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仙奇事。

清清朝光绪,大同府新一任的李知府是一位清正廉明爱民的好官。他一上任,就挨家挨户,深层次村里,四处采访民意,还常常调取昔日卷宗,再审冤假错案。
  这一天,李知府在梳理往年的案子卷宗时,发觉上边记述了一件奇怪的事。
  牟县有一个叫马灵风的豪门子弟,修行很多年,屡显圣灵。三年前远行回归,家居三日,房内突然异彩纷呈,有仆人看来,隐隐约约见有仙魂燃烧而去,留有肉体外表,沧蓝成仙。

  李知府对神鬼之事素来心怀提出质疑,很多年的审理案件工作经验对他说,这一件事儿有怪异。
  次日,李知府和师爷二人微服私访到马灵风的故乡,向地方老百姓探听状况。她们都不急切触碰有关工作人员,先去看过专业给马灵风建造的宗祠。但见宗祠里香烛充沛,时常有些人来向马灵风的雕像拜祭祈愿。
  李知府拦下一个前去上香的老婆婆询问道:“老人,我兄弟二人少见多怪,这宗祠里供的到底是谁呀?”
  老婆婆瞟了他一眼,不屑一顾道:“你们是外省来的吧?连马灵风马真人都不清楚?”
  李知府忙答:“我们都是异地的客户,经过贵宝地,看到这一宗祠香烛充沛,也想拜一拜,庇佑大家财源广进。”
  “哟,那么你可来错地区了。这马真人呀,是消灾、保身心健康的。他没升仙的情况下,视金钱如粪土,为什么会庇佑你们发家致富呢。”老婆婆說完,便不会理睬她们,进宗祠来到。
  李知府又拦住一位秀才样子的年青人问:“这马真人哪些由来?听闻马灵风由普通人修道成仙,这一段奇事是真的吗?”
  那书生说:“大家都那么说,要来应当不是假话。这一马灵风啊,是人们本地马老员外的孩子。她们家里有兄弟二人,亲哥哥称为马灵才,小弟便是马灵风马真人。哥哥爱钱,小弟爱命,马张员外去世后,马灵才对接家里的买卖,马灵风则四处寻仙询问道,追求完美永生不死。”
  “哦!”李知府感觉有趣,“那他修真取得成功了没有?”
  秀才回应:“马真人屡显奇技,大伙儿众所周知。听说他曾游览名胜风景,四处拜会优秀教师,学得许多法力。”
  “法力?”李知府奇道,“他会哪些法力?”
  书生说:“他能够 隔空取物,化冷水为仙丹。他手指头石桥,便可使桥断而复续。他螺旋升天,圣灵不计其数。”
  李知府想想一会儿,问秀才:“那么你有亲眼目睹见过吗?”
  他本认为书生说的仅仅由其他地方听说的的传闻,想不到秀才回应:“别的的我没见过,但我曾荣幸见过马真人使出奇技抢救,奇特极其。”
  “什么神通?”李知府急询问道。
  书生说:“东街以前有一个异地来的乞讨者,因大腿根部生下毒疮,每每发病之时,发胀煎熬,在地面上苦痛娇吟。马真人见了,心下不忍心,公然用来一根竹杖鞭挞乞讨者患部,边打边念符咒,不一会儿浓血排出,毒液特工排空,乞讨者腿上的红肿也慢慢消散,转好起來。”
  李知府摸下胡须:“竟有这等事儿。”
  秀才又说:“马真人视金钱如粪土,他为穷光蛋就医,分文不取。如果有些人强制把黄金白银塞给他们,他也会马上分到穷光蛋。”
  师爷十分诧异:“真有如此人生境界?”
  秀才点了点头:“对啊。马真人道骨仙风、出污泥而不染。听到他禅悟以后,还曾回家了问道羽化自身的亲哥哥,遗憾他亲哥哥灵性浅陋,沒有仙旅。”
  李知府听了,一时倒感觉有一些无人所知了,难道说这马真人确实升仙了?
  秀才见他蒙蔽的模样,疏导说:“马真人神通广大,的确令一些人难以想像,产生误会。便说他回家了问道羽化自身的亲哥哥这件事情吧,还被别人说成想回家分财产呢。这就实属胡说八道了。嘿嘿。”
  “对啊,确实很难以置信。”李知府笑着附合道。
  听那书生说马灵风的公墓离此很近,她们决策去马灵风的坟上看一看。
  赶到马灵风的坟上,但见破旧不堪,并没什么灵气笼罩着,反倒觉得比一般人的墓葬更显荒凉。
  李知府感慨:“这儿离宗祠那麼近,宗祠里香烛充沛,却没有人想起来马灵风的坟上上一炷香。”
  李知府和师爷围住墓葬转了两圈,沒有发现什么尤其的地区。师爷笑道:“我觉得呀,这神仙的墓葬除开比旁人家的高一些,也没啥稀罕的。”
  “哦?高一些?好像是这样。”李知府看过一下坟上的封土,的确又高又大许多。
  下面的几日,李知府亲自在本地调研了几日,又密秘地派差役汇集信息内容,还暗地里找了一些与马灵风相遇的人掌握状况。
  这一天在案桌边,师爷阅览着新获得的询问笔录,询问道:“许多人规格一致,成年人如何看?”
  “尽管马灵风有一些圣灵传言,可是依我的见解,任何人为能够 办得到的圣灵,都值得猜疑。大家口授的惊喜,并不是沒有伪造的方式 。”李知府说。由于在这种调研中,李知府拥有新的发觉。
  师爷看李知府的神色,了解他早已熟练掌握了关键案件线索,便问:“我见你连牟县的棺材铺和草药店都派人去逐个查了,是有哪些发觉吗?”
  李知府故作神秘地淡淡笑道,吊胃口道:“回答还需证实,明日大家便去高家看一下。”
  次日,李知府拉人赶到高家。一进门处,官差们就被高家的豪华气派震撼人心住了,果真是大富之家,雍容华贵,非同一般。
  李知府接到马灵才递过的茶盏,说:“马张员外富甲一方,李别人真的是惊叹不已了。”讲完李知府笑眯眯地盯住他,观查他的神色。马灵才谦逊地讲到:“李大人说笑了,官衙人士哪些大场面没见过,还能一不小心这普通百姓的身家给开见识?”讲完马灵才向周围的大管家使个使眼色,大管家意会,出来端了一个沉重的、盖了淡黄色亚麻布的木制托盘回来,毕恭毕敬地奉在李知府身边的高腿几桌子,说:“成年人一路艰辛,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李知府都不回绝,掀起亚麻布角瞄了一眼,略微嗤笑着和生活中的师爷互换了使眼色,师爷严肃认真地问道马灵才:“得知李大人为什么而来吗?”
  马灵才见他用心,赶忙回答:“了解了解,差役刚告诉我了,李大人是来了解舍弟马灵风的事儿。”李知府将茶盏搁在几桌子:“概括一下吧。”
  马灵才有一些迟疑,暗示性正宗:“嗯,这一件事儿……这一件事儿前男友知府早已审结了。”讲完他又指向几桌子的木制托盘道:“这仅仅一点小小情意,李大人新官上任,马某未都还没拜贺,他日自当备礼登门拜访。”他的想法很搞清楚,期待李知府接过这种礼品,若嫌不足,还能够商议,他再相赠。
  李知府却无动于衷:“说马灵风的事!”
  马灵才害怕偷奸耍滑,老实巴交回应:“成年人明鉴。大家都知道,舍弟马灵风修行很多年,总算得升梦幻仙境,真的是值得庆贺。”
  “值得庆贺?”李知府望着他道,“令弟仙去,真的那么值得庆贺吗?”
  马灵才一愣,表述道:“升仙原是舍弟心愿,他得偿所愿,自然值得庆贺。”
  李知府嗤笑道:“令弟修道成仙,可曾显圣回家看一下这个当亲哥哥的?”
  马灵才一时语塞,难堪笑道:“草民没什么大理想,一心只想要运营好祖先留下的近百年伟业,仙旅浅陋,未曾遇到舍弟的仙魂。”
  李知府又问:“听到令弟成仙之时,你出门时,是妻子在家里?”
  马灵才不断点点头:“是是是,舍弟白日成仙,我那天晚上才归,未得见上最后一面。”
  李知府道:“妻子见过令弟最后一面,大家既来调研,自当请妻子一同回来,方可说得搞清楚。”
  马灵才只能请出妻子,一同应对李知府的询问。李知府直截了当地问她:“马灵风回家干什么?”
  应对李知府等,马夫人看起来十分腼腆:“他提前准备升仙了,因此 想回家看一看他哥。”
  “哦,是不是?那如何还没有看到哥哥就提早成仙了呢?”
  马夫人拍了一下大腿根部,无可奈何地说:“唉,成仙这类事儿为什么说得准呢?灵风回家又没事先打好招乎,大家老爷子是远行,指不定哪天才可以进家。可能是他升仙的日子近了,迫不及待就不等了。”
  李知府望着马夫人摆头:“不是吧,我怎么听闻他是回家分财产的!”
  “啊!分财产?这……”
  当场的氛围一下子难堪起來,但也就仅仅一瞬间。
  “哇哇哇……”马灵才竟偶然地排出少量泪水,“我那个傻小弟呀,他便是对于我惦记着。他哪儿是想回家分财产呀,他常说,金钱乃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他实际上是想要行動来跟我说这一大道理,为此来问道羽化我。遗憾他升仙的日子近了,沒有直到我。”
  李知府冷冷一笑,将几桌子的木制托盘弄翻,训斥道:“胡说八道!”他这一掀,一股票大盘黄金白银金币滚下来地面上,把现场的人都吓了一跳。他站站起来,直戳了当地说:“本官有直接证据猜疑马灵风是被别人所害,本官要再审本案,择日开棺验尸。你们行为较大 ,还请跟本官回县衙一趟。”
  马灵才夫妻被在押核查的信息迅速就被传了出来。隔日,马灵才夫妻被官差送到马灵风坟前,周边的老百姓也都过来凑热闹。死尸看不到二遍天,这也是古时候约定成俗的,即便是官衙审理案件,也需要考虑到民俗的避讳。这时,极大地黑棚布被差役们撑起来,遮挡住了墓地上边的天上,不许太阳光照射出来。雇来的五六个健壮民夫在李知府的指使下逐渐动手能力发掘马灵风的墓葬。
  李知府暗暗观查马灵才夫妻的面色,见她们神色古怪,表层上是一副憋屈的样子,却隐隐约约潜藏着一种心存侥幸。
  民夫们刨开高高地封土,棺材被抬了出去,开启一看,里边空空如也,仅有一根三尺来长的竹杖。群体一下爆开了锅,纷纷议论。
  “看到沒有,真的是升仙了!”
  “我们都知道过,马真人常常用竹杖敲击患者的患部,用法力去除病苦。”
  “人死后,为什么会变为竹杖呢?一定是马真人的法术坐骑的。”
  这时候,马灵才得意地说:“李大人,舍弟真的是修道成仙了。我夫妻二人诬陷啊!”马夫人帮腔道:“他的遗体都化为了竹杖,这就是证实。”
  李知府却无动于衷,来到棺材边上,看得出来是一口备好的金丝楠木棺材,他望了马灵才夫妻一眼:“真的是口好棺材,可惜了。”讲完他指向挖棺材留有的坟坑,指令道:“来人,再次挖!”
  再次挖?不但看热闹的老百姓惊讶,连差役和民夫们都很惊讶。
  这下,马灵才夫妻大嚷大打起来,说成官衙欺负良民,诬陷她们,还刨小弟的棺材示众。看热闹的老百姓见了,也感觉官衙作法王道,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起來,令现场的官差都很刁难,乃至有些人提议李知府掌握分寸。 李知府训斥道:“把这对夫妻帮我控住了,再次挖!”
  伴随着发掘的再次,又一个棺材被抬了出去。
  这一棺材较刚才那个简单得多,是由一般的木料制造而成。开启棺材,一股腐臭味香气扑鼻,一具发霉见骨的遗体封号在里面。早在一旁等待的某些小棺材鋪的老总跑以往看过一下,回家对李知府道:“成年人,是奸险小人铺里售出的棺材。大家铺里用的钢钉和他人家的不一样。”
  “嗯。”李知府点了点头,棺材铺老总就退回一边来到。
  此时,马灵才夫妻腿都软了,瘫倒在地。
  李知府嗤笑着对马灵才夫妇道:“无需我详细介绍,你们也需要了解棺材里的人到底是谁了吧。”
  这时,已经有忤作去验了遗体,随后回来禀告:“这具遗体的骨骼变黑,显而易见是中毒了而亡,且有长期服用仙丹的印痕。依人体骨骼形状和叙述纪录剖析,应该是马灵风自己。”
  李知府立即指令官差带马氏夫妻回府衙升堂审问。李知府还专门找来了两人,一个恰好是那一个棺材铺的老总,另一个则是草药店的店家。
  棺材铺的老总质证说,三年前的一天黄昏,马府的钱大管家拉人来他的铺里买了一口棺材。
  那时候大家都了解马真人升仙了,他想高家那样的名门望族该不容易给马灵风买那么简单的棺材吧。由于好奇心,他还特意探听了一下,直至听送殡的人怎么用的是口边好的金丝楠木棺材,这才没放在心里,思忖可能是买给他家哪一个恰好去世的佣人用的。最终,棺材铺老总说:“由于那时候心里疑虑,因此 也有印像。我已验过之后挖到的那口棺材,上边的钢钉与别人不一样,是大家店铺的。”下面到草药店的店家讲话:“我翻阅了帐本,三年前的七月十八,马夫人的确到咱们店内买了毒药,说成自身的貼身婢女与男仆厮混,拥有孽种,用于打胎。大家草药店一向慎重,所卖之药皆有纪录,尤其是像毒药这类能够 害人不浅生命的中药材,都是会了解主要用途并纪录。”
  李知府一拍惊堂木,对马氏夫妇道:“我已命人调研过家里的仆人,三年前并无丫鬟打胎,更无家奴去世。你们买毒药干什么?棺材里的人并不是马灵风到底是谁?假如马灵风真的是修道成仙,你们又何苦如此埋藏,究竟想掩盖哪些?”
  在证人证言眼前,马灵才夫妻迫不得已认可用毒药残害马灵风,私吞财产的客观事实。
  原先,马灵风出来修行很多年,拜师学艺成千上万,到最终才发觉,那些人只能变戏法,压根不容易哪些法术。他求仙不了,怕被别人取笑,也只能用学来的戏法在旁人显摆一下,假装学业有成的模样。虽然是戏法,但也有一些真医疗水平在里面,再找来几个人相互配合他拍戏,就确实被散播愈来愈神了。
  但李知府或是有一些疑惑无法释怀,他询问道:“听到马灵风给人就医分文不取,若有些人强制给他们,也会被他拿去分到穷光蛋。他既视金钱如粪土,如何还会继续回家和你们角逐财产?”
  马夫人发火道:“他自小娇惯,又想当仙人,当然对钱财看不上眼。但是他通过数年的打拼,在求仙遥遥无期以后,发觉钱财更有使用价值,那时他的盘缠已挥霍一空,自然要回家分财产了。”
  原先,马老员外健在时,为了更好地让沉迷升仙的马灵风结婚生子,曾许诺殇只需他舍弃修行,就把财产的绝大多数都给他们。那时候马老员外是爱子心切,之后马灵风竟确实以此为由,要分占绝大多数财产,马灵才夫妻自然不愿意给他们。因此 马灵才一听闻小弟要回家分户,就赶快躲了起來,装作出门,不理不睬,由马夫人出来。
  马夫人觉得马灵风这么多年求仙询问道花了很多钱,早已花完了应属他的那一份,如今回家一分钱竟然还需要拿大头,确实是蛮不讲理。叔嫂争吵起來,意想不到马夫人竟被气短了的马灵风一巴掌打在脸部,还被骂作贱货。马夫人羞愤下,寻找老公诉苦。马灵才气愤不已,说要杀了小弟解恨。马夫人便与他勾结,悄悄去买回来毒药放到马灵风的食物里,毒杀了他。
  直到她们平静下来,内心十分担心,她们了解,要想搞定这一件事儿,仅有来求那时候的知府王大人。马灵才当晚拿着银两去王大人的府第道歉。王大人阅历丰富,收款做事,驾轻就熟。他跟左右高官一换气,说马灵风得道成仙成仙了,是本地一件大好事,不但要晓喻许多人,还需要为他树碑立传,修建宗祠。没多久,一切处理稳妥,连官衙的个人档案都写好啦。王大人心知世事多变,为防他日有些人陈年旧事,开棺验尸,因此 特意留了一手。他叫马灵才随意找个棺材把马灵风收殓了,掩埋地底。在空的金丝楠木棺材里放根竹杖,埋在顶层,以象迷惑之后的官差。马府是深宅大院,左右仆人诸多,官衙只说有仆人看到马灵风的灵魂升仙而去,谁又了解是哪个仆人看到呢,因此 事儿也就是这样解决好啦。
  李知府当时见封土过高,就猜疑不仅埋了一口棺材。因而命人暗地里调研,发觉三年前高家不但购买了一口金丝楠木棺材,仍在一家偏远的棺材铺里购买了口简单的棺材。他还从被调研的佣人嘴中获知,那时候马灵风的尸体摆放在灵棚,轻风曾将盖着马灵风的白毛巾刮起一角,看到他脸色发黑,边有白沫子,显而易见是中毒了之状。李知府命人在各草药店查看三年前的账务,果真找到马夫人在马灵风死前面一天买毒药的纪录。为了更好地搞清马灵风奇妙的工作能力,李知府还顺便去求教变戏法的大神,获知马灵风所呈现的圣灵,她们还可以用戏法保证,因而并不能信。
  李知府在调研获知马灵风可能是要回家分财产以后,就逐渐猜疑这也是一场因角逐财产而导致的凶杀。历经严谨的调研,总算解开了这次成仙悬案的实情。而营私舞弊、渎职犯罪的上一任知府王大人,尽管已晋升道台,但也是因为这一成仙悬案的真相大白而绳之以法。
  選自《三月三》2017.11
  (段明 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监狱里给毒饭。

2021-9-28 12:57:02

民间奇谈

大水漂来了解县桥。

2021-9-28 12:57:0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