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宠物店的人鱼。

天空中传出一声声轰响,大粒大粒的雨滴接踵而来,而一条荒芜的小巷在大暴雨中隐约可见,小巷传出一阵阵悦耳的歌唱,打雷声一阵阵,一个男人淋着雨,狼狈不堪的越过小巷,到一家店铺门口,停住了步伐,逐渐怕打的身上的降水,然后他仰头望了望小商店的广告牌,但见小商店的广告牌是灰黑色的,上边用淡黄色的布带写着异,宠物用品店。男人轻轻地一笑,离开了进来。店内,一个穿旗袍的古装女子,正懒散的躺在沙发上,她看到男人进去,长细的眼眉挑了挑,香唇缩着,讲了句:“欢迎光临异,小商店,顾客你要选一只什么小宠物呢?”

男人并沒有理那一个女人,只是细心端详着这儿,这儿彻底让你一种古香古色的风韵,而且拥有各式各样的小宠物,给人一种神密的觉得,忽然,男人被很近出的夹层玻璃水缸吸引住,水缸里一只不知名的鱼群正全力晃动他的小尾巴,的身上的鱼麟亮金金的,闪着异常的光辉,而一双双眼也是囧囧有神。他逐渐面带喜色,激动的对穿旗袍的女人:“那是什么鱼?”

女人略微外露喜色,细声说:“那就是美人鱼,顾客你要要不?”

男人逐渐兴奋的说:“想,卖给我吧。”他不晓得为何,总觉得这鱼好了解,女人激起嘴巴,两手抱住地面上一只嫩白的猫,讲到:“看它与你投缘,送你就是。”

男人细声说着感谢,随后抱住水缸向走着。“顾客,等一下,期待顾客你好好待它,以保你安全。”女人细声向男人的身影说着,而这一男人却一脸愉悦的怀着水缸,分毫沒有听清女人得话,更沒有发觉小商店以伴随着小巷消退看不到,而店内,女人怀着黑猫,依在沙发上抚摩它的毛,轻轻地讲到:“新手。只愿他可躲避这劫吧。”

男人回到家,愉悦的将水缸放到橱柜上,愣愣的喃喃道:“你的双眼这般像她呢。”

水缸里的美人鱼好像听得懂了他说道得话,向他眨眨眼。男人逐渐脱下西服宁心安神,并沒有注意到水缸里的美人鱼逐渐退行性变了。迅速,天渐渐地黑了,深夜将临,男人逐渐进房间入睡,而大客厅里的美人鱼却外露阴阴的笑,它从水缸里爬了出去,渐渐地变成了一个女人的样子,仅仅这女人还长出鱼一样嘴唇,长长的头发居然是墨绿的,全身上下好像贴满了鱼鳞,各外怪异,她渐渐地得走入男人的卧房,用她的智能手环住他的腰,轻轻地的接吻他的脸,而男人,仿佛觉得到哪些,发觉一阵身旁一阵冰冷,他忍不住打个冷暴力,他的腹部逐渐传出皮和肉牵扯的响声,他往腹部上摸下,上边居然有一两手在拉扯他的皮,他顾不上害怕,痛疼使他叫出了声,殊不知在他性命衰落的那一刻,他扭头看到了那一个女人。

警察局内,浦安静静地打这网络游戏,这时候,陈转回家了,他拍一拍浦安的肩部,说:“喂,安,此次又有大案件了,看来十分繁杂。”

浦安取出一根雪茄烟,抽了起來,随后从口中吐出来几个字:“说说是怎么回事。”

陈转略微半闭眼睛说着:“收到通告,今天上午收到警报,宏昌住宅小区死人了,是来打扫卫生的小时工发觉了遗体,随后报了警,我刚才去看完了,发觉遇难者的死像很怪异。”他睁开眼再次说着,“逝者全身沒有一点伤疤,最令人费解的是他的内脏器官都有被啃掉过的印痕,并且肠道一地全是,真的是十分恶心想吐啊,但他的相貌神情好像身后看到了哪些十分恐怖的东西一般,我觉得这一件案件,应当并不是人工的。我认真观察过他家中,任何东西都哪些少,令人费解的是他们家有水缸,却沒有养魚,而他的床边是湿乎乎的,我判断并不是人工的。”

浦安听后,皱皱眉,内心惦记着,此次又会是啥怪物发生。

夜幕逐渐灰暗,一个喝醉的小混混歪七扭八的发生在一个街巷里,分毫沒有察觉背后一个女人,不,精确说成一个鱼一般的怪物,正靠近他身旁,小混混逐渐哼着歌倒在了一旁的垃圾池里,而那一个怪物很快得到如今他眼前,小混混仰头一看,吞吞吐吐的说着:“哦,美女。来陪爷喝一杯。”显而易见喝醉的他连是人是怪都搞不清了,但见这一怪物,外伸尖锐的前爪,穿破小混混的腹部,取出内脏器官细细啃咬,小混混传出难受的娇吟,血水流了一地,怪物瘋狂的撕扯着眼前这个人,而巷子口却产生了2个高耸的影子,穿着黑衣服,在其中一个还带上灰黑色鸭舌帽,酷帅的贴墙,猫猫遮阳帽冲着怪物细声说“原来是冤魂化身为的美人鱼,变为那样,应该是有些人在后面协助你啊。”

“喂,安,和它空话哪些,一枪处理吧。”另一个小伙厌烦的说,怪物好像听得懂了2个得话,学会放下手上的内脏器官,逐渐向两个人起攻击,但见两个人一个大转过身,逃过去了怪物的攻击,陈转有一些恼怒,取出腰部的封灵枪向它拨通,怪物轻便的闪出,随后,从背后长出一条巨长的鱼身来,向她们拂去,浦安轻便一跳,越到怪物身后,猫猫鸭舌帽,呕吐好多个:“来看它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转,我们一起上。”

一道白光灯吊线二人的影子,两个人往高空一跳,怪物仰头看见,提前准备寻找二人,忽然白光灯从它眼前一现,“死灵之咒斩”“吞灵剑”二个响声与此同时传出,随后白光灯一闪而过,怪物变成了两截,它是遗体变成了一群蜘蛛,向远方飞到,而地面上,却发生一名白衣女,精确说,应该是一缕灵魂,陈转挑挑眉,询问道:“你是谁呀,为何要行凶,到底是谁标示你的?”

女人看一下眼下的两个人细声讲到:“我的名字叫小炀,由于她们可恶,两年前,我为了更好地找个工作,赶到这儿,遇上了那一个男人,也就是第一个一不小心残害的男人,那时候我对他一件倾心,他叫商茛,是富二代吧,我只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他,我便深深地的爱上了他,随后,他带我非常好,替我找工作,还待我去玩,想不到,他只不过是个表里不一的斯文败类!那一天,商茛说带我一起去个好去处,因此我便随着他来到,要我想不到的是,他居然和他的弟兄李毅也就是刚才那个小混混将我强奸了,随后将我杀掉,碎尸,等着我醒来,我变成了一缕魂,我不知该怎么办,便四处漂荡,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我遇上一个女孩,她一脸纯真的对我说:’想复仇吗’我对她点了点头,因此我便变成了那样,如今仇也报了,因为我就该离开了。”

“这些,小炀你了解帮你的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吗?”浦安赶忙问。

小炀摆摆手,讲到:“我也不知道,我只晓得她叫缕儿。”讲完,她变为一丝烟飘起了,就在浦安苦想的情况下,陈转,拍一拍他的肩部讲到:“总算解决了,安,我们去饮酒啦。”

浦安转过神来,点了点头。两个人打打闹闹的离开了。

街巷内,一个女人怀着黑猫,轻笑道:“刚很出彩呢,呵呵呵,这一切才刚开始。”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几个鬼故事,精致可怕。

2021-9-4 18:00:05

民间奇谈

同床患者。

2021-9-4 18:00:09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