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命邮件差距。

月儿高挂,怪异的月光,直射在高端住宅小区里,洒下一片星光,连树的倒映,也直射出来,看起来斑迹,而这时,全部住宅小区沒有一点声响,连一丝风都没有,全部氛围越来越鬼异起來,而就在这时,在其中一户人家中,传来了紧促的敲门。

“咚咚咚咚……”

敲门猛然传来,而且敲的很着急,连声都需要震破耳鼓膜,高晓阳从床边发麻的站起来,而女友小叶看见男朋友站起来,焦虑不安询问道:“就是你父母回家了吗?”

“不,是比父母更糟糕的物品。”

高晓阳一脸阴郁,细语道:“这也是第二次了。”

“咚咚咚咚咚……”敲门愈来愈急,仿佛催命一样,高晓阳全身上下麻纱,大滴大滴的汗落了出来。

要想去开关门,却没有什么勇气,总算一阵风大把手涂刮了,但见大门口站着一个妖怪,全身上下全是血,朝着高晓阳外伸了恐爪,把高晓阳全部人举了起來。

“有话慢慢说,有话慢慢说。”

就在这时,这一妖怪,取出一张纸,说道:“请查收。”

高晓阳一看,原先这也是死亡通知书,这大门口的妖怪,恰好是阴曹地府的邮差,是来通告高晓阳身亡的。

这时阴曹地府邮差说道:“快签。”

高晓阳见到这儿,一脸是泪,朝着阴曹地府邮差哀求道:“差大哥,你能不能帮帮忙,你也就当沒有见过我,就当也没有接到这第一封信,怎么样,我不想死啊。”

“你觉得你是谁呀,这死亡通知书,无论你签不签,遇见你即使收到了。”

“差大哥,假如此次我不会全自动签到,会怎么样。”

“呵呵呵,我们都是非常近人情世故的,这是你查收的第二封,你如今沒有签到也没事儿,下星期五会来第三封,那时候,就需要强制拉你走了。”

高晓阳听见这儿,哭叫道:“哪些,下星期五,还会继续来。”

高晓阳一脸是泪,给跪了出来,要求道:“差大哥,放了我啊,求你了。”

阴曹地府邮差离开了出来,临走时说道:“很抱歉了,恕我束手无策,那时候你向信件的朋友道歉吧。”

“我不想死,不想死啊。”

高晓阳一声大喊,从床边站起来,原先这全是梦,但是这一梦太真实了,真正的恐怖,并且这段时间至今,高晓阳确实接到两封信,令人令人费解的是,有些人叩门后,就发觉一封信在自大门口了。

但是令人令人费解的是,信封袋上沒有邮政编码,开启信封袋里边也是一张白纸,啥都没有,难道是有些人捉弄,或是说,这一梦拥有哪些预兆,这一切都是确实?

这日,阳光明媚,高晓阳和盆友走在大路上,盆友阿健询问道:“晓阳,你的脸部如何那么惨白,或是内心有急事啊,看着你郁郁寡欢的。”

“没……沒有。”

“嘿嘿,看着你面色那么惨白,是陪女友了吧。”

阿健说道这儿,艳羡道:“诶,真的是羡慕你有有福之人啊,父母都那么富有,留一间大屋让你,能够 肆无忌惮。”

高晓阳听见这儿,一只手靠在阿健肩上上,看见阿健长出一脸的痘子,人也相貌平平,有意询问道:“阿健,沒有女朋友吧。”

阿健不自信起來,笑道:“谁会看上我呢,我家中又没有钱,人又长得不好看。”

“诶,阿健,你怎么那样说自身呢,你忘了我是谁了,就是我好朋友高晓阳啊。”

阿健不解的看见高晓阳,而这时,高晓阳神密一笑,摸出一把钥匙,对阿健说道:“哈哈哈,沒有来尝试过女人的滋味吧,来,这是我家的钥匙,星期五的情况下,我们家交给你呢,那时候我能详细介绍一位漂亮美女让你。”

阿健听见这儿,不可置信的说道:“你觉得……说的是确实?”

“当然,谁叫我们都是兄弟呢。”

“但是……”

“诶,别但是但是了,你瞧我女性换了一个又一个了,做为我的好朋友,你那样也一塌糊涂啊。”

高晓阳有意碰了碰阿健,笑道:“人不风流韵事枉少年。”

看见阿健为难的神情,高晓阳嘿嘿一笑道:“阿健,这但是小兄弟的一番喜乐,你没接纳,那咱们就决裂。”

听见这儿,阿健淡淡笑道,点了点点头。

“好,那我便帮你拿下,星期五的情况下,整个房间全是你的。”

高晓阳看见阿健高兴的模样,心里难过起來,想起,阿健是我的好朋友,我不愿意害他,而我又不想死,我那么年青,阿健人又穷又丑,未来也是沒有发展前景的……

我想承继我爸爸的财产,未来必会惠及人,数最多……数最多就用阿健的理由来做好事。

星期五—-

保安人员领着一位年青小姐,敲响高晓阳的家,这时阿健早就在家里等待,伸出块头来。

保安人员说道:“这名小姐说找高晓阳,我是上去明确一下,这儿是高端住宅小区。”

阿健看了看门口的小姐,果真够正,唾液也要流了,又想起高晓阳得话,你只需当自个是之间房屋的主人家就好了,想起这儿,阿健冲着保安人员点了点点头道:“对,我恰好是高晓阳。”

保安人员离开,年青小姐看见高晓阳,询问道:“你就是高晓阳。”

“恰好是,我是高晓阳。”

女性进家后,挽住阿健的胳膊,说道:“那么就别浪费了,快来。”

原先高晓阳给阿健寻找是一位小姐,两个人一番雨云后,阿健靠躺在床上,这也是门口传来了紧促的敲门。

“谁。”

门口没人回应,阿健穿起衣服裤子,说道:“你等一下,我要去开关门。”

呜呜,门被一道阴风吹起了,但见大门口站着一个厉鬼,他相貌丑恶,沒有脸面,颅骨都裂开了,阴阴说道:“你是高晓阳吗?请签字。”

厉鬼一笑,拿着一支笔,递过,说道:“这也是最终一封死亡通知书,签过名后就跟我走吧。”

阿健吓得惊恐万状,说道:“我并不是……并不是高小松……我不是啊……”

“你早已签了名,就不必不只能认了,时间到,快跟我走吧。”

“不,我确实并不是高小松……我是杨益健啊。”

只听厉鬼说道:“你这死HIV,得了世纪绝症是逃不掉的,这早已是第三次派信来啦。”

这时,阿健才搞清楚,原先高小松有HIV,猛然懂了,高小松是寻找自己来当替罪羊的,这时阿健哈哈大笑三声,强制被厉鬼邮差推走了。

盆友,邮差上边,最好是看清,不必随意签字,不然……

给TA买糖
共{{data.count}}人
人已赞赏
民间奇谈

爱的独白。

2021-9-4 17:41:31

民间奇谈

新聊斋的旧恩。

2021-9-4 17:41:36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