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笋之谜事件。

陈希亮字公弼,宋朝眉州青神人,26岁就中了举人,被朝中派到长沙县当县官。夏初,陈希亮到达长沙县,第一个觉得是:此处人很喜欢毛竹,不仅城边满山遍野全是翠绿的竹海,连城内也是有许多户别人,在院子里种满清竹。
  陈希亮单身男女一人住在衙门前院,院子住的是另一个光棍县丞刘平,刘平和陈希亮一样,都是在异地赶到长沙县踏入官场的,但刘平沒有名利,五年前从税役一步步干得县丞,陈希亮觉得另一方尽管沒有名利,但能成为县丞一定很有工作能力,因此 挺钦佩刘平,刘平也很尊敬陈希亮的才能。刘平在自己家庭院种满清竹,下班了就在竹海间浇水施肥,陈希亮没事儿就以往串门子,俩人关联分外亲密接触,经常一起边赏竹边饮酒闲聊,吟诗作对。

  第二年今年初,陈希亮回京个人述职,返回县上就获知长沙县发生了一件疑案,刘平做为县丞早已审核过,他向陈希亮详细介绍了案件:长沙县城边有一片竹场,场主叫方安大,娶媳妇刘氏,安大有一位给力的兄弟叫李规,而且李规也是独身一人。彼此协作很多年十分和睦,但春节假期,李规烹制了安大带去的新笋,吃之后就脸色灰脸,七窍流血而死,接着隔壁邻居发觉报警。刘平审理了本案,派忤作去现场勘查当场,忤作判断春笋有害,毒副作用相近毒药。因此刘平判断,送笋给李规的安大便是投毒的行凶嫌疑犯。刘平一声令下,将安大和他媳妇刘氏都送到衙门候审。当刘平独立审讯安大时,安大趋之若骛投毒,但接着刘平独立审讯刘氏时,刘氏却给予了关键案件线索,刘氏称:“李规平常总戏弄我,我告诉了安大,安大曾声言要报仇李规。而赠给李规的新笋,便是安大自身挖的。”
  因此刘平由此判断安大获知妻子被李规戏弄,因此 心存芥蒂,找寻纯天然毒笋毒杀了李规,因此将安大在押入牢,等陈希亮回家重审。陈希亮听完刘平的阐述,接任了案件材料。刘平长出一口气,明确提出要休假回异地家乡探亲访友,陈希亮直接答应了。刘平当日中午就离开长沙县,而陈希亮在卧房里看案件材料一直见到深夜,并没发现什么不当之处,就想依照刘平的案件审理审结,被判安大死罪,想不到这时门口忽然有些人小声说话:“陈大人,我是忤作,有急事面见。”
  陈希亮开启房间门,忤作闪狙而入,快速合上房间门。陈希亮左右看过两眼忤作,禁不住询问道:“忤作,你是长沙市衙门的老人家了,见我为什么这般当心啊?”
  忤作忙施礼讲到:“成年人,我禀告之事重特大,尽管刘县丞离开,但我害怕他的特情人员犹在啊。”
  陈希亮忙请忤作就座,忤作坐着娓娓而谈:“成年人,长沙市自古以来就会有在深山中撒毒药,毒死啮齿动物的习惯性,但药房陪王很有控制,从来不一次性卖给老百姓过多的毒药,因此 竹海洒下的毒药量非常少。冒出的新笋即使有害毒副作用也很很弱,数百年来,长沙县从未发生服用毒笋身亡的事,换句话说纯天然毒笋不太可能发生。并且我都听老师说过,省外曾产生过有的人在竹中下慢毒,使新生儿的春笋含有有毒,以毒死食用者的案子,方式 非常简单,可是很费时间日,便是用淡毒药水每日灌溉一根竹的竹根,毒药水濃度要很低,可以使竹根消化吸收却又不危害毛竹的生长发育,大约大半年过后才可以有实际效果,这时长出的新笋便会含有有毒,但用眼睛压根发觉不出来与无毒笋的差别。毒笋仅有加温,或用开水泡浸,或是烹制熟才会产生浅浅的紫斑。李规一案中,我还在李规自身烹制的菜里,发觉全部的笋都出現了紫斑,而安大家自身吃的笋却都无毒性,这就表明安大竹场中的新笋有的有害,有的无毒,但有些人把毒笋都选择出去赠给了李规。也有一点便是,为何没遭受吓唬,刘氏就积极作出了不利安大的证言?”
  陈希亮送出忤作后低下头思索,随后站起来去牢中审讯安大,第一句话便是:“安大,刘氏说李规以前戏弄于她,究竟是否确实?”
  安大点了点头,长叹一声说起来:“这五年来,我一直在外面繁忙,竹场实际上由刘氏和兄弟李规劳碌。我早听隔壁邻居传说故事,刘氏和人不清正,想不到居然是李规戏弄刘氏,亏他就是我好哥们!现如今他去世了,尽管并不是我下的毒,但因为我感觉很高兴,我觉得这一定是飞上天的恶报。只遗憾我无法刷洗我所受的不白之冤,由于毒杀李规的新笋的确就是我亲自挖的,也就是我亲自赠给李规吃的,期间仅有刘氏帮我剥了笋皮,用温水清洗快递分拣,再沒有别人参与,只有怪自己命苦,挖到毒笋,我无法给自己摆脱,只有认输殉国。遗憾我妻刘氏,此后只有一个人生活了。”
  陈希亮宁静地听完安大的阐述,又问了一句:“安大,你亲眼目睹见过李规戏弄刘氏吗?”安大摆摆手:“是刘氏跟我说的,但这也有假吗?”
  陈希亮沒有辩驳,继而又询问道:“那家里竹场,也常常买毒药除鼠吗?”
  安大点了点头:“但是这几年,毒药全是刘氏撒的,由于我一直都在异地繁忙。”
  陈希亮嗤之以鼻离开监狱。第二天,陈希亮化妆成商人,自称为是安大的买卖小伙伴,来跟安大买竹,結果在安大家看到刘氏,发现刘氏对安大的案件并不太关注,对买卖都不关注反而总看镜中自身化眉穿着打扮。陈希亮禁不住疑团散生,从安居出去,来到竹球场上上看到好长时间。接着陈希亮又来到李规家,他宣称是李规的老乡,听闻李规不幸遇难特地来掌握状况。李规单身男女一人,但和隔壁邻居关联非常好,陈希亮向她们了解对李规死亡之谜的观点,隔壁邻居七嘴八舌地说起来:“李规安守本分,尽管并没有完婚,但绝对不会戏弄刘氏。倒是李规有一次和我喝醉后说,刘平与刘氏原来是老乡,之前刘平做税役来收税时,安大总不在家,刘平就与刘氏不清不白,有一次还被李规碰见,最初俩人威胁利诱使他信息保密。李规不愿惹恼俩人,但又感觉抱歉安大,因此向安大明确提出亲自去纳税申报,阻拦刘平和刘氏再相见,想不到最终得了这一结局,还被刘氏污蔑,上天真的是无眼啊!”
  陈希亮听了李规隔壁邻居的埋怨也没说些什么,就回了县衙,又在大门口望着邻居刘平院子的竹海,看过很久才回自已的屋子。第二天陈希亮升堂,被判安大死罪,秋后问斩。没多久刘平从家乡回家了,陈希亮很是开心,那天晚上就在衙门饭店请刘平用餐,宴上俩人侃侃而谈,衙门的厨师不断地面上菜,突然间刘平神情大变,恶狠狠望着厨师端上来的一道菜,原来是一盘炒海鲜竹笋,笋上面有浅浅的紫斑。陈希亮见上创新菜,就不断给刘平夹鲜竹笋,刘平面色早已灰脸害怕下木筷,最终崩溃地讲到:“陈兄,这笋有害不能吃!”陈希亮笑了:“县丞成年人啊,李规日常生活在竹海很多年,都是会误吞毒笋。您是到长沙市才进行种毛竹的,为什么会了解这笋有害,并且这就是以你院子里刚采的啊?”
  刘平一时无奈,陈希亮却笑了:“县丞成年人,没有话说了吧?我请您可愿再去看看另一出戏。”
  陈希亮也无论劉平愿不愿,拉着他进了牢门,远远地能见到安大的單人狱室,陈希亮提示刘平不要说话,静静地收看。而單人狱室中,安大已经与刘氏离别,俩人全是泪如雨下。这时一名衙役端着一只木制托盘来送餐,拖盘上面着热呼呼、热腾腾的饭食,是一盘笋焖肉,一盘炒海鲜竹笋,也有一盆米饭,安大和刘氏要看呆了,衙役却先开口:“安大啊,你今夜好运啊。大家县丞刘老爷自身种的新笋大丰收,再加上刘老爷今日生日日,因此 送了些笋给监牢餐厅厨房,给罪犯改进膳食,你好运气追上了,赶快吃吃.”
  刘氏抬眼一看,笋上面有浅粉色的紫斑,而安大毫不在意端起來就需要吃,刘氏禁不住脸色灰脸,狠不下心掉转头去,赶快出了牢门。衙役见到刘氏出了牢门,马上做掉了安大端工作。再讲刘氏出了牢门,迎头正看到刘平,刘氏见上下没有人,禁不住埋怨道:“刘平啊,安大早已被判死刑,你何苦如今就需要他生命,反而让人猜疑?”
  刘平无奈,刘氏不断询问,忽然陈希亮从刘平背后出去,叹了一口气讲到:“刘平,刘氏,安大不清楚此笋有害,你们却了解此笋有害,作何解释啊?”
  刘氏吓得猛然瘫倒在地,刘平长叹一声不会再争辩,讲出了实情:原先刘平与刘氏是老乡,刘平来长沙市当税役时,常去安大的竹场收税,数次遇上孤身一人在家里的刘氏,俩人拥有偷情,之后她们发觉李规有一定的发觉,就威胁利诱想塞住李规的嘴。李规没对安大讲出偷情,但积极交纳税费,防止刘平与刘氏触碰,因此俩人心存芥蒂,就逐渐策划祛除安大和李规。一直没机遇,直至刘平当上县丞,不经意知道了生产制造毒笋的方法,刘平就把生产制造和鉴别毒笋的方法,都告诉了刘氏,她也生产制造出一些有害的春笋,随后把这种毒笋挑出,交到安大赠给了李规,安大没发觉是毒笋,但忤作终究广闻博识发觉了毒笋,判断刘氏诬陷安大,悄悄告之了陈希亮。而陈希亮化妆去暗查刘氏时,发觉安大家的竹场由于毒药被集中化应用在不足的两根毛竹上,用于生产制造毒笋,因此 深山中各种各样啮齿动物很是活跃性,那一瞬间,陈希亮想到上年以前见到过,刘平院子的竹丛里也是各种各样啮齿动物猖狂,因此立刻将刘平与刘氏联络到一起。 安大被无罪释放,而刘平和刘氏同时被抓。安大见到他们被押进牢房,禁不住暗暗幸运:“冥冥中,已有天时啊!”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胡知府智破井尸案。

2021-9-27 12:57:14

民间奇谈

陈府的疑问。

2021-9-27 12:57:1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