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巷夜惊魂。

永巷是条历史悠久的小巷,与现如今高楼大厦的住宅小区产生了明显的比照。永巷里的房子古香古色,定居的的许多全是在这儿住了一辈子的老年人,尽管周边纵是热闹的现代都市,但这儿好像过着人迹罕至的日子。可是,在当下高楼林立的时代,有几个在打这片地区的想法。总算,在永巷中间逐渐发生了挖机,逐渐没日没夜的土方开挖。永巷的老年人了解,这儿即将变为另一处价值不菲的小区。

这一天,忽然飘起了暴雨,工程项目总算临时停住了,晚上没了轰隆轰隆的机器声,看起来特别清静。施工工地上仅有看见设备的一些职工,马良便是这其中之一。躺在临时性的户外帐篷里,听着外边“哗啦啦”的雨的声音,惦记着远在家乡的老父老母,惦记着很多年来生活不易受到的心酸,这堂堂七尺男儿也禁不住留下来了泪水。惦记着惦记着,糊里糊涂睡觉了。在梦中梦见了多年未见的父亲,但见爸爸拄着拐杖,哆哆嗦嗦地立在附近,告诉他:“儿啊,快离去永巷吧,这里很危险啊!快步走吧……”

猛地吓醒的马良,细心回想着刚刚的梦,哎,大约是近期很累吧,他自己那么惦记着。早已听不见外边的雨的声音了,因此,马良摆脱了户外帐篷。雨果真早已停了,湿冷的空气中掺杂着松柏树的芳香。

忽然,一些光亮从远方渐渐地近了,马良很好奇,因此赶忙躲在了附近–挖机的后边,在漆黑的夜里,难以发觉在黑暗中的他。直至火堆挨近,马良才看清,是一群衣着黑色衣服,拿着火堆的人。她们排列成了两行,灰黑色的衣服裤子把全身上下(包含脸)都掩盖了,只留下来了一对双眼。而火堆,点燃的过旺,传出“噼噼啪啪”的响声。

就在马良迷惑不解的情况下,团队中出現了六个穿白色衣服的人,一样用白色婚纱遮着脸。她们六个人抬着一个相近担架的物品,担架上好像平躺着一个人,可是用白布遮挡住了。难道说是死尸吗?马良人体不由自主一震。那六个人后边也是衣着伏蛇的两行人。好长的团队啊,由于那样接连不断早已发生了六个抬着的担架。

突然间,马良观念到一件事,她们仿佛突然之间排成了一个大圈,恰好把它们的施工工地围了起來。马良有一些担心,缩紧在挖机的间隙里害怕出去。幸运的是,夜晚把他隐藏的非常好。等他转过神来,这些怪异的人早已停住了,她们就在施工工地上最宽阔的地区排成了个大圈,而马良恰好能够见到,由于就在他的正前,从前边两人的间隙中,看到了刚刚的六个担架。果真是六个人,由于那么近的间距,马良能够 了解的见到白布下的人在动。

这时候,从群体中走出来一个相近首领的人,张口说话了:“黑喑赏赐的夜晚能量啊,使我们处罚这种罪恶深重的魔鬼吧……”话音未落,周边就吹动了风大,风吹开着四周的一切,马良觉得风一吹进了他的骨骼里。

就在这时,始料未及的风把担架上的白布吹起了。马良清晰的看到了平躺着的几个人,他都了解。分别是这一工程项目的房地产商,施工队的主管,也有好多个和项目有关系的重要人物。她们在奠基典礼的过程中都产生过,马良就但见过一次。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新婚床上的不明女性。

2021-9-4 17:59:15

民间奇谈

床底焦着尸体。

2021-9-4 17:59:2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