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闻异事的雪地鬼打墙。

闻异事情二:雪天鬼挡路

这是我邻居村内一对父子的碰到的事,大约是八十年代末的情况下吧,被告方的都还在世。

那就是冬季的情况下,持续的下雪气温,有很多别人的鸡关在鸡圈里第二天发觉鸡圈门被半闭鸡丢失,那时家家户户基本上都养鸡和狗,鸡圈的门并不是带锁的是那类找一个木工板随后装个石块顶一下就可以了,一个石块十斤八斤的,小朋友都不太好搬得动的。

可是怪异就怪异在晚上没听见狗狗叫,也没听见鸡吵闹,第二天鸡圈门却半闭着,非常少了一只。很厚的雪天上留有小脚印,大伙儿一看便说是黄狼(黄鼬)偷鸡摸狗。

这对父子家中一夜丢失3只母鸡,气坏掉,父子两拿着步枪,之前的步枪是那类枪管膛线较长,有握把是木材的,枪体大约有2m长,可是杀伤力或是很可观的。

父子两就顺着脚印一直走,这一黄狼的确奸诈,基本上看到秸杆垛子就绕一圈,有的秸杆垛子也有洞,查验啥都没有,好像有意布的迷魂阵。

两人找了好长时间都快放弃了,这也是看到脚印总体好像方向是往村头的大树林里去的,大树林尤其大,夏季的那时候再山林旁边都能觉得到微风习习,可是大伙儿一般都不可能独立到大树林里边去,走的深了,不自觉会感觉难受,冬季的大树林每株树基本都是光溜溜的,除开对些雪在树上,从外边看周边20-30m内或是很清晰且很容易的,绝大多数的树是白杨树。

白天的再加上书都光溜溜的因此 父子两也没管到大树林踏遍走一走还真看到了脚印是通向大树林的,就顺着脚印离开了进来,逐渐脚印很清晰,可是渐渐地发觉脚印淡了许多,她们之后讲觉得这一黄狼的人体好像边走边越来越轻了,脚印愈来愈浅了。她们也没多思考,再次深层次,之后基本上看不到了,最终消失了!

这下有点儿可恨坏,可黄狼修炼成仙了?无论再次在周边搜,她们看到了地面上有一滩血渍,还以杂乱无章的鸡毛掸子,边上是一个地洞边,是斜的洞边,了解这肯定是黄狼的洞了,往洞里一看,洞内钻本人都就行了,仅仅人要爬着走,这混蛋够大的!

可是东很深,害怕下来,那就需要把它弄出,儿子年轻气盛举枪冲着洞边放了一枪,听到洞内有较大的响声,此刻大约10有多远的地区地面上出现个黄色的东西,像条半大的狗,老老实实,这一黄狼块头让她们愣了下。

黄狼蹦出来后,回过头来再看了下她们,转过身就往一颗粗树后边躲,她们怀着枪就追,黄狼很机敏并且一棵树一棵树的躲,便是没出手的机遇,因此两个人分离追堵,大约有五分钟上下他儿子忽然放了一枪,那一个父亲下忽然脚底一滑,提前准备站立起来,仰头一看他儿子立在5米远的地区愣看见他,手上的枪掉在地面上,他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他儿子向他跑过一声声喊大(父亲的含意)。

里那一个父亲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儿子说你怎么冲过来了,是否有打进你,他说道沒有,他没见到黄狼,光听见枪声,不知道如何脚底就一滑,但他儿子说他见到黄狼就在他大的部位,打枪的情况下他大大的就跑到黄狼部位,黄狼闪狙到边上的树后边了,但他父亲说他就在旁边,哪里有黄狼。

那一个父亲感觉不太对,那么近不太可能两人都搞错了,因此看一下四周,遭了到处都是乱脚印,全是她们父子2个的,非常大非常大一片,找不着来的时候的脚印了。

父亲便说,不可以打过,碰到精了。就找回去的路。但是找了很长期就是找不着来的时候的脚印了,这下慌了,或是父亲镇静,说顺着一个方位走,总是能走向世界。

这片山林大约有500亩,那么厚的雪早已难以离开了,刚刚又太累了那么强大,突然之间就非常累了,就这样走停走停,离开了大约有两个钟头可是依然沒有走向世界,乃至没见到边!

头疼了,这个时候儿子向后指了指说黄狼在跟随她们,他父亲说无论它了,可是她们停它停,她们走它走,持续保持在10米上下。

儿子气的拿枪就想打,被父亲劝阻了,说不可以打它,这也是给他们迷了,他父亲扭头对黄狼说大家举枪打你不是对,可是你偷我家鸡俺也并不是富人,鸡的事儿即使了,你也白(别)迷俺了。

枪俺不用了,你放俺回去吧,说着就把枪埋雪里,站立起来,再次走,可是黄狼忽然猛跑到她们前边10米上下的地区回过头看了看她们就向前走了,那一个父亲便说跟随他,他是要带俺两个人出来 。

就是这样大约十分钟她们就看到了进山林的脚印了,那只黄狼转过身从她们身旁快逃以往一直想山林里边跑去。之后她们回家讲了给他人听,大家都不敢相信。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新聊斋的旧恩。

2021-9-4 17:41:36

民间奇谈

住宅区的鬼影。

2021-9-4 17:41:41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