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的兄弟。

乾隆皇帝六年,有林氏三兄弟,在地方上开个茶行。林大哥尽管不识字,但身强力壮,承担清洗全部茶行;老二有做生意大脑,并且能言善辩,可以把死尸说活了,拿货交货由他执掌;老三读过私塾学堂,写的一手好字,茶行的账务全是他承担的。
  秦家弟兄来回于小鎮和京城中间,依靠售卖荼叶挣点价差。六月初,秦家弟兄又要往京城赶,在这里以前,老三幼年,俩位大哥不安心带他走货,一直留他看门,此次老二建议要带老三长长的眼界,因此三兄弟全来到。
  可还没有走一半路,老三忽然呕吐腹泻,大哥、老二感觉这一路上马车晃动,再加上水土不服情况,便临时停顿下来。老二熬了道路上带的预留药,老三尽管稍有转好,身体却依然孱弱,老二对大哥说:“三弟也许一时半会儿好不上,这运输队前不到村,后不着店,不能多做停留,比不上我骑着马带三弟回家了静养,大哥你帶着货先走,我以后再追你,我们在京城汇合。”大哥一听,感觉老二这句话有些道理,这么多货留到这荒山野岭确实不安心,便愿意了老二的建议,三人从此各自。

  大哥到京城,安顿下来,老二骑着快马加鞭,过去了二天也赶了上去,可就在老二刚到的第三天,六月十五,市郊就发生了一桩没头碎尸案。天子脚下,出了这挡子事情,搞得人人自危的,这案件也传着广,乃至连几十公里外的小鎮都知道这事。
  七月初,家里的老三来啦一封信,由于大哥不识字,信是写給老二的。信中除开叙家常外,还提及了京城产生的这起碎尸案,老三说,外出一里比不上家中,在外面多危险,劝俩位亲哥哥一切当心。大哥想着,这三弟能下地写毛笔字了,人体应当没有什么情况了。
  八月二十那一天,兄弟二人行色匆匆地从京城返回了小鎮,走入家中,却看不到三弟的身影,家里也仿佛好久没有些人住过的模样。两个人慌了,三弟究竟上哪里来到呢?到镇子探听,大伙儿都说那一天她们三人离去后就沒有见过老三,大哥、老二连忙跑去报官。
  承担查处本案的是镇子知名的金捕头,金捕头大个子,方方脸,看起来很魁伟。他听两个人叙述了大概历经,踟蹰一会儿,忽然出乎意料地问道老二:“你确实将你小弟送了回家吗?不容易是在回家的路上上将你小弟给杀了吧?要不然怎么可能镇子没一个人见过你小弟?并且根据我所知道,你这大哥此次回家就需要结婚了,而立之年,你们三个当然是要分财产了,两人分,总是要比三个人分到多吧?”
  金捕头一席话,把老二吓得脸都白了,他赶忙说:“金捕头,你这玩笑话能开不可呀!”一旁的大哥也坐不稳了,说:“成年人,大家三兄弟情同手足,并且我这二弟在送完老三回家与我汇合后,老三归还大家写了信。若是老二在回来的道路上把老三杀了,那这信究竟是从哪里而来的呢?呢?”
  是呀,这信上写的没头碎尸案,是老二送完老三、回了京城以后才出现的,若是老二在送老三的道路上把谋杀了,那老三为什么会在这里第一封信上谈及这件事情呢?
  金捕头匪夷所思这一切,可领导责令十天以内查明本案,金捕头心急得容易上火,带上手底下四处清查,想能否先寻找林老三的遗体,结果呢,当然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一大堆巨魔像一群没头的蚊虫四处上蹿下跳,任何东西都没找到,眼见这十天的限期是即将到来了。
  这一天黄昏,一帮捕头跑了一天,累到直气喘,一个老捕头忍不住埋怨起來,他说道,想当年,京城的一个捕头,带上她们查一桩没头碎尸案,或是龙城脚底呢,結果屁都没查出,最终拿他顶包,判了个做事不到位的罪,流放到这小鎮。此次可能还得白累成狗,便是不清楚谁去顶罪。
  听者有心,说者无意,金捕头听见那捕头讲出一席话,心中忽然一惊:这老捕头说的没头碎尸案,难道说便是不久前产生在京城的那起案件?可这老臭小子是两年前从京城调回来的,为什么会调研2021年六月京城的这起没头碎尸案呢?金捕头赶快回来查卷宗,果真,三年前,京城确实也产生过一样的一起没头碎尸案,并且那案件迄今未破。
  这下金捕头算得上懂了是怎么回事,他当晚抓来啦老二,大哥大吃一惊,也赶快跟了回来。
  到县衙里,金捕头嗤笑着对老二说:“你或是实讲吧,那第一封信是什么时候接到的?”
  老二从容不迫地说:“当然是奸险小人2021年七月初接到的。”
  金捕头大怒:“你这臭小子,明晰是三年前接到的,那时候京城也发生了一起没头碎尸案,那时候你小弟尽管幼年,但心疼你兄弟俩的危亡,给大家寄了这第一封信,你却把这第一封信藏了起來。你真狠啊,为了更好地分财产,三年前就策划着要杀你的小弟!”
  老二刚想张口辩驳,金捕头声色俱厉:“三年前这一带旱灾,生产的纸都变黄,要不拿着你的信,去纸行一验便知。”
  老二听了这句话,猛然瘫在地面上,精神不振地道出了实情—原先,很久以前老二就欠债了大批量的欠债,由于老三是承担账务的,最明白但是,尽管老三一直在帮助竭尽全力遮盖,并救助老二一部分银两,帮他临时控住了那群讨债的人,没让大哥了解,可是老二了解,光那样是还不清欠债的,仅有杀了老三,分到大量财产才行。因此 ,此次前往京城的道路上,老二给老三的水里加了巴豆,使他呕吐腹泻,随后老二托词送老三回来,让大哥先走。两个人骑着马到一片小竹林,老三本就身体孱弱,老二非常容易就把谋杀了,抛尸在山林,可能没多久便会被猛兽拉扯得遍体鳞伤。
  老二返回京城,为了更好地生产制造老三还活着的错觉,他想想一个方法:那时候,京城大清门处斩的死囚,没有人收尸的遗体都堆在城西的野坟堆,他挑了一具遗体,大卸八块,生产制造了一起“碎尸案”。那样,等信息传出,再取出三年前老三写来的那第一封信,大哥便会误认为这也是近期邮来的信,便会觉得三弟依然活著。等兄弟二人荣归故里发觉三弟出了事,大哥也不会猜疑老二,由于老二到京城后,还接到老三邮来的信。
  大哥听着老二手亲讲如何把老三杀了,他基本上难以相信面前的客观事实,急得全身打颤,眼泪停不住往下滴,当日夜里,他彻夜难眠。
  第二天一大早,大哥请金捕头进家拜访,一进家,金捕头就见到餐桌上摆了几锭金子,内心搞清楚这林大哥代表什么意思,但没吭声。到屋子里,大哥就给金捕头下跪了,说:“全是我这当大哥的不太好,没管教好我这二弟,念我二弟也是一时糊里糊涂,期待您帮我融通融通,我已经没有了一个小弟,不可以再丧失一个了。”
  金捕头淡淡笑道,坐下来,抿了一口茶,从裤兜取出半包装修巴豆,说:“这是以你二弟床底找到的,你觉得他为何杀了老三以后还存着这巴豆?不害怕被别人发觉吗?”
  大哥一时沒有搞清楚回来,愣着说不出话来。
  金捕头目光炯炯地盯住大哥:“你觉得是否有那样一个人,阻拦林老二得到 所有的财产,因此 他还需要留有半包装修巴豆,提前准备用在那人的身上?”
  大哥的双眼瞪得极大地,金捕头依然不慌不忙地说:“我们都知道你们以后还分配要去湖南湘西购买茶器,湖南湘西水匪猖狂,这个大哥死走在路上,应当也不会很多人猜疑吧?此外,我的好多个手底下查过去了,你二弟欠付下的欠债,只靠你们一半的财产可不足还啊!”
  “林老板,听我一句劝,损人不利己不能无啊……”金捕头喝了茶就离开了,只留有全身打颤的大哥,怔怔坐下来……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审刀记

2021-9-27 12:57:20

民间奇谈

三蛇鼎事件。

2021-9-28 12:57: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