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的女人。

第一次在博鳌看到娇娇,就打心眼中衷心赞美:这女孩,美的像朵花朵。

我明白,用花朵形容女性太俗套,但我实在是找不着更强的词语来证实她的好看了,娇娇她美的动感,高兴得栩栩如生,甜得像蜜冻,在那一个百花盛开的岛屿上,她是鲜花丛中最令人心动的一朵清莲。

在那一个为物质生活而努力奋斗的渔村里,娇娇肯定是个极具特色。渔夫摇橹,只求生活,而她总喜爱在傍晚时划艇到玉带滩上,与海浪玩耍。

娇娇并不是渔家女,没有人了解她那里来的,海岛人说成她第一个迁居到博鳌的大陆人。

也有更多的神奇的传说故事,没有人见过她取火煮饭,也没有人请到过她来家吃一顿饭。她刚到海岛时,招来小渔村小伙子蜂蝶般追求,但没一人敢说荣幸一亲芳泽。

之后,小伙子们都成家生子,三个儿子也渐渐成长为小伙子,娇娇或是艳丽得像一朵刚绽放的白莲花。

博鳌古寺里有一个莲花池,池里荷花四季不败,当初我非常喜爱到寺里偷采莲蓬,便是在做采花大盗时,我结识了娇娇。

那一天晌午,烈日当空,那时博鳌还没有通道路,往来各岛屿中间彻底靠船,我到撞南墙村一户渔家拜访,酒足饭饱后,到我庙后港口等船回镇子,经过连池,见池中有一丛红莲开得尤其粗大,禁不住把鞋脱掉进入化粪池,想要去采花。

与其他位置的荷花塘不一样,博鳌古寺莲池的水出自鳌岭上的泉水,水体清亮清爽,舒适得令人想脱光了下来泡个澡。

在我贴近较大那朵荷花,伸出手去拔,这一拔,从百花丛中拔出来一个水淋淋的大美女尸体来。

“哪儿来的狂徒,胆敢到寺庙偷花?”那个人猛喝一声。

难道说遇上荷花女妖精了?把我吓得差点儿一屁屁坐着菏叶上,惊悚稍定,才认清眼下的是人并不是妖。

是个20岁女孩。女生语含温怒,眼睛里却带上笑靥,黑瞳非常大,很亮。

她衣着红色比基尼,立在没腰深的百花丛中,风吹得她的长头发浮上来,肩夹上的几颗水滴在太阳底下闪着晶莹剔透的光辉,她的的身上和脸部也挂着晶莹的水滴,一串一串的从白皙的皮肤上划落,红色比基尼衬托出丰满诱人的身型,与晌午烈日一样热辣辣。

我想摘那朵荷花,花柄被她攥在手里。

“你这女孩,这身穿着打扮躲在寺院七宝莲池里,都不太像话吧。”定好神来,我逐渐还击。

“错,本女孩是在修练荷花禅功,呵呵呵……”

就是这样,大家了解了……那早已是五十年前的事儿。

那以后,大家不断了接近七年多的友情,是的,仅仅友情,无论我就用是多少种烂漫方法向她求爱,获得的一直是彬彬有礼的拒绝,直至之后我离开博鳌,临别时,还带上满怀悲伤。

半世纪后,我又重回了博鳌,世事变迁,昔日北海渔村早已变为一座智能化滨海县小镇,仅有玉带滩依然维持着昔日的朴素,应对中国太平洋敞着一丝不挂胸襟。

昔日一丝不挂冲向大海的这个青少年,此时颤颤巍巍,踩在沙滩上每一次迈开,都极其艰辛。

傍晚的玉带滩依然宽阔孤寂,圣公石清静庄严肃穆,八点五公里长的沙滩上空无一人,大海拍海岸线上,仅有一朵红莲在绽开。

这些,就是我头晕眼花了,沙滩上怎么可能绽放红莲?海滩明晰是一个女孩,肩扛荷花,正坐海景。

我拄着拐杖,一步步迈向那女孩,呵呵呵,虽然我已经是古稀老人,爱与女生搭话的习惯性依然……“死性”不变。

女生听见我的声音,慢慢转过头来,看见了一对黑珍珠一样的黑瞳。

落日对着红莲,红莲交相辉映汤粉,那娇娆俏丽的笑意,是多么的了解啊,她,她,她不也是当时的娇娇?

“娇娇!”我失音通话。

“嗯,你了解我?你是……”

“我是散客拼团,五十年前博鳌古寺里的采花大盗……”

“哦……想起来了。”娇娇站站起,来到我面前,拍一拍我的肩部,“不错啊,还活的哪么粗犷。”语调并不像一个年青女孩赞年长者,而像姐姐夸小jj。

我盯住娇娇的脸孔认真观察,她竟然分毫末见变老,即便经历了岁月磨练,也就是提升她的漂亮积累。

我想我一定是在作梦,管它呢,梦就梦吧,这把年龄,也有春梦真的是福分啊。

“你不是在作梦,老散。”娇娇了解了我的思绪,这女人,一定不是,是妖。

“坐着吧,我觉得,我吓着你呢……实际上,我并不是妖也不是怪,我还是我……”娇娇拉着我手,她的手指头滑润,手掌心溫暖。

“你一定很怪异,为何岁月在我的身上彻底沒有留有印痕。”

我点了点头。

“难能可贵你五十年来一直没忘掉我,我将我的小秘密对你说吧……

“1938年,我出世在国外,出世没多久,妈妈就过世,我爸爸是一个科学研究细胞生物学的华人生物学家,妈妈的死对他严厉打击非常大,他担心再丧失我,因此把所有活力投入到对增加生命的密秘科学研究中,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国民党请他归国工作中,他带上我返回我国,一方面为政府部门办事,一方面再次他的秘密科学研究,国民政府撤离时,他为了更好地他的秘密科学研究,回绝去台湾,新中国的成立后,他的分析早已获得了初阶段成效,但只有在我的身上开展密秘实验。

“我爸爸关键探讨的是荷花的长命密秘,荷花是大自然中的长命之树,日本生物学家以前取得成功将一枚二千年前的莲籽培养存活,我十八岁那一年,爸爸取得成功的将荷花的长寿基因移殖在我身体,这一实验的结论是,我此后具有了荷花的很多本质特征,不仅终止了变老,乃至也停止了人们常规的根据饮食搭配维持生命,基础代谢的特点,也就是说,我压根不用用餐,只须要有太阳气体和水,就可以根据植物光合作用保持生命。

“要人命的是,我此后越来越特别怕冷,一天也离不了太阳光,那时候咱们住上海市区,江南地区冰冷的冬天基本上夺得了我的生命。

“爸爸挑选了海南省做为我的栖息的地方1957年春季,把我送至博鳌,在这儿的灿烂阳光滋养下,在普通百姓朴实的关注下,我顺利的生活出来。

“可是我爸爸命就没哪么好啦,返回广州后,追上一场’反右抗争’,我爸爸被弄成右派分子,最终不清不楚的死在看守所里……”

娇娇的语气啜泣了,我轻轻地搂住她的肩上。她将头靠在我肩膀,大家默默地看见海。

一会儿,她平分生命,伸出手摸摸我脸上皱纹,说:“很羡慕你,生命可以肯定的迈向最终。”

“说些什么啊,我都想永生不死,永远不死呢。”我讲。

娇娇摆摆手,说:“不了解,我这七十年,存活在绿色植物与人们中间,空有女生的容貌,失去了做女人的基本上生理作用,那样的痛楚,你是无法想象的……几回,我的精神实质迈向奔溃边缘,几回,我觉得纵身一跃大海,了结残生……可是,我不能,我不敢,我的生命不属于我爸爸,我不能停止他的实验,我务必活著,我用的吸气来检测他的基础理论。

“这七十年来,我懂得了一个大道理,四季,就应当有一年四季,人,就应当有生死轮回,解决当然循环的結果,只有使你始终孤独。沒有喧闹的生命,真是太枯燥,如出一辙。”

潮涨了,大海在我们脚底,喧闹奔流。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神秘的佛像。

2021-9-4 17:41:50

民间奇谈

陈坚半张脸引领汶川地震灵异事件。

2021-9-4 17:57:5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