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针夺命的奇案。

宋代初期,战祸持续,北方地区侨民陆续逃到江南地区,金兵也用意过江侵入宋代,我国河山摇摇欲坠,老百姓也已处在内忧外患当中。
  
  偏要就在这个危急之时,江南地区苏州府辖地发生了一个飞针夺命之辈,传闻说他已科学研究出能够 致人于置之死地的夺命穴,被其飞针打中此穴者前六天重病,第七天身亡,彻底无可救药。就在亲人为逝者大操大办丧事时,中针者却忽然回光反照,活了回来。症状全莫不说,还需要比未病以前更为神采奕奕。因而搞得民俗人人自危,谈针害怕,家家户户若有些人死,都害怕埋藏,害怕逝者是中了飞针夺命穴而冤死地底。
  苏州市县令接案后,大幅惊讶,如此穴为贼人常用,终将民不聊生,便马上嘱咐苏州市名中医济世楷前去常熟探察,帮助常熟知县将飞针夺命的人绳之以法。
  济世楷领命赶到常熟,这儿曾是飞针夺命案事发更为猖狂的地方,常熟知县孙营、乡吏王种、富贾刘德等都曾被飞针夺命。而当济世楷一一为其切脉确诊时,却看到她们脉诊极其平静,没什么病象。济世楷向她们了解起中针以前有什么预兆,贼人是不是偷盗府中钱财。孙营等陆续摆头,说家里不曾遗失钱财,更无前兆可谈,飞针夺命抢来无影去无影,她们也不曾眼界过他的千山万壑。
  历经几日调研,案子或是毫无头绪,济世楷也是一筹莫展。这贼人飞针夺命目地到底为什么?济世楷如何也搞不懂回答。
  这日,阳光明媚,济世楷出了常熟衙门,赶到城中心茶馆喝茶。期间,茶人们已经讨论飞针夺命穴,因此济世楷也踏入前往拼个繁华,或许还能获得些案件线索。听茶人们说,常熟一带最负臭名的绿林大盗洪一刀,前不久也中了飞针,如今正一病不起,眼看就需要人事不省。茶人们说:“这类人死了才好,飞针夺命侠应当一针要了他的狗命!”济世楷早就在苏州府就听闻过洪一刀罪大恶极、十恶不赦,便在一旁搭话道:“对,这类人死了方可妙哉!亦罪有应得哉!”
  茶人们听到济世楷这般一说,便有些人询问道:“听兄台话音是苏州市人氏?”济世楷赶忙拱手:“在下苏州市济世楷,来此处正为探察飞针夺命一案,敬请诸位鼎力相助!”茶人们一听他是苏州市名中医济世楷,便都围了回来,捋起衣袖请济世楷帮她们把脉。济世楷哈哈大笑道:“各位,这儿是茶馆并非中医馆,只需大伙儿有助我侦破,我便留到常熟悬壶一年,不知道能否?”茶人们猛然繁华了起來,陆续向济世楷出谋划策。
  茶人中有一位是常熟衙门的忤作,他对济世楷说,几个中针者在中国针以后他都前去检查过,但中针穴道并不一致,他也曾造访过当地多名名中医,获知那中针穴道只不过一般穴道,并不是民俗所传说故事的夺命穴,无一点儿玄之又玄之处。
  济世楷听后大惊,他以前也曾向知县、乡吏等了解过她们中针的穴道,但因時间太久,创口早就痊愈,她们也说不出具体地址。今日得遇忤作,济世楷便请他绘制几人群中针的穴道。而当忤作绘制任何的穴道以后,济世楷禁不住眉头紧锁,由于这好多个穴道确实平时,也许飞针夺命不取决于穴道而取决于针。而几只飞针济世楷也早就见过,是民俗中医常见的中医针灸之针,并无异常之处。
  这时候,一位茶人说,知县孙营在中国针以前是个贪官污吏,收受贿赂糊里糊涂审案,实际例子数不胜数。此外一位茶人也说,乡吏王种在中国针以前是个来俊臣,占据田地,霸占民妇,扣除苛捐杂税从来不眨眼睛。也有人说富贾刘德中针以前是个黑商,假冒伪劣、欺行霸市也是常见之事。可她们几人群中过飞针以后,却好像都发生变化本人,知县孙营越来越廉洁自律爱民如子,乡吏王种近期降低租税不用说,还经常捐助援助侨民,而富贾刘德则越来越真挚本份,心口如一。
  济世楷听后,好像总算发现了这贼人飞针夺命的目地,难道说他在飞针上涂擦了能够 令人弃恶从善的药品?飞针夺命的真实意义并不是为了更好地要用人生命,只是要人舍弃妄念、痛改前非,为民造福?济世楷向大伙儿讲出了自个的念头,忤作却摇了摆头,说飞针夺命确实是为了更好地要人生命,后街妓女院的老鸨在中国针以后的头一个月就暴病丧命了。济世楷又深陷了苦恼当中,为什么有人中针还活着,有些人中针却去世了?济世楷真的是迷惑不解。
  返回衙门后,济世楷本想了解孙知县中针前后左右为什么转变这般之大,但又怕他下不了台,只能罢手。济世楷对孙营说,他想要去为绿林大盗洪一刀把脉,也只能那样,他才可以查出来飞针夺命穴的所属。孙营大惊,说洪一刀历年来心狠手辣,这一去也许偷东摸西,他劝济世楷多带些士兵一同向前,以防万一。济世楷说,带了士兵去反倒会造成贼人猜疑,便租了条小帆船独自一人前去。
  洪一刀一伙儿贼人集聚在常熟北边湖水中的一个岛屿上,素来不与别人相处,除非是是去称霸一方。济世楷所租小帆船刚行到湖内时就被贼人拦住。济世楷赶忙自报家门,当贼人听闻他是苏州市名中医济世楷时,猛然惊喜万分,请他到海岛为洪一刀诊治。登岛后,济世楷在忠义堂内看到了奄奄一息的洪一刀,历经一番确诊后,济世楷不知所措,由于洪一刀的脉诊错乱,没法获知到底伤在哪里。
  济世楷禁不住额头出汗,要了解洪一刀但是头目,弄不好会使他人头数落地式。而当洪一刀见到济世楷脸色慌乱时,却讲到:“老先生毋需苦恼,我洪一刀做恶过多,有这样一病实在是天时,老先生这就请回吧!”济世楷见洪一刀已抱必死之心,便向他讲出飞针夺命穴一事,来看她们久住海岛,对外边的一件事并不了解。洪一刀听后,面带疑虑:“世界上竟有这般奇妙之事?可那高手怎样上了小島?老先生也是如何确定我中了夺命穴?”
  济世楷一愣,由于自身确实是空穴来风。洪一刀强颜欢笑道:“老先生快请回吧,假如我有个三长两短,老先生也许也没法活著回来!”济世楷在走以前,再三叮嘱洪一刀的弟兄,若洪一刀过世,切勿立即埋藏,防止他确实中了飞针夺命穴而死而复生。
  船行到湖内,济世楷发现不对,由于洪一刀素来残暴成性,今日为什么会越来越这般宽宏大量,放他离开?济世楷赶忙嘱咐船家将船开去,没想到还未扭头之时,就见海岛上熊熊大火。船家说:“济老先生,无需回去了,洪一刀早已去世了?”原先,海岛上的贼人一向无土葬之礼,人死后都以火化处理。济世楷暗叫不太好,会出大事儿。几日以后,果真出不来济世楷所想,海岛的贼人为了更好地帮洪一刀复仇,陆续潜进常熟城里杀人越货,放话非得找到飞针夺命的人方肯作罢。原先,洪一刀在被火化之时,忽然从柴火中翻盘而起,但于事无补,他或是丧命在了熊熊大火当中。
  孙知县见事儿基因突变,便指责济世楷做事不到位,要不是他告知贼人飞针夺命穴一事,也许她们到现在还不在乎的说说,认为是洪一刀尸变。济世楷都没有争论,就在这时候,衙门外的堂鼓忽然响了起來,不一会儿,差役就跑而言县衙外有一人自称为是飞针夺命侠,前去自首。
  济世楷和孙知县张口结舌,不知道是真的吗,升堂以后,差役将飞针夺命侠携带堂来。孙知县拍了一下惊堂木,声色俱厉道:“堂下所跪谁人?报上名来!”而当那自首的人抬起头时,孙知县却反吸了一口冷气机,原先这人居然是当地知名的老医生冯定坤。
  孙知县赶忙将冯定坤请至后厨,问及缘由。原先冯定坤真的是飞针夺命盗,他从小学武,少林轻功绝佳,飞镖绝招也更为善于。冯定坤长大以后,曾下访名中医研修医疗水平,最初他读医是因为赚钱养家,但很多年从医以后,冯定坤经历了许多,见惯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事儿。而他,作为一名行医者,却又束手无策。很多患者因没钱买药在他眼前去世,很多人本沒有病,却由于没钱而被活生生饿死了。冯定坤逐渐厌烦这一人吃人的全球,但又没法更改。有一次,他忽然发觉一个患者在经历了一场重大疾病以后好像是发生变化一个人,越来越比之前包容、豁达、心地善良,正所谓重大疾病方可使人悟。
  冯定坤想着,假如能找到一个令人诈死的穴道,令人经历过一次存亡,是否会对人会有一定的更改呢?因此,他刻苦钻研多年,总算发觉了飞针夺命穴。
  济世楷问冯定坤,为何每一个人所中穴道会各有不同?妓女院老鸨在中国针以后怎么会暴病丧命?冯定坤说,当他科学研究出飞针夺命穴后,担心被奸佞常用,伤害老百姓,便在施针之时添加内功,飞针在打中身体别的穴道以后,内功会在人体内再次运作,直通夺命穴,从外表上看并无法获知夺命穴道之所属。而妓女院的老鸨往往会暴病丧命,是由于她大病初愈以后并没有从善,人做错事时比普通人更为非常容易骄傲自满,也为此而经常会气血逆向行驶,打破并未痊愈的夺命穴,进而造成 她命丧黄泉。
  孙知县听后暗暗幸运,多亏自身病愈后立即从善,否则也已经不再人间了。当济世楷问及冯定坤飞针夺命穴到底在身体哪里时,冯定坤却闭口不答。济世楷笑道:“兄台还指不上我济世楷吗?”冯定坤叹了口气道:“并不是我指不上你,仅仅怕会因而让你招来祸端!济兄或是不必询问为好!”济世楷想想想,也只能罢手。
  幾日以后,孙知县在通告苏州市县令后找了一个死刑犯,作为冯定坤的替死鬼,拉到法场上公然传法。飞针夺命穴一案从此平复,而冯定坤也被济世楷带到苏州府密秘维护起來。
  两年以后,冯定坤在住所被别人残害,苏州市县令马上派人严肃查处本案。知县孙营和名中医济世楷也因而被抓了起來,由于了解这事的除开苏州市县令就只要她们。就在苏州市县令提前准备对他二人开展严刑拷问时,残害冯定坤的三个人忽然前去投案自首,她们交待了凶杀冯定坤的历经。原先她们以前曾是常熟衙门的差役,当她们窃听到济世楷与冯定坤的交谈后,便想借飞针夺命穴发笔偏财。之后她们辞掉了差役一职,追踪济世楷赶到了苏州府,历经两年的暗地里打听,总算被她们察觉了冯定坤的藏匿的地方。
  而当她们胁迫冯定坤讲出飞针夺命穴的部位时,冯定坤却誓死不屈,便是不用说。三人无可奈何,在战斗中杀掉了冯定坤。而冯定坤则在将死之际,向她们掷出了最终三枚飞针,将飞针夺命穴的奥秘始终看押了世间。而那三人在七天以内,经历过一番存亡以后,总算豁然开朗,进而前去自首。
  孙营和济世楷在获知这件事后,扼腕叹息,多亏她们那时候沒有追根究底。冯定坤去世了,飞针夺命穴事情的实情也最终被公布于众,民俗猛然一片哗然。从那时起,在江北的一些地区,便遗留下来人死后七天以后方能下葬的风俗习惯。夺命穴尽管早已消亡,但这一风俗习惯却一直维持迄今,这只怕是冯定坤致死都没有想起的結果。
  出自《百花》
  (段明 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南北神捕获。

2021-9-28 12:57:09

民间奇谈

三番五次贼走空。

2021-9-28 12:57:1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