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口塘冤案。

清代雍正年间,古都县九口塘村的河滩地里被暴雨冲破一具遗体。县内富豪、生员杨同范前去衙门报警,宣称遗体是他村内同祖杨三姑,一个月前被老公涂如松陷害,请县令严惩凶手,民利讨公道。

  县官汤应求害怕懈怠,马上委任刑房老书吏李献宗和忤作李荣前往尸检。
  老书吏李献宗品行端正,做事用心,李荣做了很多年的忤作,也是公正廉明。就在李荣背着现场勘查用品刚要出门在外,杨同范闪狙拐了进去,他从怀里取出一根金条放到桌子,说:“九口塘河滩地里的遗体,确是被涂如松所害的陈氏,李爷不容易有悖民声吧!”李荣不露声色地回应:“沒有现场勘查过,怎好以偏概全!”然后他把黄金塞归还杨同范,外出而去。 两个人赶来遗体置放地址,见到遗体早已烂掉,又被流浪狗撕扯过,真实身份早已难以分辨。但李荣凭借充足的勘察工作经验,从遗体的一双脚骨上,判断此为一具男尸;再从头发人体骨骼上,进一步确认是个还未满十八岁的小伙。李献宗把现场勘查結果细细地审校,并签订“此系小伙之尸”六个字,随后照顾地保把尸體收殓安葬,并在坟前立柱标识。
  回到衙门后,两个人马上将尸检結果向汤知县作了禀告,李荣也讲出了杨同范贿赂被拒之事。李献宗审理案件很多年,累积了一些工作经验,明确提出自个的观点:“我可能杨三姑还沉迷在世界上,并且与杨同范脱不开关系,无论杨同范是啥用意,先寻找杨三姑再讲!”汤知县点头称是,命他搜索杨三姑的降落。
  李献宗迅速查知:杨三姑在嫁入涂家以前就和一个村生员杨同范勾勾搭搭,之后杨同范迫不得已父命,扔下杨三姑迁到城内,虽然家里有三妻四妾,可对杨三姑却十分偏爱,而杨三姑这时候恰好遇到涂家找老婆,经媒人说合,快速变成亲。结婚后杨三姑三天两头走娘家,听说只不过是找一个托词,实际上是和情人杨同范相聚,憨厚老实的涂如松恨之入骨,就和杨三姑争执起來,杨三姑一气之下出走,从此不知所踪。此次是否也躲在杨同范府内,李献宗提前准备明日再次探察。
  殊不知第二天,湖广总督迈柱将一个名字叫做高仁杰的派往古都县出任主审官,案件审理这起九口塘尸案。这一高仁杰是迈柱的弟子,表层友善,心里却很狠毒,那时候是广济县的替补县官,已经为找不着实缺而犯愁,恰在这时候收到了杨同范的巨资行贿,使他借这起尸案将杨三姑的老公涂如松置之死地。高仁杰筹算了一下,决策再来一个一箭双雕,便到总督署离开了侧门。
  高仁杰就任,对案件未作一切案件审理,就把涂如松和汤应求优先扣留,启用另一名忤作薛义。这一薛义也被杨同范收购,授命以后,马上出发赶到九口塘河滩地,命地保再次挖墓尸检。遗体历经几回翻滚,没办法再验.而他却装腔作势,东戳戳西一量,磨磨蹭蹭了很久,一口咬定是具年轻女尸,还说从肋骨中间,验到割伤的印痕。
  一张虚报的尸检文书送至了高仁杰的手里,他心照不宣,马上发去火签,把李荣用来拷問。 这些如狼如虎的差役,见汤应求早已变成锒铛入狱,就拼了命讨好高仁杰,棍子下来,又狠又重,血肉横飞。就是这样,李荣在嚎叫声中断了气。
  李荣一死,从此没有人能说清那具遗体男孩女孩了。因此,直到戴着手铐脚镣的涂如松被推上去朝堂,高仁杰不明就里,就先一声令下打五十大板。涂如松挨打得体无完肤,就算是跌打的男人,也不舒服今此严刑,他嘴里喊着:“罢罢罢!去世了吧,去世了吧!”就招认是自个杀了老婆。
  高仁杰得了笔录,现场判断凶犯涂如松死罪,袒护犯汤应求撤职发配,李献宗糊里糊涂渎职,杖刑一百,赶出县衙。他嘱咐将一干人犯优先拘押,等禀告领导审批后实行。
  李献宗被杖刑一百大板赶出县衙,磕磕绊绊地返回家里,他无需多思考,就确认这也是一起冤假错案。他想到相邻古都的黄安县官陈鼎,做官刚正不阿,决策前往求他相帮。
  李献宗边走边想着心思,忽听有些人喊他,原来是城内摆水豆腐摊的老徐婆。她讲前一天早晨李家大娘子孕妇难产,请她帮助接产,她去后一看情形应急,就大喊再来人帮助,丫鬟急拍墙面喊三姑,但见从墙面的暗道里冒出一个搔首弄姿的年轻女人来,历经一番瞎折腾,小孩终于生下出来。老徐婆认出来她便是杨三姑,仅仅假装不清楚。
  黄安县官陈鼎,虽为七品小官,却才识过人,他对九口塘尸案早存猜疑,一直在冷言冷语。这一天黄昏,忽听门下来报,古都县被开缺的刑房书吏李献宗面见,便说赶快请到。当陈鼎听完李献宗的描述后,随后表露了一个信息:皇帝准许了省长迈柱有关被判涂如松死罪的奏章,已派湖北巡抚吴应棻前来传旨,可能明日便会经过黄安前去古都处决。
  第二天下午时候,只听鼓乐声起,一群差役手持“沉静”“逃避”的名牌渐渐地而过,一顶四人轿,前呼后拥而至。这时候李献宗不顾一切地从看热闹的群体中冲到大轿前,一声声喊着“诬陷”跪到在地,两手将状子举起在头上。
  吴应棻命人接到状子一看,大吃一惊:他奉命前去,恰好是为九口塘尸案问斩人犯的,现如今竟有些人险些平反,来看情况非同一般!当日夜里,吴应棻细细品味看过这一份起诉状,与此同时又对比了省长迈柱的奏报抄件,居然截然不同,不知不觉中窃喜在心。原先他此次前去,雍正皇帝另有密诏,要他顺带察访年羹尧义兄迈柱的声响,假如出现异常,马上上奏。眼下这一案件,恰好使他把握住把手。吴应棻都不按当初的规定,让李献宗滚钉板验真心实意了,只是令人悄悄的将他送到后厨,客套地完成了了解。
  李献宗刚讲完,吴应棻就随口说出:“本官明日就授职陈县官,前去古都杨同范家里,搜拿陈氏便是。”李献宗赶忙摆头说:“不可以,不可以!杨同范作为生员,则是古都一霸,有财有势,耳目众多,如果那么明火执仗地去通缉,他迅速便会获知声响,极有可能将陈氏迁移,或索性杀人灭口,到头来赔上我一条命是琐事,这一大冤假错案就从此没法沉冤昭雪了!”
  吴应棻一听也对,又赶忙请教防范措施,李献宗随后讲到:“督抚成年人临时不能去古都,以防惊扰高仁杰,而每日密令陈鼎带上捕头,放话要去察访县内逃到古都的好多个暗娼,趁其不备,闯入李家,端掉夹墙,一举捕捉杨三姑,随后其孰能讥之乎陈县官开堂复核。”吴应棻听罢喜事,马上命人传见陈鼎,要他当晚出发。
  这一天一早,杨同范刚从杨三姑暗室出去,忽听丫鬟来报,说有一个年轻女子面见。杨同范匆匆忙忙洗漱间结束赶到大客厅,果真有一个仙女一样的女人立在那边。可突然跑进一个亲人,报说外边来啦一位高官,带上好多个公人闯入后宅,要查证一名逃走的暗娼。
  杨同范听闻高官拉人查证,手足无措地把那女人推动夹墙暗室,转过身向外迎去。就在这时候,陈鼎已出現在眼前,喊了一声“搜!”这些捕头马上拉开杨同范,提前准备动手能力,可忽遵从夹墙里传来叫喊声:“别为难杨生员了,在逃犯就是我,就在这里!”许多人寻声一拥而上,开启夹墙暗道。杨同范一时震惊了,但见那女人出去笑眯眯正宗:“杨生员,谢谢引导,麻烦你了!”杨三姑老老实实就擒,杨同范这时候才知施计,但于事无补,一根绳子套上颈部,被搞定了。
  陈鼎拿着督抚成年人的手令,奔向古都衙门。只听陈鼎大吼一声:“拿到!”高仁杰立即被抓快们弄翻在地,摘下官帽核桃,剥掉正版手游,捆绑起来。陈鼎又传出签票,迅速将薛义绳之以法。随后,他命人将涂如松带上来,开堂案件审理,也把汤应求找来观审。 杨三姑早就吓瘫在地,但当见到涂如松被蹂躏得并不像本人样时,竟也良知打动,“哇”地泣不成声起來:“如松,就是我害了你呢!她们那样摧残你,我确实不知道啊!”随后将自身从涂家离开,到与杨同范昔日恋人发作,怕涂家要人,借尸将涂如松置之死地等情况都招认了。杨同范和薛义三人自知自身罪孽深重,从此害怕瞒报,各个都招了供画了押。
  陈鼎随堂判断:涂如松无罪释放,汤应求官复原职,李献宗提高为县丞,为李荣立碑重恤亲属,杨三姑劳役五年,高仁杰撤职发配,杨同范和薛义一并问斩,并把复核详细信息写出案件材料,汇报督抚县衙,等待朝中审批实行。
  没多久,雍正皇帝御笔颁诏,再次钦定了此案,一桩活生生释放出来的冤案,终于是取得了沉冤昭雪,沒有变成不白之冤。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巧妙地打破包装案件。

2021-9-27 12:57:00

民间奇谈

郑板桥奇案突破了。

2021-9-27 12:57:0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