狄公抓住了猫

凶悍刁泼的“猫”
  一天晚上,狄公手底下乔泰、马荣二人前去汇报,说侠客尚义、武学高強的蓝大魁被别人毒杀在甘泉池浴堂里。狄公拉人赶来甘泉池,发觉蓝大魁遗体旁的石桌子有几元七巧板,茶盅粉碎在地,茶盅底里有一些深褐色的茶末。这时候,狄公手底下干将陶甘回来说:“必是有些人进了这单人间投的毒,因浴堂花厅中儋州市茶缸里的水并无毒性,不然任何人都得中毒。”狄公听罢点了点点头,又对陶甘说:“你看看这七巧板,桌子仅有6块,一块在蓝大魁手上捏着,是否可觉得蓝大魁在中毒了后,匆忙豁出去这图,而这图又与凶犯相关。”陶甘不断称是。狄公轉而问乔泰、马荣查询今日前去冼澡的人的状况。乔、马二人告知,有一穿黑袍的又生行为较大 。狄公传出与这黑袍又生一同进浴堂的3个人了解。那几个人都说不认识,仅仅说这人到大门口掉转几日,身高偏矮弱不禁风,一顶黑皮帽压得很低,额头外露一绺卷头发,可目光凶悍。

  第二天,狄公根据帮查,掌握到蓝大魁弟子中并无个子矮小弱不禁风、秀发打卷的人。他突然想起,那“黑袍又生”可能是女子扮的。乔泰说蓝大魁从不修边幅。陶甘觉得,这倒是非常容易与女子结仇的缘故。狄公也觉得,如果是女的,必与蓝有一些纠葛。接着还告知她们,他昨晚已看得出那七巧板的图象是只猫,不一会儿,济生堂郭掌柜来汇报说,蓝大魁中的毒很一般,无法推测哪些案件线索。接着,狄公讲起,前一晚走在路上遇上了一个小女孩,由于需看“猫”而被妈妈痛打之事。这时候狄公才知道,小姑娘的老爸陆明,刚死不上大半年,妈妈陈宝珍,是个凶悍刁泼女子。狄公问陆明是如何死的,郭掌柜说死得诡异,没尸检就匆匆忙忙埋了。狄公决策传唤陈宝珍。
  朝堂上的陈宝珍不甘落后、痛骂,狄公只能命差役押下来,稍候重审。
  退堂后,马荣向狄公汇报了一些新的案件线索。从蓝大魁的弟子那边听闻,老师傅和一名字叫做“猫”的女子密切相关。狄公大吃一惊,他想到陈宝珍闺女讲的那只“猫”,难道说是同一只!他让马荣马上去浏览程氏隔壁邻居。不一会儿,马荣禀告,陈宝珍旧隔壁邻居都说陈未嫁人时,外号就叫“猫”。狄公听了,如梦初醒。
  刁妇终绳之以法
  夜里,两位差役在陈宝珍家找到一套黑衣服裤子。
  次日升堂,狄公劈头便问陈宝珍:“你可以有一个外号称为猫?”陈一愣,道:“因小妇一对双眼强大,故自小左邻右舍多唤我作猫。”然后狄公又询问黑衣服裤子之事。陈从容不迫地说:“那套服装是前夫亲威来的时候忘却的。”狄公再传浴堂中那3个人随堂质问。三人看过不断摆头:“老爷子,那日是个小官爷,并不是女性。”见此,陈宝珍又骂开。狄公强抑住怒气又传蓝大魁的弟子梅成上堂质问,说出他那一天看到老师傅会一女性,且唤其“猫”的事。狄公待梅成说完,重任人取出七巧板,拼成那猫形。因此他指降落程氏说:“蓝大魁临终前还用这七巧板向人提醒,残害他的人便是你。”但陈宝珍仍不承认。退堂后,狄公决策开棺验尸,查出来陈夫陆明遇害的实情。
  次日下午,南门外场了很多老百姓。不一会儿,差役们已将一口红漆棺木起出。陈宝珍一见棺材,脸色煞白,扑到地面上便嚎。狄公不理睬她,一声吼“开棺”,遗体被抬了出去。郭掌柜仔细留意了遗体和棺木四周,未发觉异常。这时候,狄公见逝者的鼻梁骨有一些发胀,便命郭掌柜用银镊剥开鼻腔查验。郭掌柜将银镊伸入逝者的鼻腔轻轻地碰了几下,再渐渐地抽出来,果真有一支致命性的长钉子。狄公从郭掌柜手上接到那约长三寸的钉子,大声讲到:“这就是陆程氏谋杀亲夫的直接证据!陆程氏,你有没有什么话说?”陈宝珍抬起头,消沉地回道:“我招。”回堂后,她然后承认道:“小妇人从小爱强,不甘人后,偏要嫁了个陆明是个废物,夫妻之间也并无相爱。一天,他回来后埋怨马靴脱了掌,逼我立刻修复,又催我美酒好饭侍候。我心中一肚子气,便在酒食里拌了蒙汗药与他吃。他吃后便倒地了。趋之如骛,我就用一枚钉子钉入他鼻腔,随后擦拭血渍,随意请了个江湖郎中做见证人,假称烦扰之处猝发而死。
  “之后,有一天,我到小乡村去,道路上跌了一跤,骨骼脱位,撕破般痛疼。天寒地冻我站不起来,恰巧这时候一个男人走过来,他便是蓝大魁。他搀扶我,两下推拿按摩,骨骼复了位,又帮我推拿、擦药。我打动无比,见他体格健壮,长相昂然,便爱上了他,他也烈焰一样深爱着我。可没多久,他就后悔了,要想解决我。狠不下心,威协他说道,真要丢弃我,我便要消灭他。他自然不相信,我不过是一个弱女子。他仍不理我,我只能动手能力了。一切如老爷子所言,我假扮一个又生偷溜甘泉池浴堂,在他茶盅里下了毒……”
  没多久后,陈宝珍在大门斩首示众。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玉镯的疑问。

2021-9-28 12:57:24

民间奇谈

包公智打破了失踪事件。

2021-9-28 12:57: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