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知府智破井尸案。

秦氏失鞋受惊吓
  这一年五谷丰登,丰收以后,晓玲娘家人的村中举行了隆重的庆典活动以祭拜社神,群众还筹钱从城内找来一个戏班子,搭建平台拍戏,很是繁华。正逢晓玲的家婆程氏的身体状况也稍有转好,秦父便托关系捎信给孩子,期待能接她回家了玩几日。程氏一口答应。常伍尽管很不情愿,可是妈妈既已承诺,一时也找不到原因阻止,眼巴巴地看见小娇妻梳洗打扮一番后,兴高采烈地回了娘家人,内心确实不舒服了一会儿。没过多久,常伍就到老丈人家去督促妻子回来。岳父母千辛万苦才把闺女接了回家,如何懂得这么快就要她走呢?因此 不管怎样都不同意。过去了几日,常伍又跑到老丈人家,对妻子说:“我妈妈因劳累过度,又患病了,这个做儿媳的,难道说不理应赶紧回来服侍得病的公婆吗?”晓玲这几天听戏入了迷,又听闻那天晚上这一场最精彩纷呈,更不舍得走。在一边的秦母也帮着闺女讲话。常伍不可以逼迫,又一次悻悻而归。常伍2次都没可以把妻子领回来,越想越气,决策狠狠地侮辱妻子一番!

  常伍回家了匆匆忙忙吃完饭,便伴着浑浑夜幕,又悄悄地触到老丈人家。他熟识老丈人家里有堵护墙,就在戏楼边上,晓玲与表姐妹们素来是并列坐着墙根听戏的。果真,常伍远远就看见晓玲坐着护墙上,正指指点点地与姐妹们有说有笑。他立即钻进群体,侧着身体挤到墙角廊檐下。台子上唢呐锣鼓锣鼓喧天,观众席尽情摇摆欢呼,晓玲专心致志地观看表演,慢慢地释放压力了心身,忘记了应该有的腼腆和庄重,数次把一只脚垂落拉梁。常伍便弓着身体,轻手轻脚地凑以往,悄悄地取下晓玲的一只鞋,转过身而去。
  过去了一阵,秦晓玲突然感觉右腿严寒,伸出手一摸,鞋已去向不明,不由自主内心“嘎登”一下,脸越来越滚热红通通。她猜疑鞋被哪一个蛮横无理之辈脱下了,她担忧散戏之后,被众姊妹瞧见遭到嘲笑,因此不一戏演完,便推说有急事,慌忙地底了护墙。晓玲返回屋中,找了一尺多布,把右腿一包,叫右库听戏的爸爸妈妈,一定要她们目前就叫个老丈人带头毛驴送她回来。
  老公背尸投井
  到家婆时,程氏还没有睡,开关门见是儿媳,一脸诧异。晓玲连忙表述,由于担忧家婆的病,因此 慌忙回到。然后,晓玲侍候婆母睡下后,悄悄地摸回自身房内,恐怕惊扰了老公,也害怕上灯。那知常伍压根就沒有入睡,还有意问是哪一个?晓玲手足无措地做答,常伍却一再尖酸刻薄地讽刺。最终,竟点了灯,装作发觉晓玲失了鞋,怒斥她是贱妇,而且威协道:“等着我明日查到鞋,非得杀死这个低劣家风的贱骨头不能!”
  常伍本来是想侮辱、恐吓晓玲一下,让晓玲将来服服贴贴地听自身得话。那知,晓玲年青不晓事,听了老公得话惶恐不安得无地自容,既不知道老公第二天将怎么处理自身,又担忧事儿传出让左邻右里嘲笑,越想越羞,越想越怕,越怕越慌,最终竟懸梁自杀了。等常伍被扑通一声轰响吓醒后,才知道自身的妻子上吊自杀了。常伍郁闷懊悔不己,又手足无措。忽然,他转念一想:妻子深更半夜回家了,该不容易有些人了解,假如悄悄地藏起遗体,而且污蔑她的爸爸,自身就可以逃离灾难了。举棋不定后,他马上站起来剪去房梁上的绑带,匆匆忙忙地身背遗体出门时,投入相邻一座寺院边上的井中。
  天刚放明,他赶不及见妈妈,就马上外出,直接往老丈人家去“迎来”妻子。岳父母都怪异地问道:“昨晚并不是早已送她回来了没有?你怎么沒有看到?”常伍竭力告白,说妻子压根就沒有踏入家门口。晓玲的爸爸妈妈见姑爷说得那样果断,一下子也慌了神,赶快去找那一个接送晓玲的老丈人,恰巧那人因为事出门,大伙儿猜疑是他拐跑了晓玲,稍一商讨,便向官衙报了案。
  美少妇身变僧人
  定州知府胡文昌市,一收到报警,便马上逮捕了那一个夜送秦晓玲的老丈人。送到县衙一审,这人高喊诬陷,并说昨天晚上将秦晓玲送到至家婆,还听到了她与公婆的一问一答。胡知府又传令把常伍的妈妈程氏拘至公堂审讯。程氏青眼有加,就把昨天晚上的情况讲了一遍,与接送者常说完全一致。胡知府一听,立刻判断是常伍怀恨在心,对他严刑拷问。常伍只能属实说出。胡知府立即押着常伍寻找遗体。到当场,胡知府见井中果真浮着一只刺绣弓鞋,便命人买绳索拴着一个了解水溶性的差役缒入井去打捞尸体。等遗体捕捞上去后,大伙儿一看,都惊讶很大:哪儿是啥佳人绿鬓的美少妇,明晰是一个穿着僧衣的秃顶僧人!僧人额破脑裂,其死状不忍直视。立即有些人认出来,这僧人便是周边寺院的慧海。
  胡文昌市用心检查了慧海的遗体和从井中捞出的妇女穿的弓鞋,经常伍确认是秦晓玲的。胡文昌市稍稍剖析,便判断秦晓玲很有可能沒有死,并且也不会远走高飞;与她在一块的,必然是这周边一带的孤身一人小伙。晓玲无鞋害怕出面,而这个男子肯定害怕向他人索取女性穿的弓鞋。因此胡知府指令常伍把妻子留到家里的鞋所有寻找出去,交到差役;又让差役把鞋散放于各个幽辟的小道,再伏击在旁边等待,碰到拾鞋的人,便跟随而去,或许就能寻找秦晓玲。差役们依计而行,果真找到晓玲,并捉拿一个与晓玲在一起的小伙。
  知府智破奇案
  原先,晓玲被老公投井后,并沒有立即掉入水里,只是被漂起的衣襟挂在了井坎旁边。吊死的绑带一松,再加上井中的强冷空气刺激性,她又渐渐地复生了。当她察觉自己是在井中,一种绝境求生的本能反应使她不加思索地高喊“救人”。
  到河边打水浇园的慧海僧人听见呼救声,认为是有些人落水落井,便仰身了解,这才知道落井者是周边某镇的美少妇秦晓玲。慧海立即学会放下井绳捞救。但是孔深六七米,晓玲手滑力弱,救了一上午或是救不上去。已经着急之时,突然有一个小伙儿离开了回来。慧海仰头一看,了解这小伙儿是给周边别人管菜园子的,名字叫做许斌,便对他说原因。许斌笑道:“你一向能入井掏泥,输通井孔,为何不要我用绳索将你缒下来,你将绳索系在她的腰部,才可以把她拉上去。”慧海点点头道:“你说得对。”时下慧海就请许斌拿着绳的一头,而把另一头系于自身的腰部,由许斌缒放而入。晓玲被明确提出井筒。许斌斜视一看,此位美少妇尽管连衣裙浸湿,冷得嘴巴变青,全身发抖,容颜却十分娇美。许斌顿起妄念,诱骗她讲:“小娘子赶紧绳索帮我,请先去土坡上晒晒太阳,温暖一下,我这就把大师傅提上去。”晓玲感谢后,挽清解下绳索,交到了许斌。许斌四下里一看,见有一块大如酒缸的石块,便用劲搬回来,猛地资金投入管井,正打中慧海的脑壳。慧海厉声惨叫一声,现场丧命。立在边上的晓玲亲眼看到了这一幕,大惊失色,要想逃走,但脚却像灌了铅一样厚重,挪不动越雷池。许斌忽然转过身子来,拉着她的衣服裤子。晓玲挣脱欲逃,却被许斌用劲劫持着,再加上两脚没鞋,哪儿赚得脱?只能凑合使他身背,弯弯曲曲地行了一里多通道,赶到一座土屋中。许斌先问了晓玲落入水中的缘故,随后对晓玲道:“那僧人刚刚与我说话时,我便看到他凶悍狠毒,心怀不轨。为了更好地救你,.我设计方案杀了他,现在我就想送你回家,但你的连衣裙早已湿透,恐怕受不了严寒。我先出来一会儿,任你自便,等连衣裙做了后,再送我一个人走。我确实沒有故意呀。”讲完便掩门而出。晓玲深信不疑,竟感谢他的大德,心里一宽,猛然感觉衣裳牛仔裤子都水淋淋玻璃贴在的身上,确实冷得直吃不消,便站起来关严窗门,脱光衣服衣服裤子,拧起水来。就在她一丝不挂,没什么提防时,许斌忽然砸开汽车窗户而入,揽住晓玲,强制奸淫。可以之后,许斌对秦晓玲说:“我们家就住在邻县新乐,临时性在这儿替人家管菜园子,准备明日早上就回家了。你如能跟我回来,我并未完婚,一定娶你为妻。那样,既没有人了解你的实情,又不易被亲戚朋友发觉,你看看如何?”晓玲沉思良久,确实无从可归,只能同意了他,但又刁难地说:“你得帮我找双鞋,我才可以陪着你走啊。”许斌点点头同意。
  第二天早上,许斌再度外出来给秦晓玲找鞋。就在他独自一人走动于田里小路时,忽然发现马路边有一双刺绣红鞋,软细而精致,好像妇女的用物。许斌认为是他人失望的,十分开心,赶不及细想,捡起来便奔向家里。
  一进家门,许斌就得意地把鞋交到了晓玲。晓玲细心一看,诧异地问道:“这双鞋原本是我的呀,为什么会到你的手里呢?”许斌就要描述拾鞋的历经,突然“砰”的一声,2个差役破门而入,甩起铁链条往许斌头顶一套,说:“杀人凶手果然在这儿!”许斌惊恐万状,问明事儿的原因,才知道中了陷阱。
  第二天一早,胡文昌市升堂审问。许斌赖账不可,低下头投案自首,被依规问斩;常伍也因犯了诬陷罪,被惩处刑期;秦晓玲则再行再嫁。由于胡文昌市两三天就侦破了这桩诡异的井尸案,没多久就升职晋爵,近远的大家也都钦佩他判案神灵。
  出自《龙门阵》
  (段明 图)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李赞元巧妙地施苦肉计。

2021-9-27 12:57:13

民间奇谈

毒笋之谜事件。

2021-9-27 12:57:1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