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神捕获。

1
  在东阳城,仅有一种人真不知道丁大元的名称,那便是耳朵聋了。丁大元是东阳城的富豪,实际有多富,谁也说不清楚,但有一点每个人都了解,丁府里,仅护主武术大师就会有千人。这些人全是丁大元出高价位找来的各界武术高手。
  殊不知,便是这一百个武术高手也没能挽救丁大元的命,丁大元被别人杀了,房间内黄金白银被狂扫一空。丁大元死在自身的卧房,表层上并无创伤,但忤作检测出他的心口有一如盆大的手掌印,且肩胛骨已碎如齑粉。这么大的手掌心,那么重的力度,并且能在千人照护的内院里由他去,武林中只有一个人能办得到,那便是黑鹰客。
  黑鹰客不仅一身横练功夫炉火纯青,并且少林轻功也出神入化。可以把这至刚至柔二种武学集于一身,且练起来驾轻就熟的人,肯定是一个武学奇才。只可是这一武学奇才沒有踏上正路,只是变成一个独走江洋大盗,这么多年犯案成千上万,却仍然安然无恙。
  案件并不繁杂,捕快李南山迅速一声令下同城进行抓捕,守好每个大门,进出都需要严格清查,并四处贴到黑鹰客的肖像。几日后,总算获得信息,说黑鹰客发生在本城的艳芳阁。李南山马上拉人包围着了艳芳阁,果真,黑鹰客已经里边寻欢作乐。
  一众捕头向前抓捕,但是黑鹰客武学太高,持续有捕头负伤溃败,最终,黑鹰客趁乱跃出窗子,逃跑了。李南山独自一人紧跟着出来,只遗憾,不仅没追上黑鹰客,反倒负伤而回。
  時间迅速过去十余天,可黑鹰客仍在城里安然无恙,促使全部东阳城人人自危。
  2
  傍晚,东阳城在落日的映衬下,好像被镶上了一层金黄,一骑快马如箭般向大门驰来。马到城门被勒停,蹄下腾空而起一阵粉尘,熏到大门守卫以手掩鼻,心存不满意。
  立刻的長髯客翻盘下码,就要讲话,守卫却招手高叫:“去!天色已晚,明日再去。”
  长髯客有一些不悦:“大门并未关掉,为什么不能入城?”
  守卫一声冷哼:“我讲不能进就不能进,哪儿来的那么多瞎说!”
  长髯客面有愠色:“那假如我非得进呢?”
  守卫一听,“仓啷”拔出来刀来:“来看今日不经验教训经验教训你,你是不知天高地厚了!”说罢,守卫向前就需要动粗。殊不知他还没有近得长髯客之身,就已“啊哟喂”一声,跻身一丈以外。
  守卫颜面扫地,向城里招乎了一声:“这里有无赖造反,赶紧来拿到!”随后,大门内冒出七八名守卫,向长髯客扑了回来。长髯客不会再辨别,巨剑下手,掠过一道电光。好多个守卫不由自主分别倒退一步,并无一人负伤,却都觉得腰部一松,再一低下头,每个人的裤带早已整齐地破裂。
  这一剑,锯断的仅是裤带,如果是喉咙呢?好多个守卫张口结舌,不清楚下面该如何处理。附近,一个身型暴瘦的簑衣人拍掌哈哈大笑:“好剑法,不愧是名动天下的北神捕!”
  众守卫一听,大惊失色,这人若真的是北神捕包振风,这祸就惹变大。
  长髯客扭头看向簑衣人,左右扫视以后抱拳作揖:“假如没猜出,这名但是南神捕公孙兄?”
  簑衣人抱拳回礼:“好眼力,在下恰好是公孙跃。”
  这些守卫惊倒。今天是什么日子?南北方神捕居然会齐聚东阳城?
  公孙跃和包振风分别从兜中取下一封官函,公孙跃笑着将他们交到了刚刚的守卫:“你们不给他人說話的机遇,挨揍也是自作自受。”
  这时,捕快李南山趔趄着赶来当场,不断拱手:“二位神捕,在下李南山,有失远迎啊!一时误解,还望见谅。”
  3
  是啥使南北方神捕齐聚东阳城?说起来或是由于丁大元的事。丁大元能变成东阳城的富豪,除开他精湛的做生意方式外,也是由于他在龙城有身居高位的亲人。丁大元的死,不仅吃惊了东阳城,也震惊了龙城。这起地区上的刑事案件也因而引发了刑部的高度重视。刑部甘愿与此同时激发南北方神捕来查证,而求能尽早捉到凶犯,给丁大元在龙城的这位亲人一个交代。
  交代完详尽案件,李南山好像卸掉千斤重担,讲了声打搅二位歇息,就退了出来。房间内,一盏豆灯依然在清静地点燃,南北方神捕谁都没有张口讲话。两个人虽然全是出名的神捕,但终究是第一次协作,不太好过度冒昧。最后,或是包振风摆脱了缄默:“公孙兄,可想起哪些好的计谋?”
  公孙跃听罢,却仅仅打个嘿嘿:“有包兄在,我公孙跃数最多做一个助手,这种事哪我用费心?”
  包振风想不到公孙跃会那样回应他,就要再讲哪些,忽听见门口有一阵细腻的喘气声,不由自主暗叫一声“愧疚”,门口有些人,他却并没有发觉!第一次见面,公孙跃就比自身胜出一筹。
  两个人互换了一个目光,提前准备与此同时使力,逮到门口那一个窃听的人。殊不知,只此一瞬,却听到门口李南山拍门叫道:“二位神捕,我买了一些下酒菜,能否赏光喝一杯?”
  三人杯觥交错,喝过起來。酒过三巡,李南山也拥有些酒意:“丁大元这案件如今真的是繁杂,上边非得查出来个为什么来,可依我看,悬。二位神捕,不清楚你们是否想过,倘若黑鹰客早已逃离东阳城了,该怎么办?”
  包振风反询问道:“不是说这几日大门防御严实,黑鹰客还未曾出城吗?”
  李南山摇了摆头:“黑鹰客都能在千名护主的眼睛下杀了丁大元,还指望这些守卫能挡得住住他?”
  包振风眉梢深锁了起來。
  李南山又苦着脸讲到:“说来惭愧,我只会些三脚猫的时间,应对一些小贼还好,若遇上黑鹰客,压根束手无策。本次不管怎样,只盼二位能破了本案,好挽救我的捕快真实身份。来,我敬二位一杯。”
  公孙跃嘿嘿一笑:“如果全部的案例都能破获,那天地岂不安宁了?这样一来,要捕快也有有什么用?有时,不侦破反倒好过侦破,是否?来吧来吧,大家饮酒!”
  一旁的包振风听了,愤而拉开高脚杯:“做为捕快,应时时刻刻视捉拿犯人以民为本,可听二位常说,都不过是考虑到自身的工作。这酒,我不会喝过!”
  一场宴席,不告而别。
  4
  翌日,李南山带上公孙跃和包振风先来到丁府。
  丁府的围墙高约丈余,公孙跃纵身一跃便站到墙根,他随后向李南山招了挥手。李南山搔了搔头,往上一跳,没想到高宽比不足,脚底一滑,一跤跌倒在地,脸红耳赤,看得公孙跃开怀大笑。略逊一筹的包振风冷哼了一声,没讲话。昨天晚上的宴席以后,李南山和公孙跃走得更近了,像有意要生疏自身一般。
  接着,三人又来到艳芳阁。里边灯火辉煌,莺红葡萄酒绿,老鸨看到李南山来啦,媚笑着迎上去。李南山厌烦地挥了招手,却被公孙跃一把拉住:“昨天晚上酒喝得不爽快,比不上今日大家就在这里一醉方休,怎样?”
  李南山回过头看了看包振风,好像在征询包振风的建议。包振风冷着脸讲到:“那时候黑鹰客是以哪一个屋子逃跑的?”
  黑鹰客那时候逃跑的屋子在二楼,恰好是如今公孙跃和李南山饮酒的地区。包振风立在黑鹰客逃跑的窗边,窗前是一间年久的砖瓦房,黑鹰客若是翻窗逃出,就务必踩过屋顶的旧瓦。
  想想想,包振风突然入神提气,纵身一跃跃向窗前,落在砖瓦房之顶。就在他落地式的一瞬间,脚底传出一阵轻度的细响,包振风低下头一看,一块铺满尘土的细瓦已在自已脚底破裂。再仔细观看,其他的瓷砖全是完好无损的,除开自身脚底的这一块。
  整整的三天,公孙跃都是在和李南山饮酒游逛,仿佛来东阳城并不是审理案件的。包振风跟在后面,看起来背道而驰。这一日,公孙跃又让李南山带上她们赶到东阳城最负盛名的东阳市楼饮酒,宴上放浪形骸,闭口不谈侦破之事。一旁黑着脸的包振风总算忍不住了,现场弄翻了酒局,指向公孙跃的鼻部高叫:“公孙跃!意想不到你居然是如此逃避责任的人,真的是有愧南神捕这一头衔!”
  从没人敢那么当众污辱公孙跃,他端着高脚杯的手分隔包振风的手指尖,冷冷讲到:“今日说这样的话的若不是你包振风,我定不容易轻松饶过他!但往惜彼此朋友一场,我便不与你斤斤计较。你听着,从今以后,彼此路归路,桥归桥!”说罢,公孙跃手腕子轻抖,手上高脚杯没动,而一缕酒线早已夹着强风,立即击向包振风的面门。
  包振风了解这酒线中暗藏杀机,却并不慌乱,侧卧让过酒线的与此同时巨剑利剑出鞘,剑光沿着酒线,挽出成千上万剑花,酒线一瞬间看不到。包振风随手拿过临桌一只高脚杯,剑尖朝着高脚杯,有酒沿着剑尖注入高脚杯,滴酒未漏,仍是满满的一杯。僅凭一柄巨剑便能揽一杯水酒,期间难度系数,让人瞠目结舌。
  一招以内,看不到输赢。公孙跃大怒,挥袖离去。李南山瞧见,匆忙地为包振风拱了作揖,也追随着公孙跃而去。
  此后,南北方神捕形志同道合者,不会再志同道合者。李南山当然是跟伴随着公孙跃,为了更好地两不惹恼,他曾委任了一个小捕头给包振风打杂,但被包振风拒绝了。
  5
  东阳市城东区有一座小山坡,山中有丛林,昨日有一个猎人带上一只狼狗进山捕猎,不经意中看到了一具新埋没多久的遗体,令人费解的是,这具腐尸居然没头无手。
  李南山收到信息的情况下,正与公孙跃在酒楼共饮。来报的捕头请示报告如何处理,李南山皱了皱眉头,招手道:“这很明显是个无头案,你们先到搜找断肢,并贴到通告,等逝者真实身份确定了再讲。”
  捕头转过身欲走,公孙跃却站起来闯进来他:“大家也去看看一下吧。尽管抓不上黑鹰客,但如果可以破了这无头案,也可以说是小功一件,回过头也算有一个交代。”
  李南山附合地淡淡笑道,学会放下高脚杯,和公孙跃一同赶赴城东区。
  丛林最深处,一股腐臭味香气扑鼻。腐尸发觉之处,有一处新坑,不深,由此可见埋藏遗体的人有一些匆忙。丛林中仍有捕头在四处查询,尝试发现什么新案件线索。
  公孙跃仰头四望,又用一根树棍挑动烂掉的断手,皱了皱眉头,随后大声对别的好多个捕头说:“诸位,你们都艰辛一天了,先忙吧,剩余的事就交到我与李捕快了。”
  好多个捕头一听,马上如获特赦般离开了。李南山长叹一声:“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公孙跃却微微一笑:“这起案子并不繁杂,假如你常说,只需寻找逝者的头和手,就找邦企了。”
  李南山摇了摆头:“说得非常容易,可从哪里找起呢?”
  公孙跃突然来到李南山的身后,慢慢讲到:“这,也许仅有询问你李捕快了。”
  李南山面色陡变:“你这句话代表什么意思?”
  公孙跃嗤笑:“这人断手之处,关节粗壮,由此可见手掌心亦大得十分。我觉得,他便是大家一直要找的那一个黑鹰客了。只遗憾啊,纵然黑鹰客的少林轻功和横练功夫非常了得,可相比李捕快你的少林轻功和刀功,仍然略逊一筹啊。”
  “你到底想说什么?”李南山不露痕迹地后退二步。
  “你不需要再装了。若我的推论没有错,那一日你独自一人追出艳芳阁,一路追击黑鹰客到此,随后行刺了黑鹰客,并断其头、手带去,只将尸体埋藏……”
  “亏钱公孙成年人被大家誉为南神捕,你难不成不清楚,沒有直接证据得话是不可以瞎说的吗?”
  见李南山仍然不识好歹,公孙跃忽然笑道:“李捕快,你知不知道,到底是谁发觉了这具遗体?”
  “并不是一个猎人吗?”
  李南山话刚说完,一阵衣袂之声从远方传出,但见包振风踏枝如梯,坦然而下:“我就是那个‘猎人’。”
  包振风朝公孙跃点了点点头,来到他的左边,与他并肩而立。一个长髯狷狂,一个俊美坚毅,虽从外形上看差别甚大,却皆在眉宇间冲盈着一股浩然之气。
  公孙跃望着李南山,张口道:“你不是要想直接证据吗?包兄。”
  一旁的包振风旋即接话:“刚刚去李捕快家的院子离开了一遭,很造化弄人,一不小心挖到了一点物品……”
  这两个人一唱一和,哪里有一点儿破裂的模样?李南山我终于明白回来,自身是被这些人的假心不和给蒙骗了。他怔愣一会儿,突然发音大笑:“果真不愧是南北方神捕,有方式!但是……你们是怎么发觉这事和我相关的?”
  包振风却面无笑靥:“李南山,从你一直在房外窃听的那一刻起,就已使我们生疑了。我与公孙兄虽说第一次协作,但一些关键点,是无需语言沟通的。我频繁对他动怒,为的也是让你觉得我二人反目。以后大家三人破案至艳芳阁,我在窗子跃出时曾踩坏一块细瓦,可令人费解的是,全部房顶除开我脚底的那片碎瓦以外,竟沒有其他毁坏。你说你那一天是匆忙追出,却沒有踩坏瓦块,由此可见你的少林轻功肯定在我以上,乃至和黑鹰客旗鼓相当。那样的动作迅速,竟然会连丁府的墙根都翻但是,明晰是在不露锋芒。你如此做,只有表明你心中有鬼!你随着大家,名叫侦破,实则监控。所以我只有假装愤然独自一人离去,暗地里调研,也多亏了公孙兄缓兵之计羁绊住你,我才可以出其不意潜进你家里探察。果然,在家里的院子,找到黑鹰客的头颅与断肢。”
  李南山掩脸强颜欢笑:“钦佩。在下认为,杀了黑鹰客,逼他讲出藏黄金白银之地,这些黄金白银便再不可告人,可悉数掉入我赘物。想不到却碰到了你们……”李南山话音未落,腰部刀已利剑出鞘。
  包振风和公孙跃对望了一眼,就要防御力,却见李南山刀光剑影一闪,挥向了自个的脖子。血水喷发后,李南山顷刻倒下。
  李南山为什么不作殊死一搏?凭他的动作迅速,南北神捕加起來也不一定是他的敌人,难道说他是想掩藏哪些?丁府遗失的钱财早已得到基本案件线索,这一桩案,身后好像牵涉了许多高级官员……但是这都并不是包振风与公孙跃该考虑到的事了,黑鹰客的降落早已搞清,下面,已有朝中委任的高官会接任本案。或许她们抽丝剥茧调研下来,还会继续有大量鲜为人知的奥秘被发掘出去……
  翌日,古径上,两个马儿本末倒置。在地梨吹拂的尘埃中,那两条高挺的身影,俱有心有灵犀地与此同时抬起手上的马鞭,朝背后看不到的地区,轻轻地挥动了一下。或许,君子之交淡如水,莫过于心死。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大水漂来了解县桥。

2021-9-28 12:57:06

民间奇谈

飞针夺命的奇案。

2021-9-28 12:57:1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