场,地面上果真有一颗女性头部,一旁是一具被挖掉填土的男尸。现场勘查结束,陈县令说:“他便是一不小心排掉的江南大中药材商刘阿坤,我还在审他时就见到他脸上有块疤,今日一看果真是他,不知道他何因遇害。”
  那天晚上,耿知府跟陈县令在官府的后院边喝酒边分析案情。宴上,耿知府忽然发觉陈县令左手的食指上戴着一枚粗大的翡翠戒指,便奇怪地问:“以往如何不见老弟啊戴过这枚翡翠戒指,到底是谁送的?”陈县令说成自个买的。“那要许多银子吧?”耿知府再度奇怪地问。陈县令随意而答:“不贵,十两。”耿知府昕后,变换话题讨论说:“刘阿坤案已僵持不下,敬请老弟啊尽早侦破。”陈县令听后一脸刁难地说:“这也是个异地生意人,关联一定很繁杂,侦破难哪。”见陈县令那副刁难的模样,耿知府淡然一笑,不会再说些什么了。
  殊不知,让人颇感出现意外的是,二天后,陈县令却忽然被耿知府摘掉乌纱,解往都府。陈县令被押上堂来,高声问责耿知府为何摘掉他的乌纱。耿知府或是淡然一笑,说:“这一事你妈要问你呢,彼此同窗好友一场,敬请你从实招来吧。”“我没违法犯罪!你叫我招哪些?”这时候,耿知府从容不迫地叫人抬上来一箱纹银,说:“就从它招起吧。”一见银两,陈县令猛然脸色煞白,但依然说:“这是我很多年的存款,你凭什么说是违法犯罪直接证据?”“来看你是看不到棺木不流泪,不撞南墙不回头了。”耿知府然后说:“你一直在案件审理丽荣遇害一案时,发觉刘阿坤是个大生意人,在假心放了他后,便图财害命,随后又将遗体埋到阮老二屋旁的山坡地里。你一定还要说我为何评定这种,实际上要想人不了解除非己莫为,那一天阮老二来报警时,你面色基因突变,一不小心看得出眉目。然后,你说你戴着的翡翠戒指是用十两银两买的,实际上这枚翡翠戒指市场价最少20两银两,更何况它一般多见江南一带生意人配戴。最强有力的直接证据是,你从逝者处掠来的500两银两的宝箱都没都还没开启,里边有刘阿坤做生意时签了名的来往票据。”听见这儿,陈县令已经是大量出汗,“扑腾”一声倒地不起在地,讲到:“望耿成年人开恩,饶我一命啊,如果你肯网开一面,我将这500两银两都给你。”耿知府不屑一顾,道:“我给你开恩,谁替怨魂开恩?你觉得天地每个人都是会和你一样爱财枉法、执法犯法?”听见这儿,陈县令已瘫倒如泥,像一副没有了骨骼的外表。
  到此,多起冤假错案与此同时破获,2个幕后黑手也总算在立秋后绳之以法。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包公智打破了失踪事件。

2021-9-28 12:57:28

民间奇谈

在舞台上审查案件。

2021-9-29 12:57: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