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朱哥。

下雪了,起先象小米粒一样的雪粒,西北风斜吹,砸得锅边碗沿吱吱响。

“柳姐,打洋吧,那么冷,不容易有些人出去吃夜宵了。”讲话的是满绣,柳姐米糊摊的杂工。

柳姐看一下大马路终点,会结冰的雨冰风了路灯光效果,看一下表,间距零点十五分还差五分钟,街道空无一人。

“再等五分钟吧。”

“三两切粉,卤味……”柳姐在等这一声招乎。

柳姐这条马路上摆了四年夜市街米糊摊,每天晚上零点点一刻,朱哥会按时赶到米糊摊,把单车往人行横道上一靠,随后怎么样大喝一声,齿轮厂的职工,嗓子都尤其嘹亮。

柳州螺蛳粉原材料有二种,圆根的叫米糊,宽扁的是切粉,能够有卤味、汤类、炒粉三种食用方法,前二种最便捷,不管米糊或切粉,拿沸水一烫,放进碗中,再放入事先搞好的卤汁、油、卤牛或马肉、炸黄豆、菜锅等,炒粉大多数用切粉加蔬菜猪瘦肉油爆而成。夜市街卖到十点后,切粉很少了,只供货吃炒粉的消费者。

炒粉比卤粉贵一元钱,朱哥只吃卤味粉,三两切粉吞下,再灌一小碗大骨头汤,满口滔滔烫,全身上下暖融融。

朱哥喜欢切粉,柳姐每一次摆放货摊,都取下三两切粉放到一边,给他们存着。

零点一刻,一辆破自行车咵叽咵叽踩回来,柳姐意外惊喜地就要仰头招乎,却发觉骑车人并不是朱哥。

“炒三两粉,特么,冷去世了。”

“是曾师傅啊,你请坐。”这人柳姐也了解,与朱哥是同一个生产车间的朋友,每日总与朱哥一块儿下晚班,但非常少吃夜宵。

“别人屋子里有媳妇煮夜宵等待呢。”朱哥以前那么详细介绍过曾师傅。

“你嘞,媳妇儿不帮你煮夜宵啊?”柳姐还记得,那时候那么问过朱哥。

“差不多了,等着我发过财,讨你回克做媳妇,你也就无需再去摆夜市街摊,专业接到屋子里帮我煮夜宵得了。”朱哥乐滋滋地说。尽管是句开玩笑的话,柳姐记了三年。

“曾师傅,朱哥呢?他还没有下班了啊?”看见曾师傅大结巴炒粉的模样,想起他盘子里的切粉原本是交给朱哥的,柳姐禁不住探听道。

曾师傅抬头看了一眼柳姐,未出声,低下头又大口大口吃起來。柳姐感觉曾师傅面色好像有点儿不对,内心嘎登一跳,又然后询问道:

“他加班加点了,对吧?或是……他今日歇息?”

曾师傅很快扒完盘子里的切粉。仰头看见柳姐讲到:

“你还是晓不可啊?朱师傅去世了……三年前,他在起重设备时,被生铁砸裂了脑袋,非常惨哦……”

“不,不会吧……昨日夜里他还来吃完三两切粉嘛……并且,这三年来,并不是总见到你们一起骑单车下班了,在前面这一街口分开……”柳姐尽管靠着炉子,但或是觉得背皮一阵发寒。

“三更半夜,莫乱发言,骇死尸的……我哪一天不是一个人骑单车回家了啊……”曾师傅付费时,手有点儿哆嗦,来看他不好像坑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小米粒雪早已变为雪花,在昏暗的路灯下满天飞翩跹似翎毛,假如每一片雪花都是有性命,那咱们也是上天洒下的雪花。大家如叶落一样被运势的风送至这世界,回望归路,却斩尽杀绝。大家躺在大家落下来的部位,等候着运势的风再度将大家送至另一个地区,或等待另一片飞过来的雪花,随后悄悄的溶化于无形中……

柳姐手足无措的处理好货摊,返回出租房后就一卧不起,重大疾病了大半个月。病好后,返回?似豪霞遥俨桓疑瞎鹆掷础?/p>曾师傅吃饱了腹部,咵叽咵叽踩着破自行车往家走,边踩边偷乐。一整天的不悦猛然化为乌有。

“去特么,一起买的福利彩票,为何姓朱的能挣五百万,孔子却一根毛也没捞到……这下我觉得这米糊美人还敢理睬你没,哈哈哈。”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豪宅蜗居的梦想。

2021-9-4 18:00:10

民间奇谈

我的生活是我的女朋友。

2021-9-4 18:00:1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