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床患者。

跟很多医院一样,这个医院都没有四楼,只是立即跳到五楼。幸亏我去了的是三楼,在病房里还不会会出现这种心中出毛的觉得。

我去了的双人房,但另一个医院病床则是空的,就好像一间宽阔的单人间。

把物品衣服都安装好后,我起先在床上让护士打吊针,护士离开后,我百般无聊地盯着点点滴滴一滴滴打车地滴下,直至觉得双眼麻木后,我站起翻阅床柜的抽屉柜,看一下以前的住院治疗病人是否有留有些哪些。

但我只在第一层的柜子里发觉一本标识着住院治疗常见问题的指南,别的抽屉柜里什么也没有。

我躺在床上坐正,阅览起那本住院治疗指南,无趣地逐渐一一核对各病房的差别:“好呀,别的病房也有电视机电冰箱……”

翻阅了两页后,我注意到在其中一件事宜被记号笔圈了起來,好像极其重要。我看了一下,那事情就是写着:“该院门禁系统为十点,探望的家人及朋友们请于十点前离院,并请患者于十二点前睡眠。”

这没有什么吧,患者本身也是该早点睡觉的。我往后面翻了一页,发觉还有一个事宜是被记号笔所框起来的,这一常见问题就非常怪异一点:“十二点之后若同医院病床的患者按住紧急电话铃,切勿惊慌。”

搞哪些?写错字了?应该是把“同病房”弄成“同医院病床”了吧,我想。再如何挤也并不是两人挤同一张床吧。我阖上指南,从皮包里取出自已带的书看过起來。

夜里十点,护士帮我将点点滴滴拿出来,给了我夜里要口服的药,而且嘱咐我夜里早点睡后便离开病房。但也许由于我平时日常生活就日夜错乱的关联,我躺在床上瞎折腾到十二点多仍沒有困意,因此只能开启床头灯再次去看书。

直到双眼拥有睡意,.我将书收起來并要合上床头灯,但当你的手夹在床头灯电源开关上就要按住时,我看到一件难以置信的事儿。假如快个一两秒关闭床头灯,我或许就看不见这一幕,但我恰巧看到了。一只惨白的手从床下边外伸来,按住了卧室床的紧急电话铃,跟我按在床头灯电源开关上的手单单仅有几毫米的差别。

那只惨白的手缩回去床下下来后,我也不知道该关床头灯或不应该关。原先这就是那一条常见问题的含意,床下边也有另一个患者。这下我不敢关闭床头灯了,我需要光亮来覆盖我的害怕。等一下护士会来吗?来啦以后又会怎么样?

我紧抓着病房的门缝,我能看见过道上的灯光效果钻过门缝透了一点进去,假如护士会来,那麼门缝下能先掠过她的影子才对。可是沒有,门缝下还未发生一切影子,门就无警告地打开了,一个护士推着小推车离开了进去,并正手将病房门合上。

这一护士也不是!这一护士戴着副密不通风的防护口罩、衣着纯白色的工作制服,可是样式跟我记忆中这个医院的护士工作制服并不一样。她推着手推车来到床前讲了两三句,而床下边也是有一些响声发过出去,我听不懂它们在说些什么,那好像是一种以浑厚的低吟所造成的语言表达。

那一个护士忽然传出一个尖啸的响声,而且瞪着我,把我她给吓坏了,但我然后注意到她是在瞪着我手,意会回来她是要我将床头灯给关闭。

不要着急不要着急,常见问题里有写,不必惊慌,人活一辈子便是了。我合上了床头灯,但我双眼并没有闭上。

暗夜里,我看到有一个人从床下边钻了出去,护士从手推车上拿了一些专用工具,逐渐在那一个人的的身上东划西划……

原先每个医院病床都是有2个患者,一个躺在床上,一个在床底……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奇怪宠物店的人鱼。

2021-9-4 18:00:06

民间奇谈

豪宅蜗居的梦想。

2021-9-4 18:00:1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